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66-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66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9:5Ctrl+D 收藏本站



领头人物倒是半分也不担心自己的性命,但是他们这些跟来的徒弟属下可是很担心的。

众人在原地散开,摆出一个圆形的阵,等着那些蛇的出现,那些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逼近,这时候,一个持着环刀男子的惊叫把众人吸引了过去。

那男子分明好好的,却站在原地凄厉的叫了起来,看得一众人得头皮发麻,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众人纷纷去看那人,搞不清是发生了什么,那人为何要此般发叫。

而站在近处的九华授功长老却是眼尖的第一眼发现了问题所在,他提剑上前,在那人的脚边用剑尖一划。众人被九华授功长老的动作吸引了注意力过去,这时才看见,这人的脚边有着一条鲜红的蛇,活生生想是用血浸泡出来的一般,那细小的鳞片发着光,猩红的信子直往外吐,那尖利的獠牙已经隔着靴子咬中了那人的脚。

那样的颜色让众人看得头皮一阵发麻,心中暗道不好,那蛇的颜色这般的鲜艳,只怕是剧毒。

那蛇只露出一个头在外,身子全部在枯叶下埋着,若不仔细的看,很难在枯叶中找到这样一条颜色鲜艳的蛇。

众人纷纷提剑跃起,跃上身旁最近的树上。

一条条蛇从枯叶里冒了出来,没有一会地上便是一片红色攒动了。

方才被咬中的那人却还在地面上,原来刚才大家都在往树上跳,却没有一人去拉那人上来。

那人脚已经全部麻了,见得那么多蛇冒了出来,心中惶恐,顾不得三七二十一,就一阵乱跑,想要离那些蛇远些。

方圆好几百颗树上都站满了人,看上去很是有几分壮观。

清源的执法长老见得那人是清源门下的,生怕他乱跑触动了其他的机关,连忙喝止道:“你且待在原地,不要乱跑!”

那人那里听得那执法长老的话,不跑就是个死,于是步子跨得更大,刚一踩在地上,只感觉脚下微微一陷,然后从前方的地面里射出一支箭,斜斜插入他的额头上,一箭毙命,直直的倒在红色蛇群中。

众人一看情势不好,连忙挥舞起手中的兵器,心中只恨那人,自己去死就罢了,居然还连累他们。

一支支箭矢从地下射出,有些蛇被射中,穿在剑上,然后钉入树枝,那蛇被穿透身体,在剑上还在呲牙扭动着身体,没注意到的人不小心被咬到了好几个,一被咬中,半个身子都麻了,在树上站不稳,纷纷的掉下树。

在地上被毒蛇咬,在树上被利剑射,几乎已经到了两难的地步,也几人见势不好,二话不说就提气踩在树枝上往其他地方跑。

比起死在这里,不如逃跑来得好。

众人被如此一倒腾,想要后退的心思了更重了。

不过半山腰就如此的厉害,着顾家能控制蛇进攻,机关术又如此的厉害,他们只要想一想要和这样的对手作战,心中就没底。

其中一位云光派的掌门见得如此,挡下飞向自己的一支箭,对着其他的领头道:“诸位前辈,我云光派不过是微末之流,式微力薄,想来待在这里也是给众位添麻烦的,我便先行离去,不给诸位添麻烦了。”

说着运起内力,飞身离开,他那一派的弟子,也纷纷的跟着离开,奇特几个小门派见得如此,也纷纷推脱自己能力不足,不想要给大家添麻烦,带着自己的弟子就走了。

几位领头人见得如此,也没有说什么,不过是一些小门小派罢了,去不去都没有影响。

而在树上往下掉落的人也越来越多,有这个掌门的亲传弟子,又有那个门派的练武奇才,诸位长老在一旁看着,心中焦急,此次折损太多,回去要怎么交代?

