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39-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39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6:59Ctrl+D 收藏本站

逼近便刺去。

两人刀剑相击撞,那人用力把顾惘的剑压得死死的,不给他把剑抽回去的机会,不过僵持了那么一瞬,原本按兵不动的杀手又冲出来一名,一刀对着挡在顾惘身前的杀手捅下去。

顾惘的剑被压制住了,和他刀剑相接的那位杀手挨得也不算远,背后蓦然的一刀,割着那位杀手直冲着顾惘来。

这样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打法的确是很凶猛,顾惘被逼得没了办法,刀刃上泛着绿油油的光,眼看就要刺中顾惘了。

顾惘无奈的放弃了手中的剑,向后退去,才避开了那隔着一个人穿刺而来的侵毒利刀。

殷折天看顾惘这边的情势不妙,一个横扫腿把近身的杀手踢得退了回去,收腿的时候手在靴子一抹,一把匕首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他把匕首掷给顾惘,恍若闪电飞袭,顾惘一把抓住了殷折天扔过来的匕首,匕首出鞘,寒光铮铮。

顾惘才丢弃了兵器,现在得了把匕首也是要比手无寸铁的好。顾惘虽然年轻,但他还算是短的十七年的人生中,什么奇葩的情况没有遇见过?

这样的打法他也不是第一次见识了,但是他现在偏生心中火烧火燎的有些不能安定下来,用这样的办法来杀他,是谁已经容不下他到这样的地步了?

那么顾上铭呢?如果他们也是这样对付顾上铭的呢?顾上铭之前被他封了全身的穴道,就算吃了解药,然后再解开奇经八脉的,顾上铭也会保持虚弱一段时间,然后慢慢的休养恢复过来。

顾惘一颗心被顾上铭弄上下不定,就算是原本预想中完全可以用推掌控住的事情,他也心中难免会多去想,万一出了差错怎么办?万一出了纰漏怎么办?

顾惘面上依旧是神色不同,寒冰冷霜,心下却没有了以往的平静如水。

这颗心,开始乱了

那些杀手像是打定了要用这样的打法的主意,又是一波杀手冲了上来,兵器向来是一寸短一寸险,顾惘用着匕首,在武器中已经算是吃了一些亏了,可是顾惘武功比众杀手高,这样比起来,到还算是平衡。

当先的杀手冲了上来,顾惘知道了他们的打法,知道一旦接手就会被对方用尽全力的压制住,然后其他的杀手就会冲上来。

顾惘避其锋芒,当先便避开了杀手的攻势,可是避不迎战只是拖延时间而已,并不能解决现在的问题。

其他的杀手一看顾惘的模样,便全部围了上去,顾惘被他们围得滴水不漏,一个个全都是不怕死的,就算是被顾惘用刀刺中,他们也不会避开,而是选择攻击顾惘,顾惘知道了他们的打法,也不去进攻,就算他的武功比这些杀手高,但是一个心中有着牵挂的人和一群不要命的杀手拼命,顾惘还是落了下风。

