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70-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70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9:23Ctrl+D 收藏本站

现在却有人进柳絮了,既然有一个人进去了,那么没有进去的人自然也想要进去了。

众人骚乱起来,都想要往柳絮山庄里窜,面前镇压下来,顾惘撇下自己正在对战的九华长老,在那清源弟子的身上拔出了自己的剑,提着鲜血淋漓的漆黑长剑追进了柳絮山庄里。

庄外的伤亡越来越多,鲜血已经沁满了地,死去的人的尸身也已经要堆满了地,血腥的味道飘出了很远,仿佛有一层血光笼罩在这座山头的上方,现在的局势已经开始偏向柳絮山庄了。

而在庄内,清源和点仓的领头人都遇到了麻烦,他们遇到了三个脾气很硬的老头子。

听他们之间的称呼,好像都是柳絮山庄的管家,叫做陆昌景,钱仲立和田安知

那年纪最大的的人被称为陆伯,嘴里叼着一根烟杆,看那身子骨和胖乎乎的身材,但是眼中却是精光烁烁,一看就是个练家子,而其他两个则要不济了很多。

三人一见有人闯入了山庄里,很是担心,本还以为是被攻破了,但是看见进来的人只有两个的时候,他们三人才放松了许多。

既然进来的人只有两个,那么他们应该是称空隙的时候跑进来的。

陆伯大喝一声,道:“我柳絮山庄哪里是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宵小之辈能进来的!别惊了我们锦庄主的魂!”

点仓的领头人听得陆伯如此说,笑道:“你们锦庄主的魂在这儿吗?她不是留在天山了嘛?”说着就冲了上去,对着陆伯一阵飞快的攻击。

陆伯虽然是外姓人,但是却是难得的一个外姓可以学到柳絮剑法的人,他方才听得他们说有人闯进柳絮山庄了,就赶紧的拿起了自己的剑冲出了房间。

陆伯心中怒气腾的就上来了,听得那人如此笑着说锦庄主留在天山了,他真是想要扒了他那张臭嘴。毫不犹豫的抽出了剑,回应着那人的攻击,每一下都是在找机会想要杀了那人。

他这辈子最容不得别人说柳絮山庄和说柳絮山庄里的人如何,这地方再不好,这里的人再不好,也只能自己的人说说,哪里有给外人说闲话的?!

他不管年轻的时候还是老了的时候,他都是顾锦嘴中那个爱护短的的陆景昌,有时候还稍微有点小气吧啦的陆景昌。

那点仓的领头和陆伯战成了一团,而那清源的领头则是和另两位管家打了起来。

那点仓领头心中诧异,这陆伯不过是一个奴才,怎么武功那么厉害?而越打下去他就越吃惊,这个管家居然还会顾家的柳絮剑法!

这还能算是管家吗?摔!

虽然心中吃惊但是他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半点的松懈,那剑刃翻飞的和陆伯手中的剑刃交接在一起。

而另一边,钱仲立和田安知却因为武功平平和如此高手对战没有几招就被打趴下了,即使是两人对战一人都没有支撑一会。

不过才几招,两人便被清源领头用剑刺了个透心凉,那红色的血液从他们的身体里流出来,慢慢的淌在青石板上,沁在那冰凉的纹路上,将这冰冷的地方沁透得有了温度。

那清源执法长老哈哈的仰头笑了两声,对着还在被陆伯死死缠住的点仓领头拱手道:“那我便先走了,你稍后来吧!”

说着就要运气内力,抬脚离开,而在此时,地上躺着一直在冉冉流血的两人睁着已经开始变得模糊发黑的眼睛对视了一眼,那眼中的东西那么的模糊,可是他们却还是看见了那是什么,那是他们对柳絮山庄的责任,对这个地方的感情。

两人撑起身子,在那清源长老马上就要离开的时候抱住了他的腿,一人抱住一边,紧紧的不肯放开,血从他们的胸口流出,沾染在清源长老的身上,然后慢慢的,安心的闭上了眼睛,手死死的勒在清源长老的腿上,任由他怎么捶打砍刺都不松开。

