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50-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50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7:50Ctrl+D 收藏本站

> 在倒下之时,还不忘把自己垫在顾惘的身后,从小到大,他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可是在看见顾惘的嘴和鼻子都流血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那一瞬除了反噬之力的虚弱,还脚软了。

被吓得脚软了……这样的情况还是顾上铭第一次遇到。

“来人啊!救命!来人啊!!!”顾上铭的声音带着哭腔,绝望的嘶吼着,他用力的拽起顾惘,想要一点点的拖动顾惘,把他带回柳絮山庄的人住的院子。

他为什么要逞强?为什么要和敛天瑟争个高下?如果他不这样做,娘亲的遗体又怎么办?!顾上铭一边拽动顾惘,一边哭得像小孩一样,漂亮的脸蛋皱在一起,泪水蜿蜒了一脸,眼下泪痣在泪水的冲刷下,更是颜色鲜艳灿烈。

四周破空声四起,顾上铭紧张的把顾惘抱在怀中,四周赶到的人对着顾上铭跪下道:“庄主恕罪,属下等来迟了。”

顾上铭抬起头,收敛起嘴角的失态,眼神平静得诡异,看向领头的陆伯道:“能来就好。”说罢就昏了过去,手却还紧紧的抱在顾惘的身上。

顾涯敛好了地上的尘土,转头便看见顾上铭和顾惘已经双双昏了过去,而顾上铭还在紧紧的抱着顾惘。

庄主,比起让你肩负柳絮山庄的大业,锦庄主她或许更看重的是你过得开心不开心吧……

陆伯等人看着自己家的庄主紧紧的抱着顾惘,没办法将两人分开,在知道顾上铭对顾惘的情义前提下,陆伯只觉得自己的老脸挂不住,真是太伤风败俗了!

众人试了一遍又一遍,都没能成功的将两人分开,陆伯还想再试,却被絮娘叫停了动作,絮娘担忧的道:“陆伯,庄主多看重顾公子你是知道的,与其现在想办法花费力气把他们两个分开,不如一起带回去,赶紧治疗伤势才是为上啊!”

陆伯想起顾上铭对顾惘的重视程度,心中担忧却又没有办法,只好默认了下来,众人围上去,将顾上铭和顾惘一起抬了起来,众人的身影匆匆的消失在了夜色中。

只剩敛天瑟留在原地,嘴里还在无意识的呢喃着:“顾锦,顾锦……”

天山势高,入夜便寒风四起,敛天瑟被顾涯打了一掌,嘴角不停的溢出鲜血,眼神迷茫的在地上找着什么。

一道破空声渐进,敛红怜追到了那烟花燃放的地方,正兴致勃勃的想要抓住小哑巴,却发现空无一人。

不,倒是还有一人,像是叫花子一样,只不过……

地上到处都是零零洒洒的血,还有剑气割出的痕迹

那人好像在念叨着什么东西,敛红怜走进看清,手有些发抖靠近他,用那颤抖的声音,不敢相信的唤了一声:“爹?”

第六十三章

敛红怜颤抖的靠近了一些,手掌握紧,手指紧紧并在一起,骨节发白。

敛天瑟还在絮絮的念叨着顾锦的名字,眼神中一片混沌不清。敛红怜第一次认识到了什么叫心惊胆寒。

她被绑上天上顶的时候根本没有意识到什么是危险逼近,看见绑她的人是小哑巴的时候,她也没有居心叵测的去想中间曲折复杂的关系。

对她来说,即使刀架在脖子上,也没有让她感受到来自死亡巨大的威胁,她只是心有惊惧而已,而在刀离开她脖子的时候,她心中却是不以为然的‘看吧,就算看起来很危险也根本不会伤到性命’。

她没有意识到小哑巴说的选择有多残忍,没有意识到原来在她眼中那么只算是有点趣的事情会有那么大的影响。

“爹,爹……”敛红怜哽咽的叫着敛天瑟,希望他能回答自己一声。

她颤抖着一步一个脚印的上前,看着地上的人如同魔怔了一般的在地上扒土,嘴里还絮絮叨叨的让人听不清在说什么,天山的风很重,那些呢喃消失在夜风中,敛红怜没有机会去听清。

