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57-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57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8:23Ctrl+D 收藏本站

br/>
这声音,若是武功高稍好的人,都会听的一清二楚,顾上铭脸一红,咬着牙才说:“你……你给我声音小点。“

顾惘一手搂在顾上铭的腰上,一手在他胸前处逗弄那挺立起来的两点。却满不在乎的说:“到床榻上去。”

那洒脱劲,气恼的顾上铭勒紧顾惘的腰,刚才还倔强的死,现在本性一露,就全然不要这脸面了。

看着不乖乖配合的顾上铭,顾惘的手指直接恶劣的探到了顾上铭的沟壑之处,那如同燕垒般脆弱的的地方,紧紧的闭合着,受到外界的恶意亵玩,更是闭合得紧。

顾惘用手指,一点点抚弄着顾上铭甬道入口处的皱褶,顾上铭闭着眼睛,脸上一片血红,顾惘轻声道:“若是受不住,就唤出来”

顾上铭像是含着怒气的低声道:“你让他离开!”

顾惘没有理会顾上铭的话,在入口处轻轻的抚摸着,大拇指和中指顶开双丘,食指慢慢的向里面顶,那地方干涩紧合,只进入了指尖,就没有办法在入侵分毫。

顾惘轻轻拍了拍顾上铭的臀,似笑非笑道:“你太紧张了,放松点。”

顾上铭憋着一口气有些生气,没有说话。说什么放松,现在的姿势根本没有办法能放松,伸出手抱紧着顾惘的腰身,虽然说很不喜欢现在的姿势,顾上铭却是沉着腰,将腰的弧线展露了出来,双腿也绷得紧紧的,根本没有放松的余地。更何况,这也太快了!!!!!顾上铭内心咆哮道,他真的没想到外面有人的情况上,顾惘敢这样说!再说了!!这孽子刚才不还是把自己的那个爹吗!!!孽子!!

顾惘早就察觉了这个事情,却装作不知,现在见顾上铭如此为难,才保住顾上铭的腰肢,向床榻走去。

空气比想象中还要闷热,顾上铭觉得自己好像已经快要喘不过气了。

顾上铭见顾惘跪在自己的腿前,腿弯曲着,却是紧紧的闭合着,没有给顾惘半点可以窥视的余地。喘着粗气,变扭的说道:“不要。”

顾惘听着,用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顾上铭背上轻轻的抚摸,也再无半点没有会去主动打开顾上铭双腿的意思。只是仔细的看着顾上铭,视乎要将他刻入自己的心怀。他嘴角弯起,微笑一下:“上铭,从天山知道你的心意后,我就想这样对你。只是我怕,我怕我毁了你。可是如今你自己将自己呈上,你要我如何放过你?”

纤细修长的双腿就在顾惘的眼前,甚至连他们的主人都没有反抗的意思,只要顾惘愿意去打开它,它就会顺从是张开腿,以供顾惘更深入的掠夺。

可是顾惘迟迟没动,顾上铭知道顾惘是故意的,他要是不主动的对他张开身体,不知道还要只要僵持多久。

顾上铭手绞紧床单,一点点颤抖的的张开双腿,露出了最后的底线,将一切都无助的展现在了顾惘的面前。脸早已羞红一片。

顾惘身体上前一些,跪在顾上铭的双腿间,手托起他的腰肢,给他垫了一个软枕在身后,顾上铭仓皇无助的喘息着,手松开被子,想要抓住些其他的什么,顾惘握住顾上铭四处摸索的手,十指紧扣。

他将另一只手的手指伸到顾上铭的唇畔,顾上铭喘息着,抬眼看向顾惘,眼神有几分的不解,顾惘伸出食指和中指,从顾上铭没有合拢的嘴唇中探了进去,压在舌叶上,对着顾上铭道:“舔湿它。”

都已经到了这份上,再争扎就是矫情。顾上铭顺从的将顾惘的手指含在嘴中,却迟迟没有用舌头去舔舐,口腔在刺激下已经分泌出了足够的津液,顾惘见顾上铭实在是为难,就用手指在他口腔中翻搅,没一会抽出来的手指就已经是湿漉漉的了。

