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24-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24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5:49Ctrl+D 收藏本站

为然,她自己也是江湖中人,何况上次见识过顾惘的功夫,一想到顾惘又要出风头,她就不舒服,这个少年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林婕只盼着有人来吧顾惘踩进泥土里,好好打压一下他的气焰。

那位叫嚣的大汉,看着顾惘的动作有些心虚,但是强要面子的喊道:“你要筷子干什么?秀色可餐还想着吃饭吗?哈哈!”

声音还未顿下,一只竹筷就冲着大汉的脑门去了,絮娘赶忙在顾惘身边小心的张开手,顾惘一松开搂着顾上铭的手,顾上铭就倒入絮娘的怀里。

如此闹腾,顾上铭也醒了,依在絮娘的怀中,露出的脸引起一阵惊呼:

“啧,好美的一个男子”

大汉躲过了第一支竹筷,笑道:“想着是个美女,没想到是个兔爷啊!”

话还没落下尾音,第二支竹筷已经逼近大汉的额头,眼看就要刺入眉心了,却不知是哪里来的一个酒杯,把筷子打偏了,斜插入了大汉身后的墙里。

一群人从楼上走下来,顾惘抬头看了一眼,就认出了是谁,虽然比二十年后年轻很多,但是却能够让顾惘一眼辨出。

武林盟主敛天瑟!!!

顾上铭靠在絮娘的怀里,微微抬眼皮看了敛天瑟一眼,就闭眼继续的养神了。

敛天色道:“这位小友是柳絮山庄顾家的顾惘吧?”

武林盟主消息灵通,顾惘也不吃惊,就应了一声是。

敛天瑟道:“现在在天山上,武林大会还没有开始,小友若是在这伤人可就不好了,有什么恩怨还是等上了擂台在说吧。”

顾惘一想到自己面对的是江湖中神一般的传奇人物,姿态自然就低了一些,敛天瑟出口要他不要伤人,难道他还要去违逆敛天瑟吗?

顾惘在二十年后是受过敛天瑟不少的恩惠的,甚至还得这位江湖霸主指点过武功,没想到今天却在这里遇见了。

敛天瑟转脸看向那位大汉道:“江湖中人何以去嚼别人的口舌是非呢?祸从口入人人也都是听过的。”说着一指顾上铭:“这位是柳絮山庄庄主顾上铭,给顾庄主赔礼道歉这个事情就算了了。”

大汉的眼神轻慢了几分,对着顾上铭不紧不慢的道了个歉。原来这个美貌少年是柳絮山庄那位‘声名在外’的庄主啊!传言倒也不假,人人都道顾上铭是绣花枕头,今日一见,大家的确是见识到了顾上铭这朵花。

在欣赏顾上铭的美貌同时,又更是轻慢鄙夷了几分,一个男子长成这样有何用?他若愿去当兔儿爷,才不算是浪费了这样的美貌。

被敛天瑟一调解,众人都不敢在说什么,何况知道了顾上铭是柳絮山庄的庄主,就算在不屑于他,但是也得小心着顾上铭身边的众多护卫啊!要是让顾家记恨上了他们,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的道理他们还是懂的,和大势力对着干不可以,但是弄死他们这样的小角色却是轻而易举的。

陆伯让小二把饭菜送进房间里,顾惘则和顾上铭住在一间,好照顾身体虚弱的顾上铭。

本来顾上铭身体里的毒十分凶猛,早一天到天山顶就能早一天的去讨要解药就早一天好,但是考虑顾上铭的身体和必须休息得好的问题,众人都无比默契的选择了住店。

而原本伺候顾上铭的轻絮和飞雪都被陆伯调换走了,他还没瞎,看得出顾惘这个人的照顾,在他们庄主哪里比较受用。

顾惘抱着顾上铭进了房间,青色的帐帘隔开了大床和水曲柳圆桌。各占一方,水曲柳圆桌周围摆着四个小圆凳,房间贴墙有个方桌,两旁各摆着一把太师椅,角落里有个美人榻,墙上没什么名家书画,估计是怕挂上去被别人随手带走,就只是贴了写不值钱的书画字句,总体还是很雅致的。