他只是将自己防得滴水不漏,不让涂着剧毒的刀刃划中自己,可是却已经开始慢慢吃力。

这大概是顾惘打架打得最窝囊的一次了,完全快要被逼得束手无策了,褐衣人还是在不停的倒下,可是只要还有有活着的,他们就会死死的咬住顾惘,丝毫不放手。

到了现在,最有用的却是柳絮针了,其他的近身剑法武功都没什么大作用了。

在场的杀手几乎已经全部被顾惘的柳絮针刺中了,但是柳絮针的发作需要一段时间,这样的一段时间,已经让顾惘很危险了。

顾惘神经已经绷到了极点,浑身的肌肉全部都绷在了最完美的状态,然后一阵劲风冲着他而来,顾惘正是想避开,身旁的杀手却全部用身体死死的的堵住了他。

胸口蓦然中了一掌,那一掌传来的地方,那个持刀站在的杀手倒下,他的身后正是一个在收回掌势的杀手。

隔着一个身体打过来的劲力虽然被前面的那个杀手缓冲了一次,但是顾惘被击中的那一瞬间,五脏六腑像是翻滚一般的疼痛,额上霎时就出了冷汗。

但是他心中麻木,只是提起匕首挡住了其他杀手想要砍过来的刀刃。

但是身体里却已经绞成了一团,一口血从嘴角喷了出来,下颚整个被染上了鲜艳的血色,那双冷眸紧锁,说不出是不悦还是痛苦的表情。

现在他的身体被击中了一掌,就算强行支撑着,也支撑不了多就了,离柳絮针在杀手的身体里肆虐的时间已经不远了,但是最主要的问题是他在受伤的情况下能不能撑过中间的这一段时间。

殷折天看见顾惘这边的情况,手中软剑劈啪翻转,直直的把身旁的杀手穿刺,他脚下运气,一瞬就赶到了顾惘身边,在紧急的时候替顾惘格挡开了迎面而来的几把寒光铮铮的刀。

顾惘的内息已乱,殷折天上前替他接手了那几个杀过来的杀手,他只好靠在树干上休息,只是时不时看着空隙发两发柳絮针过去。

杀手们刚才自杀式的打法让他们都身中了柳絮针,他们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柳絮针正在他们的身体里顺着血脉流动,等到它遇到了人身体的里重要部位的时候,那样的痛苦才显现出来。

众杀手知道时间不多,已经是拼尽身体全部的力气了,殷折天在这样的打法中也是支撑不住的,殷折天已经隐隐开始落了败势。

顾惘手中还握着那把匕首,看着殷折天不敌,就把手中的匕首掷了出去,直直的钉入殷折天身后杀手的额头上,样子看起来很是可怖。

在顾惘的一掷相助之下,殷折天剑上充满了内劲,直直的划向身前的杀手,一剑来不及避开,那杀手的脖子被割断了一般,大股的血喷溅出来,飒了殷折天一声,顾惘在的位置不远,也被溅上了很多。

顾惘的眼神就像是野狼一样的凶狠,下颚上全部是血,身上的玄色衣袍被血泅湿,看起来眼神变得更加的深邃。

殷折天后继之力不足,已经快要倒下了,众杀手却纷纷倒下,在这样一个最后的关头,剩下的几个褐衣人身上的柳絮针和毒药终于发作了。

殷折天的身体摇摇欲坠,晃了晃,终是强撑着没有倒下。

顾惘站直身体,却看见殷折天身后的一个杀手正挣扎正握紧手中的刀,想要投掷而来,顾惘的手摸到腰间,扯下作为配饰的玉佩,注入内力狠狠的扔了出去。

正好打在那位杀手的天灵盖上,打得脑浆四溅。殷折天回头看了一眼,心中庆幸幸好顾惘发现了这个还剩一口气的杀手,不然他们要是最后折在了这个杀手身上可就没地哭了。

两人强撑着,顾惘勉强的说:“我们快上崖吧。”

他很担心顾上铭,很担心。

第五十二章

顾惘偏了偏头,却没有看向树林后的女子,道,“还不出来,”

殷折天手抵在胸口,大口的喘着气,他完全没必要为了顾惘弄到现在的地步的,但是他只是在想,他们都一样的可怜。

他也在心虚,顾上铭和傅白是一样的,如果顾上铭失去了顾惘,如果傅白失去了他,或许没有撕心裂肺的痛苦,但是这个世上就不会有人在对他那么好了。

他只是在担心,没了他,就不会在有一个愿意为了傅白全心全意付出的人了,或许是有着相同的经历比较容易感同身受吧。

他一辈子都没那么的善良过,但是遇见傅白后,只要是能和他有关的,能勾起他带着傅白记忆的事物,他都格外心软。

顾惘他也是明白这样的想法的,那是在对自己心中的那个人心软而已。

躲在树后的的女子走了出来,对着两人讪讪的笑了一下,很是尴尬的道:“两位少侠……好啊。”

两人却丝毫没有因为女子有些傻傻愣愣的模样放松,眼神都利如刀剑的看着她,两人身上都带了血,加上那般的气势,看着十分的骇人,女子被吓退了半步得,心中不觉起了一点委屈,忍不住大声的说道:“你们这样看着我干什么!又不是我要杀你们,你们现在都受伤了,我好心想要带你们出去你们还不领我的情吗?!”

