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33-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33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6:31Ctrl+D 收藏本站

> 因为顾公子的良好照顾,庄主本来苍白的脸颊已经被养得红润有光泽,现在却一瞬又回到了那样苍白的模样,握着解药瓷瓶的手无力的垂下,指节慢慢松开,白瓷小瓶叮当一声落在了地上,滚落了一圈慢慢的停下来。

轻絮一把扯开跪在顾上铭面前的林婕,然后跪下对顾上铭道:“庄主,顾公子吉人天相,并非就一定没有希望了!您要保重自己啊!”

顾上铭伸手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瓷瓶,递给一旁的飞雪道:“去拿给陆伯看看是不是暗长夜的解药。”说罢又伸手扶起了轻絮,保持着中毒后的温和语调道:“你们起来,先下去吧。”

说着一个人脚步虚浮的走向了床榻,解开帷帐,让帷帐垂了下来,自己慢慢的躺了上去。

帷帐隔断了众人想要探视里面情况的目光,林婕不甘心的多看了两眼,证实她还是看不穿那层把她们众人隔在外的帷帐的。

轻絮看林婕一副不想走的模样,狠狠的拽的她一把,道:“快走了,有什么好看的!!!”

林婕心中对轻絮的态度很不满意,面上却是装出受用的模样,笑了笑了跟着轻絮走了出去。她已经很满意了,顾上铭没有怀疑什么,没有对她三堂会审,而是选择了一个人静一静。

顾上铭爬上了床榻,上面冷冰冰的没有温度,在夏天不会觉得冷,但是顾上铭现在却很冷,顾惘永远不可能在陪他睡了,他再也没有机会,枕着顾惘的大腿一觉睡到天色以晚,霞光漫天的时候了。

没有人站在窗前给他打开窗户时,背会挺得那么直,那人也不会穿着黑色的广袖长袍,眉眼间锋利如剑。

其实也好……或许,对于柳絮山庄庄主顾上铭来说,这是上天给予他的再一次恩赐,他喜欢上了一个男子,在他才发现自己喜欢那个男子的时候,那个男子就死了,对顾上铭来说是怕是一生最难以忘怀的伤口痛处了。但是对于柳絮山庄的庄主来说,是无比的大幸。

是啊,他很幸运了,上天都怕他走偏路,连选择都不给他做的机会,都提前给他选择好了,只要逼着他玩上走就好了,多痛都没关系,只有一条路,而他从来都没有选择过。

如果能选择的话,顾上铭想,他希望能和顾惘在一起,在没有颜丽娴出现之前,要是他早一点喜欢上顾惘,并且在喜欢上的那一刻就马上发现,或许他们是有机会在一起的,但是现在什么都没了。

顾上铭抓着被褥,一点点的揪紧,闭合的眼角处有水泽蔓延开来,蔓延到红色的泪痣处,两相交合,一片凄楚。

顾上铭就这样躺着,躺了大半夜,一直处在模模糊糊的混沌感中,眼角的泪水却没有停过,直到他身体颤了一下,像是被惊醒一般的睁开眼,无意识的呢喃道:“顾惘,我渴。”

手指一点点的绞紧被褥,顾上铭瞪大了眼睛,茫然的看着空荡荡的身旁,泪水霎时滚落,一直没有出口的哽咽声也从胸前经过咽喉发了出来。

他睡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这不是一个梦,那么深切鲜明的告诉他,顾惘不在了,是真的不在了,不是他睡过去,顾惘就会在他睡觉的时候回来,轻手轻脚的上床榻,然后抱住他一点。

原本还懵懂的觉得顾惘会回来,现在却是被现实扇了一记狠狠的耳光。

没有人会在他熟睡的时候时候着他,没有人会在他轻声呢喃着‘水’的时候,就把水递到他的唇边,顾惘不在了,能睡在他身边,为照顾他而整晚不熟睡的人就没有了。

顾上铭很清晰的认识到,他失去了这一生最珍贵的东西,失去得那么快,他还没有去面对顾惘,只是想要逃避,那么猝不及防的,顾惘就死了。

感觉似乎还很鲜明,中午的时候,他在枕着顾惘的腿睡觉,顾惘解开束起的发,长发垂在他的脸上,顾惘闭着眼睛,安谧而坚毅,手指穿插在他的发中,虽然只是枕在顾惘的腿上睡觉,但是却好像纠缠得很紧一样。他的长发散开,婉约展开缠在顾惘的身上。然后两人一起吃了饭,顾惘陪着他吃着那么清淡无味的调养身体的药膳。

原本不鲜明的痛感在身体中复苏了起来,那么鲜明的告诉他,顾惘不在了,他身边是空落落的床榻,没有人睡在身旁的那一侧。

顾上铭落泪,表情漠然,眼神中却汹涌一片,光与影搅碎一片,像是刀片般凌厉,道:“去叫林婕来。”他不想面对的,终还是面对了,那么林婕这个女人,在他梦碎的时刻,就得承受他的余怨!!!

