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65-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65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9:0Ctrl+D 收藏本站



顾上铭见得他们几个人嘴贫,摆着手道:“得得得,算我请你们喝的,行了吧?”

顾上铭说着话,其余的人应声的说着庄主好人!

而那殷折天打量着顾上铭,想起方才刚出现的时候,顾上铭那如同在怄气的模样,在看看身上衣衫虽然已经全干,但是还是能看出被水湿过的痕迹,从脚到尾都是如此。

殷折天知道顾惘对顾上铭有不一般的心思,但是他也不是那等迟钝的人,顾惘对顾上铭的这份心思只怕是已经实现了,不过到底是实现到那一步了,就不好说了。

反正是比他好,和傅白保持现在这般的关系那么久了,别说向前迈一步了,就连脚都抬不起来只怕他要是想要抬脚,马上就能被傅白把脚剁了。

但是殷折天看着两人的状况,又不像是在一起了那般的卿卿我我,反而看起来像是闹了些矛盾一样,那么到底是在一起闹了矛盾,还是想要在一起结果僵住了呢?

殷折天被内心的疑问折磨着,忍了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们俩……是不是在一起了?”

若是场中有其他的人,殷折天是绝对问不出这样的话的,但是现在场中就这几个人,不说信不信得过他们,一个个眼睛都毒得紧,难道殷折天不问他们心中就不知了吗?水长天眼力是一等的毒,霭乾就算自己没看出来,他手中还有一个仁知阁,难道会半分不知吗?

顾惘见殷折天憋了半天,终于问了出来,很果断应声点头称是。

殷折天听得顾惘的答案一僵,一下子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来得好,要说恭喜吧,感觉又有那么点不对劲,对着两个男子恭喜他们百年好合?还是希望他们子孙满堂?

是那里坏掉了吗?

不过不管怎么说,顾惘现在也算是实实在在的人生赢家了。

不知道这小子得了什么其遇,武功内力涨了一大大大截,拿下了天下第一剑的名次,而且又顺利的拿下了他家庄主,可谓是一路的顺遂,要什么来什么,缺什么有什么。

比起在场众人一步步走起来的坎坷路,也不知道这位人生赢家到底是干了些什么,有这般的奇遇。

但是转而又看见顾上铭脸色不好,双眼中隐隐的带着怒气,两人既然在一起了,那么现在就一定是吵架了。

可转眼看顾惘,他却是半点不悦之色都没有,面色保持平日里的淡漠平和。

殷折天将身子向顾惘那边倾了一些,靠近顾惘压低声音问道:“你家庄主脸色那么难看,你是不是昨晚把人家折腾过头了?”

在场的那个不是练家子,殷折天虽然刻意把声音压低了,但是众人还是能听得一清二楚的,水长天和霭乾都低头去喝酒,一副装作我什么也没有听见的模样,当时却埋头在酒碗中竖着耳朵等着听答案。

水长天原本性子冷淡,但是自从败在顾惘的剑下之后,竟像是一日想开了那般,还是以往的那些秉性,但是表达的方式却变了很多,不再冷着一张脸,和众人待在一起,才有了几分活泼性子,二十七八的年龄才真正的体现了出来,原本那模样,活生生像是三四十岁的人。

听得殷折天如此的问,他也忍不住的去探听消息,八卦的心被悄悄的激发了起来。

而霭干的心情就很复杂了,他想要知道顾惘和顾上铭之间的事情,不想要自己对于这两个人一无所知,但是却又不想听见顾惘的回答

顾上铭捧着酒碗在手心,没有打断殷折天的问话,他倒是想要听这厚颜无耻的这厮到底怎么回答。

顾惘摇了摇头,对着殷长河竖起了一根手指。

殷折天看着顾惘的手指,纳闷的反问道:“一次?”

殷折天心想不对啊!顾上铭也是个练家子,武功内力都不差,一次怎么能折腾成这样?

