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45-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45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7:27Ctrl+D 收藏本站

是敛天瑟。

他并不是没用怀疑过,只是觉得太过匪夷所思了。

敛天瑟是他的爷爷?那位从没有再族谱上留下名字的爷爷?

一切都指向这样的推测,敛天瑟带走了顾锦的尸身,敛天瑟对顾上铭一直以来多有关心,顾上铭提起敛天瑟总是不屑的态度,说起小怜时的嘲讽语气。

好像没有什么结果比这样的推测能更加符合事实。

顾惘想起敛天瑟初见到他时露出的和蔼笑容,那时候他们才第一次相见,敛天瑟这个退隐了的一代高手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这个招式有点问题,我来教你吧。”

顾惘甚至一度觉得自己是被天上的馅饼砸中了,他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一入江湖就能得到传奇人物敛天瑟的指导,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福气。

现在想起来,也不过是敛天瑟在照顾自己的孙子罢了。

顾上铭看着顾惘捏碎手中的的茶盏,和顾惘有些闪烁的眼神,直白的道:“敛天瑟就是我娘曾经招的那个入赘夫婿。”

顾惘见顾上铭如此直白的对他说了出来,心中顿时喜忧参半,喜的是顾上铭肯对他坦白这样的事情,忧的是他的推测成真的,顾上铭是敛天瑟,他是敛天瑟的孙子这样操蛋的事情是真的。

那么顾上铭要众人做的事情应该就是今天晚上去带回顾锦的身体,小哑巴去‘招待’小怜又是为了什么呢?

顾上铭向来不是那些会拿人短处要挟的人,他让给小哑巴的笺纸上面又是写了什么呢?

顾惘虽然不清楚,但是却没有衍生出多少好奇心,不过是在心中疑问了几句,就将那几分疑问收了起来。

顾上铭坐在木椅上,眉眼笑得像是个小孩一样的得意,他道:“顾惘,你知道我娘她最想要看见什么吗?”

“她想要看见敛天瑟选择,看见敛天瑟在摒弃权欲之外后如何去选择,是她重要,还是他现在的家重要。”

顾上铭掩唇,笑得灿烂,嘴角却有几分凄厉的道:“小哑巴想要看见的和我娘相同,他以我娘的愿望为愿望,以我娘的想法为想法,他是个很不错的仆人呢,敛天瑟若有小哑巴的一半看重我娘,就不会有今天的局面了。”

小哑巴的身影在长长的走廊中被暗影中被遮盖,手中的笺纸已经被内力震成了粉末,他垂眸,眼神却格外的兴奋。

锦庄主,你想要看的,我替你看着,你未完成的那些怨怼,我来替你一一完成。他既然让你痛苦了大半生,那么,我不会让他安生的过完下半生的。

遥记得很久以前以前,大约是九年前还是十年前的时候,那时候顾锦摸着他的头说:“你是谁家的孩子啊?怎么在这里?”

“怎么不说话呢?是不会说话吗?那你以后跟着我吧,只要在柳絮山庄里做做简单的事情就可以有饭吃了哦。”

“我有个孩子,他比你大一些,你还可以陪他一起玩。”

“顾涯,快去把功课做好,待会再去和上铭玩。”

他叫顾涯,顾是顾锦赐他的姓,他也是有名字的,是顾锦给他取的,他也是有童年的,是顾锦陪他度过的。

他的人生里,迄今为止,慢慢的都是顾锦,没有其他人。

锦庄主,你是不是在天上看着呢?你去了,我便是你的双眼,你的双手,你看不见的,我替你看,你办不到的,我替你办。

顾上铭他现在也像你一样了,我是替你成全他的情,还是替你守护你的儿子不走上歪倒呢?

