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61-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61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8:41Ctrl+D 收藏本站

,在看他的神色,便知他是因顾惘来助柳絮的,便笑着道:“没什么,不过是有个人上门来找打。”

殷折天听得顾上铭如此说,看了看场中的战局,不免觉得顾上铭有些托大,说的如此的轻松,可对方总归是天下第一名剑水长天!!!

殷折天本就是来搀和这一场难得一见的江湖盛事,却没想到,刚赶上柳絮山庄,就能碰上这样精彩的高手对决,心中有着对顾惘的担忧,当更多的却是对于这次对战的观看热情,此等高手对战他一习武之人看着只觉心中震荡,没有什么心情在去管其他的事物了。

而跟在殷折天身边一起进来的人,左右分别是鲲使和鹏使,北方冥宫,正对应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

而那鲲使和鹏使不敢在高手旁边用剑,捡了两段树枝就比划了起来,要知道,观看这般的高手过招,对他们本身就是很好的。两人心中原本还在抱怨:‘不好好的在冥宫中待着,出来搀和这些破事干什么,为一个将要倒台的顾家,何必要和整个江湖作对呢?。’

现在心情却是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这次可是来值了!

而场中两人动作极快,像是惊鸿一般,那一剑剑的交错穿插,而毕竟是顾惘的内力要深厚一些,在长久的强力度交战中,水长天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疲乏错处。

那如同光电的一瞬之间,甚至难发现都是一件难事,而就是这一瞬间,在水长天露出这样的一瞬间的时候,他自己都已经知道自己现了败局了,心中暗惊道:‘此一下,便是去势难留了!’。

输给一个小辈,又要水长天如何的甘心,他活到今日,没有一刻不在追求无上的剑法境界,艰苦至今日,才有了众人所仰慕而不可触及的程度。

顾惘心中紧绷,那一剑破空,带着千钧之势,仿若从那远方投下的一束光,空气仿佛都凝固在了那一瞬间,顾惘便在那空隙的一瞬间一剑刺去。

顾惘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就在这一刻,没有其他的办法了,若是在僵持下去,两人都开始力竭,就只能拿下一个平局,没有胜的希望了,便只有这一刻的错漏,在没有其他!!!

殷折天和顾上铭等人虽然没有达到此等的程度,但是也都是算的上是年前一辈的高手,见得顾惘的剑势,便知道是是到了关键,众人屏息,睁大了眼睛,就算是一直是淡然的观看整场比赛的顾上铭,也忍不住瞳孔缩了缩,聚精会神的看向顾惘。

众人全都看着顾惘的那一剑,那一剑是石破天惊,还是花落无声,都将映在众人的眼中。

水长天心知这一剑的重要,便引剑去挡,亢锵一声的碰撞在顾惘的剑刃上。

堪堪的护住回余之力,在绝境中显出了一分的生机,那水长天心神震荡,在这一刻,心中豁然一片明朗。

顾惘眼见势头偏转,内力更是喷涌而出,两人剑刃相抵,水长天的剑生生的被压弯了两分,此时手腕一转,剑刃贴着水长天的剑刺了过去,直指咽喉而去。

水长天运起内力,却不敌顾惘的雄厚内力,只是将剑推开了几分,却没有全部的将剑挡开,顾惘一剑刺去,因两人的打斗太过激烈,顾惘将剑刺出,收不回余力,一剑划在水长天的侧颈上。

鲜血顿时冉冉流出,颜色像是凤凰花一般的鲜艳,顾惘横剑放在他的脖颈上,冷声道:“你输了。”

第七十四章

柳絮山庄贵客临门,原本紧张的气氛冲淡了很多,上上下下的奴仆们都是一片喜色,众人都在为了柳絮山庄得此大助力而喜乐。

而在另一边,气氛就没有那么轻快了,洛水城最大的祥云客栈上房中,那宽敞的房间里,两侧竖放一排的黑漆太师椅,每一位太师椅上坐一个人,满满的,没有一个空缺,清源派的执法长老,万辉派的副掌门,古道阁的掌门,九华剑派的授功长老,凌云派的掌门……

