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35-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35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6:40Ctrl+D 收藏本站

却溅上了一些。应该是割的时候血还没有涌出来,而取出匕首的时候,血正好喷在了刀面上。

不过一小会,林劫身上的痛感神经了回归了,她张开嘴啊啊啊的沙哑的叫着,血沫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众人在一旁看着只觉触目惊心,不敢去看,都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倒是小哑巴很淡然的看着林劫。

陆伯捏住林劫的脸,手指翻飞,匕首轻轻抖动了两下,林劫还没从失去舌头的痛感中反应过来,双目也已经没了。

她只能沙哑的叫着,蜷在地上打滚。

眼睛处和嘴角流出的血在地上流淌开,殷红得像是最惨烈的花。

陆伯毫不怜惜的,拿起长剑。轻轻的一挥便挑断了林劫的手劲,他犹豫的看了看顾上铭,待发现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时,心中一颤,麻利的砍下了林劫的双手,血花四溅,陆伯快速的用着指间在林劫身上点了几下。止住鲜血。防止林劫失血过多。

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也越来越浓。

过去的顾上铭是在暗处的,而此时,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摆放在明处,这反而让众人更加的恐惧。已经有的人忍不住颤抖起来。

倒在地上的林劫,惊恐的睁着双眼,直直的看着门口。

如果蠕虫一般,不停的向外挪动……

陆伯一声不吭的站在她的身后,当锋利的长剑划过她的脚时……接下来的一切,早已注定……

第四十七章

天山崖,顾惘在茫茫的雾气中轻松的在崖上跳跃,每一次动作,顾惘的剑都会深深的嵌入崖壁上,抽开的时候,顾惘的身体就会自然下落,然后剑身再次嵌入崖壁,他高高的抬起手臂,身体向后弯曲,像是豹子一样的出击动作,然后剑身刺入崖壁,这样重复了很多次,顾惘终于到了崖底。

上去的路程要比下来的路程费劲很多,而且他才落下来就跑回去,半点所要的效果都没有,顾惘选择了下崖底。夜里崖下的雾气很重,寒气一阵阵侵袭而来,顾惘运气内力御寒,内力从丹天游走大周天,身上的寒气被祛除,顾惘仗剑四望,四周雾气茫茫,但是还是看得见较近处的情况,一股热流从不远处传来,在潮湿的空气中,带着淡淡的硫磺气味传来。

前方应该有个温泉,顾惘估计到。

顾惘向前走去,他内力极好,一路畅行无阻,路上的石头和植物都没有绊住他的脚。

走了大约有小半柱香的时间,视线豁然开朗,雾气散开,替代的是蒸腾的水汽,足以让顾惘看清温泉的情况。

看着氤氲的水汽,顾上觉得这个温泉的温度应该不能洗澡,这样的温度,一下去就能掉一层皮子。

水虽然没有滚开,但是那个温度应该也差不多了。

水面上浮着五六个大酒盅,被封得严严实实的飘在水面上,棕色的瓶身看起来很明显,温泉旁的不远处,一个人正在那里喝酒。

一袭菱锦长袍,上面用黑线密密麻麻的的绣着繁复的花纹,见到顾惘的前来,那人懒散的问道:“来者何人?”

顾惘一听那个声音,就听出是殷折天的声音,但是他怎么会在崖下……喝酒?

这样诡异的事情让顾惘心中有些惊奇,他应声答道:“我乃柳絮山庄顾惘。”

“哦,是你啊,你下来干什么?你下来了谁照顾我儿子。”前面的话带着几分疑问的语气,最后的那一句完全是陈述语气,殷折天说得那么理所当然,真给跪了。

顾惘本就知道殷折天不是那么好哄骗的人物,他儿子殷长河在他的手上殷折天早就知道了,只是懒得管。

反正殷折天无所谓怎么样,他的手下喜欢去做那些能让他心情好一点的事情,他为什么要拦着?看不见殷长河那个小毛孩,他心情的确很好。

顾惘也不隐瞒,对殷折天说道:“我把殷长河交给傅白了。”

“什么!”殷折天抬眼看向顾惘,咔嚓一声,手中的酒杯碎成两半,他眯眼看着顾惘,眼神危险的说道:“你把我儿子交给了一个正道中人?”

