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36-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36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6:45Ctrl+D 收藏本站

他只有顾上铭一个亲人,顾上铭也只有他一个亲人,虽然顾上铭并不知道,但是他们的身体里流动着同样的血,传承的羁绊在血液中滚动,时间交错的是他们之间的岁月和年龄,却没有改变他们之间的这份羁绊。

血缘,大约是这个世界上最实在的东西了,无人可去变更他,也没有什么比血亲更加值得去付出的了。

殷折天听得顾惘的话一震,顾惘的这份坦诚,他是平生第一次见,他从来没有遇见过一个男子,能如此坦荡的在对象同是男子的情况下说出,‘我会护他一生’的话。

世人的观念,生来的教育,有那个人敢如此豁达的说出这样的话呢?

深情如许,大约也也就是这般了。

殷折天看着顾惘的眼神很复杂,顾惘被殷折天怪异的眼神看着,他扫了殷折天一眼,算是给他一个警告。

明显在说,‘不要用那样奇怪的眼神看我。’

那眼神中像是带着不化的寒冰一样,透出的森冷气息和浓浓的警告意味让殷折天把眼神收了回来。

殷折天暗暗的摇头,不免心中感叹,唉,看顾惘的样子,只怕他和顾上铭的事情悬。

本想着同是天涯沦落人,但是却没有想到,顾惘比自己是要稍稍的惨那么一两分的,自己和傅白成不了主要是个人的原因比较重,傅白不喜欢男人,也不喜欢他,他也不敢说出口,要是不说两人还能就这样做一辈子的兄弟,说了估计傅白就得和他翻脸。

顾惘的情况可就复杂了,顾上铭本身喜爱女色的名声就在外,改变胃口去喜欢男子估计是难事,而且他身为柳絮山庄庄主,为了柳絮山庄的颜面。身为顾家至今的唯一单传,甚至为了子嗣,就必须得和女人传宗接代,两人想要在一起的可能就低得不能再低了。

看着殷折天同情又带着几分叹息的表情,心酸中有着痛楚,带着几分感同身受,顾惘额角的青筋跳了跳,明显可以看出殷折天他在想什么好不好!

殷折天提起酒盅,回腕自己喝了两大口,啧了一声然后对着顾惘道:“顾兄弟,我觉得你这样还是不行。”

顾惘闻言颇有兴致的看了殷折天一眼,问道:“所指何方面?”

殷折天道:“你若真的想要和你家庄主在一起,就得去承受世人的眼光,你遭人白眼不怕,但是你也是会心疼你家庄主的吧。”

“我……”

“你先听我说完好不好,不要打岔啊!”殷折天猛地一拍地上,原本湿软的泥土被拍下了一个手掌形状的凹陷。

顾惘提起酒盅喝了一口,道:“你继续。”他倒是要看看,殷折天能说出什么花样的,他和顾上铭的关系,外人不知,也不可向外道,殷折天对他们的关系怀有误会,他倒是要看看他能怎么说。

殷折天道:“顾上铭好歹是一庄之主,柳絮山庄,天下第一庄,而且他只要有点眼色的人,就能看出他眼中的光,那种和沉溺酒色的人是不一样的,他的眼神不涣散,即使是轻飘飘的看你一眼,眼中都是有他自己的钢骨在里面的。”

从眼神判断出顾上铭的表里不一,那么其他的地方就好理解很多了,如果一个人把自己刻意伪装成另外一个模样,那么不需要什么证据来验证,十有八九那个人就是个胸中有图谋的人。

殷折天继续道:“你虽然武功好,但是柳絮山庄也不少你一个武功好的,你顶到天也只是旁系,又能替你们庄主挡多少风雨?还是你就想要一辈子就守在顾上铭的身边没有任何动作?”

他能替顾上铭挡住多少风雨呢?他自己也不清楚,顾上铭是个活生生的人,他或许需要的是一个人的历练,而不是不然帮他承担,他肩上有任务,有担子,就算他想要保护顾上铭,他又能保护多久呢。

如果想要一直保护自己的亲人,就得努力的向上走,走到巅峰,强大到足以一手遮天。这样才能达到他所说的保护程度。

顾惘颇有意味的哦了一声,对着殷折天道:“你连孩子都有了,还把心思投在这些上面?”

