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51-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51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7:55Ctrl+D 收藏本站

铭他难道是……?不,怎么会!

至于那个选择……

提出这个选择的人,还真是残忍啊……

那个人,应该是顾上铭吧!除了他,还会有谁呢?

敛红怜本就为父亲的突变伤心欲绝,但是却发现人心还能再冷一点,一片心如死灰。

敛天瑟还在愤怒的看着她,在叱问她,‘为什么没死?’而敛红怜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就仿佛刚才敛天瑟的情况,已经什么都听不见了,直到敛天瑟一口热血喷在了她的身上,她才回过神来。

强忍着心头的难受,敛红怜无奈哄骗道:“爹,你怎么会认为锦庄主死了呢?她骗你呢。”敛红怜脸皱着,像是哭一样的难看,对着敛天瑟继续道:“她是在跟你置气呢,她就是想要看你难过后悔的模样。”

敛红怜嘴上如此说着,心中却是感到无比的耻辱,她浑身发抖,双拳紧握的放在身侧,心中的恨意翻天!

她何时受过如此的屈辱,原本的世界本是幸福美满的,但是因为顾家人,一切都变了!整个世界都被颠覆了!!!

敛天瑟半信半疑的问道:“真的?”

敛红怜道:“是啊,锦庄主现在就在等着你呢,你跟我来就可以见到她了。”

敛天瑟的心智本就因心魔而不通,一听得敛红怜如此说,心中自然是希望顾锦没有死,虽然不合理,但是敛天瑟如同看见希望了一般,还是相信了。

敛天瑟抓住敛红怜的肩膀,疯狂的道:“快走,带我去见她!!!快!!!”

敛红怜见得敛天瑟如此,心中更是苦涩,但是却还是带着敛天瑟往天山上的府邸走。

一路上,不乏还没有下山的英雄豪杰,敛天瑟一身衣衫破烂,上面一块黑一块灰,十分的脏乱,头发披散,蓬头垢面,虽然如此狼狈,但是多看几眼还是能认出来的。

一名提剑的干瘦的男子一把拉住旁边的人疑惑的问道:“你快看,那个是武林盟主吗?”

旁边的人看都没看就说道:“怎么可能是武林盟主,你是没见识过武林盟主的风采!看见个叫花子都敢乱说!”

那干瘦的男子使劲的扯了那人两把,他才认真的看着敛天瑟,看了良久,整个人都已经要木掉了,直到敛天瑟和敛红怜走了过去,他才结结巴巴的说:“难到!……敛天瑟,敛天瑟他疯了?!”

而离他不远处的地方也站着一个少年,在修长挺拔的竹子的后面,一双眸子思量交错的看着敛天瑟离开的背影,而仔细看来,那少年也才十三十四的模样,模样十分的俊秀,一双眼睛轻轻的挑起,有着几分不羁。

看着少年陷入沉思的模样,身旁的两名护卫忍不住问道:“阁主,敛天瑟他……”

少年眸子动了一下,压低声音轻声的说:“嗯,这江湖怕是要乱了。”

第六十四章

仆人们手中端着银盆,匆匆的穿梭在走廊上,来来往往,脚步轻轻的不敢踩重半分,曲折回廊的那一头,是两扇大开的雕花,绞纱糊贴在窗户格子上,让光能很好的透进去,侍女和仆人们便是从那里,进去又出来,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宽大的檀木床榻上,上面躺着两个人,一人是玄黑色的宽袍,上面是已经干涸变硬了的血迹,另一人身着白色的衣衫,柔软的布料贴在身上,上面一块块的污渍,侵染的血迹在白色的布料上扩开,颜色交结在一起。

两人正是顾上铭和顾惘,一晃过去了好几日,众人快马加鞭的回到了柳絮山庄,只是为了能给顾上铭和顾惘一个安全的地方养病,当然,主要是为了顾上铭,顾惘一直被顾上铭死抱着不肯撒手,才托福让顾惘也能得到庄主级待遇。

因为两人一直紧紧的抱在一起,众人没办法把他两分开,也不好给两人换衣服,小哑巴原先是说干脆把衣服剪了,但是絮娘很机智的发现就算把衣服剪了,怎么把衣服换上去又是个大问题,总不能让两人裸:身抱着吧,那也有些太不成体统了。