守在门外的柳絮山庄弟子听见庄主的声音,连忙的对着房间里应是,应完就匆匆的跑了出去。

第四十五章

灯乍然亮起,夜半众人惊起,被紧急召到顾上铭的房间里,帷帐拉开,顾上铭坐在床榻上,衣服整齐的披在身上,衣摆像是花瓣一样层层叠叠的整齐铺在床上,庄严的端坐着,仿佛脚下是万里迷蒙的雾气一样。

絮娘和林婕一干人等半夜睡着觉被惊醒,全部被唤到了顾上铭的房间里,乌压压的站了一屋的人,陆伯半夜被叫了起来,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情,只是穿好了里面的衣物,外袍只是披在身上,赶到顾上铭房间的时候,还在系腰带。

絮娘迷迷糊糊的,都还搞不清楚怎么回事,看着自家庄主坐在床沿,一身的寒气在往外溢,眼眸一片清冷,却和平日里的冷清不同,好像有什么更加复杂的东西在里面无形的搅动。

而着这些人中,心中最忐忑的就是林婕了,原本看顾上铭的反应,他觉得应该没事了,可是却没有想到一颗心才落下来,睡到半夜又被叫了起来,一颗心顿时又上上下下的跳了起来。

但是转眼一想,顾上铭刚开始能对她没有丝毫的怀疑,而轻易的放她走,现在重新把他们召集起来,应该不是对她起了疑心,应该只是她自己太过多虑了。

顾上铭看着林婕,眼神漠然嘴角却带着一丝平日里的笑意,是说不出的异样瘆人,道:“初闻顾惘……”顾上铭顿了顿继续道“落难,我不免心神大乱,便忽略了许多的问题,林婕,你现在给我仔细的重复一篇你看见的事情吧。”

他不会信的,最初只是自己乱了心,所以第一时间认为顾惘死了,但是……顾惘的武功不可能死。顾惘……不可能会就这样离开……而这林婕,过分的可疑,他虽然这段时间不问世事,但是林婕对顾惘的态度,却也还是一清二楚……若真是冥宫,即便拼尽一生……也会让冥宫上上下下全部人,不!得!好!死!即便顾惘没事……而现在他还需要用上林婕,因为,呵,她是唯一一个知道,掉崖地点的人……

林婕一听顾上铭的话,顿时心中一慌,想着说多错多,只怕说得仔细了反而漏洞百出,忙乱的道:“庄主,今日之事我已经说过一篇,心中慌乱,细节都忘了大半了,还是不说为好,只怕越说越乱……”

顾上铭状似宽和的一笑,道:“记得什么就说什么吧。”

林婕低下头心中摸摸的思量了一会,像是忆起当时发生的事情一般,浑身颤抖的道:“我……当时看见顾公子的时候,正是顾公子……将要落崖的,时候。”林婕咽了口口水,接着道:“奴婢当时吓傻了,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顾公子落了下去,奴婢想救顾公子也无能为力……”

顾上铭斜了她一眼,道:“你是怎么拿到解药的?”心中却讥笑了起来,她对顾惘的态度,真以为自己眼瞎了,看不见吗?

“奴婢……当时惊慌不已,眼见冥宫的人都走了,就上前去查看,在顾公子落崖的崖边看见了这个药瓶……奴婢想着顾公子那么重视的东西,贴身带着,应该是就是给庄主的解药,就……带了回来。”林婕用慌乱的语气,却是说着井井有条的言语,一番话说得仿佛合情合理,让林婕身旁的众人都没有什么异议。可即使林婕掩饰得在好,在说道顾惘落崖的时候,眼中还是掩饰不住那一闪而过的得意之色。

顾上铭看在眼里,放柔了声音,像是在安抚受惊的林婕,温和的,诱导的,继续缓缓问道:“不要害怕,林婕你做的非常好。我知道想知道,顾惘是在何处掉崖?”