殷折天原本趁着酒兴,说得正欢,听到顾惘的话,脸色顿时沉了下去,脸色臭得不行,仰头喝了半盅的酒,他伸手一抹嘴边的酒渍,道:“一个意外而已。”

顾惘虽然和二十年后的殷折天相识,但是却没有好到家长里短,什么辛密都告诉他。

殷折天手上用力,咔嚓一声抓碎了酒盅,瓷片碎落了一地,半盅还没有喝完的酒水撒地,在温泉热水里熏蒸出一片浓郁的酒香味。

殷折天道:“那个孩子根本就是个错误,要不是因为郁凝梦这个贱人,这个孩子就不会出生。”几乎就是这个孩子,断绝了他和傅白之间那么一丝小得不能在小的希望了。

“控命蛊你都下了,生出来还不是白生。”顾惘一副不在意的模样道。

殷折天一副有些沮丧的模样道:“我当着傅白的面前发过誓,绝对不会戕害自己的亲身骨肉。”

你一副沮丧的模样干什么?在遗憾自己不能杀自己的儿子吗?

殷折天寥寥几句话,就让顾惘在脑海里勾勒出了一个大概故事的情况,大约也就是,殷折天可能被郁凝梦下药,欲火焚身把持不住啊喂,和郁凝梦天雷勾地火了地火,宝塔镇了妖王,哼哼哈哈后有就有了殷长河。

一心喜欢着傅白的殷折天就崩溃了,艾玛他和女人搞出孩子了还怎么去面对傅白,搞出了孩子连平日里好不容易培养出了那一两分暧昧都全部没了,殷折天一怒之下就想要把顾长河弄死泄愤,结果被傅白拦了下来,还发誓不会戕害自己的亲身孩子顾长河……

以上脑补三万字,自行想象。

但是顾惘被没有心情分心去判论什么,事情总归是发生了的,殷长河也出生了,事情的发展有着属于他自己的属性和规律,顾惘唯一不能淡定旁观的就只有顾上铭的事情了,其他的他是不会多管闲事的去插手什么。

反正到最后,不管现在殷折天多不喜欢殷长河,最后殷长河还是他唯一的一个孩子,他唯一的血脉继承人,他心中的儿子。世事轮转,很多事就总是这样变得快速,不过一个二十年,就颠倒了现在殷折天对殷长河的不喜。

殷折天摇了摇头,道“得了,不说这个了,这样的事情有什么好说的呢。”他抬头看了顾惘一眼,继续道:“你若是真的想要保护顾上铭,你倒是可以在武林大会上去搏一搏,你若能名满天下,顾家也因你而脸上有光啊,搏个江湖头衔,挂在身上也不嫌重的。”

不说和顾上铭在一起,要是想要和顾上铭站在一起,没有足够的能力,名声,只怕旁人子知道顾上铭身边一个武功不错的侍从,而不知道哪个侍从其实是惊才绝艳的顾惘。

顾惘道:“这又有何难?我若想要,什么头衔不得?只是上那个台子像是耍猴戏一样的打闹给别人看,有个什么意思?”

殷折天笑道:“既然如此,你今日晌午的上台,把你的对手削成了血人的事又怎么说?啧,你手中的剑可真狠啊,硬生生的是要把对方切片了。”

薄刃贴着皮肤的切入,殷折天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就和片肉片没什么区别了,就指着折磨对方的路线上,能让对方有多痛就多痛,却没有半点下死手,只是经脉被挑,就算恢复也是个废人了。

炙热的水汽从温泉水中蒸腾而起,四周都是高大的石块零散的堆砌起来的布防格局,现在也顶多只能挡挡风沙,地上只长了一些零散的小草,没有大片的林荫,应该是和温泉中的硫磺有关系。

