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48-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48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7:40Ctrl+D 收藏本站

敛天瑟半分关系都没有。但是现在他却要利用这份所谓的感情啦保护顾惘。

顾惘皱眉,顾上铭现在挡在他的身前,用一把匕首接下了敛天瑟的长剑,虽然敛天瑟没有伤他的企图,但顾上铭的情绪太不够稳定。

敛天瑟看着顾上铭的眼睛在看着他剑刃上的鲜血,心中就知晓不好了。

顾上铭看着敛天瑟更本没有和自己斗下去的意愿。眼神暗沉下来,架住敛天瑟长剑的手不肯松开,敛天瑟不忍伤了顾上铭,场面比和顾惘对战的时候还要僵持。江湖道义,江湖道义,顾上铭讽刺的一笑,趁着这个空隙,用力狠狠的把敛天瑟撞开,大声的道:“李壮,走!”

李壮得令,飞快把冰棺抗在身上,趁着顾上铭为他争取来的空隙冲了出去。他可不管那么多江湖道义,自己只是个奴才,做好份内事就可以。

敛天瑟看着一幕大喊到:“不!”可那李壮带着顾锦离开了冰室,双眼欲裂,内力猛的爆发,将两人给震了出去。

顾上铭和顾惘被震倒,顾惘原本就在顾上铭的身后,顾上铭落下之时,顾惘将整个人都垫在顾上铭的身下当肉垫。

原本的伤口本就血流不止,被顾上铭这样一压,更是猛的溅了一泓出来,在霜白的地上格外格外明显,骤然的一阵疼痛却没有让顾惘发出声音,原本还有些血色的嘴唇变白,眼神却没有半点晃动。

地上那一滩血,让顾上铭赶忙的站了起来,顾惘在顾上铭站起来的那一刻,也站了起来,只是血顺着手臂哗啦啦的往下流,玄黑的衣料被泅湿,颜色比之前看起来还要深邃了几分。

顾惘伸手捂住伤口,顾上铭慌忙撕下自己的衣摆给顾惘包扎,双手因为紧张而不停的颤抖。

他从来不是个会晕血的人,但是在面对顾惘流出的血的时候,内心却感到了一种惧怕,这样的颜色太刺目了,让顾上铭觉得自己会在面临这样的颜色的时候崩溃。他带着不易察觉的哭腔,不停的问道:“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第一次见到顾惘,他是多么一个器宇轩昂的人。而现在,在自己身边后,为了他,一次一次大狼狈。

顾惘捂住被包扎好的伤口,面上却没有露出痛色,一如往常的淡漠,只是脸色不如往日好罢了。

这样坚毅的一个人,如果不是顾上铭亲眼看见了他流出的鲜血,亲手包扎了他的伤口,他又怎么会看得出他受伤了呢?

顾上铭的额上也涔涔的出了冷汗,细碎的头发贴在鬓角边,抬眼看着顾惘的眼神满是伤痛,这个人从来不会把自己软弱的时候露给别人看的人。

顾惘看着顾上铭灼灼的眼神,想要把头错开顾上铭的眼神,却没有办法移动自己的眼神半点,只好说道:“我无碍,这些只是小伤。李壮支撑不了多久,走吧。”

李壮一人带着一个冰棺,情况肯定不善,何况敛天瑟还追了出去,如若两人不快些赶到,只怕才被夺回去的顾锦尸身又会被敛天瑟抢回来。

顾上铭看了一眼顾惘的伤口没有说话,他在为顾惘的伤口为难,现在顾惘又怎么禁得起一战?现在顾惘的伤势,若是再继续去追,只怕也太勉强了。

顾惘心知顾上铭的为难,抿直了嘴角看起来很是坚定的道:“我们去追回锦庄主的遗体,不管如何,锦庄主都得葬回顾家的祖坟里,那里是锦庄主付出了一辈子心血的地方。”

顾上铭心中震动,看着面前这个人,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种这个年龄段没有坚毅,伸手牵起顾惘的手道:“走吧。”两人一路速度极快,顺着李壮留下来的指引一路赶去。