一个个的都是江湖上叱咤风云的大人物。

叶莲心坐在高上位,有一男子坐在他的右边,那男子是叶莲心母家的哥哥,叶家身为发起者,坐在了主位上。

下位最前面,左右两边坐着两个少女,左边是一身浅蓝的敛红怜,像是一汪碧水一般让人眼前一亮,右边是一身红衣的少女,像是火一般的灼灼耀眼,比起敛红怜的一脸冷然沉静,少女的气势更加的锋利,像是刃一般。

那少女便是敛天瑟的另一个女儿,敛红怜的姐姐,敛红嫣。

那古道阁的掌门坐在椅上,五六十的模样,头发霜白,可双眼却半点没有浑浊,反而尽管烁烁,一身仙风道格的模样,锊着胡子笑道:“我听闻那顾惘打败了水长天,当真是后生可畏啊,只是可惜了他天纵奇才,却被人利用了,当真是可惜了。”

一旁的清源派的执法长老声音浑厚的道:“这顾上铭狡猾,却也自是工于心计罢了!我等坦坦荡荡,心如磐石,又那里有他放肆的地步!那顾惘也却是可惜了,若他肯悔悟便惜他是个人才,若他不肯悔悟,老夫也没办法了,只愿那小子能知好歹,别辜负了老夫这一颗拳拳的爱才之心啊!”

那执法长老如此说着,眼中却没有半点的惋惜之色,反倒是对于顾惘这样成长奇快的少年人很少忌惮。

若等他长成,这江湖哪里还有他们这些人的立足之地?

叶莲心在上位,忧心的皱了皱眉,美人皱眉,那模样很是可人,虽然已经是个垂暮美人,但是那风韵却还是犹存的。

一那凌云阁的阁主看见叶莲心的神色,不免多看了两眼,然后声音巍然正气的道:“,叶夫人不用担心,他柳絮山庄不过是一个人,加上那被顾上铭欺骗的顾惘,也不过是两个人,有何惧的?那顾惘再厉害,能挡得了我们浩然正道之气吗?那水长天本就性格孤僻难捉摸,此次的事情,我看来也不过尔尔,这江湖正道,我等还在,正道之气就还未灭,叶夫人不用担心。”

敛红嫣扬了扬眉,道:“谁知道那顾惘是用什么办法赢的水长天,那般的岁数,怎么可能能赢水长天,水长天那等人物,怎么可能败在此等岁数的人的手里。”

下坐上九华的授功长老,精神挺拔,拈着胡须稳声道:“顾惘不过一十七少年,即使是天纵奇才,也不会如此的厉害,只不知他们是用了什么诡计赢了水长天。”

敛红怜的眼神闪烁了一下,她心中唤了一声‘顾惘’,虽然他恨顾锦和顾上铭,但是他心中却没有办法忘记那个冷淡的少年。

她出声道:“顾惘一个十七的少年,哪里懂得那么多,我爹爹的事本就是顾上铭一人所为,和那顾惘本就没有关系,他不过是无辜的一员而已,定是那顾上铭用了什么阴险的方法,让水前辈输与顾惘,这样,顾惘就能成为顾家在外的挡板了!他身为庄主,日子才是真正的轻松惬意起来!当真是狡猾阴险!”

这番话说的是她的肺腑之言,她从来都不相信自己爹爹的事情和顾惘有什么关系,这一切!都是顾上铭做的!都是顾上铭的错!

点仓派的副掌门听得敛红怜如此说,心中也有几分认同,双眼目光炯炯如虎,道:“那顾惘,小小少年有怎会有如此的本领呢?只怕就是顾上铭的奸计了,那柳絮山庄中,最擅长使用的就是暗器,其他的没有什么好惧怕的!我们不过是要防范那贼人使用歪门邪道来偷袭我们罢了!”

万辉的副掌门脸上有一道伤疤横贯额头到脸颊,那伤疤看起来很是可怖,但是在他的脸上却并不可怕了,反而看着很是和善,道:“那仁知阁为天下之善事,自然是不会和我等作对的,我等江湖正道,浩然正气可通天,仁知阁如此,应当是被蛊惑了。”

那九华剑派的人,像是和事老一般的道:“冥宫此次来的人不过是个少主,可见冥宫并无多大的心思是认真想要参与此事,应当是那少宫主和他们顾家的人有几分交情,带着人去玩玩罢了,到时候我们莫伤了那位少爷,不和冥宫的人发生冲突便可了!何况那冥宫小少爷在厉害,也不是正道,难道我众正道人士会惧他吗?”

