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41-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41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7:8Ctrl+D 收藏本站

的,而且这个逻辑对于普通人来说很正确。

这个正常逻辑下产生出来的行为深深的震慑住了殷折天,艾玛那个叫小怜的你在干什么?!!

放开那个少年,让他家庄主来!!!

但是顾上铭现在不在这里啊啊!!

殷折天活了那么久难得见到一个和他情况相同的啊!现在他在被一个妙龄少女喂东西啊!那个少女清纯可爱,娇美可人,可嗔可怒,暧昧不清是多么罪恶的事情啊!

他要怎么对得起他只见过一面的顾上铭?他要怎么让自己一颗被掰弯想要大家都弯的心情平衡下来!

顾惘看着小怜递到嘴边的食物,正想要拒绝,顾惘就看见殷折天一副大义献身的模样凑了过来,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放开那个姑娘,让她一边凉快去。

殷折天一把拿过小怜手上的香喷喷的兔肉,撕下一块塞进顾惘的嘴里,殷折天的表情很平静,但是眼神中的痛苦在翻滚,在汹涌的翻滚。

顾惘被殷折天的动作弄得很不适,想要直接一剑砍过去,但是当他看见殷折天的眼神的时候,不断瞟向傅白和小怜那边,便明了。

原来殷折天是想要做给傅白看啊……大概是希望刺激傅白,引起他的注意吧。

顾惘内心感慨,情之一字,真是误人啊……

殷折天实际上在努力的向小怜传递信息,你看啊!你看啊!一个和男人卿卿我我的男人,注定不是个好男人,你就放弃打顾惘的主意吧!

但是在他努力的信息传递中,殷折天又想起他还落下了一个人,那就是傅白,于是狠狠的给顾惘甩眼刀子,企图告诉他,为了你兄弟我做出了多大的牺牲!!

顾惘内心叹了一口气,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顾上铭了,但是他也不能对殷折天努力的想要追求幸福的眼神不管不顾。

于是他拿起殷折天手中还有大半的兔子肉,也开始喂给他,一整只兔子腿用很狂野派的风格塞进了殷折天的嘴里。

小怜表示惊呆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两人面部表情很正经有没有???!!!很严肃有没有!!!???

可是他们在干什么?论想要努力噎死对方的吃兔子肉方法吗?

傅白在一旁看着摇了摇头,用动作很委婉的表示出了自己想说的话,不忍直视啊……而面前的火堆,他也忍不住添加的更大了,让小怜险些以为,他准备烧死一堆奸夫银夫!!

顾惘已经很有耐心了,为了配合殷折天想要做给傅白看的想法,还反喂了回去,虽然喂得很狂野,但是这个已经是他容忍中最大的限度了,殷折天又不是顾上铭,给他享受那么好的待遇干什么。

小怜默默拿起另一只考好的野鸡,自己在一旁默默的啃着,可能是她没怎么出过远门,没见过世面吧,所以被两个人的行为吓了一跳,其实是她自己的问题是吧?

第五十四章

天色已近很晚了,但顾惘几人在脚步在休息片刻后就未停止。顾惘心中还在疑虑,到底是谁想要对他下手,

但是现在不宜多想,脚步越来越快,想要早一点见到顾上铭,他现在跨出一步,就离顾上铭近一步,此消彼长,顾惘仿佛很鲜明的感受到了自己离顾上铭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一众人在黑夜中跋涉,夜晚静悄悄的诶有人发出声音,树林中是野兽的叫声传来,现在这个点,只有孤兽才在外,其他的动物也睡了。

大约又是一炷香的时间,众人终于到了天山的顶峰,天山上灯火通明,薄薄的纸皮灯笼笼罩着蜡烛,发出朦胧的光,柔柔的一团,很是好看。

顾惘终于赶到了目的地,心中更加紧张,他在想他看见的顾上铭会是什么样子,会是像以前一样健健康康的顾上铭,还是依旧身体病弱的顾上铭,或者是……遭遇了更惨状况的顾上铭?