顾惘想了想,像是在认真的思考应该怎么回答,然后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的说道:“一夜。”

原本就一直在一旁等着听答案的众人听得这个回答,心中默默的楞了一回,才反应过来,顾惘他说的应该是,一次……一夜……吧。

应该是一次一夜吧,应该是吧……

根本就是啊!应该个毛线!!!

顾上铭听得顾惘的回答,没想到他居然真的会在意说出来,纵使脸皮在厚,身为男子,被另一个男子说出在意的话,顾上铭根本没有办法压制的脸红起来。

顾上铭将手中的酒碗一放,起身脚步匆匆的离开,不去看身后一眼,,在背后,能看见他变得粉红的一截后颈,和同样变了颜色的耳尖。

霭乾看了一眼顾上铭匆匆走开的脚步,然后埋头在酒碗中,只有那清澈的酒水中倒映出了他有些苦涩的笑容,唇角畔那一点点的弧度,满身辛涩,像是僵住了那般,没有办法在张开一些。

殷折天看着顾上铭羞得走开,,直笑着拍顾惘的肩膀,道:“不愧是我的好兄弟。”

第七十九章

柳絮山庄一片祥和宁静,只有奴仆和穿着武服的的探子在山庄里来回的穿梭,相互之间传递着情报,像是一张密密麻麻的的网,一层层的向上传递着消息。

而在这井然有序的柳絮山庄半山腰处,却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今日便是那些武林中人订好攻下山庄的日子,众人纵徒上冲,一路到了半山腰没有遇到半点障碍,算得上是一路势如破竹,但是众人知道,难关是从半山腰才开始的。

那些阵法哨点,是在半山腰才开始的,因为柳絮山庄为照顾山下的农户,将上半山布为禁地,山下众人都不可乱入。

下半截山是留给众人可以放牛割草采药用的,此次来的人都是在门派中挑选出的高手,众人脚程十分的快,不过几刻钟就到了半山腰。

像是两个世界一般,在普通人的眼中,一个警告碑的界线,虽然不越过去,但是两处都是石头草木,没有什么差别。

但是在众多的高手的眼中就不一样了,一个碑的界线,却生生的把格局划成了两半,分明还是花草木石,但是看起来却变了那么多。

众人知道这就是第一道坎了,这便是柳絮山庄的凶险阵法了,众人多少也知道几分,顾家的护庄大阵以困为主,当时此次攻打,这些阵法定已经变成了杀阵,不会在那么客气了。

点仓副掌门看着那格局改变的草木看,沉思了一下,然后笑吟吟的转头看向凌云派的掌门,道:“凌云掌门,我等正道之人,就以凌云掌门你为表率了,掌门大能,我等还得多多依仗掌门你的威风了!”

凌云掌门一双虎眼看着那些正目光炯炯笑吟吟看着他的正道人士,笑着应道:“铲除邪魔是我等己任,我自然当是要为此出力的,但是此事还是要众人合力才好啊。”说着就叫出几个名字,让他们入林去探路。

其他的带领人见凌云掌门不肯个人吃亏,也纷纷叫出几个弟子,反正是叫几个无用的弟子用自杀式先去探路罢了,也不是多吃亏的事情,拿废物去当敲门石,他们是不会可惜的。

被叫到名字的弟子都是手脚轻颤,有些犹豫的看着自己家的掌门,那些正道巨头纷纷笑着道:“此次虽凶险,可却是给你们历练的好机会,若是能探出上柳絮山庄的路,可是大功一件,回来本掌门定重重的赏你们。”

