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32-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32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6:26Ctrl+D 收藏本站

/> 众人一拥而上,顾惘站在中间,不慌不忙的拔剑,剑刃一处,宛若春水流光,看得盗匪们一惊,但是想起林劫的承诺,众人又不管不顾的冲了上去。

刀光剑影,亢锵声响起,兵器相接事发出的声音像是乐器一样的清脆,顾惘以一敌众,没有丝毫落下风,反而是盗匪们每接了顾惘一剑,都会出现一段后继无力的空缺时间。盗匪们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们太弱了,甚至扛不住顾惘的一剑。

但是已经动手了,没有办法在退缩,众人便改换车轮战术,每当接下顾惘一剑,就往后退,让下面的人来顶上,这样的以数量为优势的车轮战,勉强和顾惘持了个平。

顾惘剑锋凌厉,出剑凶猛而快,身形偏又灵动而不可捉摸,打得盗匪们很辛苦,没一会,车轮战也开始出现溃败之势。

盗匪们知道这一战怕是保命都很悬,更别说是能赢了,但是骨子里的盗匪天性却没有让他们退出,反而是更加凶猛,每一刀都像是用尽全力劈下来的一样,破釜沉舟之心。

他们现在已经杀红了眼了……

顾惘没有因为盗匪们杀红了眼而有半分情绪波动,淡然的处事,广袖的黑袍在黑夜中翻飞,搅得夜色也起了波动。

林劫在一旁看着,只见自家的盗匪纷纷出现力竭之后的落败之势,她心中一急,自己也加入了战场,一根长鞭舞得有如狼虎之势,却半点都近不得顾惘的身,她心中顿时急了起来,要知道,这可是杀顾惘最好的时机,顾惘和冥宫往来,若是顾惘死了,自可推到冥宫的头上。

这样好的机会,难道就眼睁睁的放过?

林劫深吸一口气,对着顾惘道:“你此刻抵抗也是徒劳,我在暗中已经拿下了顾上铭,你若再抵抗,我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此刻要是顾惘吐槽的话,一定会问她,你还有脸这玩意吗?

顾惘只是笑了笑,没有说其他的话,林劫真是太傻太天真了,以陆伯的那个功夫,还有柳絮山庄里带出来的那一众高手,林劫带着她手下的几个武功不错的练家子就敢出来学说大话了。

顾惘抓住盗匪中一人露出的弱势,一剑挑了他的咽喉,红色的血液喷涌而出,溅了他身旁的人一身的血色。

盗匪们一看有同伴被杀,心中又惊又怒,血性一被激起来就收不回去,对顾惘的攻势更凶猛,露出的可以攻击的缺点也更多。

接下来就顺利了很多,顾惘一个接一个的杀了过去,血腥味冲天,浓郁得带着腥甜的味道。

盗匪们一看情势不好,忙聚在一处,开始向顾惘逼近,众人一纠结在一起,顾惘反倒一时找不到什么可以下手的地方了,他看了一眼站在盗匪身后的林劫,突然脑中中一动,嘴角也忍不住泛起一丝愉悦的笑。

顾惘顺势向后退去,盗匪们向前逼近,他就向后慢慢的退去,盗匪们一看顾惘开始向后退只以为顾惘是支撑不住,顿时精神大振,更加卖力的向前冲去。

盗匪的一路逼近,顾惘的一路后退,如此持续,终是退到了一处悬崖边。盗匪们一看便精神大振,他们比武功或许会落了下乘,当他们现在有了地利,只需把顾惘逼下山崖,这场伏击就算是完成了。

盗匪们想着林劫给出的承诺,纷纷涌动着向前冲,想着占一个头功,好能当上二当家。心中如此想着,对顾惘的什么惧怕之心都没有了,只想着能快点把顾惘逼得掉落下去,仿佛顾惘已经是他们手边唾手可得的肥肉一样。

林劫跟在众人身后,看着顾惘的退势,终退到了悬崖边,心中一时欢喜,盯着顾惘只盼着他能一个站不稳,快点掉下去。

顾惘瞧着林劫死死盯着他,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的模样,扬手挥剑间,又挑破了两个盗匪的咽喉。剑刃向上挑起的时候,带起一串血珠,殷红的颜色在黑夜中也没有被掩盖住原本的的秾艳之色。

