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22-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22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5:39Ctrl+D 收藏本站

罪柳絮山庄,虽然柳絮现在败落,但是未来如何谁也不知道,冥宫应该会把解药给我们。”陆伯道。

顾惘对此没有什么意见,只是对于顾上铭一路赶去武林大会的安全有些忧心,对着这个无能庄主虎视眈眈的人可不少。

若是有人见势而上,只怕这一路都不会平静。

顾惘对于这个问题却不是特别担心,所谓的敲山震虎,顾惘已经做了,至于那老虎是不是够懂事,他就不知道了。

上次在花云楼杀人,顾惘和顾上铭根本没有掩藏自己的身份,顾上铭露出的所谓的纨绔公子逛花楼的事实,而顾惘则显示出了顾家旁系的实力。

加上杨胖子被他用了分筋裂骨手,七天一到,杨胖子的死法就会在江湖上盛传,是谁下的手的?是顾家旁系顾惘。为什么下手呢?因为杨胖子和顾上铭抢女人,顾惘为顾上铭出头,把人给杀了。

而上次杀那五人的时候,顾惘把顾上铭的剑扔在那里了,明眼人一调查就会知道是顾上铭的剑,但是顾上铭没有那么好的功夫,那么箭头则偏向了顾惘。

一个武功高超的,对顾上铭忠心耿耿的顾家旁系。

这样的形象塑造,能达到最好的震慑效果,加上在顾锦葬礼上的表现,顾惘这个人物更加添了几分喜怒无常的秉性。这样的人物,算是比较危险的了。

抱着顾上铭站在外面,顾上铭蜷缩在他的怀里,外面的天色很好,因为被抱着的原因,仰头正好能看见一整片蓝色的天空,白色的云朵在天空上漂浮,游弋轻盈。

顾上铭就着被抱着的姿势,望着天空,顾惘则垂下头,看着顾上铭尖削的脸,然后蒙住他的眼睛道:“不要一直盯着天空看,才从马车里出来,小心刺着眼。”

顾惘听话的没有继续看。

陆伯在一旁看着两人相处,觉得才短短几天两人的感情就增进了很多,相互之间很是亲昵。

第三十一章

陆伯不知道这是好还是不好,顾惘来历不明,偏又得顾上铭的信任,还成了柳絮山庄的小半个主人。

他暗中派很多人去调查过,都没有查到顾惘的身份背景,就好像这个人是莫名其妙冒出的的一样,在此之前没有任何的痕迹存在。

顾惘不得不防,这是陆伯的想法,但是顾上铭愿意对顾惘付出信任,陆伯也无法阻拦,陆伯本就是抱着富贵险中求的心态,顾惘是个人才,虽然他一直在防范着这个少年,但是如果能让顾惘一心一意的为柳絮山庄做事,便是现在柳絮山庄的一大助力。

因为顾惘表露出对顾上铭很强的保护欲,陆伯才一直放着观察的心态没有动作。

顾惘抱紧怀中的顾上铭,低头看着缩在披风中的顾上铭道:“要休息了吗?”

顾上铭点了点头,顾惘抱着顾上铭转身回道马车上。

陆伯敲了敲烟锅袋,对着转身离去的顾惘道:“知道庄主身有不便,来时带了几名伶俐的丫头来,顾公子哪里懂得那些照顾人的精细事情,还是交给那些丫头吧。”

“恩,我先把庄主抱回去。”顾惘的背影顿了一下,然后缓缓的说道。

陆伯站在马车旁,吸了一口烟,慢慢的吐出烟气,袅绕的扬在他有些苍老的脸上,一旁的絮娘看着顾惘离去,才嘟着嘴对陆伯道:“陆伯!就是他害了我们庄主,你怎么现在还容着他?!”

