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53-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53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8:4Ctrl+D 收藏本站

:“但是老朽这个办法也只是第二次使,第一次是治疗一个练功走火入魔的人,而且……老朽无能,当时那人在治疗中爆体身亡了。”

顾上铭原先听着杨伯说有治疗的希望时正松下了一口气,却又听到杨伯说这个方法竟然只用过一次,而在顾惘即将成为第二个小白鼠的情况下,第一个他还是爆体身亡……

顾上铭呆愣的站在那不知所措。

杨伯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庄主,老朽一个不情之请,因为老朽内力不足,所以得请你出手,帮顾公子点穴才行。”

顾上铭握紧了拳头,掌心全部是汗,这样打的风险,他就算不想冒,也是不得不冒了,不如此必死无疑,若是如此,倒还是有一线曙光。

顾上铭上前,伏在顾惘的床前,将自己的手搭在顾惘的手上,轻轻的摩挲了一下,然后用坚定的语气对床上闭着眼睛正在昏迷中的顾惘道:“顾惘!我知道你一定能听得到是不是?你听我说!你一定要活下来!就算你嫌我也没关系,但是你如果不醒过来,柳絮山庄就完了!就算你讨厌我!你也不能因为你不醒过来,而害我丢了命!你不能那么自私!所以你必须醒过来救我!救柳絮山庄!”柳絮山庄不会亡在那些人手中,但若是你不醒,我便将这柳絮山庄,将你最在意的柳絮山庄摧毁!!

顾上铭一顿,道:“当然,你如果不讨厌我,你也得醒过来!你至少得告诉我,你是不讨厌我的!如果你就这样去了,我就会一辈子以为你是讨厌我,恶心我的!”

顾上铭如此对着顾惘说完,转头对杨伯道:“我们开始吧,还望杨伯你担待一些!”

杨伯见自家庄主在顾惘床前,对着昏迷的顾惘说的这一番话,就已经目瞪口呆了,乖乖唉,这样的事情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啊!虽然心中感叹,却还是两声的应道:“自然应该如此,自然应该如此,待会我抽一根针,你就顺着那个位置点,我会说出穴道名称的。”

顾上铭点头,杨伯小心的下针,抽出了第一根银针,说道:“承浆穴!……”顾上铭点了下去,不敢有半分的差池和轻慢。

顾惘在昏睡中听得顾上铭的话,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觉,只是如顾上铭所说,无论如何,必须救柳絮山庄才行。

他原本运行内力正是好好的,听得陆伯总是在说柳絮山庄的境况,就难免心急了几分,想要快些醒来,为顾上铭分担事务,才落得如此的境况。

现在虽然他在寂静的沉睡中也想了很多,觉得自己没办法面对顾上铭,但是不管如何,总归还是要救柳顾上铭,要救柳絮山庄的。

顾惘听着杨伯那一声声的指令,自己也顺着他所说的穴道去运行自己的内力,感觉也是颇好。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就,杨伯已经紧张的坐在了地上,顾上铭满头大汗的看着床上的顾惘,他已经按照杨伯说的点完所有的穴道了,可是顾惘却还是没有醒过来。

顾上铭心中紧张,问道:“杨伯,怎么还不见醒!”

杨伯道:“再看看情况吧,应该是能醒的。”

第六十六章

在杨伯和顾上铭的协助下,顾惘体内的内力已经归于平静,全部安安静静的蕴藏在顾上铭的丹田内,十分的精纯。

顾惘没有睁开眼,只是入定探了探自己丹田的内力,大约是涨了整整二十年的内力。这个数字反而倒是让顾惘不是个滋味。

他倒转的时间,不就正好是二十年吗,

其中的玄虚顾惘虽然不懂,但是也是能隐隐约约有点轮廓的,感官从丹田处,抽,出来,顾惘缓缓的睁开眼睛,眼眸是颜色是一种从眼底泛出的漆黑,看着让人觉得发凉,顾上铭守候在顾惘的身边,见顾惘醒了过来,上前身体伏在床榻上,伸手握住顾惘的手。