血这种东西,不管是卑微下贱的乞丐盗贼,还是高高在上的皇族,颜色都是这样罪恶而美丽的颜色。

顾惘像是随手一挥一样,空中掉落下来的血全被稳稳的接在了剑上,顺着剑身往下滑落。原本素不染血的剑,现在却鲜血淋漓,暗红的颜色和剑身上波光粼粼相溶,发出的竟是红色的剑光。

以血喂剑,顾惘原本的剑没有带出来,现在换了一把新的,自然得好好的喂喂剑。

这些路数本来正道中人就是不屑的,觉得血腥又残忍,而且纯粹是总无聊的消遣,顾惘平日里都是按照柳絮剑法来杀人,一手快剑,剑刃不沾血。但是现在林劫带人撞他剑刃上了,他只嫌这样的杀法还不够呢。

那些被剑划伤的盗匪马上倒地,却没有马上死去,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感受着血液慢慢离开身体的无力感。

顾惘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林劫,嘴角勾起一个阴冷的笑,扬剑间又划破一人的咽喉,最后的五个盗匪看着倒了满满一地的同伴,入目满是猩红色,血液和泥土混在一起,呈现出一种奇异的黑红色,趴在地上的人基本都还没死,张着嘴却说不出话,只能张口发出无意义的哽咽声,眼睛爆出,睁得老大。

剩下的那五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兄弟们都死了,他们也没有退路了,不继续杀,就只能死了,继续杀,或许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生机。

提上刀,为先的人一个猛的冲向顾惘,顾惘向后退了一步,伸臂轻挑,剑刃像是花瓣轻落一样点在那为盗匪的咽喉上,飒然鲜血就爆出了大朵的血花。

在一个人冲上,顾惘向后在退了一步,一脚却踩空在悬崖边,向后一滑,整个人都倾倒了下去,林劫睁大了眼,看着顾惘掉了下去,她应该开心的,可是现在却有些惶恐,因为他看见了顾惘再出露出了那样阴冷的笑容,在落下去的时候,就那么笑着,像是定格一样,眉眼间是抹不平的锋利气息,笑得瘆人。

林劫上前,俯身向下看了一眼,却什么都看不见,只能看见一片茫茫的大雾,顾惘掉下去,应该是九死一生了,林劫心中顿时雀跃了起来,一眼瞄见脚边的一只瓷瓶,林劫赶忙伸手捡起来,看了一眼,心中更是开心,只觉得一切都是按照自己所想的那般,顺顺利利,无比的让她舒心,也就忘了方才看见顾惘那一个笑容时升起的奇异的惧怕感。

第四十四章

林劫她的如意算盘打得脆生生的响,手中握着装着暗长夜的瓷瓶,思量了一番,决定把解药带回去给顾上铭,林劫看着地上倒下的人,皱眉道:“把他们都推下山崖把,处理得干净一点,不要被露出太明显的痕迹。”在天山上,这种痕迹只要不是很明显,基本所有人都是选择视而不见。

林劫下了命令后,转身就完顾上铭的住所走去,虽然她不知道解药是真是假,但是对她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若是假的,那就自然是顾惘勾结冥宫的人,想要对庄主不利。若是真的,那便是冥宫以解药相诱,顾惘只身赴往,被冥宫中人截杀,最后逼得顾惘掉落山崖。

她不过是有些武功的江湖小门派的弟子,看见冥宫众人和顾惘打斗,高手对战,她自然不敢冒头,最后眼睁睁的看着顾惘掉落山崖,在冥宫中人走后,才敢去山崖旁观望,在崖旁发现了顾惘掉落下来的解药。

若不是解药,就更好处置了,顾惘蓄意加害庄主,最后身死也是罪有应得的。

身后余下的四人看着林劫拿着药瓶离去的背影,愣愣的看了良久,最后竟失声痛哭了起来,满地都是他们生死与共的兄弟在流血,他们甚至还没死,他们在饱受着煎熬,如果有人愿意救他们,他们还有一线生机。

