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64-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64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8:55Ctrl+D 收藏本站

示自己不需要特殊服务,那小童可以退下先。

可是不知道那小童的脑袋结构有问题还是脑回路出了问题,好吧,他坐在了顾惘的旁边,拉着顾惘卿卿我我。

顾惘严正的和他进行了交涉,强烈谴责了他的行为,终于把小童劝退了回去,顾惘长吁一口气,如果小童还不离开,顾惘就只能武力和他交涉了。

要知道,顾惘那时候对男人一点兴趣都没有。或者到现在他也对男人没兴趣,只是顾上铭是不同的,唯独他不同。

重点其实是顾惘在那小童离开的那一瞬间,顾惘发现有只手在自己的腰间一顺,把钱袋给别走了。

顾惘反手就把那钱袋从那小童的手中别了下来。

顾上铭和顾惘坐在温泉便,顾上铭听得顾惘的讲述,问道:“霭乾人呢?”他听了一会,和霭乾半点关系都没有,忍不住打断问道。

顾惘道:“前后事情得和你说完整你才能听得懂。”

那小童见顾惘如此厉害,就放下了摸他荷包的心思,匆匆独自离开了。

这时顾惘才发现,坐在酒肆右边的,都是女侍婢,在左边的都是小童。

顾惘完全了解了,得,这家是两样生意都干的,他坐的位置不对。

这时,一道声音传来,那声音带着几分笑意,道:“老板,上酒来。”一声声金玉相击的从那人的手中发出。

顾惘侧头看了一眼,是个约莫二十七八的男子,手中拿着两枚钱币,一枚纯金铸造的,一枚白玉雕刻的。

老板见得那男子手中的两枚钱币,眼都要直了,赶忙招呼人上酒,那男子道:“还真是不容易。”

老板听得便顺着说道:“大家都不容易。”

“是啊,这么多年,我的仇家不是被我杀了,就是被别人杀了,难得今天还能遇上一个,真是不容易。”

那老板谨慎的退了一步,,打量着霭乾,然后笑着道:“我并未记得和你有曾结过什么仇”

霭乾手一捏,将两个钱币合在一起,清脆的相击很传了出来,轻轻的,亢锵一声,他道:“倒也不算什么大事,不过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只是今天路过,突然想起来了而已。”

那老板看着霭干的架势,笑道:“既然是小事,也过去那么久了,我在这里给您赔礼了,您就让这事过去了吧。”老板其实根本没有想起到底是什么事情来,但是出来做生意的人,求的就是一个平稳,能忍则忍,何况他见这男子的架势派头,要是真的和他对了起来,只怕吃亏了还是他自己的酒肆,要知道,对方是孤身一人,他却是全部家业都在这儿,两人的情况都很是不一样。

霭乾看着老板道:“想起来的事情,就不能忘,还没忘记的仇,就不能不报,这个是我的原则,可不能为了你破这个原则呢。”

那老板听得对付如此说,心知对方是不肯放过他的,手放在吹了一下哨子,就招呼了起来,酒肆的后面顿时走出了好几个面容凶恶的男子来。

那鼓起的肌肉,和眼中的凶光,可以看出是外功好手。

这霭乾和这酒肆结的是什么仇呢?

原在当年,霭乾赎身出了花云楼,在外行走,正是少年最好的时候,长得也很是好看,就被这家酒肆盯上,抓了回来和那些陪酒的小童一般培养。

但若说起来,也没有什么大仇,霭乾在着酒肆里学了几天的奴仆的礼仪,就逃了出去,没有遭其他的罪。

当时总归这个结还是在的,霭乾本没有记在心中,只是今日路过,突然想起了这样的一段往事,便来了断这段往事。

正好现在的老板就是那时的老板,还没有换人。

霭乾指尖的两枚钱币玩得很转,稳稳的坐在椅子上,动都不动一下,在他的眼中,那些护院他一只手就可以捏死,在他的面前就和纸做的一般不堪一击。

酒肆中的客人见得要打了起来,有些本事的就在酒肆里坐着不动,等着看热闹,不会武功的人也不管外面下着大雨,冒着雨就跑了出去。虽然他们心中好奇,但是要知道,江湖中人动气手来,要是旁边的人没有自保之力反而跟着去瞎参合,要是被误伤,可是没有人会因此负责的。

被桌子板凳或者暗器打到都是没有人管了,所以那些人纷纷的都离开了,只有有武功的人才留在酒肆,大家饮着酒,眼神紧紧的盯着正在对持的一群人。

顾惘也在留下来是行列中,他不过是懒得出去淋雨罢了,至于他们的打斗,他是一点兴趣都没有,顾惘饮下一杯酒,心中却很是清明,没什么好看的,那些人,全部加起来都不算那手中拿钱币男子的对手。

那些男人团团的把霭乾围了起来,霭乾在他们中间坐着,稳如泰山,没有半点动静。

那老板活了那么久,也不是个没有眼色的人,知道自己是惹上不该惹的人了,但是奈何他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他是那里得罪这位大佛了。

老板面上起了一些汗,手无声无息的摸进了自己的兜中,霭乾被那些人围住,自然没有机会看见,一旁的看见了也没有出口提醒,他们比起提醒那拿钱币的男子说酒肆老板要动手脚,更想要看酒肆老板要动什么手脚。

要知道,他们和霭乾可不熟,不管输赢他们总归都是喜闻乐见的。

顾惘敛住眼睑,看向那老板的怀中,心中揣测,那老板把手伸进自己的怀中,必然是有可以制胜的法宝,若是收在身上的,是毒药的几率不大,只怕是暗器一类的东西。

霭乾看着面前的人,在思量,是从那个开始杀为好。

那老板从怀中掏出一个木筒,在那木筒上中间的一个位置击了一下,一发银针像是细雨一般的急射了出去。

顾惘见得那老板的动作,再看被重重围住的霭乾,拔剑便把剑掷了出去,堪堪的挡在那一发银针上。

顾惘慢慢的对着顾上铭叙述着,一个故事分分钟就完了。

顾上铭坐在温泉便,踢了一脚水,道:“所以你们俩是在一家酒肆里现实,而且你们见的第一面就是救命之恩?”