床沿边,杨伯的手正搭在顾上铭的手腕上,房间里散发着一股浓浓的药味,苦涩的在房间里面蔓延,小银铫子中墨黑的药汁正咕咚咕咚的冒着热气,药力熏蒸着整个房间。

藏青的帷帐用玉雕的钩子别在两旁,杨伯闭着眼,感受着手下脉搏跳动间轻微变化的不同而象征着的状况。

众人捧着银盆上前,把顾上铭和顾惘裸露在外面能擦干净的地方都擦干净了,杨伯缓缓的睁开眼睛,收回了手。

一旁的絮娘和陆伯赶忙看向他,杨伯见两人的眼神,锊着胡子不慌不忙的道:“庄主他倒还好,没有伤着根基,只是经脉有些损伤,好好调养一些时日,就能完全的恢复。倒是这位顾公子……”

絮娘看杨伯停顿了下来,追问道:“顾公子怎么了?”

杨伯道:“顾公子他全身经脉受损,内息十分的混乱,情况严重。”颜伯斟酌了一下,接着道:“可是顾公子的脉象又十分的奇怪,明明应该是一片颓相,可是偏又生机勃勃,琢磨不透,琢磨不透啊!”杨伯摇着头道。

陆伯听得他如此说,只是道:“老杨,你好好治庄主把,顾公子的情况你且看着斟酌。”

杨伯摇了摇头道:“你莫和我一个治病救人的说这些。”说罢转身就去给两人写了药方,然后离开了房间。

陆伯看着床上还在紧紧抱着的两人,眼中全是失望,絮娘看着床上的两人,那紧紧拥抱得严丝合缝,没有半点空隙,她眼中是深深的担忧。

小哑巴从外走进来,原本就没有表情的脸上现在更是多了几分的清冷寒寂,他从怀中掏出一个信封,递给了陆伯。

而紧随着小哑巴进来的人,还有柳絮山庄其他的两位管事:钱仲立和田安知,两人一人是心宽体胖,一人脸长,骨骼较为凸起。

两位是除陆伯外,这山庄中的另外两位管家,一人管钱财账本,一人管教训培养下属奴仆。

这两人一进来,便是满脸的忧心忡忡,陆伯看自己手上的信封是已经拆开过了的,知道是两位已经打开看过了,心中也不免紧张,到底是什么内容让这两人能如此的紧张?

抽出笺纸,陆昌景细细的看了两行,不过是一眼,陆伯忍不住手指一抖,笺纸便掉在了地上。

上面的笔迹十分清瘦,字迹瘦长,看得出是个十分有风骨之人写的,上面分明的写着:

“叶夫人率叶家以及众拥护者集结,不日便上柳絮,讨要公道。”

那短短的一句话,说得平和,但是内里的事情有多触目惊心却得是他们自己才知道的了。

众人快马加鞭赶回柳絮山庄的时候,一路上就听得别人议论得不少,说叱咤江湖的武林盟主,在武林大会没有结束多久的时候便疯了。有人说是病了,有人说是疯了,到底是如何江湖上早已流传出了很多的版本。

只是江湖上人人都在可惜,敛天瑟若是早疯一点,武林盟主就能换让当了,虽然不能轮到他们的身上,但是比起敛天瑟这样不能超越的高墙,在其他人的面前总归还是有希望了。

江湖人都沸腾哪里,不管是关心情切的还是幸灾乐祸的,全都沸腾了起来。而后又不知道是那个居心叵测的放出消息来说,敛天瑟疯了后,嘴里一直在念叨着顾锦的名字,这一点更是成了江湖上的一大爆炸话题。

一代武林传奇敛天瑟和百年一见的奇女子顾锦。这样的词凑在一起怎么看怎么有看点。

房间里的药味越来越浓,那味道也越来越苦,絮娘捡起那笺纸看了一眼,便也和陆伯一样,手一抖,笺纸便掉在了地上。

田安知忧心忡忡的道:“这可怎么办为好啊?柳絮山庄本就还根基不稳,现在怎么禁得起如此的大劫啊!”