纤长削瘦的骨节,紧紧的握住顾惘的手,执起那手贴上自己的脸颊,顾惘的手比顾上铭的手大一些,手指要修长一些,微蜷着指节,被握着掌心,掌背贴在顾上铭的脸上。

顾上铭抓着顾惘的手,自己用脸颊轻轻的摩挲着顾惘的手背,轻声的说:“我就知道你会醒过来。”

顾惘看着顾上铭半敛着眼睑,垂头轻语的模样,眼下的泪痣殷红,说不出的感觉在他的心里攒动了一下。克制着那股感觉,顾惘将手从顾上铭的手中抽了出来,用那凉凉的眼神看着他道:“庄主。”

顾上铭保持着握着顾惘手的姿势僵了一下,看着床榻上的顾惘慢慢起身,他僵硬的:“恩”了一声。

杨伯见两人之间气氛不对劲,赶忙道了一声:“老朽告退。”说罢就匆匆的退下了。

顾惘起身,看见现在自己呆着的房间是顾上铭的卧室,起身披起床头放着的长袍,转身就走,长长的青丝全部披散着,玄黑的袍子也仅仅是披在身上。

顾上铭见状赶忙上前拉住顾惘,伸手拢住他的头发,想要替他束发,一边用手指梳理,一边道:“你现在才才醒过来,应该好好养着,不要乱跑。”话说得很轻柔,但是态度却很强硬,手中死死的握着顾惘的头发,让顾惘完全没有机会离开,除非是不要头发了。

顾惘丝毫没有被顾上铭这样的状态影响,冷静的说道:“身为旁系,怎敢逾越,庄主的寝房,不敢自居。”说着一顿,回头看着顾上铭,继续道:“庄主,你若喜欢这头发,我就断发送给你。”

他不能继续心软下去了,顾上铭是他的父亲,如果继续放任下去,最后的结果,他自己都已经不能再保证会成什么样了。

顾上铭听得顾惘如此说,握住顾惘头发的手僵住,顾惘没有在看顾上铭,而是径直走了出去。

顾惘的身形没有半点停顿,墨黑的长发在顾上铭的手指间一点点的滑走,顾上铭却不敢再次握紧。

他害怕顾惘真的会在他握紧发丝的那一刻,直接把头发割了下来,顾惘他斩得起青丝,他却斩不起情丝。

顾惘可以毫不在乎,但是他却输不起。

顾惘每一步都在平稳的往外走,脚步轻轻的,却很坚定,软靴踩在地上,然后跨出了房门。

长廊,小径,一步步的走回了自己的卧房,没有半点停留。

还待在卧房的顾上铭,楞了良久,看着自己的手掌,然后慢慢把自己的手放了回去。

又楞了良久,伸脚猛踢了一脚旁边的桌子,妈蛋!居然因为惧怕顾惘说要断发的银威就真的放他离开了!

方针是一百年不变的,既然起了心思,不管如何,都要拿下!

顾上铭第一次对于一份感情那么的坚定。当然,这也是他的第一份感情。

感情这个东西,就算是错的,顾上铭现在也没有办法放下了,顾惘虽然还是一副在局外旁观的模样,但是他就不信,不能把顾惘拉进局内!

就算是错的,就是是在坑害正常的男子(雾),他也得把方针教育贯彻下去。

顾惘回到了房间,静静的盘坐在床上,却没有办法入定,这样的情况大约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遇见的。

不能入定,通常是有杂念在心中,无法排除,可是平日里,只需静坐片刻,就什么杂念就没有了。

顾惘不是个没有理智的人,有些事情逃避得太久,总是会被自己发现的。

他和顾上铭的关系,真的是进入了危险线里面了。

顾上铭更甚,甚至可以说是步步紧逼,他只能一步步的后退,好让两人之间的关系还能维持住平衡。

顾上铭是他的爹爹,他们两人血脉之间相连,男子断袖本就是极其违逆的事情了,何况是于自己有血缘的人断袖?

