?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83-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83

住家野狼2016-11-11 16:50:24Ctrl+D 收藏本站

珍发现了氛围的不对劲,伸手揭开自己的盖头,柳震军在一旁呵斥了一声:“珍儿!”她现在揭开自己的盖头成何体统。

但是却半点没能阻止柳珍的动作,揭下那红盖头,柳珍姣美的面容露了出来,她头上没有其他的发饰,只有一把素净的银梳子插在发髻最中央凤冠的位置,上面的细小花朵层层叠叠。

她很久之后都在记得那个场景,在她皈依佛门静渡余生的时候,那都是一个一生难忘的噩梦。

她看向顾惘,审视着顾惘的穿着,她是在场第一个维持着自己表面平静的人,问道:“现在还需要我嫁给顾上铭吗?”

顾惘道:“不好意思,你不能嫁给他了。”

柳珍的表情没有任何的诧异,轻轻的恩了一声,那样的眼色就像是在说,你都穿这样了怎么可能让我嫁给顾上铭。

一旁的柳震军见得顾惘如此,从柳珍哪里知道了他和顾上铭的关系,自然知道事情不好,何况现在在看见这样的情况,虽然被刷了三观,但是利益当前,他喝道:“顾惘!顾上铭结不结婚你如何得做主?!别在这里捣乱!!!你一个男子,如此又成何体统!”

而一旁被扶着的新郎官,他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人,冷冽的眉眼,他也在看着他,两人的眼神对上,无声的凝固,在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

一旁看着的人都不敢出声了,一种脑容量不够的感觉充斥着诸位正道掌门的脑中,旋即就有人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了,却也不敢出声,只是在一旁看着。

柳珍解开自己身上的纽扣,把华贵的喜服从身上脱了下来,一颗颗的解开纽扣,柳珍把自己从那繁重的衣冠下剥离了出来,她里面穿着素白的罗裙,看起来竟像是早就准备好了的一样,柳珍把喜服递到了顾惘的手中,道:“这衣服不该给我穿。顾惘,顾上铭和我成亲是因为我骗了他,如果他不和我成亲,你就不会回来,只有我们成亲后,你才会回来。”

说着柳珍一顿,露出清浅的一笑,素净得像是茉莉一样,继续道:“顾上铭是因为爱你才和我成亲的,他,很爱你。”

顾惘穿戴着凤冠霞帔,看向刚刚脱下凤冠霞帔的柳珍道:“这一点,我一直都知道,他爱我,我比他爱我还要爱他。”

柳珍听得顾惘的话,默默的离开了大堂,她现在不能留在这里了,她想要在这里惩罚自己,但是现在,她不能在这里妨碍顾上铭和顾惘,相爱的人不应该受到阻碍,仅此而已……

柳震军大喝:“柳珍!你去哪里!现在是你的人生大事的时候!你怎么能离场!”

柳珍回头看着柳震军道:“爹,这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用这个称号叫你了,我相信过你,不管你是什么样的人,我都相信过你,可是因为相信你,杨沂死了……我不想追究什么。”说罢头也不回走出了大厅。

她穿着素白的罗裙,她头上戴着满是细小花朵的银梳子,她很累了。

她是场中唯一一个维持了平静的人,虽然此事在她心中还是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但是大约是她沉浸在悲伤中吧,即使是这样的事情,她都没有半分做出什么诧异的表情。

柳震军愣愣的站着,她知道了,她知道杨沂死了,但是却那么冷静,冷静得绝望,却没有半点想象中女子的脆弱,她的女儿,如此的像他。

看着那身影慢慢的走了出去,柳震军连忙带着自己的人追了出去,这场亲事,成了是佳话,不成就是笑话了,顾家已经不要脸了,但是柳家丢不起这个脸。

而在顾家的大堂,那个冷漠坚毅的少年,一身凤冠霞帔的出现在了成亲的大堂,面上还是以往的神色,仿佛还是穿着玄黑色衣冠时的面瘫少年一样。

但是,但是,但是……明珠垂到他的额上,红色的穗子挂在衣角出,然后……他还是在冷漠的面瘫着。

顾惘在顾上铭站起来后,不顾顾上铭目瞪口呆的模样,跪在顾上铭的面前,面瘫的仰头看着顾上铭道:“顾上铭,我不应该因为那些还未发生的担忧就离开你,现在我回来了,你愿意娶我吗?”