掉落在地上人都要成为那些毒蛇的的腹中餐,而这时,一人的身体在被毒蛇啃咬的时候,却悄无声息的开始腐蚀。

众人看得一惊,这时,一个个竹筒像是箭一样射在半空,然后炸裂开来,里面的液体四溅开,有些被那液体溅到的人大喊道:“不好,是硫酸。”

众人在树上,落下地就会成为毒蛇的腹中餐,在树上却也得防着箭矢和硫酸,着实辛苦,有一些原本还抱着侥幸心理的门派顿时做鸟兽散,本想要大树底下好乘凉,却没有想到大树也遮不到他们,只好赶紧的跑了。

如此一跑,人就稀疏了很多,去掉了那些乌合之众,没有了方才看起来乌压压的一片人影。

伤亡越来越多,越是如此,那几位掌门长老心中就越是不甘,付出了那么多的代价,不得到一点回报要他们怎么甘心?!!现在的处境越是凶险,就越是让他们对顾家的武器财宝抱有贪图之心。

顾家竟如此厉害,有着这样的本事,越是有本事,那能拿到的东西就越好,这样的念头充斥在众位领头人物的心中。

在山庄中,刚换好衣服的顾惘坐在顾上铭的身边,顾上铭坐在一个躺椅上,悠闲得轻轻摇晃,秋日的阳光从窗口洒进来。

在躺椅旁,一位身着黑手衣衫的男子跪在顾上铭的身边禀告着在阵中的事宜,他的身上还能闻到浓浓的雄黄味。

顾上铭听得他的述说,嘴角泛起一丝平淡的弧度,看不出是什么神色。

第八十章

日头西斜,将近傍晚,云霞在天边像是火一般燃起动人心魄的红色,像是火在云朵里翻滚燃烧,在太阳旁的云朵更是被映衬成了溶金一般的颜色。

用了晚膳,顾上铭带着众人出山庄,说是有贵客来临,到底是什么贵客,大家心里都清楚,那些正派人士攻了一日了,现在也差不多要到柳絮山庄了。

殷折天则更是气人,叫奴仆把瓜果一起捧出去,还搬上了桌子椅子,就差没在搬一个软榻出去了,顾上铭看见也没有说什么,要知道,心理战也是战……

何况要是能看见那些正道人士气得跳脚的模样也很不错不是吗?

顾上铭和顾惘,还有霭乾,殷折天,水长天,加上冥宫,仁知阁,柳絮山庄的人,众人浩浩荡荡的出了柳絮山庄的门,在门口把桌子椅子摆好,瓜果茶饮在桌子上放好。

几位老大在前面坐着,属下就在身后站着,奴仆在旁边端茶奉水,这样的场景一点也看不出是出来迎战的,完全像是带走属下出来踏青的。

殷折天道:“不知那群正道人士到时候见到我们如此模样,会不会被气昏过去?”殷折天可是很期待哪个场面啊!要知道他身为号称性情诡谲,亦正亦邪的冥宫的少宫主,自然要对正道中人怀有一些敌视才好,而这样喜欢看正道人士出丑,幸灾乐祸的好心态完全是可以保持成冥宫传统的。

天上的鹞子围在众人的头上绕了两圈,霭乾抬头看着那鹞子,然后笑着道:“除魔卫道的英雄马上就要到了。”

水长天抱着自己的寒水剑,也占了一个座位,虽然他输给了顾惘,要当三年的奴仆,但是他身为天下第一名剑,虽然现在变成屈居顾惘名次之下的第二了,但是在正道眼中,他却还是第一,没有人承认顾惘真的赢了他,一个柳絮山庄的旁系成为了天下第一名剑,摆个座位给他,待会也可以吓一吓那些人,给他们一些震慑。

众人边饮茶边等,等了一会,不到半刻钟,便看见一纵人等从山下上来了,那些人顾上铭倒也都认识,历来交好的九华剑派,平常交往很是恭和的清源派,总是爱和柳絮山庄互相贺喜的万辉派,常常切磋比试,交流武功的古道阁……

哪有一个是不熟的呢?

柳絮山庄身为如此根深蒂固的一个古老势力,那些门派哪个不是来巴结结交过呢?