说着对着身旁的凌云的掌门道:“凌云派向来是我正道的表率,到时候还要掌门你为我正道扬眉吐气,扬正气至江湖,让那等邪道无处可遁。”

那凌云的掌门笑着拱手道:“哪里哪里,九华剑派才是我正道的楷模,而且九华剑派对柳絮山庄向来了解甚多,到时候我们都还要依仗九华才是。”

其他人挺得如此,道:“九华剑派为我正道率领,到时候还得长老你一马当先,为我正道做好一个表率,我等在这里可就先谢过了。”

叶莲心在上位见得众人如此互相的推脱,皱眉用帕子掩住唇角轻咳了两声,才让众人停下来。

众人看着叶莲心咳嗽,纷纷道:“盟主夫人,你无需担忧,公道自有人心,举头三尺有神明,这天遮不住眼,必会还你一个说法的,这顾家以暗器为名的歪门邪道,早已该在江湖上除名。”

众人虽如此的说,当心中却很是不以为然,那敛天瑟疯后嘴里一直叫着顾锦的名字他们自然是知道的,有心人细细的一去摸索,没有了敛天瑟的故意掩埋,中间的来龙去脉就很是明朗了。

这叶莲心嫁了一个给别人当过入赘女婿的丈夫本就是天大的笑话了,那敛天瑟还生了一个儿子。

敛天瑟先入赘了顾家,就算是顾家的男人了,再在外面娶了叶莲心,名分上说起来,这叶莲心不过是敛天瑟在顾家外的一个破鞋罢了,谁叫敛天瑟不是娶了顾锦,而是入赘顾家了呢?

叶莲心知道江湖中人是什么嘴脸,好听的话过了耳就罢了,不能当真,想着斜眼给下位的凌云派掌门打了一个眼神过去,那男人模样看起来十分的精神,不像是三四十的人,看起来还很是健壮,一脸的浩然正气,他站起来,道“诛此邪魔歪道,我凌云派便首当其冲,义不容辞!若是退让,又如何为江湖好汉!”

众人的心中各有计较,那凌云派的掌门就更是复杂了,他少年时就和叶莲心相识,两人关系很是不一般,那叶莲心后来执意要嫁给敛天瑟,两人之间就断了联系,而现在叶家集结江湖中人要攻上柳絮山庄,叶莲心和这位少年时的熟人,就又有了‘联系’。

那些人听得那凌云派的掌门如此称大,心中不屑于他,但嘴上却很是恭维,连声的道:“凌云掌门大义!我等惭愧了!”

那叶莲心听得如此,也用锦帕掩面,附和道:“是,凌云掌门大义,我等妇人只能仰望。”

叶成天道:“凌云掌门如此胸襟大能,我等钦羡不已,到时候破阵事宜就要劳烦你了。”

那凌云掌门见得众人如此,心中冷笑,却满口的笑着答允,言道是自己身为正道中人的职责。

众人谁不想最先一个冲上山庄抢得头彩呢?但是柳絮山庄守卫森严,谁当头峰谁便是最吃亏的哪一个。

但是柳絮山庄里众人想要的东西有很多,但是最想要的是什么呢?是柳絮针。

那掩埋在柳絮剑法下却半点也没有失去色彩的暗器,即使是被称为武器中的下三流,却是都少江湖众人的噩梦。

想当年,柳絮山庄开辟第一人,便不过一小小的柳絮针,一日便屠尽一城,向来杀人于无形,在风中,在水中,在一起无迹可寻的地方,柳絮针就都可以出现。

几乎已经到达了无解的地步。

他们中,谁又不想要有这样的武器呢?虽然是无差别攻击,但是他们谁会在乎?

只要知道了柳絮针的炼制方法,将对手杀得片甲不留简直是易如反掌。

那顾家祖师不过是受不了良心的谴责,兼之不想要自己的子孙在江湖中也和他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