敛红怜看着他,鼻头一酸,上前跪倒在地上,好让自己能和敛天瑟平视,她小心的伸出手,撩开敛天瑟面前挡住面容的头发,露出的正是那一张熟悉的脸。

敛红怜眼眶发烫的紧。

那总是笑得温和,宠溺的看着自己的爹爹,现在满脸的血迹污垢,即使是她现在就在爹爹的面前,爹爹也像是丝毫都没看见她一般。只是执着的用手拢紧地上的泥土,嘴里喃喃不清的念叨着什么。

敛红怜来不及多想,从怀中掏出自己的手绢,开始一点点的为敛天瑟擦拭着脸庞,她的爹爹啊,那么光华万丈的人物,现在又怎么能蒙上尘埃呢?

敛天瑟在地上依旧在喃喃的念着:“顾锦,顾锦……”丝毫没有发现有人靠近了他的身旁,还在颤抖的叫他‘爹爹’。

敛红怜方才离得远,敛天瑟的声音十分的轻,被天山上的风一吹就消逝在了风中,走近了些,敛红怜才听到他是在说些什么。

别无其他,就是两个字,一个姓名:‘顾锦’。

这两个字在他那毫无意识的神识中说出来,有着说不出的空洞和苍凉,听着让敛红怜心口一紧,但是却不愿相信自己听到的内容。

爹爹他现在的模样很像是疯了,疯了的爹爹嘴中却在不停重复着顾锦两个字。顾锦啊!那个江湖中标记着一个女子传奇的名称,终身未嫁,只为守护家业。她手段得了,虽然没有为柳絮山庄开拓半分疆土,但是却没有丢掉祖宗留下来的没一份心血。

而现在,自己爹爹嘴里在念叨着那位以逝去的传奇女子的名字。

敛红怜脑中响起小哑巴说的那句话‘选择’!一个选择。

是什么选择,把自己的爹爹给逼成这样了?!自己心中天底下第一顶天立地的爹爹。

一场选择,她被柳絮山庄的人绑走,然后爹爹就疯了,满心满念都只记挂着顾锦两字。爹爹他!和顾锦有什么关系?

敛红怜从来没有听说过自己的爹爹和顾锦有什么牵扯,甚至达到了不熟的地步,若是说起顾锦,也只是和一众江湖之人一起交口称赞,大家说着一样的话:‘那是个奇女子啊!’

可是现在,事情明显没有那么简单!

敛红怜连着唤了几声爹爹,都不见敛天瑟有反应,看着自己曾经威风凛凛的父亲,变成这副模样,敛红怜只觉得心口拧紧。

“爹,走,我们回去,我们先回去。”不管什么事,先回去再说。

可是无论敛红怜怎么去拉敛天瑟,敛天瑟都纹丝不动,像是丝毫感受不到外界对他的动作,完全已经和外界隔离了一样。

敛红怜到底也才十六岁,心中原本受了如此大的冲击,再看敛天瑟半分也不理她,心中那点小小的希翼也全部破碎了,不由得脚一软,跪在了地上。

她跪在地上,上前拽着敛天瑟的衣摆,原先没有落下的泪一时哗啦啦的掉了下来,流了满面,用力的拉扯着敛天瑟的衣摆:“爹……爹!爹,你是怎么了!不要吓小怜好不好?”

“爹,你这是怎么了!你说给小怜听好不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啊!”敛红怜的声音哽咽,说到后面完全破了音,呜咽声声。

敛天瑟丝毫不为所动,手指扣紧地面:“顾锦……顾锦……”

敛红怜见自己的爹爹半点不为所动,拽着敛天瑟毫无形象的呜咽了半响,勉强才稍微收了一点声,却还在止不住一声声的啜泣,因为情绪太激动,而停止不下来,勉强深呼吸了几口,声音干哑的说:

