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81-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81

住家野狼2016-11-11 16:50:15Ctrl+D 收藏本站

打开了话匣子一样,半点都停不下来。

平常这个女儿难道说话,还总是说有关杨沂的,现在她肯多说话了,但是柳震军现在却半点也不想听到柳珍的声音了。

血液从额角流到了下巴,像是泪珠一样,摇摇欲坠的在下巴上,柳珍道:“我跪着,去求顾惘,让他离开顾家,然后我告诉顾上铭,他不娶我,顾惘就不会回来。”

柳震军被其中的逻辑弄得一愣,让顾上铭娶他,却去求顾惘?但是柳震天也是个老江湖了,被柳珍如此一说,没有一会便懂了柳珍的意思,我面对着柳珍呵斥道:“别胡说八道!到时候败坏了顾庄主的名声!”

说着语气一转,道:“以后不要在说这样的话了!爹知道你委屈,可是若顾上铭有那般的爱好,也不过是平常的一下喜好罢了,你是柳絮山庄的女主人,你只要当好你的女主人就好!”说着他拂袖而去,不在听这个女儿说什么话,只是留下了一句话:“无论如何你都是要嫁入顾家的!好好的梳洗一下自己,你现在的模样成何体统!你好好的当柳絮山庄的女主人,我会让杨沂每月给你来信的。”

那血从下巴上慢慢的滴落,落在她交叠在腿上的袖上,落在露出的一截白色内衫上,颜色像是黑白世界里开出的第一朵梅花,也是第一滴血。

她起身,到衣柜处把杨溢放了出来,杨溢在衣柜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就从里面跌落了出来,他的呼吸非常微弱,已经昏了过去,也正是如此,才没有被柳震军给发现。

柳震军现在肯定已经加派了兵力,看守着她的房间,她把杨溢拖了出来,勉强的给他包扎了一下,然后叫人把絮娘唤了进来。

这山下的宅子中,驻守的人全部是柳家的人,但是侍婢仆人却全部是顾家的人,那絮娘更是顾上铭的心腹人物,听闻是说和顾上铭一起长大的。

她在书桌上取出笔墨纸砚,两张撒金宣纸,一张写给杨溢,一张给顾上铭,给杨溢的是说明现在的情况。而另一张便是要求帮忙照顾杨溢,杨溢现在待在这里太不安全了,不如去顾上铭哪里,还要有保障一些。

托着絮娘把杨溢给想办法送到山上去,只要杨溢到了顾上铭的手里,就安全了,总归是比在这里安全的,她道:“这样的事情就麻烦你了,待把人送到山庄,你把这信给顾庄主,送到后姑娘还是要回来的。”

絮娘没有多问什么,毕竟面前的人是要嫁入柳絮山庄的主子,何况是往山庄上送人,而不是悄悄的往外送人,她也是自有办法送出去的。

絮娘见到她的模样,又因为她就要嫁给顾上铭了,便没有拒绝她的要求,要没有问因为什么,这些事情,该如何定夺,是交给主子决定的,她的怀中还有着那一页撒金宣纸,另一页被折叠起来放在了杨溢的手中。

送走了杨溢,柳珍像是突然被抽取了根吊着她的线一般,整个人瘫倒在书桌上,她原本簪在发上的银梳被取下,她重新把银梳握在手中,另一只手捂在胸口,哽咽的哭泣起来。

泪水滴落在书桌上,她连哭都不敢大声一些……

一人是他的爹,一人是他爱的人……

第九十七章

大雁飞过,苍鹰在天空中盘旋,黑色的羽毛像是金属钢铁一般在阳光下散发着光泽,在同一片苍穹下,絮娘正运着一大马车的采补用品上山,那些红色的锦布缎匹里上好的茶叶香料一些东西堆在一起,遮掩了里面散发出来的血腥气味。

柳家身为客家,也不好对主家的东西进行搜寻,放了絮娘他们过去。

而在黑色苍鹰盘旋的上空,两匹骏黑的马上,霭乾一如之前的动作那样,对着天空挥舞着动作,五指变换着手势,那黑色的苍鹰落下一如往常一般,鸟喙在霭干的手臂衣料上蹭了蹭,然后张开自己的翅膀,鸟喙啄了啄翅膀下面的软毛,将毛梳理好了后,任由霭乾从他的脚下解开小筒。

