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49-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49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7:45Ctrl+D 收藏本站

> 顾上铭这才知道顾惘为什么不留给他出手,只是有时候在有空隙的时候,给他机会去补刀。

柳残三式越是用就越是损伤身体,若是不用反而对身体的反应要相对平缓很多。顾惘为了保护他,本来由顾上铭主进攻,顾惘主保护顾上铭不被敛天瑟击中。

但是现在顾惘却在负伤的时候由自己变成了主要的进攻者,负伤使用柳残剑,并且还对自己点了穴。

顾上铭不傻,顾惘是什么情况一眼明了,他剑尖挑进去,从空隙里抓住了机会,替顾惘分担下了一部分的压力。

顾惘点穴的功夫他的见过的,尤其是上次闭穴封毒的时候格外的见识得清楚,顾惘向来诡谲,好像什么奇怪的东西都会那么几分,而现在顾惘功力暴涨,只怕也是靠那一手点穴,两人同用柳残三式,顾上铭就没有感觉到如此大的功力增幅。

越是增加得多,只怕就越是伤害身体啊!

顾上铭担心顾惘,但是却没办法分心去和他说什么,只是努力的在手下帮顾惘接过更多的招式。

他低喝一声,声音隐隐带着怒气:“顾惘!别逞强!”

顾惘听得顾上铭的话,知道现在合作比一个人逞强要来得好,便匀开了敛天瑟的一部分攻势给顾上铭。

他只想着要保护好顾上铭,一时便忘了团队合作才是最有效的办法,如果他能一个人打败敛天瑟,他是绝对不会让顾上铭跟着自己冒险的。

可总归还是差那么一点火候。

敛天瑟见两人的配合愈加天衣无缝,想着两人在他面前的那个吻,两个男子相互之间说什么爱情就罢了,想着还双双联手来对付他!

当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干出如此下流的勾当来,若是秘不外宣就罢了,偏偏顾上铭还要光明正大的说出去“我喜欢顾惘,我爱顾惘!我就只爱顾惘!”

年轻气盛就罢了,若是他以后想起来必定是会后悔的!

不懂得领受长辈一片好心的逆子!

敛天瑟越是如此想心中越是郁结,习武那么多年,终是第一次丢了那平静的外纱,陷入了心魔中。丹田中内力震荡得向外涌发,敛天瑟直接弃了剑,双掌一边对着一人,强劲的内力从掌中喷薄发出,劲风凛冽,在夜色中刮起了一阵大风,直冲顾上铭和顾惘来。

顾上铭腰肢扭转,飞快的避开迎面而来的掌风,但是躲避不及,还是堪堪的被击中了肩膀处。

顾惘处则要好得很多,顾惘内力武功一时都提升了不少,避开敛天瑟的掌风丝毫没有问题,但是那原本封住伤势的伤口却又开始流起了血。

敛天瑟眼见两人都避开了他的掌风,眼中一片惊惧。顾上铭和顾惘心中怪异,顺着敛天瑟的眼神望去,顾惘避开了那一掌,方向竟是直直的冲着摆放顾锦冰棺的地方去的!

顾惘避开了那一章,遭殃的就只能是顾锦的尸身了。

敛天瑟整张脸都狠狠的皱到了一起,无比的痛苦挣扎:“不!不要!顾锦!!顾锦!!”嘶吼和唤声在茫茫天山散开,消散在风中。

彭佟!两声巨响交织在了一起,一边是击碎石头的声音,一边是湮灭冰棺的声音,一大蓬的血花在空中溅起,那是躺在冰棺前养伤的李壮的血肉!