被津液润湿的手指,抵在那颜色浅淡的入口处,一点点的深入,顾上铭只能握紧顾惘的手,咬紧下唇,让自己不发出羞涩的声音。

身体被异物侵占的感觉并不是很好,顾上铭只能让自己慢慢的放松下来,好能够容纳下顾惘的性器,他曾见识过,那物件还经过他的手,那样的尺寸有多可怖他是知道的。

那么小的窄门,并不适合用以承接欲望,他甚至开始怀疑,哪里到底能不能承接顾惘的性器。

顾惘一寸寸的推进,没有半分的后退,从一指增加为两指,然后慢慢三指,顾上铭因为身体被撑开的感觉而难耐得满天大汗。

顾惘一点点的摸索着,三根指头在顾上铭的身体里慢慢的抽动着。指根没入,顶入到能进入的最深范围,指尖正好顶在一个凸起物上。

这毕竟是第一次,顾上铭忍不住惊叫了一声,身体绷得紧紧的。

一直等不到消息的奴仆,此时还乖乖的站在门口,听到这奇怪的声响后,又‘叩叩叩’的敲起了门。这敲门声更变为急切了几分,那奴仆问道:“顾公子,奴才听见您房间里有叫声,您没事吧。”

顾上铭听得门外仆人如此道,紧张得不敢发出半点声响,那狭隘的入口更是咬合得紧,顾惘的手指还抵在那凸起的地方上,加之顾上铭夹得格外紧,顾惘轻轻抖动着指尖,对房外的奴仆扬声道:“我没有事。”

顾上铭原本还是半挺状态的地方,已经直直的挺立了起来,原本抓住被褥的手改捂在了嘴上,顾上铭被那样陌生的快感冲击着,身体一片瘫软,只能扭动着腰肢,寻求更多的安慰。

房外的奴仆焦急的道:“顾公子,奴才求您了,你快些好不好,客人可等得够久了。”

顾惘指腹按压在那凸起物上,速度更快的抖动着指尖,顾上铭松开和顾惘紧握在一起的手,两手交叠压在自己口上,下身抬起腰肢迎合着顾惘的动作,那原本紧合的地方变得一片潮湿柔软,不停张合着的吞吐着顾惘的手指,顾惘对着房外的奴仆道:“已经够快了。”

说着转头看着顾上铭快要接近崩溃的模样,对房外的奴仆道:“你先退下,去告知那仁知阁的人,我和庄主有事,怕不能马上去迎接他。”

奴仆听得顾惘如此说,只好恹恹的告了一声退,就离开了。

顾上铭听得顾惘终于让那人退下,放开了捂住自己嘴的手,委屈得眼睛发红。

顾惘见得实在是欺负他欺负得狠了,俯下身在顾上铭的眼角轻轻的吻着,然后和顾上铭唇舌交接,顾惘抽出手指,一只手托起顾上铭的腰肢,一只手扶住自己的忍耐已久的性器,慢慢的顶入顾上铭那湿软张合的窄门。

顾上铭伸出双手,想要在他们紧紧结合的这一刻抱住顾惘,顾惘腾出手抱住顾上铭,让顾上铭能紧紧的抱住他,而这样的姿势,可以毫不费力的靠顾上铭的体重而往下压,可以毫不费力的贯穿顾上铭的身体。当真当顾惘准备进入之时,他又忍不住夹紧,惊恐的唤道:“不。”

顾惘无奈的笑了笑托住顾上铭的双丘,耐心的说道:“上铭,若是你再不让我进去,这东西,大概要憋坏了。以后,如何满足你。”

这话让顾上铭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人怎么可以如此的无赖。看着顾上铭的默认,顾惘由着身体缓缓下沉慢慢的让顾上铭的身体吞入。

顾上铭满身是汗,抱紧顾惘咬住顾惘的肩膀,来缓解自己的痛苦,勉强的嵌入了一半,就已经达到了顾上铭能承受的极限,感受到顾惘顾及他的感受,没有强行的继续进入,但是已经到了这一步,没有退后的办法了,顾上铭腰一沉,主动的吞下了顾惘的全部。使得顾惘忍不住闷哼起来,那个地方实在过于紧致……

