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43-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43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7:17Ctrl+D 收藏本站

,柳絮山庄的前庄主,她应该葬我们顾家的祖坟里,灵位供入祖祠。”

顾惘回来了,可是即使他回来了,也许他也还是等一辈子也等不到顾惘。只要顾惘喜欢的是女人,他就没有可以和顾惘在一起的希望。

他自己都没人来成全,又为何要去成全别人呢?何况,那次刺杀顾惘的人,就是他的好!父!亲!娘等了他一辈子,他在娘死后才露出这副痴情的模样,死的人看不见,活着的人也没什么心情去看,他或许等不到顾惘,就如同娘等不到他心中爱了一辈子的那位。

至死才显情深,要来又有何用。

顾上铭嘴角勾起一丝冷笑,陆伯看着顾上铭的模样,诺诺的应了一声,然后恭敬的退出了顾上铭的房间。

出了房间陆伯忍不住伸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在庄主的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报复社会的气息。

这样的展开是怎么了?庄主他是哪里坏掉了?

门外的絮娘看见陆伯出来,知道他们谈完了正事,便端着手中的红木托盘进了房间。

絮娘自受了那一百鞭后,生生的卧床休息到了现在才能下床,虽然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痊愈,但是她坚持要开始自己的工作,于是带伤上阵,坚守在第一线,誓不后退,以保卫庄主为己任。

絮娘进了房间,就见自家庄主端坐在圆木椅上,眼神恍惚不知道在想什么。絮娘上前把药端了到了顾上铭的面前,药汁黑严严的一片,上面能模糊的映出顾上铭的脸,上面没有半点表情。

把药碗往前推了推,推到顾上铭的面前,絮娘对着顾上铭说道:“庄主,趁热把药喝了吧,等药凉了药效就不好了。”

顾上铭依旧面无表情的坐着,然后面无表情的说:“把药端出去,我现在还有吃药的必要吗?”

这个玩意他都喝了整整一个月了,现在生龙活虎龙马精神都有了,昨天还喝出鼻血来了,可是絮娘就是不放过他,大夫说要喝两个月,她就硬是要他喝完两个月才罢休。

絮娘看着日渐消瘦的顾上铭,心中心疼,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道:“庄主,你要是不吃药的话,就去叫顾公子过来喂你吧。”

顾上铭听得絮娘的话,嘴角抽了抽,乖乖的端起桌上的药,一饮而尽。

自从上次他以顾惘的事情对她下了鞭刑,絮娘就领悟出一个道理来,顾惘对庄主很是重要,要是在面对庄主的时候遇见什么不能解决的难题,譬如庄主不肯喝药,只要提一提顾惘就能有奇效。

百发百中,几乎没有例外。

可是即使顾上铭日日都吃药,甚至都补出鼻血了,顾上铭却还是在一天天的消瘦,一天天的憔悴下去。

这样情况要让絮娘怎么放心?喝着要都能瘦成这样,不喝药得成什么样?药不能停!

顾上铭喝下了黑乎乎的药汁后,苦涩的味道在嘴中蔓延,久久没有散去,伸手拈起一枚蜜饯放进嘴里,才勉强把苦味压了下去。

絮娘认真的看着顾上铭的每一个动作,眼神平和,在被责打后,身上原本那种不通世事的任性消逝,取而代之的是属于女人的端庄,一颦一笑之间都变得温和了许多。

她在认真的观察着顾上铭,她想要知道顾上铭到底是在为什么事情忧心,活生生的把原本能笑能闹还很能吃的庄主变成了这一副咬帕闺怨的模样。

絮娘对顾上铭试探的问道:“庄主你最近到底是在忧心什么?你说出来,絮娘就算不能给你解忧,你说出来也能让自己的心情好受一些。”

顾上铭沉默了很久,然后张开了两只手,展开在絮娘的面前,道:“絮娘,我有两个选择,一只手正握着我必须拿起的责任;一只手想要去抓住世人所不能接受的,我却执念的。两者只能选其一,而若是我选择了执念,很有可能结果,两头空。”

