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76-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76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9:51Ctrl+D 收藏本站

在柳珍靠近的时候,顾惘就已经感觉到了脚步声,便停下自己练剑。

过了一会,柳珍的身影才慢慢的从转弯处慢慢的走了出来。

那般冷冽的气质,在这个女子的身上,没有半分的冲突,反而融合得非常的好,只不过这样的女子太冷,没有半分女子的蕙质兰心,怕是很难找夫家,不过在江湖上,这样的女子倒不算是什么冷门项,毕竟不是在官宦人家,而是在成日打打杀杀的江湖。

她身上的衣衫已经换过,但还是那白色的罗裙内衫,外面罩着黑色的宽襟外袍,黑色的布料上绣着同色黑色丝线的牡丹花纹,极其的不明显。

她挽着发髻,只是最简单的样式,头上的簪子大多是暗色的宝石,没有什么鲜艳明亮的东西在头上,走路的时候脊背挺得很直,比起其他女子娇弱的步步生莲,她却是要更有钢骨一些。

这样的一个女子,是他的娘亲,顾惘静静的看着柳珍慢慢的走过来,她的身影和二十年后的身影重叠在顾惘的眼中。

即使那么冷漠的人,在相处了那么久之后,也会开始有一些融化。顾惘童时的温暖,只有陆伯。

而柳珍,他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是,那时候他生病,柳珍来看他,给他喂过一次药,就那么一次,他就记了很久。

尽管看起来那么微不足道,但是那是顾惘难得的亲情温暖,而只要记住了,就不可磨灭。

柳珍慢慢的走到了顾惘的面前,道:“顾公子,我现在有事想要和顾公子谈谈,不知道顾公子有没有空?”

顾惘点头,他柳珍的面前,他如何说自己没有空呢?

两人坐在院子里的石桌椅上,一旁的桃树延伸着树枝,上面已经结满了小小的桃子果实,如果是春天,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景观一定很美。

顾惘先开口问道:“柳小姐有什么事要说?”

顾惘知道柳珍此次来,定是和顾上铭的事情有关,他想起那时柳珍说的那句,我有办法让他答应,现在却来找他,难道是想要让他从朋友的立场去劝顾上铭?

若是柳珍这样开口,他自然也不能拒绝,但是肯定是收不到效果的,离让顾上铭答应也还很远。

柳珍眼神深深的看着顾惘,眼中是一片的漆黑,看了一会,她站了起来,撩起衣摆,正正的跪在顾惘的面前。

衣摆里外交叠,像是花瓣一样的散开。

脊椎挺得笔直,没有挽起的一些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身后,顾惘连忙站起来,避开柳珍的跪礼。

柳珍跪在地上道:“我再次,恳求,顾公子离开柳絮山庄。”

柳珍不是柳震军,她看得懂,两人对视时的眼神,两人相处的氛围,两人那样的默契的神色。

并不是这一切太明显,而是这一起,柳珍她懂得,所以她才能如此明显的看出来,两人的关系不普通,若是顾惘留在柳絮山庄,那么顾上铭就绝对不可能答应两人的婚事。

所以她求顾惘离开。

顾惘沉默着,没有说话,现在他的娘跪在他的面前,求他离开他的爹,这样的场面,他应该笑吗?那个人……是他的娘啊!

柳珍跪着道:“顾公子难道就没有为顾庄主想过吗?他若一辈子不娶妻,一辈子没有子嗣,先不论这江湖如何谈论他,难道柳絮山庄就不需要传承吗?锦庄主如此辛苦守下的柳絮山庄,难道要穿到外人的手里吗?”

“顾公子在柳絮山庄,顾庄主就绝对不会娶妻,男子若是……顾公子离开,顾庄主定肯娶亲!难道顾公子要庄主如此一辈子吗?对一个而言,三妻四妾本就是常事,难道顾公子就要因为自己对顾庄主的感情,坚守着一生一世一双人,就让顾庄主无后而终吗?”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若是顾上铭没有孩子,的确在江湖上脸面不好看,顾上铭身为柳絮山庄的独苗,和顾惘这个未来的独苗在一起了,两人都不要孩子的话,顾家就真的要断代了。

柳珍看着顾惘的模样,道:“顾公子先离开一段时间,然后在回来,这样,便是……两全其美了。”

若是别人在他的面前,说得在动听都没有用,但是现在这人是他的娘,他的娘亲跪在他的面前,求他离开。

顾惘只能道:“你先起来在说。”

柳珍执拗的道:“顾公子先给柳珍一个答案,柳珍才起来。”

若是其他人,顾惘可以拂袖离开,任由她跪上一整天,跪晕过去都没有关系,可是现在,柳珍恰恰不是其他人,顾惘沉默了很久,静静的看着柳珍。

柳珍跪在地上,接受着顾惘的眼神,两人对视着,她没有半分的退让,他们的眼神很相似。

就好像是花落无声一样,两人都在执着着,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在两人之间拉锯着。

旋即,顾惘拂袖而且,只留下一句话“我答应你。”

他的娘亲跪着求他,求他离开柳絮山庄一段时间,求他给顾上铭留条后路,他有什么资格不答应?

