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77-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77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9:56Ctrl+D 收藏本站

选择,尽管残忍,却是无比的安全,但是顾上铭却并没有这样的想法。

顾上铭对着中年人挥了挥手,道:“退下吧。”

那男子才走开两步,顾上铭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叫住了他,道:“你去吧顾惘叫来。”他现在心里的感觉很奇怪,要是顾惘能来,他会感觉安心很多。

那中年人听得庄主如此吩咐,应声的退了出去。

顾上铭端起已经凉了的茶抿了一口,强行想要压下自己胸口压抑的感觉。而在此时,柳珍却款款的走了进来。

她抿着嘴,看起来好像心情很不好,表情有些凝重,原本挽好的发髻有一缕松垮的垂了下来,在颊边,看起来到不像之前那般的冷清模样了。

顾上铭见得柳珍进来了,却没有人通报,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引手指向一旁的椅子道:“柳小姐,请坐。”

柳珍摇了摇头,嘴角凝固着苦涩的弧度,她有些疲累的说:“柳珍不敢坐。”

顾上铭听得她如此说,再见得她这个样子,不免问道:“柳小姐怎么了,在柳絮山庄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吗?”

柳珍抿着嘴唇,然后道:“顾庄主,虽然和柳珍在一起,对你是十分勉强的事情,但是这样对大家都好,所以顾庄主还是娶了柳珍为好。”

顾上铭没有料想到柳珍一进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如此直白的让他娶她,这样的情况的确是让顾上铭一下子被柳珍的直白给吓到了。

顾上铭只好应付道:“我既然已经答应了伯父会好好考虑,就一定会好好考虑,柳小姐何必现在急着来说这些话?”顾上铭说着要好好的考虑,可是也不过是说说而已,在待客大厅的时候,他说出这样的话,但是会答应的几率却是小得将近没有。

柳珍看着顾上铭,可是现在,这样的几率已经将近无限大了。

柳珍道:“我知道顾庄主心中已经有了心爱的人,但是总归是不合适的,世俗不容,伦常不和,顾庄主还是……”

柳珍的话还没有说完,顾上铭坐在座位上,凝目看着柳珍,眼神有些危险,他眼下的泪痣都仿佛在那样的眼神中充满着血色的杀气,顾上铭缓缓的道:“柳小姐,不要乱说话,对我们都不好。”

柳珍面上轻笑道:“顾庄主,是如此吗?今天早晨,我才去见了顾公子,与他说道了一番,他便离开了,大家都希望顾庄主你能更好呢。”

顾上铭听得柳珍的话,猛地站了起来,把桌角摆放的茶盏都摔到了地上,那漂亮精致的瓷器在地上碎成一片片的,水渍在碎片下蔓延开来。

旋即他又慢慢的坐了下来,方才他听得柳珍说顾惘离开了,条件反射便如此了,柳珍没有必要说这样的谎,但是比起柳珍,他更加的相信顾惘,他相信,顾惘不会离开的。

柳珍看着顾上铭此般的反应,知道他是没有相信,对着挚爱之人全无保留的相信,这样的情感,柳珍能理解。

可是无论再理解,都不能让柳珍放弃嫁给顾上铭。

她继续道:“顾公子当然不是永远的离开,他只是离开一段时间,等你娶了我,他就会回来,若是你不娶我,怕是都不会有机会见到他了,当然,如果顾庄主继续认为柳珍说的是假话的话,可以叫人去验证,顾公子是否真的已经走了。”

柳珍在欺骗顾上铭,顾惘的确是离开了一段时间,但是并没有说顾上铭不娶,他就不回来了,但是柳珍现在只知道,他这样的说,能让手中的把握更加的多几分。

第九十三章

顾上铭听得柳珍如此说,心中的压抑和不安更加的扩大了。

柳珍就站在那里,没有半分的移动,看起来十分的坚定,这样性子的女人算是很难得一见的,而就是柳珍这个样子,她越是坚定,没有半分的犹疑,就让顾上铭心中难安,毕竟对象是顾惘,不是其他的人。

