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46-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46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7:31Ctrl+D 收藏本站

住了你,一定要剥了你的皮!”

顾涯让敛红怜把话说完了,又继续道:“这是一个给你爹的选择,在另一个地方,还有一个人在等着他,他只能选一个人,这个点了,你爹还不来,应该是已经做好选择了。”

敛红怜听得顾涯的话,心中一震,连忙的问道:“你还抓了我姐姐?哼,才不可能,就算爹爹去救姐姐,他也会派手下的得力人手来救我!我们可都是爹爹的女儿!”

“很遗憾,你爹是不会派人来的,因为如果来的不是他,你必死无疑,如果谁都没来,你反而有几分活下去的希望,所以你爹爹把你的性命交给了我哦,他只是在赌,我会不会心软,在他选择这样做的时候,他,就已经放弃了你了。”

敛红怜不可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小哑巴道:“你胡说!能有什么东西!让爹爹看得比我还重?!分明胡说八道!!!”

顾涯遥遥的望着天山中的漫漫黑夜,道:“他在留住他最后一点可笑的残念罢了,你,不比他自己的一线私心来得重要。”

敛天瑟,他,原本就是个如此薄情的人。

冰室中,敛天瑟匆匆赶到,便正好看见了顾上铭在扶起顾锦的尸身,他连忙喊停,匀了两口气,让自己一路匆匆赶来的内心在一瞬回复了平稳。

顾上铭轻轻放下顾锦,让她重新的躺回那一片冰清玉洁的天地中去,看着赶来的敛天瑟笑道:“敛天瑟,我以为你不会来了,但是现在,你又放弃了一个亲人。”曾经放弃了他的母亲,现在,放弃了他的女儿。

“你比我想象中还要来的自私。”

敛天瑟的脸在寒冰中显出一种冷凝之色,顾惘仔细的看,发现敛天瑟和顾上铭还是有几分相像的。

从轮廓和俊美的五官,都有着淡淡的影子,只是敛天瑟的身上多了几分沧桑和苍老,还有一股淡淡的儒气,不比顾上铭精致,也不比顾上铭来得惊艳。

敛天瑟脸色不怎么好看,应该是被自己的儿子如此的说而感到不悦,他对着顾上铭道:“既然我来了,你还要带走你娘吗?”

顾上铭的睫毛上沾染上了一些冰屑,敛目道:“敛天瑟,我让你选,是选给我娘亲看的,我要看的是个答案,而不是你选什么,就给你什么,娘是柳絮山庄的庄主,她应该葬入顾家的祖坟里,她的灵牌葬身冢和灵牌应该受到所有顾家后人的敬仰和香火供奉,而不是在这里,在死后才能陪着一个她等了一辈子都等不到的人!”

顾上铭话说得不轻,没有给敛天瑟留半分的脸面和余地,当敛天瑟却没有生气,只是在听到顾上铭说,顾锦等了他一辈子都等不到他时眼神黯淡了一下。

这些本来就是他的错,后来人有他们的看法和评说,而自己的儿子,也是有这个斥骂自己的资格的。

敛天瑟看着顾上铭的模样,知道说什么都没有用,只是道:“人活一世,谁无错?但是有些事情,就算是错的,也得去做,人的一生并非只是有情爱两字,若是为情爱抛却一切,又何苦生为男子?”

彼时他才在江湖上初露锋芒,顾锦便昭告天下,她要找一个入赘的夫婿,纵使心中知道应该果断了了断两人之间的这一段纠缠,他还是没有压抑住自己对顾锦的感情。

那是错的,他堂堂男儿,怎可去当入赘的夫婿?但是他却去做了这件错事,为了顾及他的想法,从始至终顾锦都没有对外告诉别人,他是谁。

他是武林中的一代新秀,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众多名家刮目相看的青年才俊,他生来就注定是要成为一代新的传奇的,他会征服这个武林,改变这个武林,俾睨天下,仗剑天涯。

如果甘心窝在柳絮山庄里,和顾锦安静的过完下半辈子,才是个真正的笑话吧?