敛天瑟瞳孔紧缩,飞扑道冰棺前去查看情况,地上只有一片细碎的冰渣子,晶莹得像是曾经记忆中个顾锦在柳絮树下的笑容。

他的内力很深厚,他的武功很高强,所以……顾锦在他的掌下化成了灰烬,一点都没有留下。

敛天瑟伸手在灰土中抱紧,像是试图抓住消散了的顾锦一样。

天山风起,如同轻烟弥漫般的吹散了地上的尘埃,随风散去的是曾经如此艳若春花,寂寂寒冷的女子。

“啊!!!顾锦!!!”敛天瑟的嘶吼直冲天际,颓然坐在地上发丝披散。

顾上铭看着敛天瑟这个模样,忍不住伸手握紧顾惘的手,因为刚才的透支,两人的手都在颤抖。

顾上铭看着敛天瑟已然癫狂的模样,声音蓦然有些哽咽的说:“顾惘,我们会比娘和敛天瑟好。”

顾惘闻得他的话,指尖挣扎了一下,却被顾惘握得紧紧的,被办法挣脱。

第六十二章

子,,

敛天瑟伏在地上,伸手一捧捧的拢起泥土,却再也拼凑不回那个名叫顾锦的女子,他长发散乱,早已没有了原先的儒生气派,那模样竟是入了迷障,神智不全了。

他一声叱咤江湖,极其懂得会自控,从来没有让什么事情能过分的勾起他的心绪,而现在顾锦的尸身被他亲手毁了,心智动摇,遇见了人生以来第一次的心障。

而天上顶上,在李壮带着冰棺被敛天瑟追逐的时候,他心知自己不敌敛天瑟,就放出了信号弹筒,以求帮助。

当空中爆出那一颗绿莹莹的烟花来时,顾涯就知道他们成功的夺回顾锦的遗体了。

那个信号弹筒里爆出的烟花的模样很是像一朵柳絮,在燃放后又慢慢的消散在天空中,像是柳絮一样的飘散。

顾涯仰头看着自己头顶的烟花,知道是顾锦的遗体到手了,便不在多逗留,提气便要完上下去。

还被绑在大榕树上敛红怜看着小哑巴就要离去,急忙大喊道:“小哑巴!你放开我!”

顾涯身形不停的往前走,只留给了敛红怜一句话:“会有人来救你的。”

敛天瑟虽然放弃了这个女儿,但是敏感时期一过,天亮总归是有人来给她收尸的,吊她一晚上却不损伤她的性命,已经算是极大的恩赐了。

天山在黑夜中显得很是阴森,尤其是在天黑的时候,林中不时传来一声声豺狼虎豹的啸声,头顶上的那一轮月亮的颜色也因为月初的原因,格外的黯淡。

敛红怜看着小哑巴越来越远的声音,尖利的叫喊道:“我在这里被绑一夜!!!早已经成为野兽肚子里的食物了,有人来救我还有什么用!!!”

顾涯听得敛红怜的叫喊声,心中虽然麻木,但是也生了些于心不忍,这个女子她才多大?十五还是十六?顾涯没有认真去了解过。但是这样的岁数,最应该是天真正直,肆意在江湖中行侠仗义,打抱不平的年纪。

上一辈的恩怨,和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顾涯转身,扬袖抬手,手中一枚飞镖便直直的冲向敛红怜手上的绳子而去,没有半分偏差,正正的的切破敛红怜手中的绳子,余力未消的钉入那颗大榕树中。

敛红怜被绑了半天,手脚都麻了,绳子蓦然一松,整个人都跌坐在地上,慢慢的扭动手腕,体内的内力运转,飞快的缓解身体的麻木感,看着离去的小哑巴嘟囔道:“跑得还真快!看我能不能抓住你!”说罢手掌撑地而起,飞快的追着小哑巴的身影而去。

敛红怜明显是个脑容量小的人,没有丝毫把原先的事情记在心中,现在只是想着要追上小哑巴,给他一个教训。

顾涯心中惦念着顾锦的遗体,速度竟是从来没有过的快速,可是那里有那么好赶到。

若是以顾涯的内力就可以轻松快速的赶到,那么顾锦和敛红怜的选择对于武功高强的敛天瑟自然就没有了意义。

一路风驰电掣,顾涯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脏在鼓膜上映出的咚咚跳声,不知道是过去了多久,顾涯已经感受不到了时间的观念,好像是一瞬,也好像是过去了很久,就到顾涯都开始迷茫。

直到赶到燃放信号弹的地方,顾涯才把提着的那一口气放下来,可是当看见面前一切的时候,他感到了窒气一般的压抑。

那个伏在地上疯狂的收拢地上泥土的人是谁?是敛天瑟吗?披散的长发,狰狞的眼神,还有那如同野兽一般的疯狂眼神。

还真是……报应啊……

可是,为什么他在收拢怀中泥土的时候,嘴中念叨在着‘顾锦’?

