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62-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62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8:46Ctrl+D 收藏本站

一样无法立足,从他开始,第二代第二代都在致力于创造出自己的剑法。

而柳絮针,就算是退出了江湖这个舞台很多年了,当时众人却还没有遗忘它,顾家人从来没有遗忘,所以他们一直在练,没有放弃过。

江湖之人也从来没有忘记过,所有才有今日的进攻。

柳絮山庄存在得太久了,这样的长久足以让后生蠢蠢欲动的想要去挑战这样一个根深蒂固的大势力,何况柳絮山庄在顾锦的手里开始式微,现在已经开始萎缩了,他们看中这样的好机会,才敢来如此冒犯柳絮,若是盛时,哪里有让他们来觊觎的地步,只怕是让他们跪伏万里,称霸一方,都眉眼人敢出来说什么。

以往他们对柳絮山庄就动了心思,但是顾锦声名在外,江湖中人在明面上也不敢太欺人太甚,而暗中的那些苦头,顾锦从来都是打掉了牙和血吞的主,从来不挑起半点事端,让众人半点都拿捏不住顾锦的短处。

何况又有敛天瑟震慑着,明面上,顾锦和敛天瑟半点关系也没有,但是暗地里,敛天瑟这个盟主的威风,可是牢牢的笼罩在顾家的头上,中人也不敢和敛天瑟对持起来,对于柳絮针的事情,向来是想想就罢的。

但是现在天时地利人和都齐了,敛天瑟疯了,顾锦不久前才死,谁肯放弃这样好的机会?

‘咔’门外传来一声微小的的木头被踩压的声音。

房内中打机锋打得热火朝天的众人一惊,离门最近的那几个人立马就冲了出去,却只能在门外看见空荡荡的走廊,没有一个人。

第七十五章

子,,

霭乾住在柳絮山庄的的北侧里专门接待贵宾的院子里,里面满是夏天是还未完全残败的花朵,十月初的竹子和常青树还很是葱郁,绿色大片的覆盖在院子里,茉莉才开始长出花朵,米粒大的白色小花苞才结出来,那丛丛的花草树木中,次第的排开,在那树木的里面,是一个小院子。

上面的字十分的素净,用焦墨在牌匾上写着‘长青院’那笔墨虽然字迹柔和,但是力道去很足,入木三分。

在房内,仁知阁的属下正在他的耳边禀告事宜,那在祥云客栈中的谈话一句都没有落下,那属下就像是一个麻木的复读机一样,念出一个名字说一句话,将众人的对话如此简单的展现在了霭干的面前,那九华剑派,凌云派,古道阁,万辉派的种种对话全部条理清晰的用对话原本的顺序说了出来。

那属下说完了情报,便对着霭乾行了个躬身的礼,然后退出了房间。

霭乾端起面前的茶杯,眼神盯在上面,不知道在想什么,像是在思量什么一般,霭乾想起昨日见到的景象。

那般的剑法,那般的凶险,让人瞠目结舌,一个十七岁的少年,那样的一身玄黑色袍子,宽大的长袖,那样凌厉的眉眼,虽都爱说瑕不掩瑜,不过着才多久?他便到了今天如此大放异彩的地步!

霭乾将那茶杯放在桌上,茶杯中是茶水微晃动,上面晃荡的倒映下霭乾垂头冷笑的模样,他低头细细碎碎的笑了起来,那样从胸腔深处发出的嘲讽声音,让这个少年在这一刻看起来没有半点的稚嫩之色。

顾惘哪里是有那么好对付的?那些正道中人还真是不知所谓啊!居然还那么大言不惭的把顾惘说得如此的弱,还有那误入歧途,被蛊惑等等,就让霭乾更是觉得好笑了。

那一把漆黑的长剑,那样精妙的柳絮剑法,更何况,顾惘并不是原本就有此般的实力的,他是在战斗中成长的。

在和水长天的战斗中,他初时处于下风,却不过一会便跟上的水长天的速度,在保持了持平之势时甚至还有这要超越水长天之像。

而在水长天开始拿出十分的认真来和他对战的时候,顾惘也落在了下风,而这一次,比上次快了很多,不到之前一半的时间就重新的跟上了水长天的速度。

而更可怕的是,顾惘他还会在打斗中无声无息的学习对方的招式,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这样的的学习能力和成长速度这个世上能找出几人来?