他身后跪着的柳珍蹙眉,久久没有松开,也久久没有起身,她就在方才,为了能成全自己的那份感情,为了能救‘他’,去分开了一对撇开世俗相爱的人。

第九十二章

世上很多的事情都是兜兜转转又绕回原点的。

而当他答应柳珍的时候,仿佛一切都绕回了原点一样。

最后最关键的一点不在‘你妹’的身上,在柳珍的身上,柳珍才是最关键的人物。

顾惘什么都没有收拾,什么都没有带走,只身一人,甚至没有告诉顾上铭,在答应了柳珍之后,就转身直直的奔着柳絮山庄之外去了。

顾惘知道自己的占有欲太强了,他爱顾上铭,所以紧紧的勒紧了他,但是如果面对的仅仅是自己会不会消失的问题,顾惘不在乎。就算因为顾上铭不娶女子,他从而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他丝毫也不在乎。

只是他不能让顾家在顾上铭的手里没有后继之人,顾上铭爱他,他爱顾上铭,那么他至少应该让顾上铭有一个孩子,那是顾上铭的责任,他既然爱顾上铭,至少也要给他这样的包容。

这大约是他能给顾上铭最大的包容了吧,对于顾惘来说,顾上铭不论犯了什么错误,他都能过包容,可是他如何是和一个女人在一起了,顾惘绝对没有办法容忍,但是,他在为了他对顾上铭的爱而努力的让自己更加的包容顾上铭。

让顾上铭能拥有一个继承人,这是他最后的底线了。

而在柳絮山庄的门口,顾惘才到柳絮山庄的门口,霭乾就已经在哪里站着了。

柳絮山庄的大门依旧是他来时的模样,只是因为昨日大战的原因,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那些尸体已经被收拾好了,但是血液已经浸入了土地中,那样的味道,短时间是不会散去的。

霭乾还是少年的纤瘦身体站在石狮子的旁边,他的身边还跟着一只跟在他身边的那两位侍卫。

顾惘刚想要出柳絮山庄,霭乾就已经在山庄门口候着他了,只能说,仁知阁不愧是仁知阁,收集情报的速度和轻功都好得没有话说。

霭乾是让属下带他来的,要知道,仁知阁里没有顾惘这样的绝世高手,但是轻功能比的过顾惘的人却是不少的。

要知道,他们就是靠这点本事吃饭的,不精通一点怎么能行?

霭乾看着顾惘,赶忙把他拦了下来,少年的身躯挡在顾惘的面前,他道:“顾惘,就因为一个女人求你离开,你就要离开了吗?你要把顾上铭一个人扔在这里是吗?”

顾惘的表情有些苦涩,就因为一个女人?柳珍可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女人,那个女人是他的娘,她本来就是顾上铭的正妻。

顾惘道:“你别拦着我。”

霭乾看着顾惘,突然觉得自己很不能理解这个人,他明明那么爱顾上铭,怎么现在却因为一个女人跪下求了他,他就要离开?他难道要把顾上铭扔在柳絮山庄里,让他一个人去面对那些事情吗?

顾惘离开了,这样的事情可以想象出对顾上铭的打击有多大。

顾惘的表情依旧没有为之所动,而霭乾原本固执的挡在他身前的身体也慢慢的退让开了,霭乾想要拦下顾惘,但是……他为什么要顾惘留下?

顾惘离开了才是对他比较好的局面吧?

霭乾道:“你离开可以,我跟着你一起离开。”

顾惘道:“等顾上铭大婚完毕,你就可以回仁知阁了。”

霭乾听得顾惘如此拒绝他,他问道:“顾惘,你有拿我当朋友吗?如果有,就不要拦着我跟你一起离开。”

顾惘听得霭乾这样说,知道说什么都是没有用了,霭乾既然下定决心要跟着他离开,自然是没有办法阻挡的了,就算他一路不理会他,他也会跟着他一路的走,既然如此,他爱跟着就跟着吧。

顾惘提起气,径直的向外奔去,那速度极快,如雷电一般的驰骋,霭乾见得如此,对着身边的侍从道:“你们不要跟着我。”

说罢就提起身形跟了上去,他武功比顾惘不知道是差了多少倍,所以被顾惘甩开了一段距离,就算如此,追逐着顾惘的脚步还是很吃力的事情。

两人便如此,一人在前运气内力飞快的行走,一人在后面有些吃力的追赶,这样也便一路赶到了柳絮山脚下。

霭乾在后面跟着,想要问顾惘到底要去哪里,但是却没有机会和顾惘说话,顾惘一路都没有回头看上一眼。

他心中好奇,到底是什么让顾惘如此的表现?那个女人的到来竟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而在柳絮山庄,顾上铭在案前处理公务,一个中年人站在顾上铭的面前,问道:“庄主,叶家母女怎么解决?”

顾上铭心神有些不宁,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心里闷闷的,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一样。

那人见顾上铭没有应答,继续问道:“庄主,怎么处置叶家母女?”

顾上铭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对着那人道:“你好好的看着她们,有什么基本要求都,满足她们。”

那中年人愣了愣,然后对着顾上铭道:“庄主!你对她们仁慈,但是她们却是把你当成不共戴天的仇人啊!虽是女流之辈,但却极其懂得如何调动众人的利益分配,此次之事就能看出,庄主!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啊!”

在江湖上混迹,他见过了太多的所谓‘卷土重来’,有多少是因为一念的妇人之仁放过了那些稚子孩童,而当那些稚子孩童长大之后,不管年轻时怎么英气勃发,叱咤江湖,碰上这样的事情,就不要想能够度过自己的晚年。

想要与度过自己幸福晚年,能没事看看夕阳红,很关键的一点就是不要留下什么将来会寻仇的苗子。

顾上铭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顾虑呢?他心口压抑得紧,心情有些低落的道:“叶莲心的前半生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不仁不义之举,是敛天瑟负她,而敛红怜和敛红嫣,不管怎么说,都算是我妹妹。”

中年人一愣,仿佛才想起来这样的事情一般,顾上铭一直对他的敛天瑟的关系十分的厌恶,但是却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承认敛红怜和敛红嫣是他的妹妹。

中年人低头叹了一口气,知道在劝也无用了,庄主多少也还算心软了。

杀了那母女,才是最好的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