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34-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34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6:35Ctrl+D 收藏本站

,让他当上半个主子,但是他承认顾惘是主子,不代表所以仆人的的想法都能逆转,顾上铭在柳絮山庄的仆人眼中是无能的,但他的庄主的血脉,从小生长在柳絮山庄,惯性的思想里,认为顾上铭就算无能,也是柳絮山庄标标准准的主人。

但是顾惘不同,他再优秀,也是众人眼中的外人。

现在为了顾惘这么处罚下人,怕是要冷了下人的心,让大家都惶恐不已,觉得一个外人都能让他们这些忠仆得到如此的严厉惩罚,怕是要不得啊!

顾上铭看陆伯露出来的犹豫,知道他在想什么,这样的东西,也是顾惘一样以来承受的东西,他的心上狠狠的抽痛了一下,顾惘为了他,待在柳絮山庄受了多少下人的不尊啊!虽然顾惘向来不是个会为这样的事情而心中有心结的人。

但是他很难受,如果是他自己承受着这些东西,或许他会笑一笑,不去和一群卑微想奴仆计较什么的,但是这样的事情却是发生在顾惘的身上,他知道顾惘不会在意,但是现在,他无比在意!!!

他感同身受,并且疼得无以复加。

如果现在顾惘在她的身边,会抱起他,让他早点睡,他们的十指会紧扣着,顾惘会感受着他在睡梦中的一切反应,在最靠近他的地方关心着他。

顾上铭眼角上有了几分和顾惘一样的锋利,望向低着头唯唯诺诺不敢出大气的一群人,这些人都是自己的心腹,而这些心腹,都是都是如此想顾惘,顾上铭压着怒气,一字一顿道:“顾,惘,也,是,柳,絮,山,庄,的,主,人!!他是除我之外唯一一个顾家人!他是祖上为我们留下的力量,只为在我们顾家危难的时候能出手相救!你们若是在觉得顾惘不是顾家主人!你们便不需要在待在我顾家,不要当什么忠仆了!”

陆伯闻言一怔,连忙道:“庄主你……说得是真的吗?!我素来没有听闻过这样的事情,历来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

顾上铭眼神漆黑如黑夜的道:“顾惘他练的是柳絮山庄的心法,柳絮山庄的剑法,他甚至还会柳絮针,呵,陆伯?你觉得是他偷学了我们顾家的所以绝学,还是他就是顾家人来得可靠?”

陆伯听得顾上铭如此说,心中大震,敛目思量了一下,在这样的情况下,的确是顾惘是顾家人的情况比较靠谱。

林婕听着顾上铭的话,身子一软,晃荡了一下,怎么会?她本来就以为顾惘是个外人而已,但是现在揭开外表的那一层身份伪装,顾惘的身份比她想象得高很多,她还算是没有蠢到底,知道顾惘的身份一变,自己的处境也就变了,顾惘从外人变成了能拯救顾家的大恩人,那么林婕自然就从自我保护无错的奴婢,变成了害死了主子的恶奴。

陆伯虽然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存在,但是在顾上铭口中一对比,便也相信了。想起顾上铭平日里对顾惘的信任和维护,到也不觉得过分了。

陆伯用眼色指使身边的人上前拿下林婕,林婕趁顾上铭还没有反应过来,飞快的往外跑去。

第四十六章

林劫想逃,但是在场的谁不是练家子呢?虽然不是绝顶高手,但是对付林劫这样的三脚猫却是绰绰有余的,林劫在众人的动作中过了几招,没一会就被擒下。

被压着跪在顾上铭的脚下,林劫挣扎不动,抬眼仰望顾上铭,道:“顾上铭?我就比不上顾惘一个男子?我有何不好?年轻貌美,也算对你痴心一片!为了你身边的一条狗,你要这样对我?奴婢!呵呵,我是官道上劫匪的头子,不是那种低贱下作的玩意!我有何处配不上你顾上铭?!”

她身旁的人听得她的话心中都是一阵激愤,低贱下作?她们有何尝不是奴婢呢?轻絮,飞雪,絮娘,李壮,小哑巴,甚至陆伯也是柳絮山庄的仆人。而且,此人居然是个劫匪!!他们居然让这样的人一直待在庄主的身边!!