“姑娘家莫急,姑娘家莫急,慢慢看吧……”陆伯带着些笑意的说道。

陆伯至今还记得‘那位’把玄玉方佩给锦庄主的时候说的话:“你若是愿意承认上铭是我的孩子,你就把玉佩给他,我自当护他无忧。”

他的说的话,从来不曾食言,顾锦却坚持了那么多年,一直没有拿出那方玉佩,直到临死之时,才把玉佩交给顾上铭,以求能保自己的孩子生命无忧。

其实顾锦只是当局者迷罢了,一如顾上铭才出生的时候,陆昌景是看着的,看着‘那位’是多么的高兴,宽大的手掌握着顾上铭白嫩的手臂,笑得很开怀。玄青的长袍上盘踞着缠枝柳条,像是在这个充满柳树的地方呆久了,而从身体里生长出的藤蔓。

只是现在那位眼看着庄主中毒,却不管不顾,不知道是抱着什么想法,陆伯深吸了一口烟气,让温热的气息流入自己的胸腔中,然后慢慢的从鼻子里喷出来。

时移世易,只是希望故人心未变才好……

林婕在一旁拉过絮娘,不满的跺脚问道:“絮姐姐你不是说只有陆管家来了,顾惘就会受到惩处了吗?!”

絮娘不满的叹气道:“陆伯想法多,不知道是在盘算什么呢!”说完又有些无奈的道“既然陆伯已经来了,我们就不要管怎么处置顾惘的事了。”

絮娘知道这件事自己怎么看不重要,她不尊重顾惘是因为没有真正的拿顾惘当过自己的主子,但是陆伯曾经一度是柳絮山庄内部运行的掌控人物之一,絮娘自然是很敬重陆伯的,既然陆伯没有响动,絮娘也只好按捺了下来,比较陆伯不可能想得还没有他一个小婢宽。

“可是……!”

林婕的可是还没有说出口,絮娘就已经不再听她说话,远远的走开了,只留下林婕在原地,林婕握紧了的拳头,心里憋闷得紧,却不知道怎么纾解,只是一口,闷气在胸口,不知往哪出散。

现在在顾上铭马车里照顾的是另外的两个侍婢,叫轻絮和飞雪,正是双十韶华的女子,长得也可人疼,都出落得跟水葱似的。

原本打开的小窗还没有闭上,上面挂着钉上去的丝绢,顾惘骑着一旁皮毛黑亮的马,走在马车旁边,微底下一点头,就能看见马车里的风景。

顾惘看着伺候顾上铭的两个女子,不禁感慨到,其实她们还没有顾上铭长得好看。顾惘的记忆中,和顾上铭拉扯不清的女子,还真就没想起那个是比顾上铭好看的,那些女子单独的看看,个个都能称之为花容月貌,但是和顾上铭站在一起,完全就不够看了。

往日里顾惘是观察爹身边的女人,现在侧重点变成了观察爹,自然发现了种种不同,以前倒是没有认真的想过什么好看不好看的问题,只是觉得顾上铭身边的女人都是长得不错的。现在认真的观察了一下顾上铭,顾惘不明白,他都长得这样好看了了,怎么还对那些女人有兴趣?

专业伺候人的和顾惘这个非专业的一看就是两个档次,就算是顾上铭睡着了,也乖乖的一旁候着,不像顾惘,顾上铭睡觉,他也跟着小憩,两人在马车上各自一方的躺着,顾惘却无比的注意着顾上铭那边的响动。

方寸天地见,马车上被垫着柔软的毛毡,顾上铭就枕在一个软垫上,侧卧的躺在马车上,身体微微蜷缩,披风依旧裹在身上,侧脸触在柔软的软垫上,压出一个大圆的凹陷。

车顶上的夜明珠被用绒布遮住了,只有隔着丝绢透进去的阳光带去光亮。

顾惘骑在高头大马上,马蹄踏在地上发出‘塔塔’的声音,顾惘就跟在马车旁,一路这样的走着。

车外是碧蓝的天空,绿茵的的草地,苍翠的树木,和几声清脆的鸟鸣。

这样行了有大半天左右,马车里传出侍婢温和的声音:“庄主,您醒了!”

“有什么要吩咐奴婢的吗?”

顾上铭没有说话,却是伸手指了指窗外的顾惘,倒是让轻絮和飞雪很意外,庄主若是要什么,或者要吩咐什么,用他们两个就是足够的了,何必要惊动顾公子呢?

