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52-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52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7:59Ctrl+D 收藏本站

>
敛天瑟居然疯了?这样一个自私自利的人,居然疯了?……他的神色看不出悲喜,平静的异常。

顾上铭勉强又喝了两口参汤,才问道:“山下的阵布好了吗?”

“是,阵法已改,生门也变成了死门,除非是武功高强者一路脚步沾地,才能上来。”光靠阵法当然不能指望可以把全部的人都挡在外面,这样只是能让大半的小罗喽都上不来,这样能解除柳絮山庄上的人手很大一部分的压力。

“看哨点的人增加了两杯,巡逻的人也增加了两倍,现在全庄上下高度警戒中。”田安知主动的汇报道。

顾上铭听得田安知的话,微微点头首肯了一下。看了看自己身旁的顾惘,问道:“顾惘他怎么还没醒过来?”

一众人都不说话,只有絮娘支支吾吾的说:“庄主……庄主……杨伯说顾公子的情况很复杂,会什么时候醒……说不清。”

顾上铭听得絮娘的话,瞳孔一缩,身体却因为经脉受损,躺了好几天的肌肉僵硬而没办法动,只能嗓音拔高的问道:“能醒过来吗?!”

絮娘看庄主激动了起来,连忙道:“庄主……你伤势在声,先不要激动!顾公子他当然是能醒的!只是他伤势比庄主你重了一些,要晚些醒来而已!”絮娘说着瞎话,心中多少有点心虚。

但是转念一想,李伯没说会醒过来,但是也没说不会醒过来,只是说脉象很复杂,但是到底是怎么个复杂法,他也没说清楚,既然杨伯说得模糊不清,她为了安慰庄主,也只能硬着头皮的继续说道:“顾公子伤势比庄主你重,自然醒过来的时间要晚庄主你很多……”

顾上铭听得如此,自然是相信的,虽然心中有几分疑惑,但是他又怎么忍心让那几分疑惑来破坏现在的情况呢?

他们两个人,谁都没死,这样他们都还有相守一生的机会……多好啊……

一个武仆匆匆的跑了进来,一声灰布的衣衫,面容粗犷,长着一些胡渣。他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上,慌乱的道:“三位管家!最新线报!叶夫人率众人聚集洛水城,怕是五天之内就能到了!”

来得真快!!!

顾上铭受伤昏迷,将养了几天,一醒过来,就是这翻天之势的反扑,一场混沌中的昏迷,醒来便是巨浪翻天,竟是摇摇欲坠的倾塌之势……

还在昏迷中的顾惘,全身僵硬半点都动不得,他分明能听见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能听见顾上铭和众人说的话,听得见柳絮山庄现在的危急状态。

可是身体却半点都动弹不得,一股炙热的力量在他身体里攒动,运行过奇经八脉,公孙穴、内关穴、临泣穴、外关穴、申脉穴、后溪穴、列缺穴、照海穴,一圈圈的经过着几个大穴道,每一分的运转都是在危险的边缘,如果控制能力不好,立马就会走火入魔……

第六十五章

如今江湖上一片混乱,众人都在闻利而动,江湖上近五十年来,第一次遇上如此的盛事,就算是那些知道就算攻下柳絮山庄自己也瓜分不到便宜的小罗喽也在高喊着为武林除害,为武林盟主讨回一个公道。

顾上铭站在长廊上,夏日里的花堆叠生长得一簇簇的,鲜艳活泼,浅红深红的花瓣束在一起,半透明的花瓣上能看见细小的经络。

田安知在顾上铭的身边,躬身站着,不敢抬头,比起陆伯这个算是两代元老的人物来说,他们才算是真正的奴仆,也才有着奴仆对主人的绝对尊敬。

顾上铭对田安知问道:“江湖上如今保持着中立,没有出手的门派有哪些?”