“那个人冒犯了庄主,要是不付出点代价,天下人便都因为柳絮山庄的庄主是可以任人欺辱的了。”顾惘一身黑衣,长发束起,盘坐在温泉旁,手里抓着一盅酒,眉眼冷厉,话语也没有什么语气起伏,若不是见过他和顾上铭相处,这个模样就是个十足的冷情之人了。

顾惘目视前方,盯着氤氲的水汽看,其实他的眼睛和顾上铭的眼睛很像,只不过顾上铭眼下有了红色的血泪痣,便多了几分女子的阴柔魅惑,动作间又偏有一股韵味,魅惑中又带着几分属于男子的刚硬气质,尤其是那笑里藏刀的功夫,全然体现出了性格和气质的融合。顾惘的眼睛线条则不似顾上铭那么柔和,偏重于男子的刚强坚毅,在自身的气质衬托中,仿佛利刃出鞘一样的锋利色彩。

说这一番话间,周身的凌厉之意陡升。

殷折天摇头笑道:“护短成这样的,你也算是个难得的了。为你的护短,我再敬你一盅。”

崖下只有两人,算是同病相怜之人,只是一人还看不清,一人还不放不下。

第四十九章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前不搭腔,后不搭调的边聊边喝了一宿,最终不胜酒力的渐渐入眠,天色渐明,而天山东崖旁,处置完林劫的顾上铭一行人,正在往下搭软梯,崖壁上传来亢亢的敲击声。

顾上铭身上裹着一件披风,单薄的身子立在崖边,像是随时都会被风吹倒一样,长发被天山上的晨风吹起,悠扬而纠缠不清,眼下的殷红的泪痣在绿树成阴的山崖旁格外的值得让人侧目。

陆伯上前,对着顾上铭劝道:“庄主,不论顾公子如何了,但他如果知道庄主你不肯吃解药,都是会不开心的,顾公子为了庄主你下了那么多的心力,若是庄主你不肯吃解药,岂不是白白的辜负了顾公子的一片赤诚心意吗?”陆伯脸上的皱纹又深了一些,他声音柔缓而带着几分无奈的乞求,老人的一片心,都是付与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的身上了。

顾上铭听得陆伯的话,极目看向崖边,像是透过虚空能遥遥的看见顾惘一般,清晨潮湿的空气中,风在大力的涌动着,他声音在风中有些飘忽不定:

“他是为了我遇的难,现在生死不明,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至少得知道了他是否还在,我才能吃这个解药,陆伯,你放心吧,我只是要一个结果,知道了就会服下解药的。”

他不相信顾惘会死,他要去找顾惘回来,在天山崖下,远目看不清的迷茫中,或许就在那里的某个地方,顾惘还在那里活着,他或许在等着他,等着他下去救他,然后顾上铭可以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一点点的抱紧他,然后对他说:“你活着真好。”

他依旧会自己一个人守着那个秘密,他现在只希望能看见顾惘活着,活生生的在他的身旁,眉眼冷厉,左手提着剑,手指上有着薄茧,在触碰他的时候会痒痒的。

陆伯叹了一口气,心中的感觉很不详,顾上铭依旧在看着天山崖,眼神飘忽深远,天光洒下,竟是显出了一种荒凉刻骨的惨痛感。

这样的模样,这样的感情,可不是两个男子之间该有的。

只希望顾惘是真的死在天山崖下了,若不然,只怕是场大劫难。

软梯还在继续的往下搭,小哑巴身法轻巧,已经下去查看了一次了,他走到顾上铭身前,不卑不亢的说:“禀庄主,以建好十分之四。”

顾上铭颌首,却没有看向小哑巴,冷寂的道:“加快速度,今天必须建好。”

“是。”

这样已经很快了,毕竟不是在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下令今天建好已是在强求了,但是小哑巴却什么都没说,只是接下了命令。

陆伯摇了摇头,现在他们在天山上,却搞出这样大的动静来,只怕引来的注目已经不少了,顾惘落崖的事情自然也已经沸沸扬扬的传出去了。

庄主选择了韬光养晦,顾惘这个挡板不在了,麻烦就要多了很多,而陆伯现在一点也不希望顾惘能回来,看着顾上铭这个模样就已经够让他心惊的了,若是顾惘活着回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