林劫自认身份尊贵,和众人不同,话一出口就被站在身旁的飞雪踹了一脚,飞雪也是有点功夫了,一脚没有留半分的力,直把林劫踹到在地,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飞雪冷笑道“好你一个身份尊贵的林劫啊!既然当奴婢是低贱下作,你眼巴巴的凑上来给我们庄主当奴婢干什么?你自当你高高在上的劫匪头子去,来这里糟践自己干什么?!”

林劫被飞雪一脚踢得气都喘不匀,伏在地上深吸了两口气,抬眼瞪着飞雪,一个下人,竟然敢对她动脚,只要今日她能脱困,定要把这个女人的腿剁下来,煮了让她自己吃。

林劫也是在众劫匪中被惯得太过分了,加上一路劫人都顺顺畅畅,竟然到了现在都还没反应过自己现在是什么境况,还认为自己能逃跑,想着逃跑后怎么收拾飞雪众人。

絮娘原本和林劫关系还不错,如今听得林劫如此说,一张脸顿时就气愤得涨红了起来,她和林劫相处了那么久,现在才知道林劫是如何看待她们这些奴婢的,心中恼怒却又觉得有些难过。

顾上铭端坐高位,听着林劫的话,道:“速度些。”顾上铭顿了一下,眼神有些空荡的接着说:“记住,不要让她死了。”

林劫听着顾上铭说出对她的处罚,像是最后的一锤,定下了她最后生命的余音。她挣扎着爬起来,对着顾上铭嘶吼道:“一个男人!!!你为一个男人何故如此?!!呵,顾上铭,你和他是什么关系呢!!!你为什么都不愿多看其她女人一眼!!!你们每日同榻而眠做过什么龌龊的事呢?顾上铭……为了一个顾惘而如此的大动干戈,他其实是你的胯下之臣吧?他武功高强,却俯身在你之下,难怪我送他去死之时,他流露出的确是笑容!!实际上他只是觉得解脱吧!!

林劫不是没用怀疑过,只是今日她把这样的怀疑当成了口中的利剑,用以攻击顾上铭。

顾上铭听见林劫这样的话,手指紧紧的抠入了床沿,就好像是指甲扎入了心脏,流出冉冉不绝的血液。顾惘遇难之前笑了?这是为什么?因为可以离开自己?难道……顾惘发觉了自己的感情,所以想摆脱自己?不会的……不会的……他刚明白之时一直小心心翼翼,长年的演技,对他而言已深入骨髓,他可以非常肯定,顾惘还不知道,而且在他知晓的情况下,他们相处也不过才大半天而已。

林劫此时定是在调拨离间!!顾惘一定会回来。而果真这个女人与顾惘遇难有关系,顾惘早就警告过自己,这个女人不像表面一样的单纯,他却只因为对方是女人,而放纵。顾惘出事完全是自己所害……

至于胯下之臣!!他和顾惘同榻而眠,但他那时候却没有看清自己的感情,他和顾惘清清白白,清白到让现在的他开始后悔,他有那么多的机会可以亲近顾惘,有那么多的机会可以去跨过那一条禁忌之线,他大概是想要喝骂林劫,或者斥责她的思想龌龊。

可是最后他却发现心中有着一丝窃喜,窃喜有人早已看出了他对顾惘的心思,这份窃喜甚至压过了怒火,他看着林劫,这个原本顾惘只是打算送走的人,挑起微笑道:“顾惘,当真是你害的?”

林劫心中一惊,刚才情急之下她并未过多思虑直接脱口而出。刚刚陆伯那一字一顿的家规,还回响在耳边。而这顾上铭显然是打算虐杀自己。她使出浑身解数,希望逃离。但是却无一丝办法,而她的乌合之众此时还正在处理山崖边的痕迹。无一人可来帮她。

顾上铭眼皮也懒得抬一下了,不管是林劫否,他心中早已将她定为死人。而现在他更加希望去寻找顾惘的下落,这林劫晚些时候在处置一样,他已经彻底的失去了耐心,道:“还不刑行?”

在林劫的呼喝声中,陆伯面露一丝犹豫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絮娘等人,对顾上铭道:“庄主,要不要让他们先下去?”在下人面前执此之邢,怕是要吓着他们。

顾上铭抬了抬眼皮,眼中全是漫不经心的涣散,道:“让他们看着,才知道不尊主子,谋害主子,是什么下场。”

众人出来是参加武林大会,自然没有带刑具出来,但是剜眼割舌用小匕首就够了,陆伯对顾上铭再次问道:“四肢也现在斩断吗?”

