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23-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23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5:44Ctrl+D 收藏本站

前的探听到,就不叫江湖了。于是那一届的武林盟主,带领着众多英雄豪杰,换了个窝去办武林大会,其实那一届的武林盟主也没有心胸豁达到都被围剿了还有心情去办武林大会,没有一个人比武,各大掌门,侠客,剑客,都在一起想着怎么逆袭朝廷。

江湖自然和朝廷斗不得的,武林盟主带领着众人还没来得急反扑,老皇帝就去世了,换上了一个在对待江湖之事方面比较宽松的皇帝。

别人问他还要不要和他爹一下整治江湖,他只是不在意的笑了笑,然后说了一句特别有江湖味的话:“江湖事江湖了。”

从此就在没有改动过举办武林大会的地点,直至今日。

天山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古时传闻山上有神仙,山顶入云,登此山可入仙境。后来一位奇人为求仙道,就花费大工力修筑了一道天梯,从山脚修道山顶。

后为示其心诚,三步一跪,九步一扣,结果磕头磕了没一半就磕死过去了。

天山何其高?那人磕了两天一夜,才走完一半路程,不半路嗝屁的话,也不用求什么仙道了,这个身板直接飞升都没有问题,杠杠的!

人总是喜欢去征服,于是奔赴天山的人一代代的前赴后继,在山顶修府邸,修宫殿,来显示自己身份飞人更是大有人在。

于是现在的天山上满是建筑群,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奢华得让人咂舌。

顾惘抱着顾上铭下了马车,仰头向上看去,只觉天山高不可及,山腰中间被一团云笼罩着,在下方的人仰望而去,真的像是瑶台仙境一般的让人向往。

为了不让人发现自己怀中的是顾上铭,陆伯特意给顾上铭准备了蒙面用的锦布。现在山脚处没什么人,看起来有几分冷清。

唯独有几个肌肉凸起的大汉站在藤编抬椅旁,看见顾上铭一行人下马车,便走了来到:“公子你要雇轿子吗?从山脚上山顶可难走了,我们可为公子代劳,一路直上天山顶,公子你只需花点钱财就可!一次收费,在山上各处都有替换轿夫的兄弟,保证让公子你大气不喘一下就到达山顶!”

顾惘见大汉一副口干舌燥的模样,知道他是空有力气没有武功的人,应该是在天山附近的村民,想要靠这个机会挣点苦力钱。伸手扔了一锭银子给他当打赏,顾惘却摇头拒绝了他的这一单生意。

大汉一看顾惘拒绝就不乐意了,道:“公子你心善给我打赏,但是我啥事没干,收这个钱我心里不舒坦啊!”

身旁立马有人调笑道:“嘿!老李,有打赏拿你还说什么心里舒坦不舒坦啊!你老婆孩子能用上这个钱过得舒坦就行了!”

被称做老李的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笑得很糙的对顾上铭道:“那就谢谢公子你的好心了!”

顾惘没有说什么,对于他来说很难得的一笔钱财,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银锭子,如果有需要,拿它去打野兔顾惘都干得出来,而且打完还不捡回来……

江湖上的人都知道柳絮山庄的新庄主中毒了,大家没有什么意外和震惊,对于他们来说,顾上铭就是那样一个会被各种事情难道的人,武功奇差,一脑草的怂包,搭配上轻而易举的中毒,这样的搭配,好像没有哪里是不般配的。

虽然用披风裹着,锦布遮着脸,但是还是不妨碍让别人知道这个连路都没办法走只能让别人抱着的人是顾上铭。

陆伯让人从马车厢里拿出几段和几块碎开的木头,木头上雕镂飞禽走兽,像是精致的木雕玩具一般。

一人走上前去把木雕拼好,显现出来的竟然是一个坐撵,华贵精巧无比。座位出有着可以容下两个人的宽度。

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这个轿撵不是浑然天成,而是块块拼凑而成,奇银技巧之功,一眼可看出来。