“爹,爹爹,你听我说……顾锦她在柳絮山庄,锦庄主她回柳絮山庄了……”敛红怜才一说出这句话,没有忍住又哭了起来,哽咽得没办法继续说话。

敛天瑟眼神恍惚了一下转头看向她,却丝毫没有认出自己面前的人是自己的女儿,轻笑的呢喃道:“顾锦她回不去了……回不去了……”顾锦她在天山,永远都回不去了。

敛红怜见敛天瑟根本就已经不识得她了,虽然没有听懂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只觉得更加的绝望,她的爹爹,救不回来了!但是她又怎么会放弃,爹爹是全家人的支柱,是众人最大的靠山,是她在外行走闯祸时最大的护身令牌,他要是疯了,她们整个家族该怎么办。

敛红怜不放弃的说:“爹爹,真的,锦庄主她在柳絮山庄,她两月余之前就已经下葬了,爹……爹,我送你回去吧……”

“哈哈哈……”敛天瑟猛的转头看向敛红怜,哈哈大笑道:“顾锦她下葬了?不……她没有下葬,她在天山,她在天山,你说……顾锦她怎么能入土呢?顾锦她在么能被那些黄土掩埋,永远在地下长眠呢?”

敛天瑟眯了眯眼,看向半空中,眼神恍惚飘荡却又疯狂的道:“她啊,在风中……”说完就这句话头颅半响没有低下,一直在仰头看着半空,像是时间凝固了一样。

敛红怜听得敛天瑟如此说,被敛天瑟所的内容惊得神魂不附体,顾锦在天山?!那句‘在风中’是什么意思?

敛红怜觉得自己的神经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又是惊惧,又是害怕,这样极端的情绪是敛红怜活了那么久第一次的感受到的。第一次遇上大事,就是这样足够让她崩溃的事情。

敛红怜见自家爹爹仰着头看着半空,一动不动,忍不住扑上去抓住敛天瑟的肩膀,用力的的摇晃了两下,终于忍不住的叫道:“爹!是我啊!爹……!我是小怜啊!!!你看看我好不好!!!爹爹,你看看我啊!!!我是敛红怜啊!你的女儿小怜啊……!你跟我回去好不好?!”敛红怜的情绪接近崩溃,边哭边如此的呼喊着,在空旷的天山中格外的凄凉。

敛天瑟迟迟的没有反应,然后才缓缓的转过头看向敛红怜,反问了一句:“敛……红怜?”

敛红怜连忙点头,眼泪止不住的流着道:“是我,是我,爹,是我,你认出了是吗?”

“爹……你能认出我太好了!爹你没事了吧!”敛红怜方才才感觉到世界一片灰暗,好像什么都没有希望了。而现在上天却好像是开了个玩笑一样,而玩笑开完了,上天又把一切还回来了,只是中间多了几分有惊无险。

敛红怜涕泗横流,狼狈的抹着眼泪,却还是因为敛天瑟恢复了神智而开心的笑了起来。破涕为笑,说不出是好看还是难看,敛红怜小小的梗了梗声音道:“爹,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不要娘亲,不要姐姐,不要小怜了。”

敛天瑟看着敛红怜,没有说话,过了一小会才突然暴起,满脸狰狞的问道:“你怎么没死!你怎么没死!”

敛红怜一看爹爹的状态又开始不对劲了,连忙拉住他,连声道:“爹,你怎么了,是我啊!我是小怜啊!”

敛天瑟狠狠的甩开顾红怜的手,大声的喝道:“敛红怜!你怎么没死!!!”

小怜一时目瞪口呆,被惊得不知道怎么说,整个脑子都已经反应不过来了,自己的爹爹在明明确确的说着她的名字,然后问她‘你怎么还没死’。

“我……我……”小怜梗着说不出话,看着面前的父亲,那一脸的的愤怒狰狞,她的心在那一刻才真正的冷了下来。

敛天瑟愤怒的指着她,大声的问道:“都是你!一定是你因为你没死,顾锦不肯原谅我,她才离开我的,你为什么没死!你说啊!我明明没去,你怎么会没死!你没死!顾锦她一定以为我没有选她,所以才离开的!!!”

小怜听得敛天瑟如此说心已经全冷了下来,她……终于明白那个选择是什么了。

想起那时以为好奇而偷听到的内容,‘为他好’‘渊源’‘孩子’终于这些词终于在敛红怜的脑袋里串联了起来,顾上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