顾惘走到他的身边,像是二十年后一样坐在他的身旁,却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伸手提起一一个酒盅,打开闻了闻,是上好的花雕,在温泉水中浸泡着,温热的酒液散发出扑鼻的香气,顾惘道:“你要是觉得傅白会对你儿子怎么样,你就冲着我报复好了。”顿了顿,顾惘喝了一口酒,继续道:“你对你儿子真的没有那么多的关心,现在表现得太假了。”

顾惘以前的朋友,为他好的基本都不承认认识他,要是被人问起就是各种推诿的引开话题。殷折天的眼神变得很快,杀机陡然一现,顾惘却抓起另外一盅酒,递在殷折天的面前道:“喝酒吧。”

殷折天被出现在面前的酒盅打乱了动作,杀机顿时就弱了下去,却还是一圈击破了酒盅的瓶子,拳势冲着顾惘而来。

顾惘动作快速,偏头间避开了殷折天的拳头,道:“傅白帮你照顾儿子比我安全多了,你何必动气。”顾惘知道殷折天动杀意是因为顾惘知道他们两人交好的关系,他不过是换个话题来和殷折天说话。

“你拿了我手下给你的解药,却不履行自己的承诺,你算盘倒是打得好。”殷折天道。

顾惘为避开两人交锋,一下子就退开一段距离,让他无从打起,顾惘原本下崖就是为了让顾上铭能解决掉林劫,他虽然想要直接杀了林劫,但是却对这个给他生了两个妹妹的女人有那么几分忌惮。

他忌惮林劫在顾上铭心中的地位,担心一旦动手就影响了两人的关系,原本一直心性不羁的他,现在却是处处因为顾上铭而受制,原本想着等到顾上铭下山的时候就可以出去了,却没有想到在这里遇见了殷折天。

话说他好死不死来悬崖底下喝酒干什么!

殷折天继续道:“你退避作何?你退一尺,我就可以前进一尺,你退开就可免一战了吗?”

顾惘看着殷折天道“若一战,你们胜负不可知,两败俱伤死在崖底也不是不可能,你选和我喝酒,还是一战?”

殷折天看顾惘的口气满满,自然不敢妄动,看顾惘浑身衣衫都整整齐齐,除了有一些灰尘,却没有其他的污垢,一看就知道是自己从崖上下来的,一路下至崖底都没有半点损伤,这样的情况就足以证明顾惘说的不是大话,要是一战,有可能会两败俱伤。

殷折天也不是固执的人,于是抬手又掀开一个酒盅的封盖,对顾惘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

顾惘知殷折天的性格,既然他想通了,不打算和他打架了,那么就是真的不用打了。于是便坐在了殷折天的旁边。两人一人拿着一个酒盅喝了起来。

“天正热着,你跑到崖下温泉来喝酒,不嫌热得慌吗?”顾惘喝了一口酒,温热的酒液从喉头滑过,然后对着殷折天道。

“喝温过的酒对身体好。”殷折天的声音带着几许的怀念说道,像是想起了什么,眼神也变得格外的温柔。

顾惘看了一眼殷折天的模样,道:“是傅白说的吧。”

殷折天额上的青筋一跳,刚才收敛下去的杀气,现在又冒了出来。

感受到殷折天的杀气,顾惘看见这个未来的好友,带着几分的揶揄道:“怎么一提起傅白,你情绪就那么激动。”

殷折天听到这句话,杀气又默默的收敛了回去,他在告诉自己不要生气,因为如果和顾惘打的话,说不定两个人都会死在崖底。但是他好想弄死他!!!

