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26-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26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5:58Ctrl+D 收藏本站

龙梯上,没有因为青石梯湿滑的有半分不稳,前方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

像是一个女子在和一个男子在吵闹,走近了一些,女子的声音就明显了起来。

“殷折天!你就这样对我!好啊!你上天山啊!你看我敢不敢说出去!”

一道阴沉的男声传来,顾惘听得出是少年的殷折天。

“郁凝梦,我刚才给你儿子吃了控命蛊,你自己思量。”

旁边一阵阵的劝导之声“殷公子,那可是你的骨血啊!”

种种类类的声音混杂,顾上铭和顾惘慢慢抬起头。

第三十六章

顾惘有些惊讶在这里就碰到殷折天,也知道冥教不怎么注重血缘亲情,殷折天在殷长河小时候并不多管,只是对于血脉传承有需求而已,但是听到青年时殷折天亲口说出,‘我刚才给你儿子吃了控命蛊,你自己思量。’这样的话来。

该说什么呢……大约应该是王霸之气太重了吧……

顾惘记得殷折天在和他认识后,还是对他儿子挺好的,一直都是关心有加的,所以对于殷折天以前那句怎么管也只是以为和自己老爹一样,却没想到在二十年前,这货居然那么不把儿子当一回事。

比起怀旧,顾惘第一反应是,话说冥宫少宫主在冥宫的职位应该很高吧?人形解药少宫主就在面前啊!想着想着,顾惘反而没有多少的兴奋,就算以后是旧识,现在大家却都是陌生人。

二十年之间的性格是天翻地覆的,不代表二十年后就朋友,现在就能当朋友。

二十年后殷折天那叫一个疼他儿子,现在喂控命蛊妥妥的都不眨眼。

二十年后殷折天一口一个‘我儿子’的叫着,而现在却是说‘你儿子怎样怎样了’。

顾惘和顾上铭前进了一段路程,就看见在盘龙梯上争吵的人,殷折天和他的老婆郁凝梦,旁边是一群大约是朋友一样的人物,反正不是亦正亦邪,就是纯邪的人物,没一个和正道沾边的,伪正道的都没有。

殷折天就站在盘龙梯中间,挡住郁凝梦想要向上走的脚步,神色阴冷,眼神阴鸷至极,剑眉冷凝,那样的模样让顾惘觉得下一刻殷折天就要杀了郁凝梦和他的儿子殷长河。

旁边的人看着顾上铭一群人上来,对着殷折天轻咳了两声道:“殷兄,我们站在一旁在和嫂子慢慢的说吧。”

殷折天侧脸看着劝说的那人道:“你说,这个女人是你嫂子?那你就认你的嫂子,不要认我当大哥。”

被当众这样说,郁凝梦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想要替郁凝梦劝劝殷折天的其他人也退了帮郁凝梦的心思。

别当不了和事佬,反而被正主记恨上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顾惘知道殷折天的秉性,放在心上的能宠上天,不放心在上的,不管是何等的对他付出,他都是能毫不犹豫的把对方打入地狱。

殷折天就挡在盘龙梯上,拦着郁凝梦,旁边围着一圈殷折天的朋友下属什么的,把盘龙梯全部挡住,没有可以让顾惘一行人走过去的余地。殷折天却完全没有理会被他堵在盘龙梯上的顾上铭一行人,只是看着郁凝梦说:“你是回去,还是我送你回去,或者你真的不想回去了。”

这番话说得很奇妙,郁凝梦脸一白,抱着孩子的身形一晃,眼看就要站不稳。

郁凝梦还没有做出反应,殷折天就转身朝盘龙梯上走去了,一大群人也全部跟着走了,只留郁凝梦一人还站在盘龙梯上,目光凄楚的望着离开的殷折天的背影。

路一下就通了,殷折天的身影不过一瞬之间,就消失在了视线内,陆伯望着殷折天的离开的方向,叹了口气对着顾惘和顾上铭说道:“这位少宫主现在是在气头上,是讨不得解药了,看看什么时候他的气头过了在说吧,唉……”

虽然以殷折天的立场身份,给顾上铭解药是有得无失的事情,但是谁叫那个是冥宫呢!万一人家心情不好就不给,你也拿他没有办法,何况顾上铭这样的二世祖,殷折天更是对顾上铭没有半点顾忌,要是抱着死一个渣滓也没什么的想法,顾上铭可就躺枪了。

