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25-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25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5:53Ctrl+D 收藏本站

,自然没什么怀疑和隔阂。

但是顾上铭不知道他的来历,不知道他是他的儿子,心里多多少少会有隔阂和一些想法,如果顾上铭才一中毒昏迷,一醒来就发现自己身边的侍婢被顾惘动了,两人之间的嫌隙那可就大发了。

毕竟人心叵测,顾惘对这样的事情还是有点把握尺度的。

顾上铭换好了衣服,伸手摘下了顾惘眼睛上蒙着的布条,认真的对他说:“在暗你是辅佐我顾家的传承者,在明你是庄主的表弟,虽然出自旁系,但是你是我嫡亲的表弟,顾菡的遗腹子,对顾家对柳絮山庄将会付出良多,将是顾家的功臣,也会以这个身份被记入族谱,你是柳絮山庄的半个主人,下人若是对主人有什么不满,自是以下犯上,以卑犯尊。这样的不尊主仆规矩的奴婢,你自可惩处,也可弃逐!”

一口气说了那么长的一串话,顾上铭说完了就不想在继续张嘴了,他之前不说是因为根本没有一丝一毫多余的精力去管束这件事情,他现在精神好了一些,自然要把该说的话都说了。

他在告诉顾惘,你很重要,在暗的身份,和在明的假身份,都是很重要的,你当得起顾家的半个主人,你现在付出得多,将来可能你会对顾家奉献得更多,我承认你的身份,可以让你顶着顾菡遗腹子的身份真正的成为的顾家人,我承诺你,你会入族谱。

顾上铭大约把能想到的,能给顾惘最多保障的条件都说了出来。

最后告诉他,絮娘林婕要是惹你不开心了,你想要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这是你主人地位所持有的地位。

顾惘听顾上铭说完了这一串,心下有些怔然,他从来没想过,在面对一个完全没有血缘关系的人(顾上铭认为没有血缘关系),顾上铭可以给出这样的承诺。

就好像在直接说,就算你不是我们家的人,你冒充个身份进来就可以了,然后这个家你就可以当一半的主人了,下人让你不开心你就惩处他们好了啦!

这样的条件如果是真的面对这个一个身负保护顾家却不能见光的人来说,太优越了,在顾上铭眼中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不知道他在出生的那一刻就已经上了顾家族谱,记载在顾上铭的下面。

顾上铭之子,顾惘,其母柳珍。

这样的排序记载,表明了他们之间的身份。

承诺给一个根本没有的传承者,顾惘冒出来告诉他,他是为了他复兴顾家而出现的人。

然后他骗他相信了他,现在顾上铭却许诺他,你能够在顾家得到一个真正的身份,一是顾家的主人,几乎是在江山上用看不见的虚线划了一把的权利给顾惘。

顾惘躬身抱起顾上铭走到桌子旁,顾上铭已经有力气可以自己开始拿勺子了,虽然动作很慢,但是却也自己能吃了。

顾惘看着顾上铭吃粥的动作,缓缓的说道:“絮娘是对你关心情切,对我的态度也还尚可,没有过多的冒犯,只是林姑娘是留不得的。”

语气说得平缓,却是杀意尽显。

第三十五章

顾上铭被顾惘的杀意一惊,顿时就咳了起来,他从未见过顾惘的杀意如此失控,原本拿着勺子的手一抖,勺子和勺子里的粥都掉落在了地上,还好没有落在身上,不然又要给顾上铭换一次衣服。

“咳咳咳咳……”顾上铭咳得难受,刚才被顾惘的杀气一惊,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就把粥吸进气管去了。现在完全是抑制不住身边的本能在咳嗽。

顾惘连忙扶住顾上铭,轻轻的拍着顾上铭的背,没想到用杀气把顾上铭吓得呛到了。

咳得脸都红了,才停下来,顾上铭才思量顾惘刚才的话,留不得?顾惘是打算直接咔嚓掉,还是把人送走?