来了!这个问题终于来了,林婕警惕的握紧了拳,她早就考虑过,顾上铭一定会问道这个问题,开始一直不说,只是想混淆顾上铭的思绪,和多注意到,是她最终将解药带回来。并且也有时间让自己身边那些人处理干净……不让顾上铭怀疑自己。她小心翼翼的说道:“是……天山东崖……”

可刚一落音,顾上铭就已经克制不住的站了起来,他已经无法在忍受这个女人一分钟,只想将她抽筋剥皮,不管是她还是不是她,就算因为顾惘遇难眼中的那一丝得意,她,就,该,死。

低沉压抑的笑声在房间里传开,因为他的动作过大,陡然一片森然之风而起,顾上铭的长发也被牵扯着动了起来,胸腔浅浅的起伏,像是魔魅一般的声音把众人都吓了一跳,陆伯最先跑到顾上铭的身边,伸手扶住顾上铭的肩膀,道:“庄主,你怎么了?!!!”

顾上铭伸手挡开陆伯的手,直眼看向林婕道:“顾惘他落难,你怎么正好在一旁看着?你对他倒是多有关心啊……”顾上铭的声音虚浮却带着股意犹未尽的奇异感,,配上那样若无其事还带着点轻笑的表情,真的真的……很震慑人!

林婕抬眼看见顾上铭的表情,心下莫名一慌,赶忙道:“顾公子平日里和庄主生活挨得很近,我昨天偶然看见顾公子趁夜色出去,心中……好奇,就跟了上去,顾公子武功过人,奴婢跟在半路就跟丢了顾公子,后来胡乱四处走动,就看见了顾公子临落崖时的情景……”

“林婕,你既然已经是我柳絮山庄的奴仆了,就得尊我柳絮山庄的规矩,你先干涉主子的生活,窥探顾惘的私人行为,对主子进行见主落难不救,可尽早通报我却不说,待大局已定才回!”说着看向陆伯,道:“柳絮山庄的庄规如何?”

陆伯一阵,思量道:“窥探主子的事,挖眼棍刑,跟踪主子的行踪,以情况处置,轻则斩断四肢,重则俱五刑,见主子不救,直接凌迟,延误消息而让主子陷入绝境而不得救,五马分尸。”

陆伯清晰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林婕抬头难以置信的看向顾上铭,她没有想到,顾上铭会把这样严苛的刑罚规条摆在她的面前,清清楚楚的告诉她,以这些理由,因为她不是个合格的奴婢,就足以处死她。

可是……她从来就不是奴婢,也没有当自己是奴婢过,她素来是高高在上的林大小姐,狡黠刁滑的山匪头子林劫,就算是自称奴婢,心中也是觉得自己是在演戏,从来没有把这样的称号当真。

可是现在,顾上铭用一个低贱的身份固定住了她的位置,用那些处罚低贱下人的刑罚来处罚她,而且是为了顾惘这个男人。

林婕直勾勾的看着顾上铭,素面朝天,问道:“庄主你觉得这是奴婢的错是吗?你要如此处罚奴婢?”林婕偏生就不信这样的邪了,顾惘一个外人,怎么会得顾上铭的信任到这样的程度?她素来自持貌美,虽向来脾气不好,但是也知道自己的美貌是自己的资本,在打劫的时候也很会利用这样的资本。

但是在顾上铭面前,这些东西像是都没有用一样,她便只能一路装傻佯癫,扮作没有心机的模样,这样反而更加容易得顾上铭的心。

但是很不巧,因为顾上铭身边正好有顾惘的关系,她根本连顾上铭的眼光都没有分到几眼,现在就被定性在了奴婢的身份上。

“拖下去挖眼,割舌,斩断四肢。”顾上铭冷声的说:“记住,不要伤着她的性命。”林婕她,可不能怎么轻易的就死,顾惘不喜欢她,他自然不能让她好过!

顾上铭说出的刑罚让陆伯皱了皱眉,陆伯倒不是认为这样的刑罚有什么问题,林婕的行为,的确当得上这样的刑罚,但是顾惘却算不得是柳絮山庄的主子,顾惘来柳絮山庄不久,顾上铭就硬是挺着顾惘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