顾锦要振兴柳絮山庄,挑着顾家一代代祖先的期望,他想要仗剑天涯,成就一个自己的神话。

从一开始,他们就不应该在一起,但是顾锦坚持,他又偏偏敌不过顾锦的坚持。

就如同那日,顾锦站在柳絮树下,他的眼中满是无奈,却还是屈服于了顾锦甜美的笑容中。

第五十九章

顾上铭听得敛天瑟的话,冷笑着合掌拍了拍双手,“身为男子,胸襟中不系情爱,怀着豪情壮志,不愧为世人啧啧称赞的武林盟主。但,”顾上铭讽刺的看着敛天瑟,话锋一转,“你错就错在,负的是柳絮山庄的人,负的是我的娘亲。”

顾惘在一旁听着,心中思绪也不免被牵动了一些。敛天瑟,纵横江湖的一代英豪,却未成想到有这样的一段历史,竟然是他的爷爷。

心中轻叹道的顾惘,看着努力压抑着怒气的顾上铭。指甲显然早已陷入了掌心,顾惘无奈的握住他,小心翼翼的悄悄掰开他的手掌。

顾锦是一位奇女子,哪怕是这个她等了一辈子的人。她依旧无怨无悔的爱着。一生一世,生生世世的爱着。当初,顾锦爱上的又何不是敛天瑟的豪情壮志。若敛天瑟真为了儿女情长守在柳絮山庄一辈子……顾惘叹息。

或许这也正是当初顾锦放敛天瑟离开的理由吧,她不想毁了他。当初的那个转身,那个到来,那一声无奈宠溺的叹息,对顾锦来说,就是一辈子。顾锦的愿望,也许就是如此的卑微……

敛天瑟听得顾上铭如此说,什么话都没有说,他说得在多都没有用,顾上铭不是不理解他,而是理解了也不能原谅,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被原谅这样的事情,在顾上铭的立场上,他就是错了。

而在他自己的立场上,他也从来未后悔过,他爱顾锦,但是不代表他会因为对顾锦的爱,就放弃现在的一切。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在顾锦和他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他和顾锦是两种人……

情感是种很多余的东西,敛天瑟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爱情,兄弟情,亲情,这些东西,都是可以用来利用的筹码。

而现在,顾上铭的手中是有这样的筹码的。

他和顾锦的孩子,不知不觉就长那么大了,他还记得顾上铭才出生的时候,皱巴巴的一小团,软软的,抓着他手指的小手很软。

他对顾上铭的亲情,是顾上铭手明晃晃的筹码,即使是他自己的感情,也被衡量得那么清楚。

顾上铭看着敛天瑟陷入了追思中,似笑非笑接着道:“敛天瑟,我娘等了你半生,直至最后的一秒,他都还在惦念着你,至死……都念……爱着你呢。”

爱这个字现在说出来让顾上铭感到无比的沉重,当他自己也体会到什么是爱的时候,才格外为自己的娘亲不平吧。若是顾惘也离开自己,若是顾惘也离开……

敛天瑟眼神黯淡,抬起眼看着顾上铭道:“总归是无法一起的,她又何必如此的执着呢……”

顾上铭听得敛天瑟的话忍不住放肆的笑了起来,何必执着,何必执着,总归无法在一起,那他对顾惘的执着呢?那敛天瑟对他娘现在的执着呢?顾上铭再也无法忍受自己的怒意!怒吼道:“敛天瑟,何必执着?是啊,我娘何必为了你这样如此不值的人执着呢?你又何必用你那点执着来侮辱我娘亲呢?”说完便转头看向李壮道:“抬走!”

李壮这样的苦力在现在才体现出他的优势来,将布垫在自己的肩上,直接把冰棺扛了起来,顾上铭带李壮来看中的就是这样的李壮这样的优势,比起顾上铭和顾惘的内力来说,,他的力大无穷在现在更加的实用。

敛天瑟见李壮的动作,脸色一变,上前就要阻拦,却被顾上铭和顾惘拦住,不能过去。敛天瑟见势,连忙退到了门边,把守住出入口,让顾上铭没办法把顾锦带出去。

顾上铭见敛天瑟把出入口挡住了,冷脸道:“敛天瑟,你让开,别挡着我娘回家的路。”

敛天瑟看着冰棺中的顾锦,声音有些悲凉道:“上铭,没有我的地方,又怎么能叫做她的家呢?”