他知道顾惘对林婕一定会有所动作,但是没想到顾惘有那么讨厌林婕,讨厌到以他一个江湖剑客的身份,对一个女子都说出了‘留不得’这样的话。顾惘爹就没教过他,对女人要有足够耐心吗?

顾惘刚才一瞬间没有掩藏住杀气也是有原因啊,若是原本林婕对顾惘不敬,心中对顾惘不屑,这些对顾惘来说都不是什么大事。这女人不过也是无关竟要的人。

在接触了林婕后,他以顾上铭的名义,让柳絮山庄的人去调查了林婕这个人,在那些还未处理掉的衣服尸身中,找到了那个被杀掉的所谓唯一对她好的师兄,在调查那个尸体身份的时候,一路沿线索,追查到了那个青年人的身份,是江湖上一个小门派,青光派的弟子。

而青光派,没有叫林婕的的人。

倒是按图索骥,找到了一个叫林劫的女子,是和那次在偏僻官道上想要劫下众人的山贼是一伙的,是上一代山贼头子的女儿,后来据说是因为这位女子相貌出众,众山贼因她是女子让她三分情面,又因对已故的山贼头子的情义,又让了三分情面,在因她有点武功,为人刁钻毒辣,众山庄就服了最后的那四分情面,让那位林劫得了下属的十分忠心。

曾有从林劫等人手下逃出来的说,初见林劫时她是个貌美女子,灵秀惠美,原想护美人一程,却没有想到美人才是最大的豺狼,半路林劫露出真面目,可把这些原先想要保护美人的男子们吓得够呛。

从林劫手下逃出了几个人,才把这样的事情传了出去,但是却不是人尽皆知,若不刻意仔细的去打听,根本是不会知道这样的事。

林劫,呵,劫匪的劫,可不是多象征美好容貌的婕,可不是出自《阴阳书》中“近侍婕妤先过水,方寸莹然无一事。”的婕。

之前因为身份的问题,顾惘的记忆中没有找到一个和自己父亲有关系的林婕的记忆。

林婕是帮派里的小师妹,师兄被杀却依旧花痴的女子,不是劫匪头子,不是那个给顾惘生过两个妹妹的女人……

她说自己是林婕,所以顾惘忽略了,顾惘也根本没有联想到哪一方面,林婕和林劫,两人的身份差异太大,让顾惘一开始就停止往两个人是一个人的方面想。

那个在顾惘的调查中,为顾上铭生了两个女儿的女人,林劫!

如果以前可以不介意,那么现在顾惘完完全全容不下林婕,不,是容不下林劫这女人。

顾惘看着顾上铭停止了咳嗽,认真的看着顾上铭的眼睛道:“林姑娘的身份不过是一个小门派的徒弟,相貌美丽但是也不能算是举世无双,何况林姑娘是什么性格你也是看见了的,他对庄主此番的死缠烂打,将来要庄主怎么立身?若拒绝显得太寡薄,若接受却又太勉强,林姑娘天性纯良,但为人太过直爽,我不认为林姑娘应该留在庄主身边从而影响庄主!”

这一番话说得让顾上铭挑出去什么错处来,林婕是何性格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顾惘只摆出是为顾上铭好的状态来,其他的不说,对待给自己生过妹妹的女人,顾惘的心思可是要比对付普通女人的时候,转得比普通的时候快很多倍。

何况说了有何用,为什么在二十年后,他听见的故事的是山贼头子林劫给自己生了妹妹?