顾惘心念翻滚,竟是一时产生了近乡情怯的感觉。

殷折天道:“你现在受了伤,我和傅白先陪你进去看看,要是没事我们在出来吧。”

傅白听得殷折天的提议,没有表示反对,就是属于默认了,顾惘现在身上有伤还没痊愈,五脏六腑的伤势也还没养回来的,若真的是遇见了针对柳絮山庄展开的阴谋,只怕他自己难脱身,两人就只好跟着去给顾惘护个法。

顾惘同意了殷折天的提议,能带两个高手回去当保镖也是个大运气,要是真的有点什么事,有两个武艺高超的人跟在身边,根本不怕吃亏。

小怜因为武功不济被扔下在一旁。气嘟嘟的跺了跺脚也无可奈何。

三人潜入柳絮山庄众人住的院子里,来回的查勘,发现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和平日一样,大家这个点都睡了,看不出半点有奇怪迹象的蛛丝马迹。

顾惘,殷折天和傅白一致认为现在属于安全的状态,警报可以暂时停下,殷折天和傅白也算是好人做到了底,便功成身退了。

顾惘一路找到顾上铭的房间,那门上雕刻着缠枝的牡丹,薄绸糊住的窗户格子很能透气,顾惘推开门,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

房内的顾上铭在门被推开的那一瞬间就被惊醒了,顾惘离开后,即使身中暗长夜,受到一点点惊动都会醒过来,不像以往顾惘在的时候,只要熟睡过去就不要指望会因为什么打扰而醒过来,那时候因为有顾惘,他睡得很安心。

可是现在他没有办法安心了,那颗心,在胸腔里撞击着,像是要从身体里脱离出来一样,这颗心,已经不是他的了,它属于顾惘了。

可是,顾惘没了……不,顾惘只是落崖,他一定会活着回来的!!!

就算陆伯告诉过他,顾惘回不来了,这个从小就抚养着他长大的老人如此明确的告诉他,顾惘不会回来了,但是,他不信。

要他如何去相信顾惘已经死了?

他在黑暗中眼神渴望又茫然的探索,然后缓缓的闭上眼睛,颓然的重新躺了下去,已经多少次了呢?这样半夜惊醒想要能在睁眼的那一刻看见顾惘能站在他的床前。

顾上铭蜷缩在床上,薄薄的锦被搭在脚边,没有盖在身上,里衣松松垮垮的被压出了一些皱褶,黑色的长发散开在侧躺的身边。

顾惘上前走了上去,没有掩盖自己的脚步声,身上沾染的血腥味很快的在房间里弥漫开来。

顾上铭在床上不安的抓住被子,慢慢的绞紧,再次猛然的睁开眼睛,他闻到了血腥味,即使他武功全部被封住了,他还是闻得到,习武之人最敏感的血腥味。

黑色的长袍上面不知道泅了多少的鲜血在上面,顾惘拉开帷帐,迎面而来的却是一把匕首,闪着银光的匕首还没有挨上顾惘的身体,就已经掉落在地上。

顾上铭的神色在黑暗中不安而空洞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人,眼神灼灼得好像是要把面前的这个人活活的烧穿,穿着的白色里衣松垮垮的套在身体上,从顾惘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顾上铭的衣服掩盖下的胸膛,白玉一样的质感。

顾上铭在黑暗中看不清顾惘的表情,只是看见顾惘的眼睛在黑暗中格外的明亮,明亮的看着他,像是漫天的星晨坠入那双眼睛中,那是很难得一见的眼神。

顾惘伸手摸上顾上铭的发,黑色的发生十分的柔顺,披散在身后,顾惘道:“我回来了。”

只此一句,别无其他。,顾惘回来了,只是为了顾上铭,带着一身的血腥,身体里的伤还在阵阵的发痛。他的声音缓缓,像是在抚慰顾上铭紧绷的神经,四个字节带着让人安定的力量。

顾上铭长发蜿蜒四散在身后,白色的里衣和黑色的长发形成的对比是一种让人觉得震颤的美,侧头间能看见一颗殷红的泪痣。他没有说话也没有点头,没有任何的反应,正打算道歉安慰他,却看见顾上铭满脸是泪。