这是第二次用上苍鹰送信了,霭乾当上阁主也就总共遇上的两次,还都是和顾家有关系的,霭乾打开那纸条,上面写着:

“敛天瑟与尔等同路,收信后不出两柱香,必能相遇。”

霭乾眉毛挑了挑,直接把信递给了顾惘,霭乾自然是半点也不怕的,若是之前,和敛天瑟相遇他还会有顾虑,当上自从顾惘的战斗力直线飙升之后,这样的顾虑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了。

顾惘接过绢布,看见上面的字,反倒是心情很好,若是让敛天瑟上了柳絮山庄,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而现在,他和敛天瑟先遇到,要是敛天瑟没有恶意就算了,要是有恶意,就能先把敛天瑟这个忧患给解决了。

顾惘现在一点也不怕麻烦,只怕让顾上铭有什么麻烦。

顾惘将绢布扔回霭干的手中,道:“不急赶路,在路上把敛天瑟这个忧患先给解决了。”

霭乾对顾惘的战斗力自然是很相信的,从见识到了顾惘和水长天的那一战,他对顾惘的强大就已经无可置疑了。

而在柳絮山庄,当那一车车的补给用品运上山庄的时候,絮娘对着山庄门口的侍从道:“快去请庄主来。”说着她感觉招呼人把车上的布匹移开,在马车的中间,用一匹匹的布架在中间,形成一个长方形的凹槽,杨溢就在里面,血已经从他的身体里沁道一旁的布匹上了,原本就鲜红的缎子在然后血后,变成暗红色,深浅错落。

絮娘叫人把杨溢抬了下来,让奴仆背着他,找一间空房,把他安顿下来,然后让人去请杨伯来。

絮娘之所以答应得那么干脆,是因为她觉得这事不简单,要是让她往外运,她是绝对不会去做的,可是这样把人往夫家送,她觉得是不简单的,何况到时候把人掌控在柳絮山庄里,也不怕对方有什么小动作。

而顾上铭听得说,絮娘有重要的事情要请他过去,他自然也是马上动了身,他和絮娘是一起长大的,若是以前,他还不一定会去,因为絮娘的那个性子他是知道的,很可能只是什么芝麻绿豆的小事。

但是自从去天山的时候带着絮娘出去逛了一圈,经过了林劫一事,她倒是收了不少的性子,变得沉稳了许多,也开始能分担陆伯管理山庄的事务了,她既然说是急事,应该就是急事。

满庄都是红色,众人都在恭喜他和柳珍的喜结连理,而当顾上铭在奴仆的带领下到了一间厢房的时候,哪里也是一片的红色,杨伯正在给床上的人上药,一旁的人端着盆子,里面的水已经全部变成了浓重的粉红色,通透的颜色像是宝石一样,搭在一旁的帕子一片鲜红。

杨伯拿着一把小剪子,正在慢慢的剪去那人身上的衣服,因为伤口上的血已经凝聚了的原因,那样布料都已经凝结在了伤口上,要是脱衣服,几乎是连皮一起撕,因为在来的路太远,这个男子为了一路能支撑道柳絮山庄,在路上做过简单的伤口处理,也给自己服过很多次的药,但是因为处理伤口处理得太粗糙,很多地方都感染了。

也不知道他一路赶得那么急是为什么?

絮娘见得庄主到了,赶紧从怀中取出柳珍写的信,上前递给了顾上铭,道:“这是柳小姐写给庄主你的信,她还托你好好的照顾这个男子。”

顾上铭听得絮娘如此说,手腕一抖,把信纸展开了在面前,他静默的看完了整封信,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叫人好好的照顾这个男子。

吩咐罢了就转身要离开,顿了一下,像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般,他对着杨伯问道:“顾涯现在的恢复情况如何?”