这些……都不关我的事啊……

顾上铭要分就让他去疯好了,反正,我也是是疯子,你也是。

第五十八章

顾涯的动作非常之快,天山之顶上,敛红怜被绑着吊在一颗大树下,顾涯就站她的身边,手中举着长剑横在敛红怜的颈上,竟是随时都会划下一般的紧绷。

敛红怜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她是见过他的,在顾惘的身边的时候,他曾见过他一面,大家都是叫他小哑巴,是顾上铭的奴仆来着。

顾涯手中的长剑寒光铮铮,敛红怜看着顾涯喊道,“小哑巴,你好大的胆子,你既然敢这样对待主子!你家庄主知道吗?!你们柳絮山庄就是这样教下人的吗!”

敛红怜看着横在自己脖颈上的剑,虽然心中心虚,但是还是忍不住拿出大小姐的架子出来,她的爹爹是武林盟主敛天瑟,天山是她的主场,她是主人,而小哑巴不过是一个客人的仆人罢了,两人的身份天差地别,对于小哑巴现在的行为,都可以称为,不知尊卑有序,不知上下有别。

她和小哑巴是分明的两种人,一个尊贵,一个低贱,她又怎么会忍受小哑巴冒犯自己呢?

顾涯听着敛红怜的话,手上用力,在敛红怜的脖颈上留下了一道红痕,血液顺着脖颈细细的流下,吓得敛红怜一阵尖叫,脸色顿时就白了下去,她没有想到小哑巴真的敢对自己下手,要知道,就算是顾上铭在她的面前举着剑,也得掂量一下她的身份,没想到这个大胆的奴仆真在自己的脖子上划了下去,虽然划得不深,但是也是确确实实的出血了。

敛红怜顿时老实了下来,不敢再说什么。只能憋着气,气鼓鼓的等着自己的爹爹来救自己。

不见阳光的天山地室下,顾上铭和顾惘一等人在黑暗中摸索着,顾上铭手中拿着一颗有半个巴掌大的夜明珠,走在中间的位置,照亮了前后,顾惘走在前面开道,李壮在最后当肉盾牌。

通道用青石板铺得平整无缺,墙上是用红砖嵌得死死的,两旁的墙上每个一段距离,还有着一盏琉璃灯。

修葺得很是精巧,在地下修出这样一间暗室,也是很不容易了的,通道里一阵阵的寒气袭来,走了大约有小半柱香之后,面前终于出现了一扇门。

顾惘上前,将手掌贴在门上,内力徐徐不断的运出,那扇石门被慢慢的推动,顾上铭举着夜明珠在顾惘的面前,给顾惘照亮面前的事物。

门才一打开,一大股的白色冷烟就涌了出来,冷得三人浑身都打了一个颤。

这次来的人不多,若是来得多也只是累赘罢了。

顾上铭让小哑巴挟持了敛红怜,而敛天瑟自然也分身乏术,顾上铭给他的是一个选择。

是已经死去的顾锦重要?还是他活着的女儿重要?

顾锦曾经没有机会看见敛天瑟如何选择,现在顾上铭和顾涯来替她实现,顾锦曾经对他太好了,除了入赘的事情,从来没有为难他过一次,除了入赘的时候,也从来没有逼过他一次。

现在,他们来逼他……

天山顶和顾锦所在地下冰室,完全是在两端,敛天瑟只能选一个。敛天瑟收到的威胁信中说得清清楚楚,如果去天山顶就敛红怜的人不是他本人,那么不管什么情况,都会直接杀了敛红怜,他若去救,能救下直接女儿的几率很大,而若他不去,而是假以他人之手,敛红怜必死无疑。

而在地下冰室这边,若不是敛天瑟亲自前来,其他人也没有能阻拦住顾上铭一行人的本事。

顾上铭对这次的行动很有把握,他不认为敛天瑟会为娘亲的尸身前来,若是娘亲活着,倒还是有得选,现在娘亲去了,只留下一个躯壳,选择的余地就太小了。

就算是很重要,重要得放在心尖尖上那一小块软地上的人,也得活着才有那样的重量,活人争不过死人,但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却是争得赢一具死去的躯壳的。

那是他的女儿,他又怎么会放弃呢?

