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59-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59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8:32Ctrl+D 收藏本站



而那么多代积累下来,江湖上那个犄角疙瘩没有一块仁知碑立着呢?虽然掏钱出来的时候买情报的人都怨愤,但是仁知阁敛财,却又懂得惠民,很是得民心,仁知阁那么多年,也就名利双收,半点也没耽搁。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江湖虽说是为利而来,但也算天底下最牢固的关系就是利益了,比起看不见摸不着的感情系钮,利益可谓是最直接又最为牢固的关系了。

更何况,在那些所谓的乌合之众中,也有着不少的大能,便说那九华剑派,此次便是冲着柳絮山庄而来。

两家原本的亲密关系,在岁月的变迁中愈发的矛盾,而现在,便已经到了必然要争一个高下的时候了。

柳絮剑法本就有一部分出自于九华剑法,而在往后的岁月中,柳絮剑法的名气甚至超过了九华剑法,名扬江湖,这样门派之间的名誉争夺,柳絮山庄没有放在心上,但九华剑派可是积怨了很多代。

而柳絮剑法如此精妙的剑法,江湖之人又那里不觊觎呢?害怕柳絮剑法的精妙厉害,又贪图柳絮剑法的威力。

而柳絮山庄这样的百年大庄,其间的财富媲美一个宝藏,又有谁能看见一座金山在面前而坐怀不乱呢?

贪名为利,如此种种,紧紧的纠结起了一股力量,像是一张细细密密的网在慢慢的却又从容不迫的向柳絮山庄逼近。

霭乾听得顾惘如此问道,笑了笑,在酒色场所呆久了,无论什么情况,都是笑得出来的,霭乾道:“顾兄若有什么需要我帮忙传递的消息,我可用仁知阁的名义发布出去。而我初涉江湖,还有很多不懂,到时候还要麻烦顾兄你多教导一些,仁知阁众人,自然是以顾兄你马首是瞻的。听从顾兄的安排就是。”

仁知阁从来没有假消息,若是对着全江湖放出一个消息,不管是何消息,冲着仁知阁的名义就能信了一半。

霭乾说罢了向顾惘表示自己诚意的话,吻道:“不知贵庄庄主为何不现身?”霭干的身份,问这样的一句话是有资格的。

顾惘唇角带起些末不明显的笑意,面部的线条变得柔和下来,答道:“如今事务繁琐,庄主一处理众多事务,人很是辛苦,才到傍晚就睡下了,我等也不敢去打扰庄主,只愿庄主能得一美梦,宽慰心中忧愁,能得好好的歇息一下。”

顾惘属于标准的说谎不脸红的,一番话说得很顺畅,让人很难去想其他的什么东西,只会让人觉得那就是标准的事实。

顾惘说罢这一番话,两人又回归了主题,继续交谈。

霭乾还未长开的稚嫩的年上,已经能看出未来极好的相貌,顾惘看着这张还未长开却已经颇具风采的脸,想起在二十年后,他指尖拈着染血的玉雕圆币,笑得迷离又血腥的模样,不知道他如今入了仁知阁,会不会和原本的路一样,依旧成为那样的一个人。

尽管此次霭乾当上仁知阁阁主,背离了了原本的轨道,不过霭乾还是格外的适合仁知阁,仁知阁阁主名字每一代都和金钱玉帛有关,就比如在霭乾之前的的前任阁主,很是有意味的叫铭玉,但是其实谐音是名玉,而霭乾这个名字在仁知阁的每一代的阁主中可算是达到了巅峰,谐音=爱钱。

虽然不知道霭乾是为何当上了仁知阁的阁主,在那短短的几个月里,霭乾到底经历了,什么,逆转了他的人生轨迹,顾惘不好问,霭乾也不想要说,两人自然就对此事保持了同样的避让态度。

两人又互相之间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一会,顾惘心中惦念着顾上铭,推脱天色已晚,劝谏霭乾先去休息,详细事物明日等庄主也在场之时在慢慢的探讨。说罢让奴仆送霭乾去专门给贵客准备的厢房,然后就离开了大厅。

霭乾定定的看着顾惘的身影离开大厅,直到那身影在转角处消失不见,霭乾才收回目光。

其实他来帮顾惘,帮柳絮山庄,有着很大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里面,他很想要问问顾惘,为什么会对他那么好?

