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54-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54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8:9Ctrl+D 收藏本站

不提?他比顾惘先醒来那么久,如果想要处置顾惘,根本不需要顾及什么,庄主他有为什么不动手?

是敛天瑟没有说?还是庄主他……?

陆伯宁愿相信是敛天瑟没有说,也不想要相信庄主已经知道了,却对顾惘半分动作都没有。

太荒唐了!情之一字!若庄主待顾惘之心已经到达如此的地步,那么顾惘不就是已经把柳絮山庄的命脉把控在手中了吗?

就算是顾惘居心不轨,庄主也半分不会去阻拦。

陆伯很担心啊!很担心!

而在那之后的两天里,陆伯更是见到了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的事情。

在大敌当前的时候,堂堂的柳絮山庄庄主居然开始对顾惘献媚!!!

这样的事情真是太不可容忍了!庄主他居然冲进厨房里,去给顾惘煮鸡汤!

而且在汤煮干了的时候,庄主居然把鸡拿出来说要烤鸡!

在烤焦之后,庄主把外面的鸡皮切掉,居然说要抄鸡肉!

炒糊了之后,庄主居然把鸡肉拿出来,把糊的地方切掉,说那是手撕鸡!

而最后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庄主没有把手撕鸡送上顾惘的餐桌,大家都一致的觉得应该是庄主他觉得丢脸吧!

陆伯真的觉得自己的眼都要瞎了,自己完全对不起死去的顾锦!他现在已经在考虑要不要磨刀霍霍,半夜悄悄的把顾惘杀了算了。

现在整个柳絮山庄,都处在一种微妙的氛围里,大家都很紧张,但是又貌似没有那么紧张,大家在抵御外敌的攻防工作上,同时也在悄悄的注意着自己家庄主的近况动向。

顾上铭现在正在努力的贯彻他的倒追方针,只是大丈夫从来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他从来没有做过饭,甚至在长时间韬光养晦的堕落(雾)生活里,很懂得吃,但是半分也不会做。

而且顾惘最近也总是避着他,他想要找到顾惘通常都要花费很大的功夫才行,尤其是顾惘醒后,整个人的武功战斗力飙升了好就倍,顾惘平时听见顾上铭的声息,就哧溜一下跑开了,看不见半点的痕迹。

顾上铭想尽办法的去做东西送给顾惘,但是却从来没有遇到过顾惘,就算遇到了,顾惘也往往是在他没有开口前就快速的离开,搞得顾上铭很挫败。

这样的日子大约是维持了两天,柳絮山庄里的人在这两天里过得胆战心惊的,几乎就要怀疑是不是自己哪里坏掉了,为什么会看着这样奇怪的情形!

顾惘也是每天躲得很辛苦,顾上铭那货特能窜,几乎只要他到一个地方立脚超过半刻,顾上铭马上就能闻声赶到。

逼迫顾惘练得一个好耳力,只要一听那悉悉索索的布料声,和轻轻悄悄的脚步声,顾惘就知道是顾上铭。

那种在自己山庄里搞得像是做贼一样的脚步,也就只有顾上铭一个人了。

顾上铭很急切的想要面对顾惘,而顾惘却一点都不想要面对他。

该怎么面对呢?

哎呦喂你是我爹,你别闹了行吗?

以上乃作死,请当做没看见。

顾惘每日看着顾上铭为了自己忙进忙出,把时间全部都浪费在那些不知所谓的事情的身上,有点头痛。

顾上铭会不会因为遇见了他,从此变身妇男,而不是一代叱咤江湖的风流人物?

顾上铭好好的当好叱咤江湖的人物就好了,风流还是不要了吧!

顾惘的眼眸,瞳孔中的颜色看着顾上铭一次次的执着而慢慢的加深,一点点,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搅动,沉沦。

很平静,也很可怕。

第六十七章

顾上铭这两天很忙,忙得脚不沾地,为了能逮住顾惘这个倍能跑的,顾上铭觉得自己的轻功最近都长进了很多。

脸皮也明显厚了很多,在面对着整个柳絮山庄的盯梢观察,顾上铭也能神色不动,继续追寻着顾惘的脚步。

但是,顾惘明显是下定了决心要躲避他,,无论他怎么煞费苦心的去侦察,反侦察,都是会识破。

顾上铭表示,他现在很不开心啊,他很想问问顾惘,你那么能跑,你家里人知道吗?

这两日,顾上铭算是总结出了很重要的一点,方针要贯彻,行动也得加强力度了!

大约在看中了一个目标点后,为了最快的达到目标,中间规划好的路程规则都是可以不遵守的。

顾上铭先一脚的踢翻了自己的性别爱好,现在这一脚,就要踹在廉耻上了。自尊不可丢,但是廉耻这个玩意吧……远目。

顾上铭趁着天刚黑,就偷偷的摸进了顾惘房间里,顾惘白天可以到处跑,晚上不会不回来睡吧?