他们现在在天山上,不是在自己家的柳絮山庄,他们身处客场,做这样的事情要是被发现了就麻烦了。

顾上铭缓缓的道:“柳絮庄主侍女林劫,不知何时遇害,被剜眼割舌,斩去四肢,被发现时以死在房间。”他抬眼看向陆伯,道“陆伯,记得请盟主为我柳絮山庄的下人主持公道。”

林劫听得顾上铭的话,顿时胆寒,冷汗涔涔的往外冒,她在知道顾上铭要从她控制的道路上经过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打他的主意了,顾上铭身上怀揣着一个柳絮山庄,就如同是个移动的宝藏一样。林劫所感受到了信息就和顾上铭表达出来的一样,标准的‘人傻钱多’。

而初遇的时候,她的确被顾上铭的美貌吸引了,人傻钱多,肤白貌美,这样的一个男子,而且手上也有那么几分的权,她本来是想要控制住顾上铭,好自己得到这一切,而且和这样的一个男子共度一生她也是不是特别讨厌的。

人总是喜欢漂亮事物的,因此,林劫她认为自己还是很喜欢顾上铭的。

林劫猛的挣扎起来,她现在才反应过来,自己犯了个多大的错误,顾上铭可不是他想象中的那个顾上铭,他比她想象得狠毒很多,果敢很多。

翠色的裙摆染上尘埃,房中的烛火还在颤颤悠悠的晃动亮着,林劫的发垂在地上,一张漂亮的脸变得狰狞,她对着顾上铭大笑道“顾上铭!到这一刻我终于看出你到底是什么货色了!”她转头对着飞雪和轻絮众人道:“你们的主子对一个女子都能狠毒至此,你们呢?你们和我会有什么不同吗?今日的我,就是明日的你们!你们还要忠心于他吗?!!!”

林劫临死,都还在挑拨众人对顾上铭的忠心。

絮娘突然出声:“我从小就跟在庄主身边,不管是今日,还是明日,总归是明日变成了今日,今日就变成了过往,那么多个明日,到现在我都还好好的!你不知悔改自己的问题!现在还要责怪庄主对你的狠毒吗?!”絮娘头上的琉璃珠簪子因为絮娘的激动而晃荡了起来,她顿了顿,道:“初时你就欺骗庄主,意图不轨,后又谋害了顾公子,你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自己的问题吗?!林劫,你快醒悟好不好!”

林劫挣扎着站起来,却又被压着跪了下去,她恶狠狠的看着絮娘:“醒悟?絮娘,你对我说的时候看一看自己那个蠢模样行吗?!我说要对顾惘下手,你不是赞成了吗!现在你善心大发了?顾惘死了你来和我说我的问题?呵呵,絮娘,我们都一样,你何必装模作样!”

听到‘顾惘死了的时候’顾上铭眉尖皱了皱,皱出了很好看的不适,这样的字眼,很刺耳。

絮娘听得林劫的话,脸霎时白了下来,没有半点血色,她噗通的跪在地上,小心的的抬眼观看顾上铭的表情。

她没想到顾惘会死,从来没有想到过,她只是害怕顾惘对顾上铭不利,因为这样的,她才会选择帮林劫去活络中间。

顾上铭看见絮娘的态度,就知道林劫说的是真的,顾惘的事,除了林劫,还有从小就和他一起长大的絮娘。

顾上铭闭眼道“一百鞭。”

絮娘以头触地,颤抖的道了声:“谢庄主”

窗外的月华冷练,像是水一样的澄净,房内陆伯伸手捏住林劫的下巴,逼迫她张开嘴,小巧的匕首探进林劫的嘴里,林劫摇头挣扎,嘴角被匕首割出了血淋淋的伤口,陆伯手上巧劲一用,只听一声咔嚓声,林劫的下巴就被卸了下来,匕首在里面轻轻的挑动了一下,就把林劫的舌头割了下来。

陆伯的武功不差,动作自然也快,林劫只是哽咽了一声,舌头就已经没了,痛感还没蔓延开来。

匕首抽出来的时候,刀刃上没有沾上一点血,刀身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