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75-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75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9:47Ctrl+D 收藏本站

r/>
可是现在柳珍出现了,在这两个人中间,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去对顾上铭,要顾上铭拒绝这场姻亲?

那是他的爹,和十月怀胎生下他的娘,在这两个人的面前,他有什么资格去让顾上铭拒绝这桩婚事呢?

顾上铭看着顾惘,他还是第一次见到顾惘如此。

如何不纠结呢?诞下自己的两个血亲将要在一起,他应该持有什么立场呢?

他和顾上铭在一起却没有经过多少的心理挣扎,是因为他对顾上铭的亲情本就稀薄得快没了,当顾惘在这个世界对顾上铭开始产生感情的时候,刚开始,他告诉自己,那是亲情,可是那一直就是爱情。

他对顾上铭开始有感情的时候,最基础的感情就是爱情,而不是由亲情过渡过来的。

而柳珍虽然对他不好,但是两人好歹一直生活在柳絮山庄里,并且柳珍也没有像顾上铭一样做什么拉仇恨的事情。

顾惘不多情,但是也不薄情,这个不薄情,也包括了亲情,他对柳珍,是存在亲情的。

再冷淡的人,在一个地方一起生活了十七年,就算没有因为相处而软化态度,但是心中总归是有牵挂的,何况那个人是自己的娘亲?

他没有办法给顾上铭答案,告诉他应该是拒绝还是不拒绝。

若说友情,他的朋友一大片,交心的也很多,而爱情,只有顾上铭一个人,亲情……只有柳珍一个。

顾上铭见顾惘没给他回馈,知道他为难,可心中到底是有些失落。

柳震军见顾上铭迟迟都没有回应,追问道:“贤侄,锦庄主不久前才去,顾家里也没有什么能拿主意的长辈,那么贤侄你就自己拿主意吧!不知贤侄是何意?”

柳震军此话明显是在说,‘你不要推脱,这事就看你自己的什么意思了!’

顾上铭垂眸道:“终身大事,不可马虎,容我好好考虑一下。”

他犹豫了,可是若顾惘都不坚决,他怎么能不犹豫?这个女子,就将是顾惘是否后存在的关键。当时说得再决绝,现在也会害怕,果然顾惘真的就这样消失不见了,那么这样一消失,大约就是一辈子了。

这里的顾惘消失了,那么二十年后也不会有顾惘,就像是被抹杀了一样,不在存在。

柳震军没有想到,这样好的一件事情就放在顾上铭的面前,顾上铭都还要去考虑一下,他心中不悦,正想要发作,让顾上铭快些做决断,他一个男子,这样拖拖拉拉的,好像是柳家要上赶着倒贴一样,分明是强强联姻,却搞得好像是柳家很掉价一样。

在那不悦就要表现出来的时候,一只素白的纤手放在了他的肩上,站在柳震军身后的柳珍压住了他的怒气,道:“爹,我有办法让他答应。”

那话并没有说明,但是柳震军向来了解自己的女儿,她敢说有办法,那么就是已经又了很大的把握了的事情,他冷哼一声,没有说什么,毕竟此次前来,就是为了联姻之事,若是此事不成,前面做的那些铺垫,那些付出都是白搭了。

在场的人都是武功在江湖上排得上号的人物,柳珍那句话虽然小声,但是众人却还是听得分明的。

顾上铭和顾惘听得那句话,第一反应相互对视了一眼,柳珍丝毫没有顾及的说出了这样的话,他们两的感觉并不怎么好。

乾在一旁见得两人的眼神,那样交换眼神的默契,神色一暗,旋即又明朗了起来,为情爱而黯然,不是他霭干的风格。

而殷折天看见这样的情形,心中的感觉就更加的复杂了,面对两个人那些默契的习惯对望,他顿时就感到了内心的难受,他发誓,要是他敢这样看着傅白,自己这双招子都能被傅白给挖出来。

众人厅中又谈了一会,说了说即位为盟主的事宜,让柳絮山庄准备着,而众正道团的人全部被留下来做客,若是顾上铭答应了婚事,大约要让他们吃完了喜酒才能放他们离开去了。

叫仆人带着正道团和柳家诸位各自去了厢房中,场中只剩下了顾家一派系的人,顾上铭这时才问道:“顾涯如何了?”