而两人在书房里谈论得没有几句,那方才离开的中年男人就赶回了书房,他额上全是汗珠,气息也有些不稳。

进到房间,他抹了抹额上的汗珠,抬眼看去,就看见因为他突然闯进来,顾上铭正在定定的看着他。

顾上铭见他这副模样的跑了出来,心中一种不祥的感觉就更加的浓。

那中年人知道自己本应该注重礼仪规矩的,应该先通报在进来,但是顾惘离开这样的大事情,把他着实惊了一把,他才如此失态的直接闯了进来。

他看着上位的顾上铭道:“庄主,顾公子……他不见了,属下方才去找顾公子,发现顾公子不在,有四处寻了一番,霭阁主留下的人告诉我,说顾公子已经离开山庄了。”

顾上铭在上位,听得他如此禀告,心中那些不安终于被落实了,顾惘居然真的离开了,为什么?

为什么,顾惘为什么要离开,在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是都已经说好了吗?要一直在一起,要珍惜在一起的每一时刻,可是现在顾惘却离开了。

为什么?

顾上铭颓坐在凳子上,眼神空荡了一瞬间,旋即他恢复了过来,对着那人道:“我知道了,你退下了吧。”

那人见得顾上铭如此的模样,也不敢在多逗留,以庄主和顾惘的关系,就连劝他们都是不敢劝的,应声便赶忙退了下去。

柳珍对着顾上铭笑着问道:“你看我有没有骗你?顾庄主?”

顾上铭转眼看向柳珍,他直视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在顾惘对他说,这个人是他的妻子,是顾惘的母亲的时候,他曾认真的看过这个女子,现在是他第二次如此认真的看着柳珍。

柳珍伸手将松散下的头发撩上了耳后,道:“顾庄主不必如此看着我,我说过,我去求过顾公子,顾公子也就同意了我的请求。”

顾上铭抬了抬袖,问道:“顾惘不是你求他,他就会答应你条件的人,”

柳珍看着顾上铭,眼神没有半分晃动的道:“我跪着求的,他便答允了。”

顾上铭听得柳珍的话,手撑在桌子上,猛地站了起来,向外跑去。他知道,顾惘不是那种会随便答应别人的请求的人,何况那个请求还是让他离开柳絮山庄,所以他不信,就算被告知顾惘真的已经不再柳絮山庄里了,他还是半分都不着急。

因为他相信,顾惘不可能会真的走,而方才柳珍说的话,却是把他最后的希望给打碎了。

柳珍是谁?是顾惘的娘,她跪着求了顾惘,顾惘既然是答应了,那么就定是不会回来的,除非他和柳珍成亲,不然顾惘是不可能会回来的。

他要去把顾惘追回来,他怎么可能娶柳珍呢?尽管在刚开始的时候,他想过娶柳珍,这样给顾惘的性命上一重保险,但是那也只是心中一时的执拗,顾惘不在乎,他也要尽力的和顾惘一样的不在乎,他们的世界应该只有他们两个人,不需要因为其他原因而介入的其他的人。

顾惘那么讨厌那些女人,他怎么能和女人在一起呢?

那时顾惘触着他的眉眼,他的鼻梁,他的嘴唇,他的喉结,他的锁骨,一点点的触碰,说,只要想到那些女人会碰他的这些地方,他就完全没有办法忍受。

他在为了顾惘而慢慢的不再和女子有任何不必要的交往,不给任何几率发生让顾惘讨厌的事情,可是为什么最后把他推开,让他娶女人的却是顾惘?

