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71-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71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9:28Ctrl+D 收藏本站

使鹏使没有十分的相信,但是听得他们两说的话,却还是出了山庄,毕竟九涧里的东西的秘籍都是外人学不懂的,而且还是那般自伤身体的柳残三式,最多不过就是前人准备的逃生暗道被发现,不能再用了。

顾惘赶紧倒转方向,出了柳絮山庄。

山庄外,原本正处于上风的顾家势力全部被压制了下来,一声声悠长的木鱼声仿佛从天际传来,‘咄……咄……咄……’

而在正道人士那边,一群持着木棍的武僧和尚正和顾家的人在对持中。

顾上铭,殷折天,霭乾,水长天度都站子啊一起,除了霭乾和水长天脸上没有半分的疲态,其他的人都有着几分疲累之色。

霭乾不累是因为他根本没打,水长天不累是因为他太能打了……

那些僧人分明是南山普光寺的人,还有一部分是蓬山无量寺的高僧,顾惘看得眼神一沉,杀气就重了许多,他看着众僧人道:“诸位不是不参与此事吗?怎的现在却又来凑这场热闹?!”

场中的人被顾惘的杀气一慑,那为首正在敲着木鱼的和尚袈裟着身,看着顾惘道:“施主杀气过重了,罪过罪过!”

旋即继续道:“此等事,本不是我等佛门之人当参与的,只是此事牵扯了整个江湖,除了佛门之人,几乎没有不被卷入这场风波,我佛普度众生,此事,我等不能袖手旁观,只愿施主的杀心不要太重,不然将会堕阿鼻地狱,阿弥陀佛!”

那一身阿弥陀佛,仿佛把场中的杀孽生生的压了下去,站在那和尚身后的执棒黑面僧人,眼中有些不忿,但是想起师父在赶来前日对他说的话,便硬生生的把那不忿压了下去。

什么是正,什么是邪呢?

那时候他在为了众人要助那些道貌岸然的正道而心中想不通,很是梗气,而他的师父却是紧紧的在榻上打坐,没有半分被他的情绪影响。

知道师父诵读完了整篇的法华经,才慢慢睁开瞌起的眼皮,看向他问道:“渡厄,什么是正,什么是邪呢?”

渡厄见自己的师父终于理自己了,愤愤的道:“那些正道人士个个道貌岸然,分明是贪图别人家里的东西,却秉持这替天行道的名号,而那柳絮山庄,冥宫之人,被冠以邪魔称号,却个个的性情中人,没有谁像是那些正道中人那般的无耻!”

“你看见了吗?”

“什么?”

“为师问你,你是样样都亲眼看见了吗?你可知那冥宫手下有多少依附的小门派?那些门派中,其中便有一个,专门强夺女子元阴来修炼自己武功的门派,其他的更是数不胜数,顾家的暗器,又是何等的伤阴鸷?一日屠尽一城便可看出来了,你便只是看见了他们现在的意气风发,豁达热血,何曾看见他们背后未曾表露出来的东西?”

渡厄继续问道:“那,那些正派……!”

他师父在幽幽的橘色烛光下,合掌道了一声阿弥陀佛:“那些正派也不是什么善人,但是他们爱惜自己的名声,建桥修路之事他们都做过,就如那仁知阁一般,敛钱刮财,却也懂得恩泽天下,便如此,他们才有正道人士的名号。渡厄,我等不在江湖中,亦在江湖中,只得权衡何等才能让这江湖中籍籍无名的普通人受到最大的恩泽。”

第八十六章

说到了底,不过是权衡中间,看谁的存在能对普通百姓的生活有帮助些。他虽是佛门中人,但是终其一身都没有让这个江湖止杀,到了最后,他只看何为百姓利长,何为百姓利短。

这样的想法,大约一辈子都不得见如来本相了,但是既如此,就如此吧,面对如此的一个江湖,他已经做不得更好了。

他没有本事让整个江湖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只能在利益的一段,保全对众生更有利的一方,他只能在这个江湖,尽力的做到这一步了。

站在顾家人面前,惠泽敲击着手中的木鱼,敛着目光,看起来苍老又慈和,道:“兹事体大,整个江湖都被牵扯了进来,如此大的一场腥风血雨,我等若不介入,就妄为佛门中人,善哉善哉!”