絮娘看着顾上铭,想起依稀是很久之前了,那个时候的顾上铭叫她絮姐姐,后来陆伯告诉她,他们主仆有别,主子如此叫他是主子自己的心情,但是若她应了下来,就是她的不懂规矩了。絮娘那时候怕被责罚,就不许顾上铭再叫她姐姐了。

可现在顾上铭已经长成真正的主子了,柳絮山庄的庄主。絮娘不知顾上铭心中到底是在想什么?但作为奴婢,她听听就好,没有资格琢磨着主子的心思,而顾上铭说的话中的深意,絮娘不懂,也不能懂。

絮娘看着顾上铭,伸手抓住顾上铭的双手,然后把顾上铭的双手放在桌子上,试探的道:“庄主,你有两只手,没有人规定你只能一只手拿东西,另一只手就必须空着啊。”两手抓才是真效率。

顾上铭被絮娘的话说得震了一下,半响没有说话,絮娘看着顾上铭的模样,感觉自己好像是说到点子上了,于是继续道:“庄主,只要你想,不过是比较累罢了,你有来两只手,却拿不起两样东西,是庄主你还不够努力,不够用力而已,庄主你要是想要,就去争取吧。”

絮娘一段话说完,看着顾上铭脸上露出豁然开朗的神色,自己心中也开心了不少,絮娘继续道:“庄主,这江湖险恶,你能开心就好,人活一世,到头来求的就是一个开心,为了所为的世俗,为了别人的眼观而或者,那该多累,锦庄主在天上看着也不会释怀的。何况,庄主你是柳絮山庄的庄主,他人没有权利管你。”

她不同与顾上铭,她的身上没有那么多是责任,她一个小丫头,一辈子就想要简简单单快快乐乐的过去,在年轻的时候去江湖上看看,见见什么是快意恩仇,什么是仗剑天涯,什么是人心险恶就好了。

陪着顾上铭出来一月余,仅仅是一月余,她倒是真的长了见识,知道以往的自己是多么的天真,人心险恶并不是有个壮年大汉对你说,我们可是好兄弟啊!然后背后给他下毒药那么简单的事情。

人心中有多少的沟壑,这事情就能多崎岖复杂,就如林劫,初见时,她不过是觉得她是个想要攀权附贵之人,而后却发现她总是大大咧咧的,心思单纯性子又直,喜欢庄主都不知道怎么来好好的表达,只知道说‘我就是看上你们家庄主了’这样的话,絮娘想着她大约是什么乡野丫头,虽然耿直,但是却还是很可爱的,直到后来林劫开始发生了变化,她都没有发现。她一心相信了林劫,即使到了后来,她也是觉得林劫的不坏的,只是人笨,性子又烈了些

到最后,才发现所以一切不过是场骗局,她甚至成为了帮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的行为甚至可以说是背叛了柳柳絮山庄。

江湖险恶,人心险恶大约也就是这样的了,絮娘也算是小小的见识了一下,在柳絮山庄那一方安全的港湾之外,她大约明白了什么叫做满地荆棘,步步为难。

而庄主他一辈子都要在这个江湖中打滚,将来遭遇的事会如何谁又会知道呢?她只是想要庄主好,曾经帮林劫她是如此想的,现在她还是如此想的,那时候被林劫迷惑,她做错了。现在,她不想要在错,她想要顾上铭好好的,这个亲人,这个弟弟,整个顾家的主心骨,他能好好的什么都足够了。

絮娘看着一言不发,已经陷入沉思的顾上铭道:“庄主,你想要的是什么呢?是分毫都没有可能了?还是只要争取就还是有可能的呢?”