他们不过萍水相逢,当时两人的身份更是云泥之别,为何顾惘对他青眼有加,为何初见面是就对他另眼相看,而又半点都不冒犯他,甚至在看见他重伤,还留下了那么多的钱,足够他去喝那些名贵的药,足够他赎身,甚至还有很大一部分的剩余。

钱有时候什么都不是,当时有时候却能衡量很多的东西,就比如那时候,没有那个有钱人,愿意花那么多钱在一个青楼奴仆身上,因为他的身份不值。

但是顾惘却偏偏愿意为他付出那么多钱,为什么?

他那时候明明没有任何的价值,为什么顾惘愿意为他花那么大一笔钱?

霭干的眼神闪烁着,满心都是那些问题,他不想自己去揣测答案,他想要问顾惘,只是现在开不了口而已。

而另一边,顾惘在走在长廊上,脚步不是很快,但是每跨出一步,都能前进很大的距离,没一会便到了顾上铭的卧房。

推门进去,顾上铭就在那床榻上,听得推门声,眼里盛满了星星点点的愉悦,在顾上铭推开那门的一刹那,两人四目交汇,有着无比的默契,都是轻轻一笑。

顾惘坐在床榻沿,把半起身的顾上铭的抱在怀中,在他的额角发上轻轻的一吻,道:“今日仁知阁阁主前来,意向加盟柳絮山庄。”

怀中的顾上铭侧头看向顾惘,看着顾惘的眉眼,到高挺的鼻梁,问道:“为何?”

顾惘将顾上铭抱紧了几分,道:“那仁知阁阁主你也见过,那时我们在花云楼见过的那位侍童,便是现在仁知阁阁主。”

“侍童?”顾上铭的语气有些疑惑,在花云楼见过的侍童,这样的话让顾上铭懵了一下,他想不起有什么侍童能和仁知阁阁主挂上关系。

顾惘拧了拧顾上铭的鼻子,宠溺在他的鼻头轻轻一点,道:“你这记性真不好,就是那位端酒杯,差点摔倒的哪一位。”

顾上铭听得顾惘的话,楞了冷,然后‘哦’了一声,被顾惘提起,他便想起来了,便是那位差点摔倒,后被顾惘接入怀中,且顾惘对他有几分特别的的侍童。

不知为何顾上铭内心警惕了几分。原本只是一面之缘的萍水相逢,今天却出现在柳絮山庄,何况再次相见身份也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大变。

房内两人低低的呢喃着。

而在房外冰冷的月光下,陆伯握着烟杆站在远处看着顾上铭的卧房,显得身形老了好几分。

顾惘进去的时间不短了,现在却还没有出来,两人只怕是已经跨过那个禁忌了。

陆伯在房外冷冷的月光下站到了半夜,顾惘还是一直没有出来,他眼里满是失望和对于顾上铭的痛心疾首,转身离慢慢的离开了这个可以观察到庄主卧室的地方。

第七十二章

天刚微熹,房外传来一声急促又响亮的敲门声,指节敲击在木头上的声音让顾惘马上就醒了过来,顾上铭因为昨天的折腾,反应要慢一些,却也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房外的人慌乱的道,“庄主,庄主,有人闯上山要挑战顾公子,可是……可是奴才方才去顾公子的房间,敲了半天的门顾公子应答奴才,奴才便斗胆进去看了看,顾公子他不在房间了,”

顾上铭半睁着眼看着躺在自己身旁的人,慌乱的睁大了眼睛,却在下一瞬,被顾惘圈在了怀中,顾上铭在顾惘的怀中,看着顾惘嘴角的笑意,也跟着笑了起来,扬声对房外的奴仆道:“他既然不在,你来找我干什么?来人既然是挑战顾公子,你便速速去找顾公子。”

那人在在房外就快要叫娘了,呼天抢地道:“庄主,庄主,你快出来吧,有人上山庄下战帖了,说要和顾公子比试,他说见不到顾公子就要让我们整个山庄化为灰烬!但是奴才无能!实在找不到顾公子!现在陆伯在前厅拦着!庄主你快去吧!”

