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56-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56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8:18Ctrl+D 收藏本站

叫黄怡。我的朋友,颜华婉,她母亲叫颜丽娴,能谈着琴陪我说话的人,白敏纯,她的母亲叫白如玉,故意引诱我的林珊林娇,她们的母亲叫林劫……她们中,有你很熟,也有仅仅与你有一面之缘的人吧?那些女人,可都是和你生下了孩子啊。”顾惘的眼神很冷,每一个字节都冰冷的没有起伏,看着顾上铭的神色,有着几分恶意的观看欣赏之意。

顾惘把手从顾上铭的小腹处移开,转而执起顾上铭的手,顾上铭的手很漂亮,十指纤细修长,指甲盖是小巧的椭圆形,上面有着像是花瓣一样的淡淡粉红,顾惘将手举到唇边,顾上铭像是感知到顾惘接下来的动作,想要将手回缩,可是看见顾惘那样审视的眼神,只能硬着头皮没有把手缩回来。

“你让我没有办法和女子在一起,所以现在把自己送上来补偿我吗?即使知道我是你的儿子,你也愿意吗?”说着在顾上铭的手背上轻轻的啄下一吻,可不等顾上铭的回答,就接着道:“可是我不愿意,我怕你变得不在是自己了,我怕我突然消失了,你要怎么办。你和你娘一样的固执。”

顾上铭手指绞紧被褥,听着顾惘口气像是若有所思一般说着那些话,眼中却没有半分的融化,看着顾上铭继续道:“你知道我有多厌恶你身边的那些女人吗?原本我以为我只要赶走她们,就会对那些女人毫无情绪,可是在你身边现在的每一天,我只要想到她们的存在,就恨不得将她们粉身碎骨。”

顾上铭身上已经开始开始被薄汗濡湿,听得顾惘的话,抿紧了唇角有些委屈,却没有抵抗顾惘的动作。他不甘心,这些事情自己都没做,为何顾惘要将这些罪盖在他的头上。

顾惘把手放在顾上铭的唇上,用指腹轻轻的磨蹭着,把那颜色柔和的唇摩挲成了艳丽的颜色。

“只因为我想到,未来那些女人会碰你这里。”顾惘指尖在顾上铭的唇上轻轻一点,像是蜻蜓点水一样的轻柔。

然后指尖贴在顾上铭的肌肤上,从柔软的嘴唇,滑到了下巴处,顺着下巴滑到了顾上铭小巧凸起的喉结:“这里。”

手指下滑到胸膛,伸向颜色浅淡的凸起,指腹绕着乳珠轻轻的打转,神色没有半分好转,愈发的冰冷,从口腔中吐出的话语也更加没有温度,直视着顾上铭的眼睛,手下的力气又重就几分:“这里。”

顾上铭缩着身体,那样的模样像是在保护自己,可是却又没有拒绝顾惘的侵掠,抿紧嘴唇,不泄露自己的喘息和想要从嗓音里溢出来的浅浅哼声,顾惘加重手下的力度,让顾上铭咬紧了自己的嘴唇,才没有让自己的声音泻出。

那个地方本就脆弱娇嫩,被顾惘如此的对待,痛意和皮肤相贴引起的战栗更甚,顾上铭忍住了将要发出的呻吟声,却没有办法忍住身体本能的反应,身体向后缩去,想要避开顾惘的粗暴对待。

顾惘的眸子更冷了几分,震慑得顾上铭不敢乱动,手指在汗湿的皮肤上一点点的向下推移,移动,从肚脐到小腹,然后点在顾上铭身为男人的命根子上。

“还有这里。”顾惘在那个物件上轻轻一点,就抬手离开了,没有给它半分多余的安慰。

顾上铭咬着嘴唇,在顾惘的手指轻轻的点上那半立起的性器的时候,压制不住的急喘了一下,却没有想到顾惘只是轻轻一点就离开了,让欲望没有办法得到纾解。

“我就想杀了她们。”顾惘道:“何况我既然可以莫名其妙的出现,也有可能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我承受不起你的心意。我也承受不了若是我消失你会如何。”

看着顾上铭开始被欲望煎熬得焦躁的眼神,顾惘毫不客气的冷声道:“你和女人在一起,用这物件给我生了那么多妹妹,如果真的要和我在一起,那物件你一辈子都用不上了。你只会在我身下一辈子,归我一人。”