前脚抱着顾上铭进来,后脚饭菜就送了进来,在圆桌上摆了满满一桌,小二躬着身子,恭敬的退了出去。

顾惘一个个的都尝了一点,觉得没有问题就开始喂顾上铭。

现在顾上铭身体弱,吃不得太油腻的,顾惘端着一碗鱼片粥,慢慢的喂着顾上铭。粥熬得香甜糯滑,顾上铭吃了大半碗才停下,开始吃其他的东西。

其实顾上铭自己可以拿着餐具吃饭,唯一的问题是‘太抖’。一勺汤得抖没半勺才吃得进嘴里,顾惘看着觉得闹心,觉得还不如亲自的喂来得方便,于是就亲自上阵了。

看着顾上铭开始吃肉团,顾惘心中也有些疑问想要问顾上铭,但是最终却没有问出口。

顾上铭上次在客栈言之凿凿的说是敛天瑟给他让的房,但是现在顾上铭和敛天瑟相遇,两人的反应都很平静,顾上铭中毒了,很平静,敛天瑟要求对方道歉,很平静,两人至始至终都没有一句交谈,像是陌生人一样的生疏。

而且顾上铭自中毒后反应就很平淡,之前在顾锦灵前决定来武林大会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顾上铭安静的吃了晚饭,躺在床上开始睡觉,顾惘在一旁给顾上铭盖好被子,守着顾上铭睡去。

他这个爹啊,真是让人不省心啊!

房外的林婕转悠了好几圈,听着里面没有动静了,估摸是睡下了,听了一会墙根没什么收获,就回自己的房间睡下了。

一想到顾惘和自己喜欢的人睡在一起,林婕就气得牙痒痒,上次知道顾惘的身份的时候,还以为顾惘害顾上铭中了如此剧毒,一定会被絮娘口中的柳絮山庄大管家陆伯给惩处。

但是事实是……没有被惩处。

害她还那么努力的去窜捯絮娘,谁知道也是个说不上话的。

第三十四章

顾上铭休息了一晚,精神还算不错,软趴趴的赖在床上不肯起床,趴在大床上,头枕着软枕,里衣散开露出一点白皙的肩头,长发蜿蜒在身后,侧躺的脸颊上,双眼依旧逼着,眼睑下是一颗殷红的泪痣。

顾惘在一旁给顾上铭理着今日要穿的衣服,早晨的小米粥已经送来了,顾上铭却不起来吃,隔着窗阳光都已经透了进来,顾惘端起瓷碗,半蹲在床边,看着顾上铭的睡颜,嘟囔了一声:“中了毒就和猪一样了。”

原本躺在床上闭着眼睛顾上铭猛的睁开眼,模样十分生龙活虎的说:“我都听见了!”

拜托你不是中毒了吗……不要那么凶猛的样子啊!

顾上铭像是皮球泄气一样,顿时又没有了精气,懒懒的说:“反正我中毒了,责任在你的身上,在没有解毒之前你都得把我当大爷伺候着。”

顾惘一时语结,说不出什么话来,他先来知道自己的爹是什么样的人物,可是就算心胸豁达,在身中剧毒的时候都还能那么乐观,是不是太不正常了一点?

“你可是柳絮山庄的庄主,我什么时候不是把你当大爷来伺候的?”顾惘口不对心的说道,其实顾上铭也就在中毒之后过了今天大爷的生活,之前则是被欺压得死死的,顾上铭想起之前的悲惨时光,在惧怕顾惘的能力的时候,有相信着顾惘对他的衷心,种种纠结,让他被吃得死死的,现在顿时有种农奴方式把歌唱的豁然开朗。

至于中毒的问题,呵!反正是死不了的,有什么好担心的。

顾上铭觉得自己悲惨而又软弱无能,在生命垂危的时候,他依仗着‘那个人’,相信自己的性命不会受到威胁,真是可笑到了极点。

原先在封了身体上的各处穴脉后,在暗长夜的催化下,顾上铭一直精神不济,但是陆伯赶来后,带来了许多的灵丹妙药,初时的两天没有什么感觉,倒是昨晚顾惘给他渡了内力,又在客栈里泡了药澡,原本沉寂在身体里的灵药,都被催化了出来,虽然没有让顾上铭能活蹦乱跳,但是精神面貌却比之前那副虚弱得快死,话都说不出的模样来得好很多。