他压着牙,压抑着疯狂掠夺的心思,在顾上铭的身体里静静的不动,让顾上铭在其他地方带来的快感中慢慢的适应被入侵的感受,两人的衔接处变得放松。

这才抱住顾上铭,缓缓的挺动着腰身。全身乏力的顾上铭靠在顾惘的肩上,跟随着顾惘的动作被冲击得上下起伏,跟随着身体里一阵阵的快感细碎的呻吟。

身体被撑开,填得满满的,那凸起的一点在入侵中,更是受到了挤压和碾动,酥麻的感受从尾椎顺着颈椎直冲大脑。

而柳絮山庄的待客大厅,那位仁知阁的贵使端坐在黑漆太师椅上,仔细一看,那身量还未长开的少年。

那奴仆躬身在霭干的面前,面不改色的撒谎道:“奴才方才一顿好找,都找不到庄主和顾公子,还请阁下在等等看。”

霭乾毫不在意的笑道:“无妨,我在等等便是。”

心中却是长长的一声叹息,唤道,‘顾惘’

第七十章

两人同时到达巅峰之后,身上汗湿淋漓,顾惘温柔的在顾上铭的唇上点了两下,不敢在继续深入。

少年人的身体总是精力旺盛的,尤其是这种初尝xing爱的情况下,不过他虽然还有在战之力,顾上铭的身体却不能在来一次了。

男男欢好,本就不像是女子那般的容易,对于承受的那一方,所要经受的也就更为痛苦难熬。

顾上铭脸颊上汗湿涔涔,头发贴在脸颊上和光洁的背上,躺在床榻上,身体只觉得没有力气,半点也动不得,对于这种感觉,长期练武的顾上铭自然是了解的,现在感觉身体酸麻酥软,没有半点力气,等睡一觉起来,就会开始肌肉酸痛。

随手找出两件干净的衣衫,顾惘捞起瘫软在床榻上的顾上铭,给他披好外衣,然后用披风披在自己的身上,将顾上铭抱在怀中,一个宽大的披风,将两人都遮挡得紧紧的。

光裸的皮肤在披风下紧紧的贴在一起,顾上铭想起方才自己身为一个男子的放浪形骸,只觉得脸皮发红,想着该发生的也已经发生了,也没有什么好羞耻的了。

可是想着是一回事,却还是压不下脸上的红晕。

顾惘抱着顾上铭,用内力探听得四周都无人,打开了房门便出去,房外天色漆黑,顾上铭缩在顾惘温暖的怀抱里,问道:“顾惘,我们两这样,你要去哪儿?!”

两人现在都衣衫不整的,顾惘竟然还打算抱着他出去,但是对于顾惘的信任让他压下心中的疑惑。

顾惘低头在顾上铭的眉心处轻轻的一啄,声音带着不明显的温柔道:“去温泉。”

他们现在两人如此模样,房间也满是可以辨识出两人干了什么的痕迹和气味,若是让奴仆们送水进来,只怕他们两到底干了什么事,第二天就会传遍柳絮山庄了,而顾上铭的身体却不能不清洗。

他方才把自己的精元留在了顾上铭的身体里,若不替他清洗干净,只怕之后是要闹肚,所以只能去后山的温泉了。

顾惘的武功极好,自从增长了那二十年的内力之后,就更加的登峰造极,现在在山庄里运气内力来,没有一个人能察觉到他的踪迹。

抱着顾上铭到了温泉旁,温泉中一片氤氲水汽,顾上铭轻皱着眉,表情有几分为难,他被顾惘如此抱着,那因为被很长一段时间的撑开的地方没有办法合拢,而现在被抱着的姿势更是容易让积在他身体里的东西流出。

粘稠的液体在那处慢慢的向外流,让顾上铭的感官感受特别的鲜明。

顾惘抱着顾上铭,一步步的走下温泉,氤氲的水汽弥漫在两人之间,顾上铭靠在顾惘的怀中,顾惘搂住他的腰,这样才能让腰膝酸软的顾上铭能在温泉中站稳。

顾惘用手掬起水,倾在顾上铭的肩膀上,细小水流的随着身体向下滑落。温泉水及腰,顾上铭的腰身以下的长发在水中飘散,像是海藻一样的随着水波动荡。顾惘声音柔和了很多的道:“我帮你清理干净,不做。”这样的话,与其是说个顾上铭听的,其实更像是在告诫自己。

初尝xing爱,顾惘多少还是有几分少年心性在的,对于喜欢的人克制不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