直到那清源长老弄了一会发现没有半点效果,直接把他们两的臂膀砍了下来才得以脱身,而他们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了,当他们的臂膀被砍下来的时候,顾惘已经赶到了。

他们给顾惘争取了一段很宝贵的时间……

在清源长老从那两人的臂膀中脱身出来的时候,一把漆黑的剑已经从他的身后穿透了他的身体,那剑从剑尾一直推进道接近剑柄的地方才停下,那清源长老低头看了自己的胸膛一眼,喉咙里发出咯咯的挤压声,像是想要叫出来,却最终没有发出声音,唯独只能越过他的身体,看见站在他身后人那双凶戾的眼睛。

而在顾家的墓地里,一个个漂亮的冢立在这里,由近到远,辈分也是由低到高,一个少年在这里拔着草,手中拿着一把小锄头,身上穿着简单的布麻衣站土中除草,他抬起头,是一张少年的脸,在动作间竟显出几分稚嫩。

他对着面前的墓碑轻轻的一笑,露出的牙齿能看出有着小小的虎牙,很是可爱,他笑得温和,然后有些担心的说:“这样重的血腥味,不知道外面如何了。”

那墓碑上刻着,柳絮山庄第六代庄主,顾锦……

第八十五章

正在和陆伯对战的点仓副掌门见得那清源长老被杀了,心中虽高兴,但是也很是担心,毕竟顾惘赶来了,他可就危险了。

要知道那顾惘的武功可是很厉害的,就算原本有着怀疑,但是方才在山庄门口的时候,他可是真真切切的见识到了的。

点仓副掌门心中计算着,手中的剑格挡在陆伯的剑上,空闲出的另一只手伸手抓住陆伯的肩膀,运起丹田中的内力,手像是铁钳一样,让陆伯无法挣脱,他抓住陆伯往顾惘的方向一扔。

陆伯感到肩上的力道,心中暗道不好,却没有办法挣脱,只能在被扔出去当挡箭牌的时候努力的稳住阵脚和自己的身形,不让顾惘受到他的影响。

顾惘看见陆伯朝着自己被扔了过来,虽然想要就地把那点仓副掌门给解决了,但是总归不能一剑把陆伯也给透心凉了。

这个老人,总归是在他小的时候给他绑过秋千,教他练过剑的,在叼着烟杆的时候,一边说着他的奶奶是如何的风华绝代,他的父亲是如何的天资卓越,然后夸他一会一定能成为柳絮山庄的骄傲。

顾惘只能在剑送出去的时候,急急的一转剑尖,让陆伯被扔过来的时候不会撞在自己的剑尖上。

不过那么一瞬的空隙,那点仓副掌门就跑了出去,那方向,正是朝着后山的九涧去的。

但顾惘却也不急,要去到九涧,几乎要横穿整个柳絮山庄,这样的路程中,足以顾惘追上那点仓副掌门。

顾惘看了一眼摔在自己脚边的陆伯,问了一声:“没事吧?”

陆伯从地上撑着身子爬了起来,看着顾惘急忙道:“你管我有没有事干什么?!我一把老骨头,死了死了,你傻站着干什么,快去把他追他啊!去后山最近的路是径直穿过顾家墓地,不能让他惊扰了以逝人的魂魄!”

若说是怕惊扰了前人的魂魄,其实陆伯更担心的是在墓地里的顾涯,若是拿点仓副掌门真的从墓地经过,顾涯和他的一战是在所难免的,可是顾涯怎么敌得过点仓副掌门呢?

他不是顾上铭这样的练武奇才,也不是顾惘这样比奇才还奇才的怪胎,他不过是个普通的习武少年罢了。

在墓地中,里面打理得很干净,没有半分的杂草,顾锦的墓前种着大簇的白色蟹爪菊,高低错落有致,白色的细长花瓣叠叠积压,在末梢的地方弯起,像是手指蜷起的动作一般,风吹在这片墓地上,花朵轻轻的摇曳。

血腥味越来越浓了,不知道到底是死了多少人,顾涯坐在顾锦的墓前皱眉,但是手下的动作却没有停,手里拿着棉布轻轻的在墓碑身上擦拭,在擦到那镌刻着顾锦的红漆两字时,动作格外的轻柔眷恋。

这个像是娘亲一样的人,现在静静的被一柸柸的黄土掩埋在这下面,安静得像是她和善的笑容一般。

一阵破风声传来,顾涯手下的动作一顿,转头看向山庄的方向,喝道:“谁!”