虽然他方才已经问过一次了,但是现在只有他信任的人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再问了一遍。

顾惘想起那个叫白术的童子,道:“中间有些波折,现在没有什么危险了。”

顾上铭道:“派人去好好保护顾涯,方才他们见得我的反应,难免会在顾涯身上打主意。”

顾惘应承了下来,这时,殷折天叫来了近身的鲲鹏两使,笑道:“叫手下的人做好再战的准备,顾庄主应该没几天就要和姓柳的闹翻了。”

他这话说得实在,他不知道顾上铭、顾惘和柳珍的关系,从不认为顾上铭有可能会答应和柳珍的亲事。

顾上铭和顾惘却是难得的都沉默了下来,场面顿时静了一下。

殷折天才发现自己说在尴尬的点上了,但是顾上铭不会娶柳珍,不是事实吗?难道他会娶柳珍?顾惘应该是不会放过他……

说着殷折天只是转开话题,随意的把腿踩在了椅子上一副很随意的模样,说道:“这群正道人士唧唧歪歪的,心思又多,你就不怕他们什么时候卷土重来吗?”他知道顾上铭和顾惘有能力可以镇压住他们一辈子,可是他却是看那群苍蝇很是不顺眼。

殷折天道:“若是我,便把他们全部除了,从此以后,这个江湖谁还敢大声说话?这江湖到时候都会姓顾,成为顾家的江湖。”

那咄咄咄的木鱼声仿佛还耳边,霭乾道:“就是因为如此。你才是邪门歪道,仁知阁和柳絮山庄才是正道。”

殷折天啧了一声,道:“刚才被正道打的时候你们可是和我一路的邪门歪道,不要说你们以前被称为正道的事情好吗?我一个邪门歪道会感觉难过的!在说了,那样的渣滓,就算杀了又怎么了?”

霭乾无奈的道:“你难道就不清楚那些和尚帮他们不帮我们的原因吗?”

殷折天笑着,眼中光芒闪烁的道:“我当然知道,不过那老和尚更想要的是在我们之间达成平衡。”

水长天在一旁看着殷折天的恶劣表情,指着他的脸道:“看吧看吧,这个就是你被称为邪门歪道的原因了,正道平常还装装菩萨,你们冥宫一直都是夜叉。”

殷折天耸耸肩道:“我们冥宫就是这个样子,没办法改了,也不想要改。”

众人哄哄闹闹的说着话,而在另一边,柳珍在黑暗中,身边有两个仆人拿着柳家特质的灯在她的身旁,她一步步的走着,精致的衣衫裙摆,及地的地方是内衫白色的罗裙,层层的皱褶在他没跨出一步的时候,都像是涟漪一样的来回波动,外面罩着黑色的外衫,这样的搭配格外的内敛。

但是配在她的身上,像是剑芒一般的锋利精简。

在黑暗中行走,脚下的路被柔和的光线照亮,那衣摆之间的动作,在光下格外的明显,但是因为离灯笼有些远,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她想起顾上铭和顾惘对视的那一眼,嘴角下沉。

第九十一章

天色还没有亮,窗外就已经开始热闹了起来,顾上铭转头看向窗外,隔着没有打开的窗看了外面来往的人影一眼。

柳絮山庄入住了很多的客人,

顾上铭推开顾惘道:“起床吧,接下来有的我们忙了。”

从床榻上爬了起来,穿戴洗漱好,两人一起出了房间门,对于被看见的这一点,他们是一点也不担心的。

从他们在一起后,两人就一直住在一个房间,山庄里的下人都是懂得什么是他们能看的,什么是他们不能看的。

两人的关系在柳絮山庄是人人皆知,从开始在一起时的遮掩,而最近一段时间开始,两人已经完全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了。

如果在一起的时间是有限的,那为什么不在有限的时间里过得肆意开心?