“我”顾上铭张嘴说了一个我字,却迟迟没有下文。

看着顾上铭的模样,絮娘虽然想要知道是什么事情让他如此的纠结,但是她已经不是往日的絮娘了,顾上铭不想说,她自然也不会去问。

只要能让庄主想清自己心中所求的,他的症结大约就能解开了吧?絮娘把顾上铭面前的蜜饯和喝空了的药物收回了托盘中,在离开前对顾上铭说了最后一句话:“庄主,人的一生能有多长呢?你如何经得住这样的蹉跎呢?又如何留得住它匆匆流去的脚步呢?最后留下的只是你一辈子的遗憾。”

顾上铭听得絮娘最后一句话,眼睛猛的睁大,定定的看着絮娘离去的声音,长久的无言,在没有顾惘的人生里,他能否经得住时间的蹉跎?又如何留得住它匆匆流去的脚步?一生它没有那么长,总是等不得的,若是等了,一生可能转眼就没了。

就如同他的娘亲顾锦

絮娘在门外深呼了一口气,刚才那一番话她可是说不来的,小时候,锦庄主有时候累到极点而昏睡过去的时候,在睡梦中就会呢喃这句话,那时候絮娘还小,在她的身旁给她妍妍墨,陪她说说话解闷,在她的睡梦中,絮娘就总能听到这句话:

“人的一生能有多长,我如何经得住这样的蹉跎,又如何留得住它匆匆流去的脚步你,回来告诉我。”锦庄主这是在问自己,也是在问那个男人。

而现在庄主也似乎走道了这个坎。

第五十七章

顾上铭大睁着眼角愣愣的坐了很久。

一辈子到最后求的就是一个快乐,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为难自己,既然还有希望,为什么要做出这一副难看的模样在这里一个人难过,

顾惘喜欢女人,那么他在没有遇上顾惘之前也不是喜欢女人吗,他既然因为顾惘成了断袖,就可见,断袖这个东西不是天生的,那么为什么顾惘就不能因为他顾上铭而成为断袖呢,

顾上铭心中豁然开朗,原本灰沉沉的心情顿时一扫,竟是从未有过的开怀,脚步便轻快的朝着顾惘的房间而去。

每一步就好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顾上铭觉得原本压在身上的那一片压力全部都消失了,不管如何,他要去面对,要去争取。

如果得不到,只是他不够努力,那么,只要他在努力一点就好了,不管如何,只要他愿意为顾惘付出,顾惘总是会看见了。

没人的心肠是铁打的,是人就终有动容的那一天,顾上铭只要努力的去等这一天的到来了好了。

顾惘房间外,小怜拿着个香囊站在门外,踌躇不定,手中的香囊用的是上好的云缎,但是上面的绣工却十分的一般,有好几处的针脚都很粗糙,这样的东西拿出来,一眼就看得出来是她绣来送人的。

犹豫了半响,小怜终于伸手在木雕的门上轻轻的叩击了几下,轻唤了一声:“顾公子你在吗?”

门外的小怜等了一会见门还是没有打开,却没有离开,而是继续等在门外,她既然敢在顾惘的门外来找顾惘,自然是有把握顾惘现在就在房间里。

顾惘本来喝下了药后在房间里给运行内力给自己疗伤,听得小怜子在房外唤自己,顾惘也没有理会,在运行完了三个大周天后才站起身走去开门。一把门拉开,就看见小怜站在门外。

“你有什么事?”顾惘问得很直接,没有什么心情对她委婉。

小怜脸一红,诺诺了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话来,最后只是把手中的荷包递给了顾惘,顾惘看着小怜手中的荷包,没有说话,也没有接过,让小怜拿着荷包的手一直僵着。

当顾惘的脑回路走上正轨正打算拒绝的时候,一道声音却打断了顾惘将要说出口的拒绝。

“顾惘!”顾上铭就在廊上,一步步走近两人,走进的时候对着顾惘和小怜一笑,眼下泪痣妖娆,继续道:“顾惘,姑娘的一片心意,本就不能辜负。”

小怜一听这话,笑面如花,原本因为顾惘半天不回应的尴尬也因为这个半路插进来为她解围的人消失了。

但是小怜明显想得太简单了,顾上铭在一顿之后继续道:“但是顾惘你身有重担,柳絮山庄的半个家业都在你的手上,现在想男女之事只怕是早了点,江湖险恶,还是平安渡过保全自身为好,就莫去拖累人家的好姑娘了,我们这些刀口舔血的江湖之人,怎么能给人家一个平安喜乐的生活呢?”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