晶莹的泪珠从微颤的睫毛下,一路流至脸颊,然后到下巴,顾惘看得心中一疼,问道:“怎么哭了?我都回来了。”

顾惘在看见顾上铭眼泪的那一刻,觉得心中的某个地方在难受的同时又被填得满满的,那样被在乎的感觉……很好。

顾上铭没有回答顾惘的话,眉头紧皱的起身抱紧了顾惘,仰头看着顾惘,双眼极为空洞,对着他声音哽咽的问道:“你为什么还活着。”

为什么活着?他想过很多次见到顾惘该说什么,可是这一刻,他却发现什么也说出来。顾惘还活着,他该怎么,顾惘,顾惘你要我怎么放过你。顾惘,顾惘虽然我无数祈祷着只要你平安无事,我愿意什么都放弃,只默默的看着你。

可是,为什么在见到你的这一刻我如此的不甘。

只要想到在未来的日子里会有其他人陪伴着你,为何我会如此撕心裂肺的痛。

顾惘抚着顾上铭的长发,看着顾上铭抱着他的腰,仰头无神的看着他的模样,那比中毒时更加惨白的小脸,原本已经养好的小肉,此时已经消逝,不自觉的反手也抱紧了他。他不该如此吓他,不该……

“二十六个时辰。”顾上铭如此分明的说道,“你去拿解药,却离开了二十六个时辰”短短的二十六个时辰,仿佛比他的一生都还要漫长,他在努力的等着顾惘回来,每一分每一秒的煎熬的等着,他第一次那么的无助,如此转瞬即逝的存在在他的手中溜走了,他好想要抓紧,嵌入抓紧的骨头的里。

命运和他开了如此大的一个玩笑,在他才认识道自己感情的时候,给了他这样的一个打击,硬生生的要从他的骨子里抽离出他的顾惘。

他如何让他离开!如何离得开!若是要拿去他的命还简单些,把顾惘从从他的生命中抽离,办不到……

顾上铭低头不语,他是关心则乱,才会到现在这个地步,他明明在告诉自己,顾惘武艺高强,不会有事,他从不相信顾惘死了,哪怕是他身边的人都那么坚定的告诉他,顾惘不会活着回来了。

他的心中那么的痛,鲜血淋漓的鲜明,他想要和顾惘在一起的,他没有告诉顾惘,自己真的很爱他,顾惘还没有接受他,他不要像他母亲顾锦那样,他不想要等一辈子,他不在乎是不是断袖了,他只想抓紧顾惘,他不要在自己的心中留下遗憾。

可是现在,顾惘回来的,顾上铭将顾惘抱得更紧,把头埋在他的脖子上,深深地一口口的吸着顾惘身上的味道,像是以顾惘以自己生存的力量,一口口努力的的去找到顾惘的存在感。

上天把顾惘送回来了,就在他的面前,顾惘的眼神耀目得让他移不开眼睛,顾惘的五官依旧凌厉,眉峰处一片是难化解的厉色。

顾惘啊,这个少年,将是他一辈子都跨不过去的坎,顾惘困住了他,他自己的心也困住了他。

眼泪顺着脸颊流到顾惘的脖子上,混着血腥的味道在顾惘的身上散发出来。顾上铭心一紧,连忙扒开顾上铭的衣服,一旁扒一边道:“你受伤了??!!!”

顾惘抓住正要解开自己腰带的手说道:“都是别人的血,不是我的,我没有受伤”

顾上铭听得顾惘如此说,更是抓紧了顾惘的衣服,布料的触感和可以抓在手中的存在让他心中空落落的那一块慢慢的感到充实,发酸的感觉在咽喉处往上涌动,他另一只手摸上了顾惘的脉搏,开始提顾惘把脉。

一摸到顾惘的脉象,顾上铭就惊了一下,好重的内伤,五脏六腑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唯一乐观的就是内息没有乱,只要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养回来。

顾上铭手指还探在顾惘的脉上,顾惘他这次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