顾惘在没有来到这里的时候,根本没有往这个方面想过,殷折天喜欢的人是傅白,但是好想自从回到二十年前之后,他对男男之间的事情仿佛变得敏感了很多,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感受得到,殷折天喜欢的那个男人,就是江湖上的正道侠客傅白,要是如此,说起来就好笑了,殷折天堂堂一代冥宫少宫主,然后升级成宫主,暗恋一个男人暗恋了那么多年都没说出口,还一个人独自的守着这个秘密。

顾惘轻笑出声,殷折天立马敏感的问道:“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

殷折天被顾惘那样的笑意弄得尴尬,于是嘲讽道:“你就笑吧,你家那个庄主发现你不在的时候,反正他是绝对是笑不出来的。”

顾惘脸上的笑意一僵,慢慢的收了回去,的确,要是顾上铭知道他落崖的消息,是绝对笑不出来的,他应该会担心。但是……会担心到什么程度呢?

就算到了现在,顾惘也忍不住要去探究,自己在顾上铭心中的地位。

殷折天看顾惘陷入沉默的模样,脸上露出一些诧异,他没有想到,顾惘竟然真的以为这句话陷入了沉思,这样的情况殷折天自己是很熟悉的,在遇见关于傅白的事情的时候,他也是这样,一句话就足以让他沉默半响,看着顾惘的模样,他突然觉得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便安抚道“你那位庄主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你离开一会他是不会出乱子的,你就不用担心了。”

听得殷折天的话,顾惘想起顾上铭在二十年后的身份,因为顾上铭中毒,他总是把顾上铭抱在怀中,总是忽略顾上铭到底是个如何的人,没有顾惘,他同样也能风生水起。

可是就算这样,他依旧很担心顾上铭。

殷折天道:“兄弟,我敬你,你武功那么好,又是顾家的旁系,却对你家庄主那么忠心,我开始听到他们给我上报这个消息的时候,还觉得你肯定是对庄主之位有企图,没想到你企图染指的不是庄主之位,是庄主这个人,你也是性情中人!”

顾惘眉头猛的一跳,他刚才好像是听见了殷折天说企图,染指,庄主,这样的一类词,但是想到二十年后他能给自己的儿子找男人配对,好像这样的话也没什么不可以接受了,毕竟对方是殷折天。

虽然殷折天说只有的话和正常,但是顾惘还是得反驳他所说的内容,顾惘道:“我和顾上铭相知相惜,你若是觉得你一人有如此癖好,别人都和你一样的话,你就这样想吧。”

殷折天啧了一下,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模样看着他,趁着热乎乎的酒劲,他道:“好啊,你们关系纯如天山上的水,是我龌龊了,那么我问你,你武功高强,为什么要留在柳絮山庄抱着你家庄主?”

顾惘一时无话可说,他难道告诉殷折天,顾上铭是我爹,我得保护什么的吗?本就是说不出口的回答,何况……为什么他在认定顾上铭是他爹之后就坚定的想要留下了?

他现在和顾上铭没有所谓的血缘关系,他要是足够豁达,他可以去浪迹江湖过自由自在的身活,而顾上铭和柳絮山庄也会慢慢峰回路转,走向好的那一面,其实这些事情,没有他都是可以的。

但是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过离开这个词,顾惘现在才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第四十八章

可是就算顾上铭没有他也能过得有滋有味,他还是会忍不住去参与顾上铭的事,仿佛从一开始就有着这样的使命感。

他是他的儿子,这是一开始就属于他们两之间的的一份坚定的关系,虽然顾上铭不知道,但是却没有人可以改变这样的关系。

顾惘眉峰一凛,带着一种无比的坚定的语气道:“这天下,我不护他谁护他?这天下,除了我,还有谁最有资格护着他?纵使他是这天下最无能之人,我顾惘,也会护他一生。我怎么可能离开?”

他话说得亢锵坚定,一字一字掷地有声。

在这里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