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58-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58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8:27Ctrl+D 收藏本站

住自己,尤其的明显。

顾惘掬起水,一点点的润湿顾上铭的头发,细致而认真的看着顾上铭,表情一如既往的坚定,只是对顾上铭,那样的坚定,变成了无尽的温柔。

顾上铭的脸上满是浅浅的笑意,从眉梢到眼角一点点的溢出,喜不自胜。

湿润的水汽围绕在两人的身边,顾惘将手探到顾上铭的腰上,给顾上铭揉按着身体,没有半点晴色的意味,只是给他缓解身体的疲劳,另一只手则探入顾上铭的身下,大拇指和中指分开双丘,食指尖探入湿热的那一处,缓缓的将里面的东西用指尖抠出来。

那处本来就有些肿胀,火辣辣的疼得紧,如今和温泉水直接的一接触,那样的痛感就更鲜明了。

顾上铭皱了皱眉,却没有说什么,毕竟是男子,终归是有自己的心性的,床榻间的缠绵悱恻本就是他心中所想的,逾越就逾越了,只是若在床下,两人相处他还爱哼哼唧唧的,就是他自己,也是忍受不了的。

顾惘一边清理着,一边道:“如果疼了你就说出来。”

顾上铭摇头,不在意的道:“你好好清理就是。”顾上铭的下巴抵在顾惘的肩胛上,顾惘看不清顾上铭皱眉的表情,虽然如此,顾惘还是放慢了手下的动作。

顾上铭侧脸,在顾惘的脸颊上轻吻了一下,然后唤道:“顾惘。”

“恩?”

“我们好好的珍惜我们未来的每一天好不好?一分一秒都不要放过,不管能在一起多久,至少我们得争分夺秒的在一起。”

顾惘听得顾上铭如此说,嘴角扬起温暖的笑意,答道:“我答应你。”不管我们能在一起多久,我会珍惜我们之间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未来,多遥远的的词,又是多难以渴求到的呢?不如好好的珍惜当下,好好的,和你在一起。

两人眼神交汇之时,眼中见到的,都是对方温柔而满足的笑意,彼此倒映着,像是三生河畔的一面镜子,倒映着同样的幸福。

彼此之间的轮回,倒转,这一场不知是阴差阳错,还是上天早有定论的时光回溯,让这样的两个人,能并肩相站,合衾相拥,相互之间,便是一生。

顾惘给顾上铭清理好了身体里面,掬起水,开始给顾上铭洗发,那一头的墨发,顾惘掬起水,从头淋至尾,一点点的将发根浸湿,在水中涤清。

清理好了身体,顾惘抱起顾上铭,在岸上,一点点的替他用那披风擦干了身子和头发,顾上铭身体中内力运转了两圈,还有些濡湿的地方就全部干了。

顾惘一点点细致的给顾上铭穿好衣衫,而后是整理自己的衣衫,待两人穿戴整齐,顾惘抱起顾上铭,一路疾如风,快如电的赶回顾上铭的房间。

那是身为庄主的卧室,消失已久的庄主,出现在那里才是最为合适的。

抵达了顾上铭的卧室,给顾上铭换上了一套他自己的衣服,将他安置在床榻上,盖好被褥,然后在他的眉心轻轻的印下一吻,道:

“我先去接待仁知阁的来人,你就不用去了,你先睡着,待会事毕了我来陪你。”