顾惘摁了一声道:“也算不上救命之恩,以霭乾自己的本事,就算我不出手,他也不会被那针打中。”

顾上铭现在的感觉顿时不好了,顾惘向来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但是和霭乾第一面相见就救了霭乾,而且是在知道对方有能力避开的情况下还是出手了,而且两人相识后,不知道还发生了多少的事情,在他看不见的地方,顾惘和其他的人,有着那么多的故事,而在他那个时候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他。

顾惘在哪里有自己的朋友,有自己的交际,有自己的人生,而在那个世界,顾上铭不过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爹,在顾惘心中半分重量都没有,而霭乾却是他生死相交的朋友。

第七十八章

顾上铭如此想着,心中就开始有几分难受,本不是什么大事情,他也不是什么心胸狭隘的人,但是在顾惘的事情上,他仿佛就是容易这般的放不开,或许就是前人说的

当局者迷吧。

但不论前人说没说什么话,顾上铭总归是真的生气了的,他从温泉便站起来,二话不说,黑着脸就往外跑。

身上都还湿着,顾上铭运起内力,在身上运了两个大周天,热气蒸腾,没一会就全部干了。

顾惘才后顾上铭说完自己的完事,本来挺好的一个诉说过往的时候,却没有想到顾上铭莫名其妙的生起了气来。

为什么???

顾惘现在真是二丈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个时候应该互相的诉说自己的过往,然后在一起看雪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

这样才科学啊!!!

可是再不解,也得先追出去在说,总归是不能让顾上铭一个人在外面乱跑的。

顾惘从温泉水中起来,内力往身上一运,不过一瞬,原本还湿漉漉的衣服就全部干了,伸手在衣服上掸了掸就赶紧跟了出去。

顾上铭一路在前面走着,顾惘就在后面跟着,一路的零星的仆人都不敢看顾惘和顾上铭,看见两位主子的模样,虽然不知道是怎么了,但是还是努力的弯下腰,让自己的身体保持着不能看见主子半点行踪的角度。

一路是小径幽道,草木交错,假山碎石堆叠,柳絮山庄那么多年的积累,哪一个角落修葺得不像是画卷里一般的好看,角落里种着的名贵花草,草地中挖出的人工小湖,这些是先人一代代积累下来的东西,也是让柳絮山庄招来祸患的一部分。

一路的仆人都纷纷退让,他们也不是没有眼力的人,当奴才那么多年,察言观色的功夫多少还是有一些的,这顾公子和自家庄主的关系,不简单呐!

不过再不简单,也不是他们这些奴仆能揣测的事情,他们只能让自己尽量的眼瞎耳聋,不去看这些事情。

顾上铭一路虽然生气,但是看见路上有那么多的奴仆,加之顾惘也一直跟在自己的身后,他心中的气就消掉了很多。

一路走回了山庄,顾上铭的气也消了大半,他生气,与其说是生顾惘的起,不如说是在生自己的气。

他在气自己没有办法参与顾惘之前的人生,没有办法介入顾惘成长的日子。

在顾惘和霭乾相识的时候,他不过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罢了。

走到快要到自己房间的时候,顾上铭在长廊上见得水长天和霭乾还有殷折天,三人坐在长廊上喝酒。

也不知三人从那里摸出来是三大坛的好酒,长廊边上还放上几个玉白酒碗,里面盛满了酒,谁若要喝谁就可以伸手去取。

殷折天看见顾上铭路过,端着手上的酒碗举起手对着顾上铭虚虚的一敬然后道:“顾庄主,来喝一杯吗?”

顾上铭见得众人都坐在一起喝酒,也不客气,在那廊边和众人一起坐下,端起倒好的酒,饮了两口。

霭乾端着碗,看着顾上铭身上像是刚干一样的衣衫和头发,仰头把一大碗火辣辣的的酒液吞了下去。

那火辣辣的液体刚刚吞下去,顾惘就跟在顾上铭的身后,跟着一起出来了,霭乾一见顾惘跟着顾上铭一起从外来,还在喉边的酒液梗了一下,呛得他手抓紧酒碗直咳嗽。

他身边的水长天见得霭乾如此,在他背上拍了几下,道:“叫你小孩子不要喝酒,你偏要喝,呛着了吧!”

霭乾皱着眉应了一声,然后让咳嗽平息了下去,殷折天则是端着酒碗让顾惘也加入这场酗酒活动。

那廊上的位置还很空,顾惘便寻了个空位也坐下了。秋日风景如画,五人并排坐在一起,像是画卷一般的横向展开,众人坐在廊上,手中端着酒碗,顾惘端起酒碗,低头嗅了一下,然后无奈的问道:“谁把后院埋了五年的竹叶青挖了出来。”

水长天和霭乾还有殷折天互相对视了一眼,这时,殷折天指向霭乾,道:“霭乾告诉我后院有酒的。”

霭乾瞪了殷折天一眼,然后指向水长天,弱弱的说道:“水长天先去挖的,然后他才告诉我。”

殷折天猛的一拍掌拍在长廊上,然后看着水长天义正言辞的道:“不告而取是为盗!你怎么能这样呢?你快赔庄主竹叶青的钱!”

水长天看着殷折天那模样,笑着应道:“顾庄主也喝了这酒,这该怎么算?”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