飞絮身子微向前倾了一下,对着窗外轻唤道:“顾公子,庄主唤你进来。”

坐在马上的顾惘被惊了一下,以为是顾上铭有什么不好,伸腿夹了夹马肚子,让他快走了两步在马车夫的位置上,翻身下马直接到了马车上,顾惘的动作行云流水,怎的一个帅字得了。

退开门扇进去,顾上铭依旧侧卧在马车上,表情似醒非醒的有些慵懒,顾惘问道:“庄主,什么事?”

顾上铭没有说话,顾惘看了看马车里的轻絮和飞雪,她们两就很有自觉的出了马车,回避了主子们需要她们回避的时刻。

顾惘凑近了一些,对顾上铭问道:“有什么事吗?”

顾上铭的表情很淡定,保持着那股懒懒的神色,耳根却有些泛红,但是却语调平稳柔和,像是在说一件普通的事情一般的说道:“我……想要小解。”

顾惘楞了一下,然后在脑中里确定了一下顾上铭刚才说的话,确定自己没有听错,才把顾上铭抱了起来,向马车外走去。

喊停了前行的队伍,顾惘说顾上铭身体有些不舒服,要去处理一下,就抱着顾上铭往林中里走去。

身后的人对于这样的事情却没有什么看法,行走江湖,人总是有三急的,在路上找个林中把需要解决的解决一下,江湖中人还是不拘这样的小节的。

顾惘抱着顾上铭往林中里走,葱郁的树木遮天蔽日,缝隙下露出的光像是拉长的线条一般。

确定不会被身后的人看见,顾惘才放下怀中的顾上铭,让他依靠在自己的胸膛上,从后面环抱住顾上铭,然后伸手去解顾上铭的腰带。

其实顾上铭完全可以让轻絮或者飞雪来帮他弄,虽然也会尴尬,但是如果帮顾上铭做了这样的事,顾上铭随便扔个姨娘的位置给对方就好。

不知道顾上铭是觉得女人弄比男人弄要尴尬很多,还是不想因为这样的事情,就断送人姑娘的一辈子,他没由来的选择了顾惘。

顾惘伸手握住顾上铭的命根,掏出裤外,对顾上铭轻声的说:“可以了。”

姿势摆好了,可以走起了。

手中的东西跳动了一下,淡黄色的水流慢慢的兹了出来,算是细水长流的那种。

过了一会,水声消失,顾上铭嘴唇瓮和,并不太明显的说:“好了。”虽然强力的压制着,但是耳朵却是一片粉红。

然后顾惘帮顾上铭打理衣裤,一点点点整理整齐,整齐得像是从来都没有被解开过,,扯平衣服衣角上的褶皱,然后把顾上铭裹回披风里,再抱回怀中,回到队伍,重新放在马车里面,顾惘自己则依旧的骑在马车旁的黑马上。

前方的陆伯回头观望间眯了眯眼,又吸了一口烟,金属的烟锅现在已经变成了黑色,满是烟丝留下的污垢。

年轻人啊!关系真是真是比想象中还要好,已经亲密到这样的程度了吗?是他老了,过了那个热血的年纪,不能理解现在年轻人的兄弟情了吗?

陆伯可不会这样的认为,他没有往好的方面或者是怀的方面揣测,只是静观其变着,没有下什么论断。

在马车上,顾上铭总是睡着,有时醒来也很虚弱,日子就那么一天天的过去,离武林大会的天山,也越来越近了。

第三十二章

天山是历届武林大会举办的地方,没五年一届,地点除非有什么特殊的情况,不然是不会被改动。

史上武林大会的举办地点,仅有三次更改,一次的被在两百年前正道和魔道大战的时候,一次是百年前天山脚下瘟疫爆发,众人被迫重新选择地点。还有一次是五十年前,当时的老皇帝偏信了那么一句‘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当然,老皇帝偏信的是只是后一句‘侠以武犯禁’。

于是觉得武林大会这种聚众斗殴的方式十分不好,对于众江湖人物的武功也很是忌讳。就派了朝廷的人来围剿。

什么是江湖?朝廷上的事,江湖不提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