顾上铭听得如此,冷冷的一笑:“要是按你的话来说的话,我娘早已经就没有家了,以后也不会有。”

“无论如何,我也是你娘亲的丈夫,你的爹,你要如此和我针锋相对吗?”

“敛天瑟,你在和我说笑吧,你对不起我娘在先,还指望我娘把你当丈夫,我当你做爹?武林盟主也爱说只有奇怪的话吗?”

敛天瑟再三的被顾上铭讽刺,而且次次是插在他心中唯一柔软的那一块地上,次次用顾锦说事,他眼中的怒色越盛,薄怒道:“我对不起你的娘亲,那么你就对得起了吗?!你堂堂柳絮山庄庄主,居然爱上了男人,顾家上下,列位祖宗,你又对得起他们那位?!”

从头到尾一直静静听着的顾惘,心中一惊。男人!这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事情,或者他根本不会想到,自己的父亲,这个给自己生过无数妹妹的人,竟然喜欢男人,可为何他胸口闷的难受,是因为发现自己现在不但要小心女人还要小心男人。

为什么他难受的要命,甚至想直接不顾众人,就将自己的爹,压在身下好好拷问?

顾上铭听到此话,不得不停下了脚步,去刺杀顾惘的人,果然是敛天瑟派去的,而他这一路带出来的人全部是他自己的心腹,可是就算如此,还是有敛天瑟的人在里面,若不是有人通风报信,敛天瑟从不和他相处,又怎么会清楚他对顾惘的心思呢?能猜到他心思的人,估计也只有那么几个,小哑巴肯定不会,除去娘的事情,他都如同一个木偶一般。一一排除后……顾上铭整个心都凉了。抬起头看向敛天瑟,冷冷道:“果然是你派的人。”

但当他无意转头的看向顾惘之时,却发现他那冷若冰霜的看着自己,想到顾惘发现了自己的心思,排斥自己顾上铭的声音越发的寒冷“你怎么想我不管,你是怎么对待感情的我现在也没必要管,但是你现在不要来干涉我的事情,你,没这个资格。

敛天瑟正心中对自己刚才因为激动而说错了话有些懊恼,只怕这顾上铭知道这事后更加会厌恶自己了,但听完这话,他不得不扫了一眼顾上铭身边的顾惘道:“你的事情我的确没有资格干涉,但是有些事不能发生我就不会允许它发生,你娘为了柳絮山庄一生操劳,全部心血都给了这份家业,我不会让这些心血毁在你的手里。”

顾锦是那么爱柳絮山庄,是那么爱顾家啊!爱到为此愿意放弃他。

又何必多说什么呢?他们不过是各有坚持而已,他太冷静,顾锦太坚持,所以一开始就注定是不适合。

只怕这袅袅的寒冰之气,也没顾上铭现在的心一半凉,他一直偷偷观察着顾惘,虽然顾惘到现在也没放开他手,但顾上铭知道,顾惘现在不高兴,非常的不高兴。顾上铭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神色莫测:“敛天瑟,为什么你会觉得娘的心血会毁在我的身上?当初你觉得入赘会影响你的前程,就离开了娘亲,不过你不够坚持,不够努力而已,如果你肯在努力一点,谁会因为你的身份而敢看不起你呢?你只是自己放不下而已!你总觉得入赘的身份会影响你的前程,会成为你的污点,你,不过如此尔。”

敛天瑟听得顾上铭的话,神色不动,看了两眼顾惘,问道:“那么你相信你能够两者兼顾吗?上铭,柳絮山庄的庄主爱一个男人会怎样呢?你并不是喜好男色而已,你是爱上……”

顾上铭承认了?顾惘在一旁听着,心乱如麻。

看着这个懦弱的父亲,如此的轻视自己,却为了维护现在为了所为的一点自己的面子,不忍心说出名字的作呕模样。真是父子情深啊!若真是关心,为何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说出。

他转身对着顾惘,开始有些自暴自弃。自嘲的向顾惘道:“你可想知道我爱谁?”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