顾上铭没有在乎林劫是不是山匪的身份,和林劫发生过关系,二十年后的事实。

顾惘不说,等顾上铭解毒开始自己管理事务自己知道的时候,只当他是因为林劫的身份而想要赶走林婕,当时不说只是因为担心他病中操劳费心。

在顾惘二十年后听见的故事中,林劫给顾上铭挡过剑,据说是救命的恩情,才有了两人之间的纠葛。

现在顾惘来了,不管是挡过剑还是怎样,他都要一手斩断这些烂桃花。

顾上铭不以为意的重新拿起顾惘接过来的勺子,说道:“一个女子,直爽些总比那些阴狠的女子好一些。”

顾惘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对顾上铭挑明了的说:“我觉得林姑娘很不适合你,如果你不是到达了没有了林姑娘就一定会死的地步,我一点会把林姑娘送走。”

顾上铭没有想到顾惘会如此误解自己的意思,本来以为只要反驳一下,让顾惘知道自己的想法,他根本不在意林姑娘啊……

勺子顿了一下,顾上铭点头同意了。

他只是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想法,顾惘觉得不行,他也就没有坚持,何况他感觉自己继续解释下去会更乱。

一碗粥见底,顾惘问顾上铭还要不要在吃一点,顾上铭却没办法在吃下东西,顾上铭觉得自己已经在极限上面了,如果再继续的吃的话,顾上铭没办法保证自己不会吐出来。

抱着顾上铭出了房间,在客栈外面,陆伯一众人已经等了有一会了,轿撵放在地上,絮娘和林婕站在前面,等着顾上铭和顾惘出来。

抱着顾上铭,把他放上了轿撵,众人启程,继续往天山进发。

而顾惘一路琢磨的都是,要如何对付林劫,那个生了一对双胞胎姐妹花给顾惘当暧昧情人,最后却发现是自己妹妹。

那一双总是爱缠着他,无理取闹的让他选她们姐妹中的一个,说是只要选择一个,另外一个绝对不会纠缠的双胞胎。

林珊,林娇,其实顾惘一个都不喜欢,顾惘被她们下过春药,迷药,蒙汗药,那几乎是他人生在那些江湖中的鲜血淋漓外,过得最黑暗的时光。

本着不杀女人的观念,顾惘只是对他们不理不睬,却没有伤过他们,而最严重的一次,是顾惘醒过来,发现林珊林娇就赤裸的睡在他的身边。

那一次,他出手废了两人的武功,却没有杀她们,只是冷冷的说“废了你们三脚猫的武功,总比以后因为自持这样的武功而引来杀身之祸好。”

倒是可怜了那对双胞胎姐妹花,脱光了衣服都不得顾惘正眼的看一眼,睡了一晚都还是处子之身,说出去只怕也是桩大笑话了。

而事实证明,双胞胎姐妹花是林劫派来报复从来都没有见过一面的顾惘的,仅仅的为了报复顾上铭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顾惘已经没什么好说了的,反正不弄倒林劫他是不会罢手的。

知道这件事的人,人人都把这个当一个笑话,就算是朋友也当做奇闻异事,没人知道,曾经顾惘一颗少男的玻璃心,受过什么样的摧残。

那么多的女人,几乎多到顾惘已经开始厌恶女人的地步。

而这事在顾惘其中一位交往较深的朋友知道后,对他说过他这辈子都会恶寒的一番话:

“你既然如此的怕那些女人,就和男人在一起啊!只要你愿意,又有何难?我儿子比你正好大三岁,女大三,抱金砖,你要是真的喜欢,就把我儿子讨回去,两个人这样过也挺好啊。”

“……”顾惘那时候是第一次吓得差点从房上掉下来。

第一次看见怂恿好朋友去和自己的儿子断袖的,还如此明确的说出自己儿子如果和他在一起,绝对会是女的那一方……而说这话的人正是,愿意将冥教封穴手法,和诸多知识教与他的忘年交——冥宫宫主,殷折天。

呵呵呵,邪教果然行事诡异,无法揣摩……

顾惘知道,殷折天喜欢男人,而且他喜欢的那个男人,他永远得不到,但是他不知道,殷折天之所以来对他说这番话,是因为他的儿子,殷长河,的的确确是喜欢顾惘的。

不过都是后事了,现在先不论。

倒是那林婕站在顾上铭身旁,保持着天真直爽的模样在和顾上铭不停的说笑,顾上铭偶尔也回答一两句,却保持得不冷不热的。

众人平稳的走在盘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