李壮留下来的倒不是多么复杂的暗号,而是留下一种香饵,一路细细碎碎的不均匀的撒在地上,看得出是一路随手洒下的。

两人一路跟着香饵,香饵的气味若有若无的飘散在空气中,暗香浮动,淡淡的幽香在树柏中散开,夏日的花草的清香和身旁顾惘身上的血腥味融合起来,是一股美好而让人窒息的味道。

躺在冰棺中的顾锦,拿不起又不肯放下飞敛天瑟,爱成痴的他,堪不破的顾惘。

这样的组合让顾上铭鼻根出骤然的发了一阵酸。

顾上铭和顾惘追寻着那香饵的气息而去,顾上铭能闻见的却只是身旁人身上的血腥味,他仿佛都能看见从他身上掉落的每一滴血掉落在地面上,泥土中,石头上里轻轻溅开的模样。

顾上铭想起娘亲在案前翻看账本的模样,想起顾惘抱住他时臂弯里的安全感。

两人的手紧扣在一起,顾上铭一路失神,但是因为有顾惘引领的原因,还是赶到了敛天瑟所在的地方。

冰棺上面盖着李壮用来垫在肩膀上的软布,布上染着血,凄楚一片。

李壮就站在冰棺前,满身是血,敛天瑟站在李壮的对面原本沾着顾惘血的剑上,染上了更多的血色。李壮看见顾上铭和顾惘赶来,大声的喝了一声:“庄主!!!”脸上血污一片,粗狂的声音满身豪气。

顾上铭听得李壮叫他,提剑便上去替代了他的位置护在冰棺前。李壮见顾上铭接替了自己位置,原本一直绷紧的弦崩碎,高大的身子倒在了冰棺前。顾上铭看他声上的伤口,有被划过的,有刺穿的,而脸上的伤却全部是被剑气给震出的。

顾上铭看着已经变成血人的李壮,在转头看向自己身边手臂上血流不止的顾惘,看向敛天瑟的眼神已经没有了一丝的温度,宛若胡天飞雪,风暴在里面刮起了躁动足以淹没一个人。从怀中掏出了疗伤的药,给倒在地上的李壮服用后,他便扬手抬剑,剑锋直指着敛天瑟。

顾惘看着顾上铭那看着状似平静无波,但实际上却已经是一片暴动了的情况,没有出手阻难。

心结这种东西,解开了就解开了,解不开就得如鲠在喉一辈子。

第六十一章

在他转身发现,敛天瑟穷追不舍之时。

纵使他是自己的父亲,顾上铭也再也无法忍受,新愁旧恨相继扑来的怒火,让他怒吼道,“敛天瑟,你负我娘亲,伤我属下,新仇旧恨,今日一次算清,我两之间,今日只得活一个,你要是决意要带走我娘亲,你,得先从我尸体上踏过去!”

两父子,竟一步步到了今天拔剑相对,一定要论出一个你死我活的地步来。

敛天瑟见得顾上铭如此,心中暴怒,眼中一片暴虐之意,这是他和顾锦的孩子吗?!竟是如此的不孝不悌!这样的孩子还不如不要!

“你娘就是如此教你的?!不知孝义礼法吗?顾上铭,你枉为人子!你!你!”敛天瑟被气得额上青筋直跳说了两个你都没有说出接下来的话,自己的儿子居然要和自己一决生死,何等的荒谬!他知道顾上铭和他没有半点父子的情分,可是却没有想到此子竟然忤逆到了如此的地步,哪里有把他自己父亲放在眼里,他虽然能容忍顾上铭对他的种种不敬,但是不代表能容忍顾上要抢走顾锦。

顾上铭道:“我枉为人子?不及你十中之一!你枉为人夫,枉为人父!”说罢便暴起,钧如雷电的冲着敛天瑟而去。

论为人夫,他先负了顾锦,后又负了为他生了两女的叶莲心。论为人父,弃顾上铭不管,为顾锦又不顾敛红怜的性命,这样的人,居然在和他说什么孝义礼法,真是好笑!