山庄里已经开始忙活开了,柳絮山庄里也难得不空荡了一回,原本柳絮山庄里的仆人虽然多,但是在多,也抵不过柳絮山庄那么大的一个山庄,除了几个住着主子的热门重点,其他的地方的厢房难免看起来会有些冷清了。

而现在也算是住满了大半,到处看起来都是热闹的,但是这样的热闹下,又有多少的暗流汹涌呢?

尤其是想起柳珍说的那一句,我有办法让他答应,格外的让两个人不安心。

柳珍不是其他的女人,这大概也算是顾惘心里跨不过去一个坎了吧,那是他的娘亲,他的亲人。

顾惘也是人,他虽然冷,但是不代表他就是一个冰块,他对柳珍有着亲情,这样的事实不容得忽视。

太多的东西掺杂在他们两人的感情之间,这些东西本就是不容得忽视的,但是因为他们的特殊性,顾惘和顾上铭才一直没有去正视这个问题的。

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到了面前,不容得他们不去正视了。

顾上铭说过,不管如何,不管顾惘会不会消失,他都要和顾惘在一起。但是他却不一定真的能承受得起顾惘消失后的日子。

而顾惘从来到这个地方,就没有对什么女人留过情,只要是和顾上铭有关的,向来是,手起刀落,快刀斩乱麻,没有半点可以商量的,但是面对着自己的母亲,顾上铭不敢保证自己能斩下去。

因为不同的原因,两人现在对柳珍的态度都已经犹豫了,这样……可不是好兆头。

而在另一边,西厢房里,柳珍也已经早早的醒了,洗漱好了,她坐在檀木小圆桌的前面,吃着早膳,精致的粳米粥和其他几样精致的点心。

她的表情依旧淡漠,静静的一勺勺的吃着粥,她身旁的丫鬟看见她的模样,忍不住唤了一声:“小姐……?”

柳珍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那丫鬟一急,上前跪在了柳珍的身边,道:“小姐,你不要这样,在过一段时间我们就回临邑了,只要等顾上铭拒绝了亲事我们就可以回去了,到时候家主再也不会……”

柳珍擦了擦嘴角,没有感情的说道:“没有了顾庄主,还会有其他的庄主,我只能嫁给门当户对的男人,顾上铭拒绝了也没有用。”

她的神色并不开心,反而越来越淡漠,她说:“我会让顾上铭答应的。”

那丫鬟一怔,然后抬头看向柳珍,有些犹豫的问道:“小姐,那……他……怎么办?”

柳珍的眼神沉了沉,道:“我嫁给了顾上铭,他才有活路。”说着转身出了房间,转身时的衣诀翻动,宽大的衣袍遮挡了她原本纤瘦的身体。

柳珍她现在要去做一件事,一件为了自己,必须得牺牲别人自私的事。

顾惘早上起了床就和顾上铭分开了,顾上铭要处理公务,他早晨要练剑,两人的习惯和身上的责任不同,所以早晨一般都不在一起。

柳珍此次要去见的人,就是顾惘。

顾惘现在难得很重视自己的武功,因为顾家需要一个能够驾驭在整个江湖之上的高手,他也必须成为那样的高手,才有资格去好好的保护顾上铭。

顾惘的剑比以往有的长进不是一点两点,比起柳絮剑法以往舞起来很好看的风格,他的剑变得更加有‘精神’,那种蕴含在剑里面的的东西,已经融入他的血液。

一招一式都有还是以前的柳絮剑法,可是没一剑挥出的感觉却完全的变了。而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