顾惘眉峰不明显的挑动了一下,她不过才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一会,之前一直都在却没有出头来帮他们,什么都不说就嚷嚷着自己是想要帮他们?

顾惘和殷折天可没那么好说话,不管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想要帮他们,他们都会拒绝这个不靠谱的女人。

他们两都受了伤,是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也是最脆弱,最容易在细小的失误中失去性命的时候。

他们不会去冒这个险。

顾惘只觉得有把火在身体里焚烧五脏六腑,每一次火苗汹涌燃起的时候,都有一口淤血涌道喉咙处。顾惘在血要吐出来的时候,又强行把它咽了下去,身上的痛感在肆虐,他却依旧维持着面上的平静,只是额上的汗珠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殷折天内力耗尽,但是却没有受什么伤,比起顾惘来说好了很多。

那名女子走进了一下,两人才仔细的辨认出,这个分明是个才十五六的少女,只是她穿着得太为端庄贤淑,没有半点俏皮可爱的气息,远远的看去不像是二八年华的少女,反而像是三八年华的女子。

她走进了一些,看着顾惘一下别扭的说道:“你受的伤很重,虽然是死不了拉,但是你现在的情况还是很严重的,你要不要我搀着你一点?及时上崖你的伤势就不是什么大事情了。”

顾惘摇了摇头,疏离的说:“谢姑娘的好意,我不用。”

那少女跺了跺脚,脸皮有些泛红,她难得那么主动,还说要自己去搀扶他,却被拒绝的那么干脆,心中有几分尴尬。

顾惘仔细在少女的面前盯了一会,突然问道:“请问姑娘芳名?”

倒不是顾惘对这个少女起了什么心思,只是被顾上铭的那些烂情债弄得习惯了,见到这些长得好看的适龄女子,心中第一件事就是先看看是不是和自己家爹搞上过的。

顾惘心中难得替自己悲惨了一把,回到了二十年前,反而混成了这样,真是不济到了一种程度了。

疲乏的审视完了少女,心中没有对方的印象,就没有多想了,他现在很不舒服,没有多余的心力去仔细的处理其他的事情了。

少女都还没来得及说出自己的名字,便看见顾惘审视了她几眼,然后一副失去兴趣的模样,转头走开,少女气鼓鼓的说“喂!你叫我小怜就好。”

顾惘没有理会那位自称小怜的少女,而是加快脚步的向前走去,顾惘只是一时兴起,便跳下了天山崖,他没有想到会出那么多的变故。

他现在只后悔自己没有随身的跟在顾上铭的身边,现在不过是分开了那么一小会,就出了那么大的事,真不知道要是在拖延一会,还能出现什么奇葩的事情。

殷折天看着顾惘身受重伤还在强撑着赶路的模样,心中一阵的感动,若面临这一状况的是他,等他回去的人是傅白,他也会和顾惘一个表现。

难兄难弟啊!

自称小怜的少女看着顾惘的背影,脸微微发烫,人世间如此不凡的少年,正好她在今天就遇见了。天边的那一颗带着尾巴的陨石,不偏不倚的轰中了她的一颗少女心的感觉。轰得她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着。

原本她一路跟来只是因为好奇心作祟,她躲在他爹爹的房门外听见了一个人对他爹爹说的话,而且是要杀柳絮山庄的人,他爹爹也应了下来,虽然没有全部听清楚,但是她模糊的听得好像这柳絮山庄的人和她爹爹的关系很不一般。

她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也想要探视一下那层不普通的关系到底是如何。便一路到了天山崖下。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