顾上铭听得顾惘如此说,身体颤抖了一下,侧头闭上了眼睛,没有说什么,无论如何,他毕竟是个男子,顾惘如此赤裸裸的话语,和其间对他的不敬,就足以让他伤自尊了。

“很多事情不会到今天只有的地步的。”顾惘俯身在顾上铭的脖颈上用牙齿抵着噬咬,吮吸,留下一串串的红痕,像是一幅梅花点点斑斓开在雪中的景象,顾上铭头向后仰,像是濒死一般的喘着气,努力咬着下唇,却还是压制不住身体的反应,压制不住喘息的声音从嘴角的口中传出。

“而你却再三的故意引诱我。”

顾惘俯身在顾上铭的胸前,将一边挺立的凸起含入自己的嘴中,用湿软的舌头挑弄着,用牙齿咬着轻轻的厮磨,顾上铭从始至终都只能抓紧被褥,被快感的冲击,连脚趾都蜷得紧紧的。

“我的名字是你取的,你应该知道是什么意思。”

顾惘,罔顾,罔顾人伦,这个名声在未来的顾上铭取给敛天瑟的,他在告诉敛天瑟,他就是罔顾人伦的孽子。

可是现在,却成了他和顾惘之间的最好写照了。

整个场面都已经被顾惘掌控住了,顾上铭只能让自己在顾惘的面前不是那么狼狈而已。顾上铭已经信了,甚至可以说是完全相信,不是因为顾惘列出的每一个证据,只因为是顾惘这个人。

顾上铭的肌肤在晃悠悠的烛光下,因为汗湿有着奇异的光华,在宽大的床榻间,顾上铭头上沁出了颗颗汗珠,衣衫也只是勉强的穿着,整个都已经跨倒了手肘上,身体和肩膀全部的露了出来,只有衣摆出堪堪的遮住了顾上铭的下身的重点部位。

“如今你知道了真相,你还想要吗?”顾惘问时,手伸到了顾上铭的身后食指和无名指顶开顾上铭的臀瓣,中指抵在顾上铭紧闭着的入口,那里在紧张的收紧,顾惘手指在闭合得很紧,未经人事的地方缓缓的打着圆圈。

感受到在边缘处的危险,顾上铭看向顾惘,那样的眼神很挣扎,却没有给出挣扎后的答案。

他对顾惘的心意,促使他成为了断袖,甚至因为这份心意,他可以此般的放下自己的羞耻心来走进顾惘的房间,脱下自己的衣服。

可是,为何结果是这样?

顾上铭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直到现在,顾惘如此的问他,他还是没有说话。

他行为等同默认了很多的事情,可是……他没有给出顾惘要的答案,他不说出口,顾惘就不会放过他自己,顾惘就不会垮过那一道坎。

顾上铭眼角沁出水痕,不甘侧头不去看顾惘,泪珠一颗颗的掉落在被褥上,然后被被褥吸入,泅湿一片暗色。

这时房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来人急切的道:“顾公子,仁知阁来贵使了!指明要找你!我等想要找庄主陪您同去,却找不到庄主!顾公子,庄主你可知道他在那里!”

顾惘听得房外奴仆的话,俯身给顾上铭擦去了眼泪,然后猛地摄住顾上铭的嘴唇,长驱直入,狠狠的在里面翻搅,像是要把所有的暴戾都发泄出来一样。

第六十九章

顾上铭没有反抗顾惘的侵略,反而顺着他,将湿软的舌头搅在一起,仰着头承接着顾惘的情绪发泄。他不甘心,他一点也不甘心。他感觉到顾惘这一吻的解脱。这一吻的放弃,可是凭什么!