而这群人却是利欲熏心,看不清情势,为了那些东西,得罪这样的一个主,可以完全用赔本买卖来形容。

那些人一口一个正道,一口一个浩然之气,等到他们见识到了顾惘的恐怖之处,就不知他们还说得出什么来。

到时候会这样呢?是跪着求顾惘的原谅,发誓自己在也不会冒犯柳絮山庄在于不会冒犯顾家,还是因为惧怕顾惘的能力,越是惧怕就越是像要除掉这样一个祸患呢?

毕竟顾惘还那么年轻,而成长的速度却快得不可思议,江湖中人能容得下天才,但是容不下这样的异才,太难把控,没有办法制约。

霭乾手敲打着桌面,指节敲击在檀木的桌上,一下下的,不轻不重,却很有节奏,霭乾想起顾惘,眼神难免就开始恍惚的起来。

他记得昨日的时候,坐在顾上铭身边的时候看见他脖子上玫红的痕迹,那样艳丽魅惑的色彩印在顾上铭脖颈上雪白的肌肤上。

霭乾是花云楼里出来的,那般的晴色他见得从没少过,那个东西是怎么来的他当然是清楚的,但是他不解,外面都盛传顾上铭夜夜笙歌,生活蘼乱,但是他身为仁知阁阁主,自然知道这些都不过是谣传,甚至还有很大一部分是顾上铭自己在韬光养晦之时刻意营造出来的形象。

可是若没有那些女人的存在,顾上铭身上的痕迹是哪里来的?霭乾想不通这一点。

但是再想起顾惘和顾上铭之间的种种亲昵,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心口很是苦闷得紧。

在房间里呆了一会,霭乾觉得自己胸口苦闷的感觉还是没有消失下去,反而好像是更加的严重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心中想道:‘想来应该是房间里太闷了一些,出去走动一下应该便好。’

如此的想着,霭乾便走出了房间,一路出了院子,柳絮山庄的景色很好,入秋时的秋景很是漂亮。

一路走着,柳树的柳条都已经变得硬了许多,不像是初春盛夏的时候那般的柔软,现而柳絮也已经不怎么飘得起来了,像是厚重的棉絮一般,原本纯白的柳絮现在像是掺杂了杂质的劣质棉絮一样,没有了原本的轻盈之态。

霭乾心声恍惚的走着,恍惚间也不知走到了哪儿,会过身的时候,就看见不远处的水长天坐在长廊边,手中拎着一坛酒正在大口大口的喝着,那酒的香气老远就飘到了霭干的面前,霭乾虽然不怎么会喝酒,但是还是能分辨那是什么的酒的,闻那般明显的味道,应当是竹叶青。

水长天坐在长廊上,脚旁正是开的有些颓败了的海棠,水长天依旧穿着白色的衣衫,上面用银线绣水纹,腰间别着那把寒水剑,片刻也不离身,那剑紧紧的伴在他的腰侧,即使没有出鞘,都有一股寒气在剑鞘上镶嵌的寒玉上沁透出来。

而只要细心一些,就能看出水长天现在身上的这一件衣衫和昨天的不同了,不过是照着昨天是衣衫做出的一模一样的而已。

霭乾见到那水长天,心中好奇,他怎么在一旁自己喝起酒来了,要知道,那水长天输给顾惘后,对于自己的诺言很是遵守,一直都很好的充当着贴身护卫的责则,和真正的护卫的唯一差别就是,他不跪任何人。

霭乾走上前,和水长天一起坐在那红漆走廊的栏杆上,看着他手里的酒好奇的问道:“什么样的酒将你迷成这样?仁知堂情报可是说,水长天,天下第一剑客,追求无上剑道,从来是滴酒不沾的。”