于是继续进发,在路过郁凝梦的时候,顾惘不经意的看了郁凝梦怀中的那个孩子一眼,长得眉清目秀,白白嫩嫩的,软软的一团,顾惘知道他长大后会比较像他的父亲殷折天,而她母亲留下的痕迹,仅仅的眉目间的秀丽神色。

在顾惘一行人经过郁凝梦身边的时候,郁凝梦身子一晃,仰倒了下来,顾惘正好在她身边,连忙伸手去扶,其实摔到郁凝梦倒是没什么,只是顾惘记挂着二十年后的那个殷长河,所以多少心里偏袒护着他一些。

郁凝梦在顾惘的怀中稳住了心神,退后一步冷淡的说了一声谢谢,顾惘点了一下头,就去追赶已经在前方的队伍,刚走了两步,顾惘猛的回头,如疾风一般的奔向郁凝梦,在她一直先后退去的脚步中,伸手抢过了她怀中的孩子。

顾惘抱着孩子,对前方喊了一声:“你们先走,我随后就跟上来。”

郁凝梦看着顾惘怀里的孩子,怔怔的盯了很久,语调漠然的说:“把孩子还给我。”

翠青的裙摆垂在地上,郁凝梦就站在盘龙梯的边缘上,站在没有树木遮挡的那一个缺口上,想要跳下去。

顾惘冷眼看着她道:“自己想死,还要带着自己的孩子一起去凑这个热闹吗?”

郁凝梦冷笑了一下道:“我自己不想活了,你管得着吗?那个孩子是我的孩子,我没资格带他走吗?他本来就是个错误,你也不过是个过路人,有什么资格管什么母子的事情?想要在这里装好人,带走这个孩子去给殷折天好邀功吗?呵呵,别痴心妄想了,他巴不得这个孩子早点死!”

“关我什么事”顾惘只说了这样的一句话,抱着殷长河就离开了,看得郁凝梦目瞪口呆。

发生了什么?这个人冷漠的说着关我什么事,然后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把她的孩子抱走了……

顾惘抱着殷长河,把他紧紧的裹在襁褓里,脚下生风,快速的朝着盘龙梯上面赶去。

这个孩子是不是错误,殷折天是不是想要他死,关他什么事,顾惘面对着朋友,虽然是将来相识但是现在却不相识朋友,总归是有朋友情分在的。

一路赶上顾上铭的队伍,重新站回轿撵的旁边,顾上铭侧头好奇的看着他怀里的孩子,问道:“你怎么把殷折天的儿子抱来了?”

“郁凝梦抱着孩子想要从盘龙梯上跳天山,我把孩子抱来,免得她想不开把孩子弄死了。”

顾惘的话众人都没有什么大反应,倒是絮娘气愤的说:“怎么能这样,孩子才那么小一点,就要他去死,这样的娘亲太自私了!”

絮娘一说话,林婕也跟着咋呼了起来,连连不平的斥责着郁凝梦,顾惘现在很反感林婕,尤其是在知道她真实身份的时候,反感到了其他的不论,只要是林婕说话,他就想要弄死林婕。

呵呵呵,两个妹妹啊!双胞胎姐妹花啊!

顾惘抱着孩子转头看向坐在轿撵上的顾上铭,病态的苍白,脸颊上还有一道浅浅的红色的划痕,和眼下的泪痣呼应,看起来鲜明艳丽。

大概有个一两个月,就能够全部愈合了吧,到时候精力充沛指不定又和谁好上了,简直是防不胜防。

顾上铭看着顾惘盯着自己的眼神十分的不善,有些不自在的转移话题说道:“给我抱抱吧。”顾上铭放了足够的权给顾惘,虽然抱回殷折天的儿子指不定是个大麻烦,大家却都没有说什么。

“你抱得动?”虽然是疑问的口气语,但是表达却是肯定的意思,‘你根本抱不动’。

这样的话让顾上铭小小的脸红了一下,他现在中毒了,手脚无力,自然是抱不起的,顾上铭假装从容的说:“那你抱着,给我看看就好。”