天色已近暗了下去,中人举起火把,在惠泽说这话的时候,正好能在火光下看见地上的鲜血,和那一句句的尸身残体,那土地的颜色都被浸成了黑红色,惠泽捻着手上的念珠,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他就站在那些碎裂流血的尸体旁,敛目拨动着手中的念珠,像是站在炼狱之上一般,一声明黄的袈裟,长长的念珠戴在脖子上,垂到了腹部上。

顾惘走到了顾上铭的身边,在他的袖子下握住了他的手,刚刚伸手触到,就感觉到一阵温热的黏湿感,顾惘被那触感一惊,连忙垂头去看,顾上铭拉住他的动作,直视着前方,没有看向顾惘的轻声道:“不是我的血。”

顾惘一听,才安下心来,紧紧的握住了顾上铭的手,两个宽大袖子的交叠之间,没有人能看见两人的手,在紧紧的十指紧扣,那沾满血液的的白皙五指,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紧紧的紧扣住。

那血慢慢的沾染到了顾惘的手上,可是却没有半点影响两人之间的动作。

两方在分别站在一方,互相的对持着,殷折天抹了抹脸上被溅上的血,对着柳絮山庄里大声的招呼着:“给爷搬桌子椅子出来,再来点宵夜!”

方才的桌子椅子在打斗中早已全部被击得粉碎了,现在‘正道’那一边依仗着那些和尚,但是那些和尚不想要伤阴鸷,现在只是在僵持着,暂时打不起来。

庄里的奴仆们听见殷折天如此唤他们,赶紧找了一处地方,把那里的桌子凳子都搬了出来,饭菜酒肉也有现成的,就是专门备着,打算用来庆功的,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赢,但是为了一个好彩头,庆功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

殷折天如此一唤,庄内的仆人婢女鱼贯而出,,两下就摆好了位置和吃食。

正道那边的人见得如此,气得眼睛都要瞪出来了,这柳絮山庄和冥宫还有仁知阁的人到了现在还能如此悠闲。

那凌云派的掌门和古道阁的的掌门互相对视了一眼,眼中都传递了在明显不过是意思,普光寺的人是绝对不会主动的动手的,不如他们先动手,这样那佛门中人就绝对不能袖手旁观了,现在他们在弱势,不管佛门中人偏不偏帮他们,为了能少死一些人,他们就绝对会护着方才损伤最大的一方。

几位头领的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大喝一声,举起兵器朝着着刚坐下的众人奔了过来,众人也是早有了准备的,捞起屁股下的椅子,先朝着那些跑过来的正道中人发出第一波攻击。

那漫天飞向正道团的椅子看起来也是颇有几分气势,打完这场,柳絮山庄不知道要重新打造多少家具。

那漫天的椅子勉强的阻挡了正道团的脚步一阵子,可是马上就全被兵器劈开了。

众人拿起兵器,全部做好了迎战的准备,那惠泽大喝一声阿弥陀佛,内劲震得众人都不能再继续出手,那惠泽见众人都被他震慑了下来,便道:“各位何苦再造如此杀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殷折天听见那惠泽的话,哈哈的笑了起来,旋即问道:“大师,你是不是还要继续说,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殷折天眉眼一厉,看有几分戾气的向惠泽道:“大师你还是回去念经吧!既生在了江湖,又有谁容得下我们不争?我今日放下屠刀,明日我冥宫就会任人鱼肉!这江湖,谁有那个胆放下屠刀?大师!我们手里,不止有自己的权利野心,还有我们属下的性命,保全自己,保全他人,都只能靠自己手中的这把刀了!惠泽大师!你要我们如何放下?!”

那惠泽长叹一声,被说中了痛处,这一点他在几十年前就知道了,这江湖,若谁放下屠刀,谁就会成为他们砧板上的鱼肉,若是当真放下了这屠刀,反而是要将一身性命都搭上去的。

这就是江湖,没有人会因为你放下屠刀而放过他,反而他们还会万分的揣测,伺机而上,他们会想,如此一个人都放下的屠刀,是不是因为他们老了,开始心软了?开始不中用了?开始力不从心了?