顾惘向来对这些没有兴趣,以前也没有关注过,现在见识了一下倒也还算新鲜。

把顾上铭放在轿撵上,座位上垫着厚厚的毛毡,陆伯身边的四个个男子抬起轿撵,行走间脚不沾地,轻功极好。

虽然顾上铭中毒了,但是这样的派头还算是比较威风的,精美奢华的轿撵,轻功爆表的轿夫,就差没在轿撵上挂上两块绞纱,前面站两个绝色美人撒点花瓣。

顾惘提剑站在顾上铭的轿撵旁,整个场面看起来很有气势,除了坐在轿撵上的庄主软趴趴的斜坐着,虽然保持着妖孽的气质,看起来很是肆意的模样。

抬起轿撵走起,身后的众多轿夫已经被这样的场面震住了,艾玛,直接拼出一个轿撵出来了!

这一路的速度不算快也不算慢,青石板的阶梯块块平滑,长期的磨损和在湿润雨水中长出的青苔更是让石阶变得滑脚。

但是抬着顾上铭的四人脚步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石阶绕山体坡势修建,像是一条龙盘在山体上,被江湖中人称为盘龙梯。

絮娘看着顾上铭斜斜的躺在轿撵上,眼中的掩不住的担忧和心焦,她平生第一次看见顾上铭自己的虚弱,虽然依旧保持着那样似笑非笑的笑容,但是瘦出只有个轮廓的模样,和眼角的泪痣衬着,有着让人觉得虚幻的美丽。

压下心中的担忧心疼之情,絮娘抿嘴对着顾上铭笑道:“庄主你现在这个样子可像折子戏里的两种江湖大人物了!”

顾上铭回头看了絮娘一眼,依旧笑着,却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只说了三个字:“哪两种?”

絮娘嘻嘻的笑道:“庄主你好好的听着啊,第一种便是那些长得奇丑的老头子了!一头白发,拿着个白毛扇子,坐在轿撵上,自己腿脚不行还很牛的样子。另外一种就是那些长得特好看的,一架轿撵从天边飞来,里面的男子左拥右抱,身旁的属下大呼,千秋万代什么的……。”说着俏皮一笑:“我看庄主你就是这个后一种,长得可好看了!”

林婕在一旁符合着说是,顾上铭被逗弄得笑了一下,对絮娘道:“我就跟在我屁股后头喊千秋万代,一统江湖吧,只是不要让别人知道你是柳絮山庄的就可以,要是我被认出来了,我也不会承认你是柳絮山庄的。”

絮娘说笑了一下,倒是把顾上铭的心情弄得好了很多,絮娘脸上也轻松了一些,她长那么大,最见不得顾上铭受罪难过,她比顾上铭把,是把顾上铭当自己弟弟来照顾的,虽然毒没有解,但是能让他心情轻松一点点,絮娘也是觉得很欣慰的。

路上不时遇见一些同上天山的人,却都没有同路,不是速度太慢,被顾上铭的轿撵超过,就是速度太快,把顾上铭的轿撵超过。

唯一有一个轻功不错的女子,一路脚步缓缓,却正好和抬轿撵的男子走得同步,顾惘在一旁提着剑,看见这个女子好死不死的和顾上铭一个速度,心口就紧了起来。

女子轻纱覆面,一身白纱纤尘不染,外袍里衣,纱巾飘带,无不错落有致,行走间风扬起墨黑的长发。整张脸只露出光洁的额头,却一样可以看出是个一等一美人。

顾上铭似笑非笑的半敛着眼四处看,惹得那个女子侧目看了顾上铭几眼。

顾惘看了一眼坐在轿撵上的顾上铭,那个样子虽然好看,但是虚弱成那样,估计应该那个女子是看不上这样娘气瘦弱的男子的。

何况是听着顾上铭的废柴庄主的名头,奢华的名声,在看看软趴趴坐在椅子里的小鸡仔样,要是这样旁边的这个美女还能看上顾上铭,顾惘绝对给顾上铭跪下。

顾惘倒是估计得对,那个女子就是不喜欢这样的男子,看着顾上铭眼色轻飘飘的四处的看,还被别人抬着山上,心里不知道有多鄙夷,斜看了两眼就懒得再理,提气加快速度的向山上行去,把顾上铭扔在了身后。