现在顾惘一分一秒都不想要和顾上铭分开,可是仁知阁的来人虽然不是天皇老子,但是也算是有几分举足轻重的地位的。

让对方如此等待,本就已经够无礼了,要是最后去让下人告诉他,让他先歇息着,庄主和顾少爷要明天才见他,这个后果应该不会特别好。

顾惘走出顾上铭的房间,身影慢慢隐入黑暗中,嘴角却难得带着笑意,在他身后的房间里,有一个人在等他回来陪他,这样的感觉让顾惘很喜欢。

因为那人是顾上铭,所以他格外的喜欢。

在灯火明灭的山庄里影影绰绰,天际悬着那一轮明月洒下朦胧的月光,像是轻纱笼罩着整个山庄。

长长的回廊,顾惘的身影很稳,没有半分摇晃,但是步子却很快,仁知阁来客,不知来者是何意。

但此时出现在柳絮山庄,而不是在众江湖人士聚集的洛水城,并且是光明正大的来的,想来应该不会是怀恶意而来。

夜里的柳絮在黑暗中飘舞,朦胧而又美好,顾上铭睁着眼睛躺在床上,唇畔带着快活的笑意,静静的等顾惘回来。

而待客大厅,一名十三十四的少年坐在下位的黑漆太师椅上,手中端着一盏茶,身旁站着两为高瘦的侍卫,小口的品尝着茶。

顾惘走到时,收敛住了脸上的笑意,那些温柔,只有顾上铭才有这个享受到,语气淡淡的道了一声:“贵客驾到,有失远迎,是柳絮山庄待客不周全的过错。”说着客套的话,却没有半点恭维奉承的模样,既周全了礼数,又没有落了下乘。

端坐在太师椅上的少年抬头看向才走进来的顾惘,惯性的回了一声:“那里,那里。”

顾惘又上前了一些,不露痕迹的扫了一眼那少年,本来三人中只有他一人坐着,其他两人都站在他身边,这位应该就是仁知阁的使者了,但是顾惘还是问了一声:“这位是……?”

真的不是顾惘脑回路不对劲,而是面前这个人是顾惘认识的人。

玉冠束发,身量还未全长开,明明是就是在花云楼遇见的未来好友,血串子,霭乾!

他和仁知阁是什么关系?顾惘记得分明,霭乾以前是不发展副业的,独身一人在江湖上闯荡,除了传授他功夫的师父,他根本没有加入什么帮派组织,完全是属于野生的。

站在霭乾身边的人,见顾惘询问,少年也没有阻拦之意,便道:“这是我家阁主,姓霭名乾,我家阁主才接手仁知阁不久,想来顾少侠还没有听过我们阁主的名号。”

顾惘依旧保持着淡漠的说:“是顾惘消息不通,耳目闭塞。”

霭乾轻轻的笑了笑,看向顾惘道:“此事秘不外宣,江湖众人大多都还不知道的,不是顾大哥的耳目不通,而是此事确实没有多少人知道。”

顾惘不认为霭乾会骗他,何况若真是骗了,顾惘也不可能在相处中没有发现问题,以他的经验,和长期敏锐的直觉,他知道,二十年后的霭乾和仁知阁没有半毛钱关系。

可是现在为什么霭乾短短数月余更是从一个青楼里的小侍童,变成了仁知阁的阁主。

天色漆黑,像是俨黑的墨汁一样,在月亮的笼罩下,只有几点小星在空中闪烁,房中烛火轻晃,光线晃动,缠枝的莲花烛台的高低错落,虽然光线晃动,却办分没有影响视物。

顾惘当真是不解了,见得未来的友人现在过得好,地位高,顾惘自当是为他开心的,可是这一切发生得太奇怪,难免让他多思虑了几分。

他记得霭乾未来经过的事情,与现在并无差异,只不过因为顾惘的干预,中间多了几分波折,但若说没有差异,却也不是,其间最大的差异是经顾惘插手后,离开青楼的时间变得早了。

可是无论怎么早,也不可能短短数月,成为仁知阁的阁主啊!

顾惘身长玉立,眸光有些微的晃动,看不出是什么个意思在里面。

经过顾惘的手,改变了霭干的生活,并且让霭乾走上了一条和以往完全不同的道路。

那么就代表,很多的事情不是绝对的,而是可以改变的。

而明明他的经历和身份都变了,名字却没有改变,又是什么法则在其中?改变了原本的跪倒,却不会消失

霭乾看着顾惘,试探的问道:“说起来我和顾兄你还有一面之缘,顾兄也曾仗义相助过,不知顾兄你是否还记得?”霭乾见顾惘如此反应,以为顾惘早已经不记得有他这样一个人了,毕竟当时他不过是一个仆童,有那里值得顾惘记在心上。