田安知思索道:“禀庄主,如今江湖上保持中立的,大多都是一些小门小派,不敢进来瞎掺和,大一些的势力,南山普光寺,重阳宫等,此等佛道之宗没有一个派系参与进来,除去这些佛道之宗,就是天溪涧,冥宫,仁知阁,和临邑的柳家。”

田安知瞄了一眼顾上铭,顿了一下,才继续道:“还有泉封山的杨家。”

那杨家本算是柳絮山庄的姻亲,可是这次虽然没有出手,但是也是保持了中立的立场,虽然没有落井下石,但是也算是冷眼旁观了。

顾上铭听得田总管的话,只是清淡的恩了一声,没有任何飞激扬愤慨。顾歆人在杨家里,必定是推波助澜让杨家一起来参与这钞围剿’。但是现在杨家却站在了中立的的立场上,没有来给柳絮山庄增加压力就已经算是很难得了。

杨家没有参与进来是最好的,但是参与了进来也是不为惧的,大半个江湖都出动了,不差一个杨家的势力。

顾上铭现在的状态很平和(xiaozhang),已经达到了马上要面对半个江湖的狼虎出动都能丝毫不为所乱,还能站在一大簇花前,淡然的吹着风,那叫一个倍潇洒!

田安知第一次觉得自己是看不懂自己家庄主了,以往虽然知道他是韬光养晦,但是也没有想到庄主能有这样深不可测的派头。

顾上铭其实现在在想的是,顾惘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方才只是在想的时候突然想知道还有什么门派没出动,就顺口问了一句罢了。

这一场起事,看起来浩浩荡荡,为利而来,自然就不会坚不可摧,为利而散也是能发生了事情,击破他们的出师有名,在诱以更大的利益,把矛头调转,又有何难呢?

他现在最放在心上的,是顾惘,那日在天山上表明了心意,还和顾惘产生了那么亲密的一次吻,可是当时发生的事情太多,一件一件的让两人都没有多余的心思去仔细的想之间的感情,只是被迎面而来的一件件事情冲击着,半分空闲都没有。

比起天山上的争夺,现在顾上铭也勉强算是闲下来了,心思一闲,脑子里冒出来的想法就多了起来。

那日顾惘是什么意思呢?他当时脑子一热,就说出了顾惘的名字,还当着敛天瑟的面前和顾惘做出了如此亲密之举,可是最让他没想到的是,顾惘居然做出了那么激烈的回应。

那样战栗的感觉,当时没有仔细的体会,而现在仿佛还有余温留在唇上,顾上铭忍不住伸手,用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唇瓣,略一回神,顾上铭又赶紧把手放下。

顾惘他是什么意思呢?他其实并不讨厌和男子之间的亲密接触吗?

顾上铭正在失神中,回廊处一抹绿影飞快的的扑先顾上铭,那绿影正是絮娘,平日里只会点三脚猫功夫的她,今天居然用上了轻功,是出了什么事情?

絮娘噗通一下跪倒在顾上铭的面前,气都来不及喘匀,连忙道:“庄主……庄主!顾公子!顾公子他……不好了!”

顾上铭见絮娘如此的匆忙,额角上满是汗珠,就知道她这一路是有多紧急,顾上铭没有心情听絮娘说完到底是哪里不好了,运气内力,脚下生风就奔了出去。

柳絮山庄里的众人就只见一道影子晃过,加上一阵劲风吹过,急急的奔着那位顾公子的卧房去了。

顾上铭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顾惘的床前,床沿边,杨伯正在给顾惘施针,银针扎入他的穴道中。

床上的顾惘换上了新的里衣,是顾上铭醒过来后亲自给他换上的,里衣现在完全被汗水侵湿了,一旁的仆人正拧着帕子,给顾惘擦汗。

顾上铭上前,看着杨伯正凝神给顾惘施针,压下心中的焦急,不敢出声询问,只是挽起自己的袖子,从仆人的手里接过了帕子,拧干后,贴着顾惘的额头轻轻的擦着。

杨伯凝神给顾上铭扎完了最后一针,然后才深呼一口气,将自己放松下来。

顾上铭知道杨伯一遇到病人的事情就会是这样全身紧绷的状态,见到杨伯出完了那一口长长的气了,顾上铭才急忙问道:“杨伯,顾惘他怎么样了?!”