眼中闪过一丝阴霾,顾上铭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继续抱着枕头睡觉,宽大的床榻间,顾上铭就裹着被子抱着枕头蜷在被窝里,睡得无比的有满足感。

却让顾惘着气得牙痒,前两天虚弱成那样,一想到自己把自己爹害成了这样,心就揪着的疼,没想到顾上铭这个家伙才恢复了一点点,就能发挥自己的的功夫了。

两人不熟的时候还好,都客客气气的,一熟起来就跟那互捅马蜂窝一样,没皮没脸的还比之前容易炸毛。

虽然这样的炸毛一般都炸得不明显,就像是内心吐槽一样的默默无声,但是两人都可以感觉到对方开始膨胀的情绪。

顾惘看着顾上铭又睡下了,想着他好不容易能好好休息,养精蓄锐,一方面无奈一方面又只能乖乖的给他掖被角,在确保全身上下都没有一丝露在外面后,整个连人带被子抗在了肩上。

顾上铭立马从被子里伸出手抓住了顾惘的肩头,有些慌张的问道:“你在干什么?”

顾惘道:“庄主你不是要睡觉吗?但是睡觉也不能打断外面上天山的路程啊!庄主你放心,你只需在轿撵上睡,不必劳神费力,大梦一醒,就已经在天山上了,只是路上少不得有幸瞻仰你风姿的男男女女,青年才俊之类的。”

“我放下我,我起床就是了。”顾上铭虽然知道顾惘是在故意吓唬他,但是难免也认了这个怂。

顾惘把顾上铭放在床上,打开卷好的被子,把裹在里面穿着里衣的顾上铭露了出来。

原本只是肩头露出一线雪白,现在却已经是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两个肩膀都快要全部的露出来了。

在白色的锦缎中,肌肤的颜色和布料不逞多让,暗绣花纹的同色纹饰贴着肌肤,顾惘给顾上铭扯过床头的布带子,利落的捆上了眼睛。其实比起换衣服的时候被看见裸身,在换衣服的时候在眼睛上蒙上布反而是刻意到有些尴尬。

给顾上铭换了那么多次的衣服,顾惘多少也熟练了,伸手摸到顾上铭的衣领处,从衣襟处开始慢慢的拉开,手指沿着衣领滑动,把顾上铭上衣慢慢脱了下来。

顾上铭自己恢复了一些,撑起身子配合顾惘的动作,倒是不用顾惘在把顾上铭抱起来那么麻烦。

顾惘乃习武之人,听声辩位的功夫自然是极好,蒙上眼睛对于顾上铭的轻微动作反而感受得更加的清楚。

桌上的粥还冒着丝丝白色的热气,顾上铭他就斜倚在床边,偶尔配合顾惘的动作,好换下穿上衣服。

顾惘站在顾上铭的面前,躬下腰倾身面对着顾上铭,布条遮住了眼睛,能狠明显看出高挺的鼻梁。脸也很削瘦……

恩……准确来说长得有点像自己。

那样的轮廓,虽然是两个人两张脸,但是要是模糊掉气质和五官之间的细致差别,两个人是长得算有五分像的。

顾上铭微仰头观察着俯下身的顾惘。心中微动,他来自九涧,那么九涧后的传承是怎么进行的?顾惘应该也是顾家的血脉吧?在很久以前的一个顾家分支,传承进行着这样的事。

这一切不过是他的揣测而已,如果顾惘知道顾上铭此刻心中的揣测,绝对会被顾上铭的伤怀而逗笑。

貌似面对着这个以前让他气到爆的爹,现在却不那么让他生气了。

顾上铭语调轻轻的说:“我中毒的这几天,絮娘和林婕对你多有冒犯,你多担待一些。”

顾惘唔了一声,认同了顾上铭的看法,他自从顾上铭中毒后,对絮娘和林婕自然是处处忍让的,若是平时早一剑把两人给挑了。

但是因为顾及到顾上铭的脸面,才对两个女子一直客气包容,现在他回来二十年前,知道顾上铭是自己的爹,对顾上铭知根知底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