领头的人物大多身上都没有受什么伤,只是身上的衣服被刮破了一些,发冠有些乱了,面上汗水淋漓的,但是目光炯炯,像是虎一样的摄人,里面精光闪闪,像是要吃人一般。

他们这一路,从一开始遇见毒蛇,箭矢,硫酸爆筒,后面还有莲头箭(一种射出头会像莲花一样张开,嵌进肉中,如果想要把箭取下来,就要把肉一起割下来。),毒瘴,在最后的时候,在一片竹林中被众多的鸟儿啄眼睛,在竹林的时候被啄瞎了许多人。

他们曾经身为客人上柳絮山庄的时候,经过这些地方从来没有一次遇见过这样的事情,可越是如此,众人心中对顾家那隐藏着宝贝就越是想要。

殷折天终于看见了自己想要看的,原本高高在上和济世大善人一样的正道巨头们现在个个如此眼中凶光毕露的狼狈模样,端着茶的手一抖,忍不住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就算是装圣人装得在好,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是人不住露出本性了吧?殷折天感觉很满足,终于看见了拔下这些正道中人伪装的模样。

那几位平日里哪里受过这样的气,坐在自己前面喝茶的人,哪个不是他们的后辈?年纪轻轻的没有一个超过三十岁的。

他们身为叱咤江湖一代的前辈,现在剿除邪魔还没开始,就已经一身狼狈了,而一众年轻的邪魔们却风流倜傥,风度翩翩的在喝茶等着他们!!!

顾上铭,十九继承柳絮山庄的柳絮庄主,顾惘,十七打败第一名剑的顾家旁系。殷折天,才不过二十,眼看着他爹想要退居后台,他马上就要当上冥宫宫主了。而那水长天,二十一成就第一名剑的名号。还有一位更是年轻,看起来不过十四十五,不知是什么身份,想来也差不了。

受到一群小辈的侮辱的感觉让他们心中更是怒气上窜,他们那个不是千辛万苦熬到现在的这个地步,而面前的这些年轻人,个个都是人生赢家。万辉派的副掌门更是忍不住直接站出来指一派悠游悠哉模样的顾上铭正声道:“你谋害敛盟主在前,残害武林同胞在后,现在居然还如此做派,竟半点也不知悔改!”

那叶莲心跟着众武林人士一起上柳絮山庄,本就是个深闺妇人,虽然是武林世家出来的,但是武功底子不厚,那些高手一个个都已经那样了,何况她一个武功平平的女人呢?

她乌黑的头发濡湿贴在脸颊额上,容貌却没有被损半分,反而看上去更是动人,叶莲心掏出绢帕在脸上擦了擦,一听得那万辉阁阁主说到谋害盟主,她便拿着那手帕放在眼角,像是忍不住悲从中来一般。身旁的正道人士纷纷的安慰叶莲心,均说着要杀顾上铭给敛盟主报仇。

也不过是嘴上说得好听罢了,杀了顾上铭哪里是为敛天瑟报仇呢?谁人不是抱着私欲在其中的呢?

但是无论如何,她定要灭了这顾家,才能解心中的气,不管众人是为何去打柳絮山庄,她只要顾家死绝,其他的都和她没有关系。

她叶莲心,堂堂叶家嫡女,叶家这一代唯一的女子,从小那里不是被兄长爱护着,长辈放手心里疼爱着,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

可是后来遇上了敛天瑟,她不顾家中人如何看如何想,执意的嫁给了她自己看中的敛天瑟,她相信自己的眼光,而敛天瑟也没有让他失望,一路从少年英豪变成了称霸一方的巨头。

而他们的感情,仿佛一直是不温不火的,敛天瑟敬重她,就好像是书中说的相敬如宾那般。

她不过十六七就嫁给了敛天瑟,哪里知道真正相爱的人之间的相处是怎样的呢?她只见书上说相敬如宾,举案齐眉是好的,她见自己和敛天瑟也是这样相处的,心中便没有多想,以为夫妻间便也就是那般模样的。

可是直到敛天瑟疯了,她知道所以真相的那一刻,她才知道,自己所谓的感情不过是敛天瑟看中的一场权势交易。

而家中人之所以如此的反对,便是因为知道敛天瑟的如此秉性,才一直坚决的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