水长天又饮下一大口那火辣的透明液体,道:“我只是昨日一战,心中突然透彻了很多,只觉得有很多以前坚持的都太过固执,那些不过是我放不下罢了,放不下便无法成就无上剑道。”

霭乾看着水长天的模样,知道是昨日一战让他感慨良多,他忍不住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否认,还是在感慨,道:“昨日一战,你今天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你倒还真是看得开的。”说着眼神看向他手中的酒坛,伸出手道:“给我喝点。”那香气从酒坛中飘出来,闻起来很是清冽,让霭乾想要喝一喝试试味道。

水长天摇了摇头,道:“你能喝酒吗?小小年纪,就学着喝酒,不学些好的。”

霭乾撇了撇嘴,道:“你不把酒给我,难得你还自己在这里继续喝吗?顾惘可是要你为奴的,你不好好的去做你的护卫,怎么跑到这里来喝酒了?你这属下也当得太不称职了吧。”

水长天毫不在意的道:“有顾惘在,哪里轮的上我担心安全的问题呢?在说了,那两人在一起腻歪的紧,我在一旁可是打扰人俩的好事了。”水长天当着霭干的面如此直接的说了出来,虽然霭乾年龄还小,但是他知道霭乾心中是早已经有了底的。

听得水长天如此说,霭乾收起面上的轻松神色,变得有几分沉重,问道:“你看出来了?”

虽然他不想要去认同这样是事实,但是身为仁知阁的阁主,这样的敏锐察觉度他还是有的。

水长天提着酒答道:“我虽然技不如人,但是也不是瞎子,心眼也还好好的没有掉,自然能看出那俩人的不同寻常。”

霭乾模样很是迷茫,半响没有说话,半天之后才恍惚的问了一句:“他们两都是男子,你不觉得奇怪吗?”

男男之间,世人又那里有那么看得开呢?大多的人对此般事情都很是厌恶,毕竟不是男女之间那么顺其自然,男男之间,在世俗中来看,完全是在逆行倒施。

水长天听得霭乾如此问,心中知道这个小子对于世事凡俗的道德枷锁还没有看开,便道:“人生短短的几十年,不过片刻,便匆匆的从手中流走,就仿佛是流沙逝于掌心,若是被种种枷锁束缚,一生过得半点也不称心意,一生走到末的时候,才知悔恨又有什么用呢?不如直接死了痛快,喜欢了便是喜欢,有哪里有那么多是说法和顾虑。”

霭乾听得水长天的话,只觉得心中震荡,勉强在嘴角扯开一个弧度,恍惚的道:“你倒真的是看得开。”

可是有很多事情,看开了,想透了,就容易后悔了。

只是霭乾他没有走到人生末的时候才知道悔恨,而是在人生才方开始的时候就开始悔恨了。

他大约是喜欢顾惘的吧,只是他错过了最好的时候,他记得他初见顾惘时,那时在花云楼,他记得顾惘和顾上铭之间分明还没有到现在的这一步。

如果是那个时候,他应该是有很大一部分的机会的吧?

不会,怎么会呢?初时老鸨见他得顾惘的几分特别脸色,便揣测顾惘的心思,把他由一个侍童,打扮成了一个娈童。

那时顾惘没有对他没有动丝毫那方面的心思,何况那时候,他在背后的手上,还紧紧的握着一支锋利的簪子。

就算是那个时候,顾惘和顾上铭还没有任何的异象,他却也是没有机会的,若是那时的自己,又怎么肯和一个男子有什么不清不楚的纠缠关系呢?

第七十六章

霭乾失神的和水长天坐在走廊上。

而在不远处的房间,柳絮山庄庄主的卧室里,里面的床幔放下,重重的掩盖住里面的景色,只能听见里面的不时传出的一声压抑的闷哼,和低低的喘息,那声音绵长又绮丽,有着奇特的音调在里面,听得出是顾上铭的声音,那样失态的声音,完全能听出两人在床幔干什么。

那声音持续了很久,从绵长的喘息,到急促的呼吸,然后是一些相互撞击的声音,和顾上铭一声声压抑不住的呻吟,还有顾上铭一边呻吟一边咬牙切齿的叫着顾惘的名字。
<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