顾惘见顾上铭上提剑前与敛天瑟打斗了起来,心中知道顾上铭不是敛天瑟的对手,便伸手点住自己左臂上的伤口,强行压住了伤势,彼时他右手持剑,左手便露出了空挡,虽然没有伤得太深,但是从手臂到肩上,范围还是很大的。

顾惘用点穴的方法封住了自己还在流血的伤口,没有受伤的右手一寸寸的握紧手中的剑,剑刃一翻,泛出一片寒光,提剑便飞身上前,接住了敛天瑟一剑,从两人招式的缝隙间穿插了进去,替顾上铭一一把守好原本照顾不到而露出的薄弱之处,将顾上铭的进攻照顾了个周全。

剑气轰隆,三人原本束好的发冠全部散开,青丝被震得四散,顾上铭和顾惘的模样看起来还好,虽然染上了血污,发丝四处飘散,两人表情肃穆,在剑光间穿梭,严丝合缝,顾上铭露出的缺陷之处,全都由顾惘挡上,让敛天瑟没有任何的缝隙可钻。

敛天瑟表情狰狞,急火已经攻进心窝,发丝披散得十分狼狈,脸上也和顾惘两人一样,被剑气割出了许多的小口子,鲜血苒苒的流下,他必须得带走顾锦!他既是放不下,那他就必须圆了自己心中那最后的一点希翼!

何况他为了他那最后的一点执念已经选择牺牲了自己的女儿!如此大的代价,他怎么能放弃顾锦!如若现在放弃,不就让一切白白的付诸东流了吗?!

为之投入得越多,就越不能抽身放下!他扔进去了那么多身家难道最后还得孑然一身,什么都没有吗?!

顾惘和顾上铭对视一眼,看着敛天瑟眼中的疯狂,心中同时闪过一个念头‘敛天瑟执念太深,已经失去了理智了’!

江湖中大家向来怕两种人,极端理智和极端不理智!而敛天瑟之前属于前者,现在属于后者,一直都不是省油的灯。

但若极端便可有破法,慧极还必伤,何况是敛天瑟这种一直是在翘板最两端的人物。

顾惘挥剑格挡,对顾上铭道:“顾上铭!用柳残!”

敛天瑟现在神识已经将近在一片混沌中了,现在是最危险的状态,也是最容易让顾上铭和顾惘有机可乘的状态。

顾上铭听得顾惘的话先是一楞,才反应过来顾上铭说的是什么,那几乎已经被他忘记了的,柳残三式!

“好!”顾上铭听得顾惘的话,楞了一下就应声了下来,两人变换身法,同时展开了柳残三式的剑法。顾上铭喝声冷笑道:“敛天瑟,你不是说你知道九涧后的秘密吗?让你见识一下柳絮剑法最后的三式!”

顾上铭和顾惘突然暴起,让敛天瑟陡然一下抵抗不住,虎口震得一下裂出了血。

顾惘看着顾上铭如此拼命的状态,心中也有些担忧,柳残三式之所以叫柳残三式,自然要当得起那个残字。

完全是在伤害自身,透支自己的身体,便是如此,这三式才被称为柳残,才会被记录在禁地九涧后,而且不是庄主都没有资格学习,如此,便可看出这三式的威力有多大!

可是在威力之后的,是身体的透支!

顾惘右手持剑,腾不出手来,只好用已经受伤的左手凝聚内力,重重的点在自己的腰后,一连几下,原本苍白的脸色顿时红润了起来,像是身上没有丝毫的伤一样。

这样的情况看得顾上铭一惊,手上动作不停,紧张的问道:“顾惘!你在干什么!”

顾惘抿了抿嘴唇,那柳残三式使出来的威力陡然变得更大,他道:“没什么事,快速战速决!”

顾上铭听得顾惘如此说,也没有心绪再分心,不管如何,得先赢了敛天瑟再说,若是不能赢,顾惘的境况可能会更加的严重。

敛天瑟被原本那些冒出来的心绪冲撞,心中早已不复清明,对着顾上铭也没有半分留手,只想着如此不孝不悌的儿子,留着也没有用,想着如此的阻拦他,不如就……送他去了为好。

让这个孩子去陪顾锦,顾锦也就不会寂寞了吧!

顾上铭只觉得自己身体里的内力奔腾,像是活生生被扩宽了经脉一样,这柳残三式真是太厉害了!

但是顾惘却阻挡住了他许多的动作,本来应该他进攻的地方,大部分都被顾惘给替代上了,原本身体里奔腾的的内力还是一样的磅礴,却没有刚才的那样汹涌了。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