然后转头看向敛天瑟,道:“我已经是爹的内定媳妇了,这次爹上柳絮山庄就是为我主持公道来的,你到底是什么决断,有爹给我做主。”

顾上铭转头,僵硬的看着敛天瑟,只见敛天瑟掩面,不敢面对顾上铭,得不到敛天瑟回应,顾上铭把头僵硬的转了回来,看着穿着凤冠霞帔的顾惘跪着问他娶不娶他,而且还说要爹做主什么的,并且还是那个面瘫的模样,他的眉眼还是很冷冽……

顾上铭心中狂暴,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顾惘不是二十年后来的吗?一定是最近因为星月同天的异象,他开始出现了异常的精神反应了吗?

一旁的水长天和殷折天发生自己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大场面,地上碎了一片的茶盏,他们从一开始的无法接受而变成了现在的喜闻乐见,要知道三观被刷新的速度和掉节操的程度是同等的。

水长天和殷折天整个人缩到了椅子上,捂着嘴狂笑,却又不能发出声音,眼角都已经憋出了泪花,活了那么大,他们托顾惘的福,第一次感受到了笑得小腿肚子抽筋的感觉。

顾上铭看着一旁冥宫和仁知阁众人喜大普奔的模样,第一次觉得默默低头不发表任何表情的各正道掌门要顺眼很多。

顾惘却还是很淡定的看着顾上铭,问道:“你娶我吗?”

顾上铭看着跪在脚下就差裸上半身再背个荆条的顾惘,顾惘心中在狂刷屏,我娶你,我娶你,我娶你……,然后他……有些无奈的的耸肩道:“我娶你。”

虽然口气很无奈,但是顾上铭的眼中都有着满满的喜闻乐见,他本来还以为自己被顾惘压了,以后要是成亲肯定是他嫁顾惘娶,却没有想到现在还有机会反抗一把。

可以看出顾惘满满的诚意,何况他既然回来了,还是穿着凤冠霞帔回来的,他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一种狂暴又无奈的情绪充斥在正道各掌门的心中,还有一些看见顾惘穿女装,心中‘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他们不是在嘲讽!真的不是!他们是在无奈而尴尬的笑。

见得那边都答应了,礼倌抹了抹自己脸上的汗,很有敬业精神(心理素质过硬)的继续喊。

礼倌的声音传来,他喊道:“一拜天地!”

顾惘和顾上铭转身,丫鬟把软垫放在他们的身前,两人跪下,对着天地一拜。伴随着吓掉了一地的下巴。

“二拜高堂!”

顾惘和顾上铭起身,转向了高堂,对着敛天瑟和顾锦的牌位,顾上铭犹豫了一下,然后和顾惘一起跪了下去,对着堂上的父母磕头。伴随着一众不忍直视的眼神。

最后一声夫妻对拜,礼倌看着堂中的两人,夫妻对拜?夫夫对拜?第一次遇见这样情况的礼倌搞不清楚应该怎么称呼,他纠结又结巴的道:“夫……夫……夫……夫”到底是夫妻对拜还是夫夫对拜啊!!妈蛋我不干了哟喂!

礼倌实在是搞不清楚,内心放弃治疗的直接道:“对拜!”

两人互相的面对着,看着彼此的脸,慢慢的跪了下去,躬身磕头,无比虔诚,只有顾上铭在两人面对面跪着的时候,看见顾惘的面瘫脸,和垂在他额头上的明珠,和头上各种嵌满宝石,以及再看到那张面瘫脸,以及搭配着那衣服和头冠看见他那张面瘫脸,顾上铭的内心吐槽系统因为第一次遭遇这样大的强度挑战,已经开始语言混乱了。

礼倌觉得自己完全被世界的恶意击倒了,接下来他该说什么呢?送入洞房??但是还没有等他说出口,顾家团的人就自己叫嚣起来了,“送入洞房!送入洞房!”

顾上铭看向自己身旁的顾惘,心中默默的想,既然是自己娶了顾惘那么入洞房自己是不是可以逆袭,是不是可以喜大普奔的奔向反攻成功的路?从此以升职加薪,迎娶面瘫受(这个是顾上铭一辈子都不可能实现的事情。),辞去ceo,走上浪迹天下的蜜月人生巅峰。等等等等一揽子系列的幸福人生???

顾上铭看向顾惘比自己高半个头的个子,想着要不要把他抱进洞房,毕竟是自己娶了他,一旁的中年礼倌终于击破了自己的下限,喝道:“送入洞房!”

顾上铭伸手想要抱起顾惘,结果动作没有顾惘矫健,一手被顾惘捞进了怀里,穿戴凤冠霞帔的顾惘把穿着新郎服的顾上铭公主抱在怀中,朝着婚房进发。

天际红霞漫漫弥天,延展出一片霞光红云,原处的青山已经不再那么绿了,枫叶的颜色和霞色融合在一起,这是这个秋日最温暖的一天,漫天的如火如荼,艳丽的颜色从天际衔接迤逦到了山庄里面。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