杨伯手上的动作没有半点的停顿,继续一点点的细心剪开杨溢身上已经和皮肤黏在一起的衣服道:“顾涯他好得很,在过一段时间他就又生龙活虎了!要知道白术那小混蛋把我辛辛苦苦炼制的回元丹都给他吃了,要是他这样还不好对得起我的回元丹吗!”说着说着杨伯就感觉肉疼,顾涯的伤势根本就不用回元丹,可是却偏偏被白术喂给了他,他心中肉疼啊!

顾上铭听得如此,也没有在问什么,只是了然是转身离开,模样像是水一般的寡淡,只是在知道顾涯没事的时候有一丝的腥味,那一丝欣慰划了过去,就没有了什么表情。

杨伯看着摇了摇头,重新把注意力放回了伤员的身上。

庄主他啊!在顾惘离开后就变得这样一幅寡淡的模样了,喜怒无波,没有了什么情绪。

而在离柳絮山庄还有一天路程的地方,天山的鹞子和黑色苍鹰都在盘旋着,它们在天空上鸣叫了三声。

地上的霭乾和顾惘头抬头看向天空,霭乾道:“敛天瑟应该到了。”话音才落下,一阵细微的马蹄声就从远方慢慢的传了过来,霭乾还听不见,而顾惘却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听那声音,应该有五个人左右,待声音慢慢的逼近,霭乾也能听见那些马蹄声。

风尘扬起,五个人在烟尘中骑马显露出了自己的模样,五人中为首的一个就是敛天瑟,而他身后的四人,应该是他的心腹。

毕竟在疯过一次还能带出来的属下,也只有忠心耿耿的心腹了。

敛天瑟还是以往的模样,儒雅的气息,还有俊朗沧桑的模样,只是比起以前,他的身上没有了那种沉沉的压力,看起来仿佛随和了很多,没有往日虽温和却高高在上的威严气息。

见得顾惘就在路前站着,他勒住缰绳,停了下来,看着顾惘,道:“我还以为要到了柳絮山庄上才能见到你。”

他不知道顾惘离开了柳絮山庄也不是稀奇的事情,毕竟现在江湖大乱,情报系统在现在不知道瘫了多少,最大的交换情报的来源地方就是仁知阁,而偏偏仁知阁又是偏帮着顾惘的。而且敛天瑟如此疯一次,手下的力量不知道散了多少,所以不知道不算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何况顾上铭成亲的事情是广告天下,而他离开柳絮山庄的事情却没有半点宣扬。

敛天瑟继续道:“上铭派你来的吗?”

顾惘听得他这个称呼,敛天瑟还是惦念得有父子情的,面前这个人太随和了,让他以为自己看见的不是敛天瑟。

敛天瑟疯了这一次不是变本加厉,而是大彻大悟了?这样的认知倒是让顾惘一震,敛天瑟这样的执念狂既居然放下了?

顾惘道:“庄主大婚,敛盟主大病初愈,还是不要去参与好了,不然过了病气给宾客可就不好了。”

敛天瑟听得顾惘这样的话,知道他是怕他去捣乱,笑道:“我儿子成亲,我身为父亲难道不应该去参与吗?”说着他摇头一笑,道:“要是说不该去,最不该去的反而是你吧,你若是去了,上铭这亲就成不了了!”

敛天瑟的确是说得对,顾惘此次回去,就是不让顾上铭和柳珍成亲的。

敛天瑟看着面前的少年,不过是短短的几月的时间,他便成长了如此多,还是以往的冷毅模样,可是却更添了几分深沉,让人半点也看不透。

而他的武功,也增长了不是一点两点。

这个少年是自己儿子喜欢的人啊!自己一度想要杀了他,好让自己的儿子走回正途。那时候他被执念和杀心迷了心窍,只想要杀了顾惘,竟忘了想这个人是自己儿子喜欢的人,虽然他是男人。

敛天瑟道:“我还以为有你在,我这一辈子都看不见上铭成亲的这一天了。”

顾惘听得敛天瑟这样的话,眉梢挑了一下,看向敛天瑟,道:“你不希望看见这一天吗?”

敛天瑟道:“在上铭还没有放下你之前,我不希望看见这样的一天,至少在他还爱你的时候,我不希望看见上铭违背自己的想法,既然他爱你,不管你是男是女,我都不希望上铭和我一样,放弃掉心中所爱,又辜负了太多的人。”

顾惘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