若如此,便是那些伺机而上的后辈最好的机会了,这个江湖,太残酷了,不肯留下最后的半点温情,只有相互之间的算计和打杀。

水长天看着众人被惠泽镇住,他一声长啸,扬起寒水剑发出一阵冷冽的剑意,众人被剑意一震,纷纷的回过神来。

看向水长天的眼神难免有了惧怕,虽然来时就知道剑术界的神话水长天在柳絮山庄,但是他们心中也没有当真,毕竟会和水长天对战的人不会是他们,只是那些领头人物罢了,但是现在,直面水长天的冷冽剑意,让众人心中难免开始有些惶恐了。

那惠泽见水长天的剑意如此冷冽,里面没有半丝的情感,竟是纯粹的剑意,单纯的剑意和杀气在一起发出。

惠泽心中暗道不好,便连忙让弟子们出动了,以水长天此般的剑意,只怕不过顷刻,就要折损众多的人命了。

那凌云派的掌门和其他的领头见得自己打到了目的,心中得意,更是凶狠的冲向顾家一派系的人。

而在另一边,墓地上,那里的天色已近漆黑一片了,三道身影缠斗在一起,那分明是点仓副掌门和鲲使鹏使在一起缠斗,而顾涯身体颤抖的躺在一旁,蜷缩在顾锦的墓前,身体正在冉冉的流出血液,他半瞌起眼帘,在顾锦的墓前絮絮低语道:“顾涯……是不是很没用……”

他的人生那么的孤单,那么狼狈,但是遇上了顾锦后,遇上了顾上铭后,这一起就改变了,他仿佛是有了一个家一般。

尽管没有人知道他姓顾,他不爱说话,大家都叫他小哑巴,在其他的人眼中,他不过是个特殊了一些的奴仆,但是他自己知道,他姓顾,叫顾涯,顾上铭小的时候会低头看着他,声音很软的叫他弟弟。

顾锦会摸着他的头,像是对顾上铭一般的对他,抱他在怀中,教他写字,这样的待遇,小时候的顾上铭都远远不如他多了。

他不想要外面在多出什么传言,顾锦捡了一个孩子回来这样的事情发生在独身的顾锦身上,难免会被别人传得不好听,而且柳絮山庄的继承人只有顾上铭一人,若是多出了一个姓顾的孩子,不知道要多出多少的风波,于是自他懂事开始,他都不向外界说自己姓顾,他一直把自己当成顾家的家仆一般的对待,从不起半分的崎念。

血还在淌出,这时,一声号角声在天边响了起来,那声音浩荡,响彻了整个柳絮山,那沧桑又豪迈的声音,像是带着狼烟滚滚一般的逼近,在天际便悠悠的荡开。

在漆黑的夜空中,天际上只有点点的星晨,那号角有着难以相信的穿透力,像是要穿透众人的耳膜,直抵脑中。

顾涯抬眼看了天空一眼,那眼神隐隐约约的闪现着什么,在黑暗中……没办法看清。

在同一片星晨下,顾上铭和顾惘仰头,看向天际,那一刻,眼神也在闪烁。

他两心中一紧,响号角,代表发动战争,可是这柳絮山庄上哪里有什么战争?难道是谁在暗指他们此次的行为,已经能算得上是战争了?

那凌云掌门一听便按捺不住了,大喝的问道:“是谁在吹号角!如今天下太平,哪里容得你吹号角!”

黑暗中,一点点的亮光出现在远处的,像是排列好了的那般,越是近,那亮光就越是大,那幽幽亮光漂浮着,像是萤火之光一般的,慢慢的靠近众人。

众人都被那萤光吸引了注意力,没有人再动兵器,直到那光靠近,众人才看出,原来是一群穿着黑衣的人手中拿着铁制嵌边的灯笼,那光在灯笼中发出,柔柔的一团,却能将四周都照亮。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