那一柸地上的尘埃,和点点化去的水痕,和顾锦有什么关系?在开什么玩笑!

在不远处,顾上铭和顾惘执手并立的站着,如同敛天瑟一般,头发四散,脸上有许多剑气划出的割痕,只是不像敛天瑟那般的的狼狈,别有一种美感。

顾涯冲上去,紧紧的抓住顾上铭的手,紧张的问道:“锦庄主呢?锦庄主的遗体呢?”

顾上铭忍不住皱了一下眉,顾涯没有控制好自己的力气,已经捏疼他的了,尤其是身体内还受着柳残三式反噬的情况下,身形一晃,就要站不稳了。身旁的顾惘趁机挣脱了顾上铭紧紧握住他的手,扶住顾上铭的肩膀,让他能够站稳。

这时候顾涯才发现,顾惘和顾上铭两人居然都脚步虚浮,明显是耗空了身体内力,体力不支的现象,发现如此,他赶紧松开抓着顾上铭的手,表情有些难看,像是要哭一般的皱着眉问道:“顾上铭,锦庄主呢?”

顾上铭看着曾经在幼时陪伴过他一段时间的顾涯如此的表情,眼神暗了暗,道:“娘在敛天瑟的怀中……”尾音轻得如同叹息一般。

顾锦在敛天瑟的怀中,在他们的身旁,在整个天山中飘荡,她升上到了天空的云朵中,也落下在了尘埃的灰土中。她被那一缕风吹散,便因此无处不在了。

地下是天山湿润的泥土,绿色的苔藓在树干的缝隙中堆积层叠着,顾锦她,现在就要永远的留在这里了。

他们谁都带不走她了,能带走她的,只会是风,自由自在的风。

顾涯听得顾上铭如此说,转身便对着敛天瑟冲去,朝着敛天瑟就是一掌拍过去,顾涯用足了内力,一掌就将敛天瑟震出去了一段距离,然后跪在地上,用自己的衣摆小心的包裹起地上的泥土,和晶莹的冰屑,那些都是冰棺炸裂开的小碎片,对于顾涯来说,那些碎片承载着顾锦的灵魂,承载着他的希望。

他其实只是想要顾锦好好的活着,能一直看着她就好,可是现在连尸身都被毁了!顾锦活在他们的心中,却再也没有什么能让众人明明确确的看见她的存在了。

其实能远远看见她躺在冰棺中,安静的脸庞也是对他无上的恩赐了。可是上天却什么都不愿意留给他!

顾惘扶住顾上铭虚弱的身体,可自己身体里却已经是一片翻江倒海了,原本就身有旧伤,在天山崖下被拍的那一掌都还稍微有点病根没彻底的养好,现在在身体大出血的情况下用了透支身体的柳残三式,加上为了能保护顾上铭,又对自己用了点穴催发内力暴涨的方法。

三种情况,没有一样是不危险的,而顾惘现在则是三样全占了。

胸前中气血翻涌,顾惘压制了半天,最终还是敌不过反噬之力,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顾上铭听得异样,一转头就发现顾惘口中鲜血直涌,原本俊秀逼人的脸被鲜血染上了大半,只有那眼神还是那样的坚定,漆黑一片,没有半丝杂质,像是灵魂最深处的磐石。

“顾惘!!!”顾上铭惊叫一声,紧紧的抓住顾惘的手臂,生怕他现在倒下,像是娘亲一样消逝在天山。

顾惘强忍着疼痛,露出了一个笑容,满脸的血污,却不忘安慰顾上铭道:“我……没事,就是内力反噬,你……不用太紧张……”

顾上铭的身体本就虚弱,虽然反噬之力没有顾惘那么严重,但是却还在足够让他倒下的,在如此的被顾惘的情形一吓,顿时身子发虚,抱着顾惘倒下了。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