听得如此的话,顾上铭和顾惘对视一眼,顾上铭对着房门外的奴仆问道:“那人何名号?!”

那奴仆急忙道:“霭乾阁主也在前厅,听他说是叫水长天!”

顾上铭一惊,看向顾惘,顾惘眼中一片震撼之色,竟是水长天?霭乾身为仁知阁阁主,他说对方是水长天,那对方肯定就是水长天了。不自觉的又觉得好笑,这柳絮山庄近日可真是热闹非凡,什么人都想着闯一闯。

天下第一名剑,一把寒水剑浪迹天涯的水长天,传说中的剑痴,为追求无上剑道,一生孤独,与剑为伴的水长天。

顾惘心中疑惑,水长天为何而来?若是叶莲心一派的,也不可能现在就发动进攻,他们最快也要明天才能到。

而且以顾惘在传奇中对水长天的了解,他也不是会和众人一起做什么事的人,水长天从来都是一个不屑于和别人合作的人,他信奉的是个人至上的强大主义,在他的眼中只有弱者才相聚在一起寻求团结的力量。

而这样的一个人来挑战,可不是件好应付的事情,顾上铭看了一眼顾惘,问道:“行不行?”很直截了当的问出,和水长天对战,你行不行?行就去,不行就推脱掉。

毕竟对方是水长天,武功在敛天瑟之上,却因为不善交际又对于权势没有丝毫的热情,所以在江湖上一直是个飘渺的神话,而不是江湖少年可以口口相传的励志故事。

敛天瑟是江湖上的传奇,而水长天则是超脱出江湖的神话。

而顾惘现在就要去面对这个神话。

顾惘听到顾上铭问的话,捉狭的笑道:“我行不行你昨天晚上不是已经知道了吗?”

顾上铭听得顾惘的话,想起昨晚,气恼的瞪了他一眼,扬声对着房外的奴仆道:“你先去前厅通报,说顾公子他速速就到。”

奴仆听得顾上铭如此说,以为庄主已经有什么解决方法了,半点不敢耽误,赶忙的就跑着走了。

顾上铭拿起床头的长袍外衫,披在身上,跳下床,一头青丝披散在身后,顾上铭把剑架上那把摆放了很久的剑拿了下来,掷在顾惘的身上,生气的道:“你快速速去送死吧!”

顾惘拿起掷在身上的剑,那把剑用布整整齐齐的缠在剑鞘上,看不见内里是怎样的,顾惘笑着反问道:“你真的舍得让我去死啊?”

顾上铭瞪着顾惘道:“我是速速让你去送水长天死!”

顾惘几下穿好自己的衣服,道:“是,遵命!”

江湖中人穿衣服不像官宦人家那般的复杂,两人不过几下就穿好了衣衫,衣襟交叠,腰带紧封,衣衫整整齐齐的穿在身上。

顾上铭走在前面,顾惘自然只能乖乖的跟在庄主大人的身后。

转眼到了待客大厅,那大厅中央,站着一个男子,其中一个一身银线绣水流纹的袍子的男子,男子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模样,眉眼中一片冷然,左手中提着一把剑,只有长期握出的光滑痕迹,那剑寒气铮铮,剑鞘上镶嵌的宝石,是寒玉打磨成的。

霭乾听得有人要挑战顾惘,早早的到了大厅,见得那人,直到现在,眉目一直没有展开。

顾上铭一进入大厅,就坐在了大厅的首位,显示出了主人的身份,对厅中的水长天没有一眼的正视,顾惘既然说他可以,他就相信顾惘可以打败水长天,所以他现在没有必要去看下位一眼。

他反而是把眼神放在了霭干的身上,要知道,这个人,特别的得顾惘的青睐。

从上至下的打量了一番,看不出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来,若再顾上铭飞面前说相貌的优越,就更是开玩笑了。

霭乾紧张的注视着场上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