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21-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21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5:35Ctrl+D 收藏本站

马车,自然不如陆伯等人快马加鞭来得快,陆伯追上他们也只是时间问题。

清晨还没有什么人,早晨的雾气还没有散开,顾惘抱着顾上铭出了客栈,客栈外就是小哑巴在牵着照看着马车等众人出来。

抱着顾上铭上了马车,李壮扬鞭啪的一下打在马的身上,车轮开始慢慢的转动,在青石板铺得整整齐齐的路面上倾轧。

原本只是铺着软垫的车厢里,现在铺着厚厚的好几层毛毡,因为担心天气热而捂出痱子,毛毡上铺着一层冰蚕丝的布料,在上面是一层柔软吸汗的软棉布。

放了一个垫子在顾上铭的脑下,安置着他躺下。

不过是在淮江补给休息而已,却没有想到出现了那么大的一个意外,原本虽然不是活蹦乱跳的顾上铭,但是也算是健康扎实,现在却身中剧毒。

人生总是这样喜欢和你开玩笑,从那一把匕首迎面刺来,然后被顾惘避开,钉在身后的门框上的时候,好像一切就被注定了一样。

被杨胖子打搅,杀掉众人后回客栈,正巧在那样的一个时刻回到客栈,一群纨绔的赌约。

顾上铭睁开了眼睛,车外的太阳已经升起,顾惘打开车上的小窗,让阳光倾洒进来一点。他还很虚弱,像是无力一样,眼睛半睁半磕。

顾惘拿起几个软垫,垫在了他的背上,让他能稍微坐起来。顾上铭却撑起手,自己坐了起来,声音语调掺杂着无力的温软:“我自己还能动。”声音柔软得像是不曾流动的水一样。

“我中的是暗长夜吧?”顾上铭问道,声音温软虚弱。然后像是自问自答的说:“刚开始还没发现是怎么回事,倒是被你的动作吓了一跳,毒发起来倒是很快,一会就倒了。”

顾惘看他散开的头发太过凌乱,把他抱了起来,让他靠在自己的怀中,顾惘则开始给顾上铭整理长发。

顾上铭垂着眼睑,睫毛投出的阴影盖在泪痣上,忽忽悠悠的像是蝴蝶翅膀轻颤。

把头发一点点的梳理通顺,然后拢在一起,用发带轻轻的束在一起,束好后又抱着他躺下。

“顾惘。”顾上铭的声音像是柳絮落在人的心头一样,轻软得让人觉得有点痒。

“顾惘……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他们相处并没有多久,谈不上不是忠心之类的东西,说是对柳絮山庄的责任的话,也没有必要对他那么好。

虽然问出来有些觉得羞耻,但是他很想知道,为什么要对他那么好?

从一开始的相遇,就无条件的把柳残三式给了他,身为暗中的力量,却为他出面压制对他不敬的众人,虽然胆子很大,总是有僭越的行为,但是却从来没有害过他。

就算是顾家暗中的王牌,所谓的保命力量,顾上铭也不认为能够好到这样的程度。

对于顾上铭来说,是真的愿意帮他,没有存着害他的心思就很难得了。可是相反的是,他对他出乎意料的好。

现在也是,根本没有必要亲自的来照顾自己,和絮娘换一个马车,就可以推开这份麻烦,何况让下人来照顾主子本就是应该的事情。

顾惘现在是不知道顾上铭的脑子里在想什么,要是知道,自己也会目瞪口呆,他不过是照顾自己的爹,在相处中自然而然的把自己的亲人归于必须照顾的责任中,自然是事无巨细的对顾上铭好。

可是现在,顾上铭问他,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告诉顾上铭,其实你是我爹,我不对你好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有你在我也算是有家室的人,我在这里就你一个亲人,而且你还没有给我生妹妹,不对你好对谁好?