和自己的爹爹……?

顾惘静静的坐着,没有入定,也没有睁眼。袅袅青烟从小炉孔中冒了出来,熏得一室的淡雅的香气,这种香料是顾上铭安排给他的,当时他没有发表任何的异议,现在才知道顾上铭对他的心思有多重了。

这种淡淡的香味,和顾上铭平常熏染在身上的一样,顾上铭分明是在潜移默化顾惘对他的习惯。

顾惘没有去管那一炉香料的燃烧,在鎏金的铜炉里是如何发出红色的微光,然后变成萎败的灰烬,沉寂在香炉里,然后被清空。

只推开门就离开了,留下一室的清香……

在山庄里四处闲逛着,顾惘发现自己是第一次在‘现在’这个柳絮山庄里好好的逛。

夏日近尾声,天气依旧没有清凉下来,柳絮还是漫天的飘舞,柳条却不想春天和初夏的时候那么柔软了。

飘舞的时候身姿也没有那么柔软轻盈了。

顾惘面对着柳絮山庄的一切,那些明明在将来的岁月里修整过无数次的石子路,雕花回廊,却在顾惘的脑海中重叠了起来。

很多的事情,他的区别到底是在哪里呢?

顾惘想起现在柳絮山庄还处在困局中,何况现在自己增长了二十年的内力,对柳絮山庄现在的境况应该有很大的帮助。

顾惘走到一个无人的地方,感受到四周,十米之内都没有人,伸手将掌心贴在石头的表面上。

运气内力,手掌在石头上一压,轰然的一声,石头就爆裂了开来。

顾惘提掌在自己的眼前,看着自己的手掌,一阵的沉默,他知道二十年的内力非同小可,可是他方才根本没有用处全力,五层都没有,甚至应该说是只有两层,就这样轻易的把这样大的巨石给轰裂了。

远方有人闻声而来,感到面前,正是陆伯带着护卫赶到了顾惘所在的地方。

原来今天轮流到带领守岗的人员正是陆伯,而当时又正好巡逻到了这附近,听见一声巨响,就匆匆的赶到了。

陆伯看着地上一片的碎石狼藉,在看着站在碎石面前的顾惘,忍不住问道:“顾公子,希望你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顾惘看着陆伯那来者不善的模样,知道陆伯向来是不喜他的,甚至有很多的事情,顾惘也能知道是发生于和这一份不喜有关的。

陆伯好歹是在那二十年后的未来给他架过秋千,也教他练过武功的,他也曾抽着烟枪,坐在廊边,看着他从秋千上摔下来嘿嘿的笑着道:“少庄主,要是爬不起来我就去告诉夫人了。”

也用烟枪点过他的鼻子,俯身和他对视着道:“你个小肉丁哦,小小的年纪练武可不要太拼命了,要是把自己练倒了,我怎么和庄主交代哦!”

顾惘看着陆伯,道:“陆伯,我需要向你报备吗?”

他不会对陆伯出手,但是,却不代表可以让陆伯一再的挑战自己的内心限度。总归,他没有那么多的善心和耐心可以去消磨。

陆伯见得顾惘如此说,被狠狠的梗了一把,的确,顾惘是主子,不管来得有多不明不白,顾上铭说了他顾惘是顾家的人,那么他顾惘就是他们的主子。

主子又哪里需要和奴才报备?

一旁的人都是陆伯的心腹手下,见得如此,都有几分愤慨。

陆伯却是拦住了众人,抽了口烟枪,没有说话,而是让烟气迷住了自己的眼。

这个顾惘,从他去找敛天瑟的那时,他就知道顾上铭说的所谓九涧来人是扯淡的话,而于敛天瑟对战,敛天瑟必定会因自己的儿子和外人联手对付自己而心情激愤,从而把真相说出口。

可是如果敛天瑟真的说出了,庄主他为何只字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