钱仲立长叹了一口气:“老田啊,你方才接到消息,说是九华剑派也要搀和进来啊!”

听得钱仲立的话,絮娘马上怪叫了起来:“九华剑派向来于我们柳絮山庄交好,怎么他们现在也来干这落井下石的事!”说完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太大了,便赶忙的捂住自己的嘴,转身看了一样顾上铭,见他还在昏迷中,才把手放了下来。

陆伯叹息道:“这又怎么算是落井下石呢?分明是惩恶扬善的好事,众人巴不得添一脚进来扬扬自己的正名呢!”

床上的顾上铭的手还是紧紧的环在顾惘身上,背对着众人,没有一个人看见他的眼神已经睁开了,那黑漆漆的眼珠没有半点的波动,直到众人都说完了,他才转了转眼眸,干涸的嗓子中说出了一个字:“水。”

那声音像是被火灼伤过一样,沙哑难听,他环在顾惘身上的手臂肌肉已经全部僵住,暂时没办法自己动。

众人听到顾上铭的声音,絮娘赶紧给顾上铭端起了参汤的碗,玉勺子一勺勺的给他喂了进去,才缓解了顾上铭觉得自己的嗓子快要干出血的感觉。

喝下了点参汤,缓解了身体本能上的渴求,嗓子也没有那么难受了,顾上铭的脑子里才开始处理刚才听见的内容。

方才众人说众江湖中人竟要围剿柳絮山庄,虽然能推测到大约发生了什么什么事情,但是明显在他昏迷过去的时间,错过了很多的事情。

顾上铭扯了扯嘴角的嘴角,勉强的问了一句:“我昏迷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尾音一片的沙哑破音,但是众人还是勉强的听懂了。

众人便给顾上铭细细的道来,原来在敛天瑟疯了,嘴里却一直在念叨着顾锦的名字的事情之后,将敛天瑟救回的敛家小小姐敛红怜更是对着天山上还未散尽的各路英豪坦言,自己的爹爹的柳絮山庄的人害的,但是她不识得到底对方是如何打败自己爹爹,把自己爹爹害成这样的。

叶莲心更是登高一呼,广召江湖中人,放言若不为自己的夫君报仇就妄为敛天瑟的发妻,妄为自己两个女儿的母亲,更是惘为叶家嫡女。

长兴叶家听得叶莲心对外如此的说,更是公开表明会支持自己家的嫡女为敛天瑟报如此之仇!

而实际上,老江湖的叶莲心在听到自己丈夫发疯的大喊着另外一个女人的时候,本是想要将如此大耻悄悄掩盖下,心中虽有不甘,但是来日方长,且先调查清楚。总是有机会慢慢整垮柳絮山庄的,但是整个江湖都对自己夫君现在如此的状况喜闻乐见,在加上有居心不良的人在背后轻轻的退了一手,这件事便一个劲的传开,半点也收不回来了。

因此她也便只好将计就计,趁着这个机会,舍得一身剐也敢把皇帝拉下马。她也只好忍下屈辱,为了对柳絮山庄实施复仇而策划。

虽然她在努力的压下负面的消息,但是整个江湖都已经传开了,人人都在议论,自己的丈夫和另一女人。她也便只能装作听不见,专心的扬起江湖众人的激愤,把柳絮山庄的行为扩大到对这个武林不敬的地步,甚至是放言,自己的丈夫一生在武林盟主的位置上为武林做出的贡献甚多,众人若是见她孤女寡母就放置不理,不是不仁不义。

在给出了大家一个出师有名的理由之后,又有有心人在江湖上散播,柳絮山庄百年大庄,其中一个禁地名九涧,这本是江湖上不稀奇的传闻,但是被这个事情一推,九涧后就变成了藏有柳絮山庄历年来的财宝的保命之地。

叶莲心做得滴水不漏,出师有名,有利可图,贪图柳絮剑法的人也不少,众人在一条利益链上,便要齐齐的上来用这条链子绑住柳絮山庄,绑住顾家。

顾上铭听完了叙说,表情没有半丝波动,只是眼神晃了晃,看不出是什么意味。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