那些弟子听得自家掌门如此说,知道此路凶险,但是还是起了富贵险中求的心思,被选出来的众人站成一个半圆形,每一步都走得很慢,慢慢的走进了林子里。

踏入林子,众人平稳的走着,没有见得出半点事,那几名掌门互相交换了眼神,然后跟在那半圆的后面一起进入了林子,其他的弟子也紧随其后。

众人都十分的谨慎,甚至连每一步都是轻轻的,像是担心会惊扰到什么一般,不同衣衫不同门派的人紧紧的靠在一起,仿佛只要能紧紧的和别人挨在一起,自己就会安全几分。

当然,大家最主要的心思是,只要挨在一起,能有个挡灾的,再不济至少也能拉个垫背的。

众人进了林中,都屏息,手紧紧的抓着剑鞘,另一只手握在剑柄上,只待有危险之时,能立马的把剑拔出来。

那古道阁和九华都是剑法了得,靠剑吃饭的主,凌云则是一套掌法威力无穷,其他的有用刀的,有用戟的,可谓是十八般武艺,样样都占。

那万辉派的掌门正好懂一些阵法,虽然他心中希望将会成为自己竞争对手众人能多折损一分就多折损一分,但是柳絮山庄这块肥肉还是很烫嘴的,他自己一个人也吞不下去,不如先互相帮助,等拿下柳絮山庄的时候,如何分利再回说。

那万辉掌门说道:“很是不巧,在下不才,正好懂一些阵法。”

其他掌门一听得他如此说,连连的道:“万辉掌门有如此才能真是我等大幸,此次之行,掌门你功不可没啊!”

但众人心中都在骂道:“老匹夫,会阵法不早说,要等在阵中才说,分明是要让众人承他这个情,在阵中好占得先机,众人也只得听从他的。”

但是场中谁又不是高手?虽然嘴上说着要依仗他,但是又有谁在怕?就算是送死,也不过是死那些弟子罢了。

以他们的本事,又怎会被一个阵法克住?

众人以前面半圆形的人遁作为保障,一步步的推进着,那万辉掌门便边走边道:“这柳絮山庄在暗器阵法等奇银技巧旁门左道上颇是有研究,而就近来说,阵法一项早已经废弃了很久了,想来众位也是知道的,这阵法应该是顾家先人留下的古阵,只怕已经失去了很大一部分的威力,只要谨防踩中机关,或者是在其中迷路,走入死们。”

说着对摘下之间身上的玉佩对着树枝上一扔,让玉佩挂在了树上,然后对着前面的人肉盾招呼了一声道:“你们在前领路,小心一些,待会听我的指令。”

前面的人隔着回头看了自己家掌门一眼,见自己家掌门没有否认,就对着万辉的掌门回应称是。

而在另一边,弥漫满了氤氲水汽的温泉洞中,顾上铭站在水边,唇畔带着笑意。

一声破水声出现,顾惘从温泉中站起,水珠顺着他的头发上一点点的滑落,面上的水珠慢慢流至脖颈,隐进原本就湿透了的衣服里,眉眼中的狠历之色没有因为沾染了水迹而消淡半分。

顾惘方才站起来,整个温泉洞的地下猛地传出轰隆的一声巨响,顾惘在水中的身形猛地向下一沉,那水位也生生的下降了一米。

那温泉入水口原本的涓涓细流霎时变大,想要把下降的水位填补回来,顾惘手撑在岸边,轻轻一跃,就浑身湿透的跳出了温泉中。

机关就在方才……启动了。

林中的一群人还在慢慢的前进着,一路上没有遇见半点危险,但是他们却不敢有半点放松。

又坐了一段路程,大家的神经一直紧绷着,持续了那么久,难免就会开始松懈,而在众人才松懈下来的时候,只听得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枯叶被什么东西压住,然后压碎的声音,和那种反复之间的摩擦声音听得让人头皮发麻。

众人一听,都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握住剑柄的手抖已经出了汗,那几位掌门认真的侧耳听了一会。

然后沉着的道:“是蛇。”

众人心中都有几分忐忑,蛇这个东西危险性高不高,得看这个蛇是什么蛇,若是草蛇,来再多都不怕,但是若是凶猛毒蛇,怕是要折损好些人在这里了。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