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28-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28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6:7Ctrl+D 收藏本站

少宫主不能拍死小公子,但是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拍死他们这些当下属的了。

现在他们好不容易能享受几天少宫主心情平缓的时候,很不希望现在的情况被打破,把厉害关系都想好了后,他咬牙对顾惘说:“好,我给你弄一份暗长夜的解药,到时候麻烦公子你来取,现在就麻烦公子你好好照顾我们小公子了。”

顾惘见想要的解药那么快就被答应下来了,心中松下了一口气,对要照顾殷长河的事情也就不那么在意了。

能得到冥宫高层的许诺,顾惘对得到解药的事情还是保持观望的态度,对顾惘来说,没到手的东西,就是还没有着落的东西。

不过现在时间还算宽裕,能等到那份解药的时间也还算充足的。

顾惘就那么抱着殷长河又回去了,低头对着小小的殷长河道:“没想到你爹二十年前讨厌你到了这样的地步。”

他是真的没想到,一个父亲,讨厌儿子能到这样的地步,他当初讨厌顾上铭,也不过是转眼就没什么仇恨了,毕竟有血缘关系在了,而殷折天和殷长河两人之间也没有发生什么伤了血缘亲情的事,能讨厌成这样,也算是一种奇葩了。

抱着殷长河回到住宿的地方,就先去了顾上铭的房间,顾上铭正在房间里面用早膳,看着顾惘抱着殷长河进来,借口叫轻絮和飞雪去添置一双碗筷来,以支开两人,轻絮飞雪自然也是极其懂得看脸色的,应承了一声看退了下去,自然是会把握拿碗筷的时候的。

顾上铭看着顾惘,把自己面前的碗推给了顾惘,示意让他吃一点,顾惘拿起碗也没有客气,端起碗两口就喝干净了那一碗薄粥,顾上铭看着顾惘怀中的殷长河道:“你去找殷折天了?”

现在正是早晨,顾惘不可能是闲散得抱着殷长河出去压马路,他现在抱着殷长河,怕是已经带着殷长河出去了一趟了,至于是去哪里了,不用说也能想到。

顾惘道:“我没想到殷折天那么讨厌他的儿子,他的手下看见了他儿子都不敢进去通报,反而拜托的继续照顾他,殷长河我们以后只怕要照顾一段时间了。”

“我们?”顾上铭好笑的反问道:“孩子是你带回来的,你自己负责,我才不照顾他,小孩子最麻烦了。”

小孩子最麻烦了……那么你生那么多孩子干什么!

顾惘被顾上铭话弄得不自在,对于妹妹的怨念又开始冒出来了。

顾上铭没想到自己的一句抱怨,居然引起了顾惘压制很久的怨念,看着顾惘变黑的脸,顾上铭有些紧张的问道:“怎么了吗?殷折天还怎么了吗?”

“没有,他的属下要求我们照顾殷长河,我向他要了解药,他也答应不久就会给我了。”顾惘缓缓的说道,像是突然想起什么的问道:“你认识傅白吗?”

“傅白……”顾上铭认真的想着这个名字,然后反问道:“是侠义剑傅白吗?”

“是。”

顾上铭道“我知道他的名号却没有见过他,毕竟他是侠义剑客,我是废物庄主,我花天酒地,他仗剑天涯,我们之间的兴趣爱好和交往之间完全不同,我怎么可能认识他。”

“那他会来天山吗?”

“会来的吧,毕竟是武林盛会,就算是吃斋茹素,讲究不杀生的和尚尼姑都要来一大堆,他一个少年侠客,不来也太奇怪了。”