当然不能这样说。

顾惘理了理顾上铭耳边的碎发。

“从我从九涧里出来,会跟随的人,就注定只有你一个。我的宿命,就是在顾家高楼将倾的时候,来和你重振柳絮,重振顾家。”

顾惘说得很温柔,像是会让人眩晕的语调,却是让人无比振奋的内容。

顾上铭嘴角泛起一个笑容,在小窗中倾洒进来的阳光下,温柔却颜色分明到让一切褪色。

第三十章

顾惘觉得阳光太刺眼了,从窗外投设进来的光让心都为之一紧,从暗格里找出一方丝帕。

用簪子把丝帕两角刺入木壁里,像是纱帐一样,挂在窗口上。

顾上铭抬眼看向纱帐问道:“怎么了吗?”

“阳光太刺眼了不好。”顾惘这样答道。

在轻薄的丝帕过滤下,原本的阳光朦朦胧胧的投了下来,让顾上铭反而比原本明亮的光线看起来更加的……恩,更加的好看。

在柔和的光线下,皮肤像是白玉凝成的一般,唯一鲜明的就是半垂的眼睑下的红色泪痣,和泪痣上那纯黑色的瞳色。

顾惘的这个回答,不知道算是好还是不好,顾上铭却感觉心中热热的,顾惘在话语中把顾上铭归宿进了宿命中。

你是我的宿命,就好像是在说这样的话一样,无形的把他归入了一个很高的位置中。

顾上铭很满意,对于每一个人来说,被需要,被如同必然的宿命来对待,都是很让人满意的事。

顾惘把暗格里的糕点拿了出来,喂到顾上铭唇边:“你吃点东西然后在睡会吧。”

顾上铭没有拒绝这样的安排,他知道自己中了暗长夜的毒,知道现在自己是什么情况,没必要去逞这样的强。

吃了几口,因为是顾惘喂到他嘴边的原因,顾上铭的嘴唇总是碰到顾惘拿着糕点的手指,柔软的触感若有若无的碰在指尖上,顾惘觉得指尖痒痒的。

顾上铭也有些尴尬,顾惘的手指修长,但是因为练剑和暗器,上面有着薄茧,嘴唇触碰在茧上,触感鲜明。

顾上铭也不是不通人事的小毛头了,知道这样的氛围有些太过暧昧了,便接过顾惘手中的糕点,自己撑在软垫上,坐立得直一些,慢慢的吃着。

顾惘从一个暗格里摸出一壶果酒来,这个果酒是之前吩咐絮娘备下的,他知道顾上铭喜欢喝果酒,就特意留心着。

顾惘本也不知道的,但是得多亏了以前在柳絮山庄的厨娘,总是喜欢在他耳边絮叨

“少庄主你也喜欢吃这个啊?真是和庄主一样,庄主也喜欢吃这个!少庄主你也喜欢这个啊?庄主就喜欢这个,这庄主虽然长年不在,但那相同的血脉就是无法改变呀!”

那日突然想起了厨娘絮叨过顾上铭爱喝果酒,他特意给他准备了一些。

倒了两杯,顾惘先浅尝了一口,才把酒杯送到顾上铭唇边,顾上铭喝了一口,嘴唇上沾着些酒水,顾惘帮他擦去。

浅尝即止,给顾上铭尝了一口,就把酒给重新收了起来。

顾上铭懒懒的躺着,对这样的行为倒没有什么意见,马车轻轻的摇晃着,顾上铭开始感觉到昏昏欲睡,困倦的感觉袭了上来,顾惘看着顾上铭开始慢慢的合拢眼皮,过去抱着他,给他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顾惘也躺在旁边睡了下去,虽然昨晚一晚上没睡,但是他却不感觉疲惫,练武之人就是如此。但是在这样的氛围下,顾惘好像觉得如果自己不和顾上铭一起小憩一下,有点说不过去。