顾惘微回神,面色平静道:“自然是记得阁主的,只是没想到阁主还把当日小事记挂在心中,不过举手之劳,阁主不必太过记挂。”

霭乾正了正面色,眼神认真的看着顾惘道:“对顾兄你是不足挂齿的小事,但是对于霭乾,就是一生难忘的恩情了!顾兄你不必推脱。”

大厅里的香炉里冒出丝丝缕缕的轻烟,霭乾桌上的茶盏里也在冒着缕缕水汽,两相之间很是相近。

顾惘听得他如此说,知道他是把上次赠他银票的事情放在了心上,而现在前来估计是想要加盟柳絮山庄,还这个恩情,助顾家一臂之力。此意味如此明显,顾惘却还是没有对霭乾放心。

他知道霭乾和仁知阁没有半分关系,不可能和原先的阁主有血缘关系。

何况仁知阁又是传贤不传亲的,若说霭乾是贤者,他如此的岁数,又如何能服众?其中的诡谲,也只怕是没有那么简单的。

但既然霭乾有助柳絮山庄之意,无论如何,也总归是好的。

第七十一章

那霭乾道明此次来是何意,明面上告诉天下人,此次江湖之乱,顾家力寡,但他知顾家的处事为人,决不会做出此等事情来,顾惘更是与他有恩,他自当出手相助,不让顾家蒙受冤屈,被他人欺凌,,而说了那么一长串的理由,其实重点是报恩,其他的话语不过是为了把报恩点缀正气凛然,以一阁之力,抵挡一阁江湖对于他恩人的冤枉。

而霭乾此次前来,更是带来了阁中的精英,因怕惊扰柳絮山庄的人,让守卫误会他们的来意,便只是他们三人上了柳絮山庄,其余带来的人都留在了柳絮山庄的山脚处的客栈。

“燃放信号弹筒,他们便会山上。”

霭乾此话就好比是在直接问顾惘,放不放他们上来,合不合做,由他来决断。

顾惘也不慌乱,若为了霭干的那一份加盟的势力而放松了警惕,引狼入室,可见得不偿失了。

顾惘问道:“霭兄你既要加盟,不知有和诚意可表示呢?”

顾惘对霭乾太过于了解,虽然是二十年后的霭乾,但是正所谓三岁看到老,即使现在霭乾还没有变成那样子,但是十四岁,已经有了苗头在了。这可不是个会手软的主,在江湖上,霭乾可是个一言不合就就能灭对方满门之人,更是一个讲究将利益最大化的人,就连着名字谐音也叫‘爱钱’。若是帮柳絮山庄,顾惘想不出现在的柳絮山庄能给他什么利益,而顾惘能在柳絮山庄失势的情况下,还敢如此的反问

霭乾有势,而顾惘他有的是一人当关,万夫莫开的绝世武功,他又有何惧,一剑挑江湖,他也不是没有那个胆量和胆量,这片风浪,他一人,可替顾上铭挡下。

只不过,团队合作可也是很重要的,能省一分立就省一分力。

而仁知阁,算是相当好的合作对象了。

仁知阁,江湖上口碑最好的组织之一,也是江湖上最大的买卖情报场所,此组织可谓是标准的向钱看。

要消息,拿钱来!很多人要一个情报,请选择共同享用一个情报还是单独知晓,单独知晓,拿钱来,价高者得。而下一个想要买下这个情报的人,出价不能低于前一位,而前一位不想要让这个秘密在让下一位知道,没问题,我们可以不继续卖这个消息,但是,拿钱来!

此组织从始至终贯穿了三个字,‘拿钱来!’而他们有口皆碑的原因是他们赚的钱,每一个月都会分出那么小小小的一部分去赈灾,修路建桥,每在一处做一件好事,就要在哪里立一座仁知碑,这个规矩在仁知阁建立之初就是如此的。

可见创建这个规矩的人是个有长远之见的人,江湖人都说,有仁知碑的地方,就是受过仁知阁恩惠或者好处的。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