杨伯摇了摇头,道:“老朽也搞不懂顾公子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本来顾公子全身的经脉以伤,后有失血过多受损,身体本来是大为损伤,但是却又呈枯木逢春的脉象,而现在更甚,顾公子气血翻涌,整个经脉都快要被内力撑爆的。”

“什么!!!”顾上铭一惊,杨伯的话无疑是一道惊雷,爆体是什么?那是走火入魔时全身内力失控才会发生的事情。

一旦爆体,必死无疑!

顾上铭急忙上前拉住杨伯的袖子,问道“杨伯,这是怎么回事!顾惘他昏过去之前分明是只是身体受损,怎么可能是内力混乱呢!他只是受了点伤,怎么现在变成有生命危险了!”

杨伯看着顾上铭的模样,赶忙的说:“老夫对这样的事情也是很不解的!老夫医了那么多年的患者,还是第一次碰上这样奇怪的情况,而且庄主你方才说的身体受损问题,上一次老夫给顾公子诊脉的时候的确是如此的,经脉受损,身体情况极不好,但是现在老夫就真的纳闷了,顾公子他的经脉现在竟半点损伤也没有,而之前整个人都是呈生机勃勃之像,现在却发生了如此大的内力暴乱。”

杨伯叹息着摇头道:“老朽无能,真是看不懂顾公子是什么情况,而这样奇怪的脉象,老朽也从未见过。还有如此磅礴的内力爆发,老朽也很是不解,顾公子小小年纪,那里有如此高深的内力!”

他活了都大半辈子了,是半截身子埋进黄土里的人了,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情况,平日总是淡薄骄矜的医者形象已经全丢了,只是忍不住连连叹息。

顾上铭听得医术了得的杨伯如此的惊叹疑惑,扑上前去,抓住顾惘的脉,开始自己诊起来。

不是自己亲自的鉴定过,他是不会轻易的相信的!就算是杨伯也不可能!

杨伯见得顾上铭如此,平常他若是看见这样的情况,必定是暴怒的,被人不相信自己的医术,可是他最痛恨的事情了,可是遇上顾惘这样的情况,他也希望别人来看看也好,保不齐是他自己老糊涂了,不中用了,才会错诊出如此奇怪的脉象。

要知道,一次错诊,比一个根本不能解释的脉象要对杨伯他自己的打击小很多。

顾上铭把住顾惘的脉,只觉得凶险异常,便忍不住探了一缕内力进去,那一缕内力一进去,就被如洪水般冲来的内力给卷裹走了,没有想到顾惘身体里的内力如此厉害的顾上铭被一震,唇角便溢出一丝血痕。

杨伯见顾上铭如此,连忙上前给顾上铭把脉,诊出他只是一时气血翻涌,并无大碍,才安心了翻开顾上名单手。

要知道,虽然杨伯他为人淡薄,但是现在柳絮山庄面临危机,他再淡薄,心中也是有几分为柳絮山庄担心的,顾惘重伤未愈本就折损了一员大将了,要是因为顾惘又把顾上铭赔进去了,柳絮山庄就真的没救了。

顾上铭心下震动,胸腔里的气血还在翻涌,他确实没有想到顾惘身体中的内力居然是这样的磅礴,在这样的内力面前,顾上铭觉得自己的内力仿佛就只是一条小溪流一样。

顾惘现在身体里充斥着这样强大的内力该怎么办?!

顾上铭本是想要直接出手帮顾惘调整内力,但是那里想到顾惘身体里的内力那么的强劲,他现在这样的内力,若是出手,肯定就被顾惘的内力给带着跑,半点也不能指望帮到顾惘了。

顾惘现在情况如此的危急,顾上铭只恨直接现在半点用也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现在的情况,不能出手相助。

杨伯看着顾上铭的模样,道:“庄主你也不用太着急,帮顾公子恢复,还是有希望的。”杨伯说着一指顾惘身上方才扎好的银针,道:“庄主,我方才用银针压制住了顾公子身体里的内力翻涌,待会我便会抽出银针,用点穴手法逼迫那些内力顺着穴道回到顾公子的丹田里。”

杨伯为难的斟酌了一下,道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