但是,刚才,他们的大当家说,要他们把自己的兄弟推下崖去,叫他们处理得干净一点,不要露出明显的痕迹。

或许到这一刻,他们才真正看清了林劫的狠毒,以往他们总觉得大当家的女子,是上一代头子的女儿,他们总是娇惯忍让着她,即使她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们也觉得这样的品质是一个劫匪应该有的,而今天,他们为了林劫想要做的事儿拼搏,最后就得了一个这样的下场,若是马革裹尸,兄弟们都无怨无悔,但是现在却为了她的一己私欲,让他们死了那么多的弟兄,如果一开始没有答应就好了,如果一开始没有因为林劫是女子就对她百般的退让就好了。

那么多的如果,在鲜血淋漓的众人心里蔓延,林劫……她一个鼠目寸光的浅显女子,不配让他们众兄弟如此。

但是现在已经晚了,没有那么多的如果让他们选择了……

林婕拿着解药,一路冲进顾上铭的房间,头发披散,目光惊惶的跪在顾上铭的面前。

顾上铭看着突然闯进来的林婕,心中有些不悦,现在本是休息时间了,他已经准备好了睡觉,只等顾惘回来就可。

林婕抬头仰望着顾上铭,顾上铭的头发已经散开了,全部被拢在脑后束起,身上的衣服也比较松散,林婕一想到顾惘每天都可以和顾上铭同榻而眠,每晚都可以看见顾上铭的这个样子,她心中就恨得牙痒痒,一想到顾惘已经落崖,心中不禁大大的出了一口恶气。

顾上铭皱眉道:“你何事那么惊慌?半夜如此前来?”顾上铭话语的不悦表现得很清楚,林婕一听便哭道:“庄主,出事了,顾公子他……出事了。”

顾上铭一听浑身一震,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林婕结结巴巴的说:“顾公子……他掉落悬崖,从天山上掉下去了!”

顾上铭端坐在椅子上,望了林婕半响,才缓缓的说:“你在胡说什么?顾惘他武功那么好,怎么会掉下山崖?”顾上铭说得平缓,端起茶盏的手却在抖个不停。

不管是真是假,听到这样的消息,他多少是有害怕的,害怕林婕说的是真的。

林婕看顾上铭一副不信的模样,忙道:“顾公子为了庄主暗长夜的毒和冥宫人起了一些牵扯,奴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顾公子和冥宫众人缠斗,最后被逼得掉落山崖。”说着奉起了手中的白瓷小瓶,递给顾上铭道:“这个是奴婢在顾公子掉落山崖的地方捡到的,奴婢想着这个应该是顾公子给庄主你早的解药,就把它带了回来……”

顾上铭一把拿过林婕手中的解药,神色依旧的不可置信,怎么会?在开什么玩笑,顾惘他为了给他找解药,掉落山崖了?谁信!!!顾惘的武功高强,且和冥宫中人无冤无仇,冥宫中人不可能因为暗长夜的解药就要对顾惘灭口,暗长夜不是冥宫最高级的毒药,何况以顾上铭的身份,要一份暗长夜的解药还是不难的,若是冥宫动的手,完全没有理由啊!

理智的推论在脑中里涌动,而更多的却一个幽然的声音在质问,为什么?为什么他才知道自己喜欢顾惘,顾惘就出事了?他还没来得急好好的感受这番情谊,没有做的他们之间预订的任何一点。

顾惘说答应会帮他,会助他,现在却为了他的解药掉落悬崖了!他们说的那些豪气万丈,那些想要携手与共打出属于自己江山的话,现在还一个都没实现。

顾上铭手中握着瓷瓶,整个人像是僵住了一样,脑海中像是盘旋一样重复着刚才林婕说的话:

“顾公子……他掉落悬崖,从天山上掉下去了!”

“这个是奴婢在顾公子掉落山崖的地方捡到的,奴婢想着这个应该是顾公子给庄主你早的解药,就把它带了回来……”

顾惘啊!这个名字,这个人,现在林婕来告诉他,顾惘死了,这一切硬生生的掷在了顾上铭的面前,让他觉得有点缓不过来。

原本守在门外的轻絮和飞雪听到动静就赶忙跑了进来,她们在外面呆着的时候在听到林婕说顾惘落崖的时候就心知不好,顾上铭和林婕交谈了没几句,她们在外面也呆不住了,赶忙的跑了进来。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