顾惘抱起殷长河,托在顾上铭的面前,一张白白嫩嫩的小脸暴露在顾上铭的面前,一双眼睛湿漉漉的,睁得圆圆的,好奇的看着面前这个好看的人。

顾上铭手撑在轿撵扶手上,头探出来,仔细的看了看这个可爱的小孩子,乌黑的长发垂下,发丝垂在殷长河的脸上,痒痒的逗得殷长河一阵伸手蹬脚,好不容易把手伸出了襁褓外,伸手抓住顾上铭的长发就往嘴里送,顾上铭连忙拉着自己的长发,从殷长河口水滴答的嘴里拉出来,上面糊着口水,顾惘从顾上铭的怀中摸出手帕,帮他擦干净口水。

殷长河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一双眼睛带着疑惑,却只是一瞬间就喜笑颜开,咧着只是长出了乳牙的嘴,笑得口水横流。

顾上铭抱怨道:“小孩子真爱流口水,又得洗澡了……”

顾惘在帕子上沾了点水,拉着顾上铭的那一缕长发在身边,仔细的边擦拭边说道:“小孩子又不脏,这样擦一擦就好了。”擦拭干净最后的口水“好了。”说着放下了手中的长发。

可怜的殷长河因为顾惘要腾手给顾上铭擦头发,就被放在了顾上铭的腿上,顾上铭正好也抱不动殷长河,就用手摁住襁褓的边缘,仍由殷长河咿咿呀呀的叫着,翻来覆去的想要脱离顾上铭的魔掌,也逃脱不了。

这个孩子在手里,也不知道是个福娃还是个祸种啊,虽然殷折天二十年后把殷长河当自己儿子来看待了。

但是现在搞不好殷折天有可能会因为顾惘救了殷长河而迁怒他,毕竟是个亦正亦邪的少宫主,性格不难以捉摸一点,都对不起他们冥宫的名头。

第三十七章

顾惘抱着肉呼呼的,长出一点乳牙总是流口水的殷长河一起上路了,乘着满天的霞色,在焕彩红云中,一行很终于在天黑之前赶上了天山之巅。

敛天瑟身为武林盟主,在天山上他自然是东道主,接待的人早已经备好了他们一行人的厢房,全被都是一间挨着一间的挨在一起,顾上铭和顾惘的房间之间隔着陆伯,不算特别远,但是为了照顾顾上铭,顾惘还是和顾上铭住一个房间,但是因为天山上人多眼杂,男色虽为人不齿,但是男男断袖之事却是大多数人都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为顾上铭着想,不要让他荒银好色的后面在加上一个喜好男色,顾惘每次都是假装在自己的房间里待着,然后在悄悄的潜去顾上铭的房间。

殷长河那个神烦人的孩子交给了轻絮和飞雪,让她们好好的照顾他,不能有半点轻待,据顾惘所知道的情况中,貌似殷折天就只有殷长河这一个孩子,而且也不想再有其他的孩子,所以不止得保殷长河一命,还得吧他当大爷一样好好的伺候着。

顾惘在顾上铭的房间里,正和轻絮飞雪伺候殷长河一样的伺候顾上铭,完全像是在养自己儿子一样的程序,要知道顾惘小时候都没有享受过顾上铭身为父亲而给予的这样的待遇。

从洗澡穿衣到喂饭,顾惘真是觉得这个是养儿子的节奏好不好。

把顾上铭抱到浴桶里面,顾上铭坐在浴桶里面,温热的水正好漫到他脖子的弟子,下巴堪堪的抵在水面上,顾上铭在温热的水里泡得浑身舒爽,顾惘则在他的身后给他擦背,湿漉漉的长发被撩起,搭在肩膀上,黑发泅湿了水,贴在皮肤上,顾上铭把袖子挽到手肘之上,骨节分明的手拿着帕子给顾上铭擦背。

“好久没有这样洗一个澡了~”顾上铭的话语中带着无尽的惬意,顾惘在他的背后好像都能看见他一脸享受的表情,白皙的背上被搓出了淡淡的粉红色,顾惘放下说中的帕子,伸手贴着顾上铭的脖颈撩起了顾上铭的黑发,说道:“说得好像你这个柳絮庄主当得有多委屈的一样。”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