顾惘首肯了顾上铭这样的说法,如果是二十年后,顾惘不觉得傅白会来,但是在二十年前,对于一个满心正义的少年侠客来说,不上武林大会可就是怪事了。

他可不是什么爱照顾孩子的人,顾上铭也不是,把这个孩子带着身边也是个麻烦,不如找个靠谱的人把殷长河扔给他,大家轻松又放心。

虽然冥宫不是什么正派,但是傅白可是地地道道的正派侠客,而在二十年后,傅白是殷长河的师父。

殷折天这个桀骜的,也对傅白服气得很,搞得好像这个世界只有傅白一个正派,其他都是伪君子一样。

如果找到傅白,把殷长河扔给他,也算是成全了他们本来就有的师徒缘分,也让顾惘和顾上铭从照顾小孩的任务中逃脱了出来。

傅白啊傅白,那个二十年后孑然一身行走江湖的剑客,却没有因为傲气而被正道中人排挤,在众人中的威望甚至可以引领正道的的走向。

第三十九章

林婕端着茶盏摆在絮娘的面前,对着絮娘道:“我听李壮说,顾惘给庄主找到解药了。”

“真的?!”絮娘猛的站起来,满脸的诧异和欢喜的看着林婕。

林婕放下手中的茶盏,同样欢喜的说:“是啊,我一开始听李壮这样说,还不敢相信,没想到那么轻轻松松的就把解药拿到手了!”

絮娘欢喜的说:“顾公子对我们庄主的忠心,一路可都是看在眼里的,顾公子自是为了解药费了大心力的,只是我们看不见罢了。”

林婕看着絮娘在知道解药的事情后,对顾惘的态度顿时三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于是问道:“絮姐姐,你还记得他害庄主中毒的事情吗?如若不是他惹来麻烦,怎么会害庄主受他牵连?让庄主这段时间过得多屈辱!什么都要假于人手,看他的脸色!他提庄主找回解药本来就是应该的事情,难道因为这样的事情我们就要对他感恩戴德吗?!”

絮娘看着林婕激动的样子,安抚道:“你这么激动作甚,我们又不是得对着顾公子三跪九叩的去感谢他给庄主找回解药,只是这一路顾公子是怎么对庄主的,我能看见,他是真的对庄主好。”说着语气稍微硬了些道:“谁对庄主好,谁就是好人。”

林婕语气放软了一些的道:“我自然也是这样想的,但是我的絮姐姐,你想想,顾惘可不仅仅是个好人那么简单,他可是姓顾,庄主承认了的顾家唯一的旁系,庄主出事了,谁得的好处最多?那么我们中,谁最会去盼着庄主出事?”

絮娘被林婕的话头一引,微有些诧异的说:“顾公子和庄主同吃同睡那么多天,顾公子要对庄主不利早就下手了,怎么会一直等着,而且他来历不清,柳絮山庄自然轮不到他的头上。”

林婕道:“顾惘要是在和庄主相处的时候下手,是个人都知道是他干的了,自然就打不成柳絮山庄的主意了,他自然得搏得众人的信任,然后再让庄主在意外中出事,他身为庄主亲口承认的顾家旁系,顾家到时候可就剩他一个人了啊……”

一番话把人心叵测的道理体现了个淋漓尽致,听得絮娘浑身冒冷汗,原本顾惘对庄主种种的好,现在想起来就更加是让絮娘害怕,如果真的是林婕说的这样,那么顾惘就太可怕了,庄主他……庄主就有大危险了!

如果那个解药是假的!如果是另一种可以让人无声无息死去的毒药!

林婕看着自己一番话把絮娘吓得额头全是冷汗沁出,眼中闪过得意,却强自沉着的说:“絮姐姐你也不用太担心了,解药也不是在眼下就来,你帮着我,我们一起护着庄主,自然就不怕小人得逞了。”

林婕混乱的点了点头,在林婕得意的眼神中,突然伸手抓住她的手臂,道:“可是如果那个就是解药呢?如果顾公子他不是想要害庄主呢?如果是我们误会了,那该怎么办?”