听那声音,来的人应该只是一个人,不知是谁在这个时候闯进了柳絮山庄?

顾涯从带着顾锦的灰烬回到柳絮山庄,把那些灰烬下葬了之后,他就没有离开这片墓地了,他一个很久没有拿起剑了。

仅仅是一段时间,但是他已经习惯了拿着锄头小铲的感觉了,

那破风声越来越近,顾涯从墓地中站起,手中的小锄头静静的躺在他的脚边,他抿起嘴角,脸上开始有些凝重,方才的稚嫩模样已经全部消褪。

那点仓掌门一路飞驰到了顾家的墓地,去后山的路本不是这条的,但是因为这里是最近的路,他才直接从这里过去。

至于冒犯死人魂魄什么的,在利益面前,就算是自己家的祖坟他都能刨出来,何况是别人家的。

顾涯听得破风声越来越近,知对方的速度如此之快,让顾涯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对手,顾涯手抓紧在另一位墓前的一颗碗口大的树上。

那点仓掌门在顾涯问了谁之后,不过几息之间就到了墓地。

顾涯手紧紧掰在那树上,对着墓碑道了一声冒犯,大喝一声,手上的青筋突起,那树‘咔嚓’一声就被折断了。

顾涯听得声音,知道那人已经到了墓地,手中拿着那树就横扫了过去。点仓副掌门不过才落地,还没有机会反应,就被迎面而来的一棵树给吓得一懵,赶紧的避开了,而这时候。他才看清,是个才十七十八的青年,不知是因为手中没有武器还是为什么,竟掰了一颗碗口粗的树在手中。

他真的是感觉很头疼啊,本来以为顾家能打的都已经出庄迎战了,却没有想到大家分布得那么散,哪里都能遇上一两个。

顾涯看着面前的中年人,知道柳絮山庄的事情,这人他是认得的,是点仓的副掌门,他应该是冲着后山去的。

但是既然他要从墓地上过去,顾涯在墓地上,就不会放他过去,那点仓掌门看着顾涯,皱眉道:“你一个守墓人,莫螳臂当车!!!”

虽这样说,但是他心中却是十分紧张的,现在可谓是争分夺秒的时候,若是被这守墓人阻拦了下了脚步,他的下场就要和那清源长老一样了,要知道那顾惘的速度可是极快的,怕是耽误下半点,就要去感受什么叫透心凉了。

顾涯秉承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站在点仓副掌门的面前,看得点仓副掌门脚都要吓软了,他不是怕顾涯这个小小的的守墓人,他是怕顾惘啊!

他这一路紧张的飞驰,勉强的逃脱,顾惘还在身后步步紧逼,眼看离后山越来越近了,现在却又横插一人出来打断了他的好事。

在亢奋紧张的时候重新落入危险的境地中,这样的感觉让点仓副掌门仿佛能感觉到危险一寸寸逼近的感觉,背后的恶寒感和鸡皮疙瘩在一阵阵的往外冒。

他只得奋起的对上顾涯,只是希望可以在顾惘赶到之前,让自己能打败这年轻的守墓人,好去后山,到时候只要他能得到了秘籍和财宝,逃脱出柳絮山庄,他就是鱼入大海,在也没有谁能限制住他了。

到时候,他有了自己的势力,当上点仓的掌门,吞并其他的门派,在来柳絮山庄,灭了这地方,又有何难?

点仓副掌门暴起,和顾涯对上。

而在另一边,正在逼近墓地的人却不啊顾惘,而是鲲使和鹏使。原来在方才,鲲使和鹏使从庄外追了出来,把顾惘叫了出去,柳絮山庄外有变,追截点仓副掌门的事情就由他们两负责了。

顾惘虽然心中对鲲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