扯了个软垫放在脑袋下,顾惘就睡在顾上铭的身边,在这样状似安静闲暇的时光里。

习武之人,睡眠向来很浅,一点响动都会惊醒。但是顾上铭因为中了毒,难得的睡得很香甜,倒是顾惘为了照顾到顾上铭,比平日里睡得还要浅几分,就和闭目养神差不多了。

这样的早晨,在弥漫了果酒甜香的马车中度过,丝帕过滤过的一方阳光投在马车里,暖洋洋的直抵人的心窝。

这样的日子保持了三天左右,每天睁眼看见的第一人就是对方,生活在这一方小小的空间中,生活也被对方完全的占满了。

顾惘要考虑顾上铭的吃食问题,每天给顾上铭换下被汗濡湿的衣物,看着顾上铭侧开的脸颊和粉红的耳根,顾惘还要装作看不见顾上铭的尴尬。

给他背后垫上软垫,让他稍微坐起来一点自己吃东西,絮娘无论多辛苦,总是会为顾上铭做好新鲜的饭菜吃食。

而顾上铭在长久的昏睡中睁开眼第一眼就能看见顾惘在自己身边,会扶住他的背帮他放上软垫,会为了让他舒服一点儿抱起他给他调整姿势,给他换衣服,甚至为了不让他尴尬,甚至想出了蒙住眼睛的方法。

顾惘现在蒙住了眼睛,熟练的抱起顾上铭,手臂从衣服下穿过腋下,托着顾上铭的背,帮他脱下衣服。

为了让照顾顾上铭的情况,顾惘几乎是半跪在顾上铭的面前,抱着顾上铭,给顾上铭换衣服。

因为被蒙着眼睛,手指的动作间难免碰到肌肤,引起顾上铭的一阵战栗,现在他总能感谢顾惘是被蒙着眼睛的,看不见他现在的情况,一被顾惘摸到,就狂冒鸡皮疙瘩,也不知道是什么奇怪的反应。

给顾上铭换好了衣服,顾惘才解开布带,其实顾惘为了顾及顾上铭的面子,选择蒙眼睛的方式,他都不敢告诉顾上铭,之前给他换衣服的时候就已经把他看光了。

换好了衣服,顾上铭躺在软垫上,鼻息开始变轻,顾惘知道顾上铭是想要睡觉了。

便把顾上铭背后垫高的软垫取了两个出来。

其实两个的相处模式开始变得有些奇怪,同样都是男人,顾上铭和顾惘仿佛有了道说不清的隔阂一样,他们不可能像是两个普通的男子一样,因为性别相同就可以坦诚相对。

坦诚相对在他们两个人之间仿佛变成了很尴尬的事,尴尬到换个衣服都还得把眼睛蒙住。

顾上铭再次的昏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马车外已经能听见陆伯的声音了。

顾惘不在马车内,应该是出去见陆伯了。顾上铭敲了敲马车的边缘,帘子马上被拉开了,顾惘探进半个身子来,道:“是陆伯来了,庄主你可要出来一见?”

顾上铭点了点头,顾惘用披风把顾上铭裹得严严实实的,低声道:“外面风大,你可不能着凉了。”

顾上铭点了点头,让顾惘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把顾上铭抱在怀中,这几天因为中毒而没认真进过食,顾上铭轻了很多,原本就没有什么肉的身体变得更加削瘦。

绸缎裹着,只露出了顾上铭的脸,下巴比之前还要尖削好几分,陆伯一看见就露出了心疼的神色。

他们的庄主啊!才几天不见,就成了这样了。

跟着陆伯一起来的都是柳絮山庄的高手,虽然柳絮山庄人丁稀薄,但是门下的弟子还是有一些的。

刚才顾上铭还没醒过来的时候,顾惘和陆伯已经在谈话中说清楚了这件事情的因果。陆伯倒也没怪顾惘什么,只是笑笑,却不说话。

絮娘也选择了沉默,反倒是林婕很活跃的在陈述‘事实’。

直到把絮娘和林婕谴派了下去,陆伯才认真和顾惘说起了怎么拿解药的事宜。

“冥宫和我们关系向来不好不坏,没什么特别之点,我们同冥宫又不在一个方向上,他在北,柳絮在东,也没有什么地位之争,两家素来也没有过权势争斗,柳絮山庄的庄主被冥宫的弟子误伤,冥宫不会因为这样而选择得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