“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的如果啊,絮姐姐,你不用担心,要是是我们误会了顾惘,自然是赔礼道歉,冰释前嫌,我们是为了庄主的安全着想,不让庄主有一丝的意外,顾惘他是不会怪我们的,为人奴婢,就得尽心尽力的护着自己的主子,你说,是不是……絮姐姐……”

絮娘被那一堆的假设和推论吓得魂不守舍,她初出江湖,见什么都好奇,对着一点点心有不平的东西都能大呼小叫,初时极其不喜欢林婕这个主动贴上自己家庄主的女子,但是在相处后,因为对方的直率,她不过是排斥了一小会,就接受了林婕,后来顾上铭受伤,他一心的怨着顾惘,觉得是顾惘给他们惹了麻烦,害了庄主中毒,可是讨厌了没几天,看着顾惘对庄主那么好,心中马上又释怀了。

现在的种种却被林婕说得那么的凶险,仿佛处处都是万丈悬崖,絮娘第一次觉得江湖的可怕,他只要一想着顾惘对自己家庄主的好,在想想林婕说的话,顿时一颗想要在江湖上好好见识一下的热血心肠,就那么被林婕一下浇熄,拔凉拔凉的。

这一边是林婕和絮娘在论着,另一边,顾惘已经抱着殷长河去找傅白了。

顾惘有十分的把握,他不会因为把孩子交给傅白照顾而受到殷折天的迁怒,据他在二十年后所知道的情况来说,殷折天和傅白少年相遇,殷折天一直很敬重傅白。

少年相遇,少年的跨度十分大,现在殷折天也还算少年,没人知道这个少年的跨度线在那里,但是顾惘知道,是十五岁的时候。

在殷折天才还是个十五岁的少年的时候,他就已经睡了很多的女人,杀了很多的人,那个个时候,遇上了和他相反,甚至可以说是生活在不同世界的傅白,回来发生了什么顾惘就没有听殷折天说起了,但是从十五岁开始,殷折天就很敬重傅白,敬重到后来已经达到变态的膜拜的地步。

顾惘抱着殷长河,在侍从的引领下,走向父白的居所,一路翠竹劲节,苍苍郁郁,风起时引起一旁沙沙的摩挲声。

在竹子的清香和风声摩挲中,一道清脆的低唤,叫住了顾惘的脚步。

顾惘回头,一个女子立在那里,衣带在风中翻飞,笑得灿若阳春三月一般,腕上一串银铃,在风中叮铃铃的轻响着。

“……”妈蛋,是颜丽娴。

顾惘就漠然着一张脸,怀中还抱着一个孩子,和颜丽娴相望着颜丽娴笑得一脸的灿烂,顾惘的脸特别的臭。

就这样相顾无言,互相的对望了一下。顾惘抱着孩子转身就走,颜丽娴在顾惘的身后,话都还没来得急说出口,顾惘就只留给她一个后脑勺了。

颜丽娴没有想到自己得到的竟然是这样的待遇,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来见顾惘,笑得灿烂如何,结果顾惘看了一眼就转头了?!

这个事情是怎么发生的?颜丽娴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的确是就这样把头转过去了,没有一星半点的犹豫。原本还想着,以顾惘的冷淡脾气,相遇的时候他说不定只会打个招呼就不说其他的了,而事实却是,顾惘像是不认识她一样的转头离开了。

……连预想中的打个招呼都没有……

颜丽娴快步敢了上去,站在顾惘的身边,笑得温和又好奇的文:“这个是谁的孩子?”

“不知道。”顾惘很干脆的回答了颜丽娴的问话。

颜丽娴却像是完全感受不到顾惘的冷意一样,温和的说:“和顾公子一别也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顾公子这段时间可好?我在江湖上,可是常能听见关于顾公子你的话呢,大家都说顾公子你英武不凡,是顾家这一代的希望,只可惜……”

顾惘没有心情去问她可惜什么,没有接话,颜丽娴把话头一收:“江湖中人胡乱说说而已,顾公子你不要当真就是了,对了,顾公子你这一路是要去那?”

颜丽娴一句话说得百折千回的,听得顾惘闹心,不就是想要告诉他,江湖上的人现在都很看好他,对顾上铭很没有信心,于是乎,你看大家那么看重你,你想要当庄主也没什么。

真是烦透了!

“颜姑娘这一路甚是悠闲的模样,我还有事要办,就不能奉陪了。”顾惘说着就加快了脚步,快速的离开了颜丽娴的身边,颜丽娴看顾惘的态度如此的明显,也不好再上前追上去死皮赖脸的说什么。

顾惘抱着殷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