顾上铭等人,这一路顺畅无阻,没有什么人出来阻拦他们的前进。这一次,算家事,只不过是一场比较凶残的家事而已,外人是插不上这个手的,解铃还须系铃人。

众人进入冰室,里面寒气透骨,三人都运起内力御寒,不一会,三人都不觉得冷了,冰室内四周的石砖上都覆盖着一层薄薄的,连头上的穹顶都被薄冰覆盖着。

往里走了一段路,一个透明的棺材就显现在了面前,就如同是普通的棺材一般,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和雕刻,是最简洁的模样,从透明棺材的壁中,能看见在薄薄冰霜中顾锦的容颜。

就如同那时颓蘼天水井旁一样,静静的躺着,面色苍白没有半点血色,原本还有着浅浅颜色的嘴唇已经变成了全部的白色,冰霜覆在她的面上,睫上沾着一两点冰屑,寒若冰霜,却依旧保持着生前的美艳。

就如同是被冰封的仙子一样,这样的一个女人,这样的一片痴情,敛天瑟怎么受得起?当初有是如何狠的心?才忍心辜负呢?

李壮对着冰棺跪下磕了三个砰砰响的响头,额头磕得隐隐都出了血丝,才爬起来,道了一声:“锦庄主,奴才我对不住了!”说罢将棺盖推开,然后再不敢冒犯,退在一旁,让顾上铭上前。

顾上铭走上前,伸手在顾锦的脸颊上捏了两下,摸到里面有东西,知道是能让娘亲尸身不腐的宝物。

以敛天瑟对娘亲的执念,这点心思他还是肯花的,一颗能让尸身不腐的珠子虽然是世间少有,但是却并非是没有的东西,顾锦回不来了,一颗稀少的珠子又有什么用呢?

顾上铭伸手至冰棺内,堪堪的把顾锦从冰棺里扶了起来,却听得一声阻拦之声:“上铭,放下你娘。”

敛天瑟来了……

但那天山顶上,敛红怜已经被吊了那么久,手上早已经全部麻了,在天山晚上潮湿的空气中,敛红怜忍不住一个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敛红怜焦急的盼着爹,不甘对着小哑巴道:“喂,小哑巴,你是不是说错地方了,还是你故意调虎离山?把我爹爹骗到了其他的地方去?他怎么现在还没来?”

顾涯嘴角勾起了三分的笑意,说不出是喜是悲,只觉得朦胧得紧,他回头看着敛红怜道:“我可是明明确确的告诉了敛天瑟,天山顶,大榕树下,你觉得天山有几颗大榕树?”

天山上的榕树的确很多,但是所谓的大榕树的话,也就只有这一颗了,大约有四人环抱一般的粗,上面挂满了红布条和木牌。

许多地方的风俗都喜欢在一颗大树上挂上红布条,和一些木牌,木牌上乞求平安或是什么之类的,在当地,那样的一颗树是很好认的,而敛红怜被绑的这一颗树,正好就是肩负这样责任的树,一颗被挂着红布和木牌的大榕树,这样都能认错?

敛红怜忍不住嘟嘴,心中有些懵,却没有直接想到敛天瑟放弃了自己,他是敛天瑟的小女儿,向来被捧在手心里疼爱着,说叫人来救她什么的,她第一反应的叫多少人来,而不是会不会有人来。

她的成长认知让她太有自信了,自信到顾涯在一旁看着心中翻江倒海想要剐了这个女人。

锦庄主等了一辈子,从没有过这样的自信,在关于敛天瑟的事情上,从来不敢说什么一定,肯定之类的话,至死她都没有半点自信,对自己没有,对敛天瑟没有。

而这个丫头,却能如此自然的摆出这样的模样,一点都不担忧,锦庄主,为敛天瑟没有心中上下忐忑不安,患得患失,敛红怜却好似拥有得心安理得,是啊!敛天瑟。是他的父亲啊!

可他也是顾上铭的父亲!锦庄主的丈夫啊!

顾涯带着一点刻薄的笑意道:“敛红怜,你还不知道是吗?对,你还不知道,我的确不是简单的叫你爹来救你而已。”

敛红怜一听,瞪眼看着顾涯,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嚷道:“你真的好卑鄙!下流,被我爹抓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