顾上铭在轿撵上似是而非的叹了口气道:“被美人扔下了啊……”

顾惘看了顾上铭状似惋惜的表情一眼,道:“你还是闭目养神一会吧,四处乱看耗费精力。”

“……”

山上风景秀丽,树木苍翠,奇花异草,各式虫鸟在树上地上,被行人惊得飞起又回来,天山还未登顶……

第三十三章

顾惘提剑走在顾上铭身边,一声玄黑色长袍,微宽一些的腰带,长发用玉冠束起,眉目冷冽,却又不过分的漠然。

在外人眼中,比起顾上铭来说,顾惘这个旁支才是顾家最大的威胁,作为新生代的支撑力量,也有人推测顾家背后有着百年的势力,顾惘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旁支就是背后力量给顾上铭的支持。

顾上铭就是这样,水已经混了,不如自己动手彻底搅混,才让人没机会浑水摸鱼,反而看不清真假。

絮娘看了一眼站在顾上铭身边脊椎挺得笔直的顾惘,心中很不是滋味,说讨厌他吧,他也是真的对庄主好的,说不讨厌他吧,庄主又是因为他中毒的。

何况顾惘本就来历不清不楚,就算是真心对庄主好,也难保不会成一个祸害。

絮娘对顾惘的态度很纠结,但是林婕的态度却明显了很多,她很讨厌顾惘,就像是顾惘讨厌她一样。

顾惘行事总是有三分针对她,同样的事,絮娘不会受到责怪,她却会受到责怪,每次庄主还没有说什么话,他就先要来打压她一番,弄得长久以来她对顾惘又怕又恨。

虽然她喜欢顾上铭,但是对于顾惘这个总是站在顾上铭身边的人真是受够了!自从了解到顾惘的出现在柳絮山庄是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她心里多少也有了点把握,顾惘根本不是什么主子,身份是什么都不清不楚的,自然尊贵不到哪里去。

抱着这样的心态,林婕越是惧怕顾惘的威势气度,心中越是看不起顾惘,只觉得顾惘是狐假虎威狗仗人势而已。

顾惘不知道站在另一边的两个女子是如何想他的,只是提剑步履轻松稳健的向上走着。

往上走了大半天,天色开始慢慢的暗下来了,抬轿和跟在其后的众人多多少少都有觉得累或者饿了的,唯独顾上铭在轿撵上睡着了,没有什么感觉。

陆伯叫众人继续往前走,走了有大约又半柱香左右,原本林荫蔽日的地方豁然开朗,竟是一家酒肆,门前搭着棚子,卖给过往的众人茶水,酒水,干粮等物品。简陋的棚子后面则是一家富丽堂皇的客栈。

这样的搭配虽然怪异,但是在天山上面,也就算不得什么怪异了,陆伯去订上房,顾惘把顾上铭抱了下来,用披风给他裹好,好让他香香的睡上一觉。

顾惘等人一进客栈,就引得大厅中正在吃饭的众人侧目,尤其是顾惘是最大的焦点,上天山,怀中既然还抱着一个人,这个可是天山上历来都没有见过的事情。

坐在角落里的一个粗实大汉,看着顾惘的少年模样,在瞄了瞄顾惘怀中抱着的人,嘿嘿笑道:“莫不是来参加武林大会,还带着自己婆娘来?”

众人一听就是一阵哄笑,大厅中大多都是江湖莽夫,这样的荤段子自然听起来顺耳。

絮娘眼看就要按捺不住跳出去对着大汉骂街了,想到陆伯让众人学会隐忍的话,强压下了心头的激愤。顾惘却转身站在一桌正在吃饭的青年面前,腾出一只手,只用一只手搂着顾上铭,把顾上铭紧紧的搂在自己的身侧,对他们说道:“能借只筷子吗?”

锦袍青年递了一双筷子给他,笑道:“要一只干什么?成双成对的才好。”

“谢谢。”

絮娘知道顾惘要干什么,顾惘扔东西杀人的绝活她见过很多次,虽然她对顾惘的态度很纠结,但是对顾惘的武功还是很有信心并且保有期待的。

林婕却不以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