顾上铭打好了小算盘,先摸进顾上铭的房间里等着。

顾惘房间里的摆设很整齐,却有不是特别的奢华,很符合他的性格,空气中还飘着淡淡香味,是香炉中燃尽的余灰发出的味道,那是顾上铭特意给顾惘准备的,和他在房中用的香一模一样,顾惘房中每日闻到的味道,和他身上带着的味道一样。

两人身上的香料味道如出一辙,只要是有心人一闻,就会因为两人之间的这份不清不楚的相同气味所击退。

要知道,同样的香薰味道,只有两人每日都待在同一个地方,长久的都在一起,才会有着相同的味道。

这样的事情,足以让那些对他们两个其中一个有意思的女子知难而退。

顾上铭本就不是个心思浅的人,遇见了顾惘,原本的那几分心思就更深了。

有所图谋的事情,自然就要有所算计,只是这一次,他是在算计顾惘的心,算计自己的爱。

顾上铭坐在顾惘的床榻上,绸被不厚,夏日里只有薄薄的一层,房间里还放着他特意让仆人送给顾惘的茉莉花,茉莉开在房间里,夜间最能安神。

在淡淡的茉莉花香中,顾上铭在床榻上静静的端坐了一会,然后伸出手,卸下自己的发冠,长发青丝如瀑,散落在身后,发间的香气也淡淡的,和茉莉香糅合在一起。

墨色的长发,白色的衣衫,这样的反衬颜色鲜明,顾上铭放在腿上的手,手指半蜷着,像是犹豫了一下,然后指尖有些颤抖的摸上了自己的腰带。

手放在腰带上,却没有用力的解开它,也没有将手放下了。

顾上铭现在心里在经历着十分激烈的心里斗争,虽然在来的时候已经想好了的,但是真的实施起来的时候,顾上铭内心有个隐隐的声音在说,本庄主办不到啊!!!

那种东西大约就是还没有割除完全的羞耻心吧!

顾上铭在激烈的心里挣扎后,很爽快的把自己的腰带卸了下来(哪里在纠结,请告诉我!!!)

嵌玉的腰带被卸下,原本束得紧紧的衣袍敞开,露出里面单薄的里衣,顾上铭抿紧嘴唇在床榻上坐了一会,又默默的把手伸向了自己的里衣。

脱衣服完全像是挤牙膏一样……

顾上铭虽然没有沾染过风月场中的情事,但是却是见识过很多的。

论到诱惑,全脱最为下,以往顾上铭只要看见那些脱得赤条条的像条白鱼一样的女人,都会侧目避开,以免自己的眼睛被亮瞎。

他是真的搞不懂,那些脱得一干二净的女人有那里好看?

中等便是,穿着性感诱惑,裙子从尾处叉到臀出,一走路就能露出两条大白腿。

上等就是半露不露,好吧,就是顾上铭现在打算走的路线,据顾上铭自己多年的堕落糜烂(雾)生活经验来说,这个办法是最好的了。

那种隐隐约约的风情……咳,顾上铭看不懂。

但是大家如此的推崇,应该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况且他是男子只身,若赤条条的出现在顾惘的面前,他有的顾惘有又,顾惘会不会直接用被子把他裹上,然后扔出房间?

……很有可能啊……

说其实单纯一些,顾上铭只是想要看看顾惘对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虽然架势摆得有点过火,咳咳,像是要勾引顾惘干那羞羞的事情。

顾上铭把自己的里衣也解开,然后将外袍褪了下来,将里衣脱下,然后再把外袍穿上,却又不用腰带束起,也不绑好系带,只是松垮的半掩着身体。

这个架势,是真的要豁出去了。

顾惘今日一日都在外面被顾上铭逼得四处躲闪,如今天黑了,终于可以安生的回房歇息了。

他也不知道顾上铭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顾惘知晓了顾上铭的心意后,也仔细的想过,其实两人之间的相处模式早就不对劲了。

只是两人都不肯去承认这份暧昧是和爱情有关的,顾上铭明显发现得要早很多,顾惘的记忆里慢慢的拼凑,发现以往的顾上铭都是在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的心思,好不然他知道。

现在顾上铭又是为何反应得如此的激烈?

难道是因为在敛天瑟面前说破了心思,就已经开始破罐子破摔了?

顾惘原本一直着保持轻巧的脚步,而在靠近自己房间的时候,因为这里是他的家,柳絮山庄,又因为马上就要回到了自己的卧房,顾惘放下了原本提着的气,慢慢的走进房间。

夏日里,夜风吹起柳絮纷飞,露水湿重却不能阻难柳絮的飞起,轻轻的飘扬,像是夜中的脚步。

刚走到房门外,还没有推开房门,顾惘就感受到了一个人的内息,而顾惘在感受到那内息存在的时候就知道那是顾上铭。

顾惘将那原本放下去了的一口气,由提了起来,正打算悄无声息的离开。

而房中的顾上铭在顾惘放松身体的那一刻,就感受到了顾惘的脚步声,那脚步声刚到门外,顾惘却没有推门进来,而是陷入了一片寂静。

顾上铭知道顾惘这次又会想要逃跑,便先发制人道:“顾惘,既然都在门口了,还要躲?”

顾惘听得顾上铭的声音穿过薄薄的窗布,那声音沉静又有着一种说不出的魔力,让顾惘没办法拒绝。

推门走了进去,扑鼻而来的就是房间里还未消散的香薰味,还有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

顾上铭就坐在他的床榻上,……衣衫不整的……

顾惘回归的脑容量把句子整理好了,衣衫不整的顾上铭就坐在他的床榻上。

对(对泥煤啊!),就是这样,

顾惘在回到二十年后,经历了很多的第一次,而现在,顾惘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脑容量不够用了。

顾上铭现在这副状态,是何意?

顾惘被自己潜意识里的想法惊得退了几步,想要离开这个房间。

如若这个人他是个和他顾惘没有半点血缘的人,那么,一断袖而已,顾惘随心不羁,那个好家伙,说断就能断了。

但是面前衣衫不整坐在他床榻上的人,是他爹啊!亲爹啊!他唯一的亲爹啊!

顾惘转身就要离开,顾上铭大喝一声“顾惘!”

顾惘被顾上铭的大喝,吓得刚要跨出去的脚都崴了一下,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