顾上铭知道自己的武功不如顾惘,若是去追,定然是追不上的,何况他也不知道顾惘到底往哪个方向去了。

他便在山庄里召集人手,遣人去唤水长天,殷折天,霭乾他们过来,一人之力总归是有顾不上的地方,大家聚集在一起才更加的有把握。

而顾上铭等来的却只有殷折天和水长天,霭乾却已经不见了,前来的人是霭干的下属,当众人赶到的时候,他对着顾上铭道:“阁主和顾公子一同离开,让顾庄主不要着急,过一段时间,顾公子就会回来的。”

顾上铭坐在椅子上,静静听着那人的话,有些颓败,顾上铭知道,顾惘他是追不回来了,他最大的指望其实都在霭干的身上,霭乾有仁知阁的情报系统在身上,想要知道顾惘的行踪是很简单的事情,只要顾惘不刻意的伪装和避开众人,发现他的终极是不难的。

可是霭乾却是顾惘一起离开了,仁知阁找线索一流,掩埋线索也是一流的,霭乾既然跟着顾惘去了,那么他想要找到顾惘的概率从很小变成了几乎没有。

何况顾惘已经离开了那么久……

那仁知阁的人见得顾上铭如此的反应,接着道:“阁主的意思是让顾庄主不要去追,现在局势方才定下来,柳絮山庄还需要人坐镇,顾公子本就不在,其他的人若在一走,柳絮山庄的情形就不好了,顾庄主你待一些时日后,自然能见到顾公子了。”

顾上铭握紧拳头,嘴角的角度无奈又苦涩,他道:“是啊,待一些时日,我和柳珍成婚了,他就会回来的。”

一旁的两人听得顾上铭如此说,心中一惊,但是却也不傻,顾上铭如此说,怕是顾惘离开了柳絮山庄,就是为了让顾上铭和柳珍成婚的事情。

他想要自己离开,等顾上铭和柳珍的婚事成了之后,在回来?

不过,顾惘什么时候那么善心了?为了成全别人而自己离开,这样的事情怎么看都不像是顾惘会去做的事情。

殷折天看着顾上铭的脸色道:“这其中有什么误会吗?顾惘不可能为了让一个女子能和你成亲而自己离开!你和他相处了那么长的时间,他是什么性格你还不知道吗?顾惘从来都不是大善人,何况是在面对你的事情上。”

顾上铭自然也知道这个事情,更比殷折天还了解顾惘的性格,但是因为对方是柳珍自然就另当别论了。

柳珍说,要等自己和她完婚,顾惘才会回来,那么是不是自己一辈子不娶柳珍,顾惘就一辈子不回来吗?

顾上铭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会这样,但是以顾惘性格来说,既然他答应了柳珍如此,那么他就是一定会做到的。

最终在顾惘的眼中,还是娘亲比较重要吗?

他只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父亲,而现在,却又在明知道顾惘是自己儿子的情况下,还和他纠缠不清。

在顾惘的眼中,他是什么样的呢?

那些事情,他从来没有做过,和女子厮混,对幼时的顾惘不闻不问,尽管在顾惘的眼中,那些是未来的他做的,那个人是顾上铭,现在的这个人也是顾上铭。

即使什么都没有做,在顾惘的眼中,或许是什么都没差别吧。

何况顾惘一开始是用看待父亲的态度对着他的,而他却从来没有过这些的心里障碍,他知道顾惘是他的儿子,可是他才十九,根本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孩子,他相信顾惘说的话,可是两人之间的年龄差别却不会让谁相信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

就算是告诉顾惘最好的朋友殷折天,说他们两个人是父子,殷折天根本不会相信,说出去,江湖上谁都不会相信。

这一点不会出现半点舆论,因为根本没有人相信,在顾上铭眼中便是如此,既然没有人相信的事情,就算是事实也不会有什么大影响。

可是在顾惘眼中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呢?

殷折天看着顾上铭的模样,宽慰他道:“顾惘是在为了你考虑,虽然……事情是做得不太厚道,但是确实是为了你好,你不管怎么说都是顾家的独苗……”

说着他看着顾上铭失落的模样,有些说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