顾上铭紧紧的环抱着顾惘,眼角的泪水还在无意识的流。一寸寸的抱紧,不愿放开。

喘息声从两人唇舌交接的地方发出,顾上铭手抵在顾惘的胸膛上,原本是轻微的抵抗,顾惘却顺从着顾上铭的动作,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顾惘凝目看着顾上铭,眼中还是方才那般的清冷,像是墨玉一样的深邃寒冷。

顾上铭看着顾惘真的把他推开,看着顾惘望着他的眼神,他深吸了一口气,泪水却流得更凶,喉咙处梗塞发酸,如果一开口,就会变成呜咽,所以他迟迟的没有办法说什么出口。

床榻之间的气氛在一寸寸的冷下去,顾惘起身,敛起散开的衣襟,眼看就要下了床榻。房外的敲门声还在继续,时不时的响起,那奴仆耐着性子,一下下的敲着门。

顾惘应了一声:“我先去前厅。”话刚出口,顾上铭就飞速的从床榻上探出身子,紧紧的抓住顾惘的衣袖,修长的五指紧紧的握住那一点布料,骨节发白。

顾上铭咬了咬下唇,看向顾惘,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不顾怎么的声音在发出的那一刻是怎样的乞求哽咽,道:“不要走。”

顾惘微翘起嘴角,眼神审视的看着顾上铭,答非所问的反问道:“你当真不后悔?”

顾上铭更用力的揪紧手中那小小的一块布料,那是他现在唯一可以抓住的东西,手收得更紧,顾上铭看着顾惘是眼神,坚定的摇头。

他不后悔,永远都不后悔。那些事情即便是真的又如何!他刚才只是害怕,只是害怕若是他改变了未来,顾惘会不会消失。可是,若只是因为害怕这个就畏畏缩缩,不敢随着心意走。一辈子痛苦,倒不如抓紧他。

顾上铭垂下眸子,他知道若是自己在这样继续犹豫下去。顾惘这狠心之人,定会离去。他神色难辨的说“这一切本来就背离常理了,多一项又如何。”

“若是,若是因为这个退缩,我就妄为这柳絮山庄的庄主。我就妄为那顽固子弟的称号。”

顾上铭抬起头坚定的仰视着面前的顾惘,竟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道:“更何况,你也放不下我,否者你怎么会逃。顾惘,我比你男人多了。”

说罢便伸出手抱住顾惘,顾惘站得离床榻不近,顾上铭抱住顾惘,半个身子都是悬空的,双膝跪在床的边缘,因为这样的姿势,身体伸展开的弧线很是好看,这个时候,但只要顾惘向后退一步,顾上铭就会狼狈的从床榻上摔下来。可是顾惘怎么舍得退,那带着笑容的小脸,满怀着信任。那还没来得及擦拭掉的泪花,让顾惘心一紧。心中叹息的将他更好的搂在了怀中。

这样的人,如何不让顾惘败。

看着顾惘将自己搂入怀中。顾上铭知道这是顾惘服输了。他承认了自己,承认了这份感情。

而那些积累的情绪,再也克制不住的流出,泪珠无声坠落,顾上铭带着隐隐的委屈,抱怨道:“顾惘,我什么都没有做过,没有和其他女子在一起过,没有生下一堆孩子,那些让你厌恶的行为,我都没有做过,都和我没有关系,我从未和女子有过”

顾惘有些诧异,脸上却带着很明显的愉悦,那冰冷的神色,也终于染上了情绪。原来他未曾见证的顾上铭前十九年的人生中,顾上铭居然没有和任何女人发生过关系?顾上铭竟然如此的在意他对他的误解。他好笑又无奈。他那样说只是在气头上。

顾惘无法克制的将手伸进顾上铭宽大的外袍里,从后颈一点点的摩挲,沿着蝴蝶骨勾画凸起的性感形状,顺着脊椎,一点点的向下推动到尾椎。现在顾上铭现在的身体,每一寸肌肤,每一寸的骨骼,每一根发丝,都将是属于他的,从上到下,完完整整的。

顾惘问道:“顾上铭,你确定准备好了?”

听得顾惘的话,那恶劣的行为和现在的姿势让顾上铭只能无助的抱紧顾惘的腰,脸抵在顾惘的腰侧,闭着眼睛轻轻的喘息,他哪里还不明白顾惘的意思。可是他只是想告诉顾惘自己的心思呀。

那得寸进尺的动作,让顾上铭终于人忍不住羞耻道:“顾惘,外面”

随着顾上铭的话音,门外也即时传来了‘叩叩叩’的声音,比刚才更为焦急。原来是门外的奴仆等了一会,见顾惘还是没出来,忍不住再次敲门道:“顾公子,客人还等着呢!”

顾惘并未搭理,反而咬着顾上铭的耳垂小声道:“太快可不好。”当看到顾上铭慌乱的挣扎时,更是恶劣的笑了笑。声音不大不小的说道:“要是太快,会有人受不了的。” <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