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20-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20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5:30Ctrl+D 收藏本站

句话,絮娘听得直磨牙,磨得咯吱的响。

房间里一时众人沉默,没人敢说话。

顾惘提剑追出客栈,原先那一群人都不觉得危险,反而是在城中悠悠忽忽的慢慢走着,顾惘追上他们的时候,只有宋柏一个人有如临大敌的感觉,其他的人都是一副不知所谓的模样。

“嘿!你相好的如何了?不是中毒了吗?你怎么还有空追出来?你追出来也没用啊!宋兄说他也没有解药,解药得他们师傅师伯一辈的才有去了!你那个相好的是死定了!你还是回去快陪陪他把!没男人陪指不定还寂寞呢……哈哈。”

男人说的下流,顾惘的剑却不是白练的,不等侮辱的话继续出口,一剑就挑了他的动脉血管,血雾蓬勃煞了同行人半边脸,连顾惘也被溅到一些,黑色的衣袍的布料吸收了血液,颜色变得更深,暗绣的花纹在血液的浸染下更加明显。

原本站在那男子身边勾肩搭背的人被这样的变故一惊,酒顿时醒了大半,纷纷在身上摸出武器,做出防御的姿态,宋柏看着现在的境况道:“这位兄弟,你朋友中毒是个意外,我们也不想看见这样的局面,现在我身上也有暗长夜的毒药,但是解药却不是我们这个层次的人能有的,你就算全部杀了我们也没有效果。”

顾惘一挽手中的剑,看着绷紧全身打算进攻的众人道:“因为没有解药,所以你们才必须死。”

“你!”宋柏觉得这次完全是遇上事了,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了。

巷子里凉风凄凄,青石板的地上有着掉落的树叶,苍穹上悬着一轮月亮,刚好缺了一个小小的口子,弯月银白。

五人一拥而上,把顾惘围在中间,顾惘练的柳絮剑,讲究轻灵飘逸,而顾惘练剑的时候,更多的偏向于轻巧和快速,他现在也算是快剑,五人围攻,也没有从顾惘的手中占到半点便宜。

虽然五人的武功都不算特别好,但是也算是江湖上能拿得出手的了,可是就算五人一起出手,都不能从顾惘的手下讨半点便宜,没一招都被防得死死的,要是一个不注意,那长剑就冲着咽喉挑来。

宋柏知道这位少年的来头不简单,懂得冥宫的闭毒点穴法,而且着实是个狠毒的人,因为一个人,就要杀了全部的人,如此的品性和他们冥宫的人是很相似的。一言不合就要灭对方满门。

顾惘动作飞快,手腕侧转翻动间,一剑横切劈断了两个人手中的利刃,宋柏眼看古惘把剑切向了另一边的同伴,把破绽留给的自己这一面。

面对着他的这一面没有武器,只有这一瞬间就可以把面前这个少年杀了,抓住这一瞬间的弱势刺了过去。

原本什么都没有的手,对着宋柏十指张开,宋柏看着这样的动作,下意识的一躲,却没有躲过,只觉得是什么毛刺一样细小的东西扎在脸上,只是一瞬间就没有了感觉,就好像是不小心碰上了夏天空气中的毛刺一样。

在轻微的刺痛后,是血管里火辣的疼感,像是细小的刺在血管里划行,这样的痛感让宋柏一下跌坐在地上,蜷缩着身体在地上打滚嚎叫,趁着宋柏倒地的一瞬间,顾惘反手一剑,挑破了另一旁三人的咽喉血脉。

侧身再次把站得较远的哪一位一剑贯穿咽喉,切咽喉是死得比较痛苦的,顾惘没有全部切开,只是划开了血管,让他们感受血液流光的痛苦,顾惘自己站在他们中间,自然也被溅了一身。

浓烈的血腥味在空气中传开,躺在地上的五个人没有一个人死去,除了宋柏在嚎叫,其他的四个都发不出声音,只是瞪大了眼睛,张着嘴,发出无意义的呜咽声。

顾惘脸上被溅上了一些血,肤色反衬着鲜红的血液,明烈鲜明到秾艳,漆黑的眼眸下是杀意退去的深沉。

顾惘把染血的剑扔在了尸体上,转身离去。

巷子里是血腥味的蔓延,流淌的血液一点点没过青石板,暗红的的颜色和夜色相溶。

顾惘这一去一回没有耽搁太久的时间,而且走的时候已经封好了顾上铭的全身穴脉,离开这一点时间是没有关系的。

回到客栈的时候,絮娘李壮和林婕都守在顾上铭的身边,絮娘坐在床边,一只手紧紧的握着顾上铭的双手,另一只手拿着手绢给顾上铭擦着汗。

纱帐勾起,顾上铭躺在床上,原本被汗湿的只有发根,现在几乎连衣服都浸湿了大半,本来絮娘说要给顾上铭换衣服,但是李壮说不能随意的移动顾上铭,他们就只好眼巴巴的守着顾上铭,却不能有其他的作为。

顾惘回来的时候,带着一室的血腥味而来,让絮娘皱了皱眉头,她手指绞紧手帕,咬了咬牙,站起来对顾惘行了个礼:“顾公子回来了就好,快来看看我们庄主的情况吧。”

絮娘自然是恨的,林婕说得很明白,是顾惘害庄主中毒的,而且这个少年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一出现就让庄主对他十分的信任。如此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物,絮娘只是恨不得让他赶紧离开,若是她武功比他好,更是恨不得打杀了他来解恨。

可是现在和庄主同行的人中,就只有他一个人武功最好,而且现在只有他知道现在该怎么照料庄主身上的毒,她只能忍着,让顾惘来照顾庄主,这一点脑子她还是有的。

林婕在一旁看着,忍不住气恼的唤絮娘:“絮姐姐,你!!!你怎么这样!就是他害了庄主!”

“林婕!莫乱说话,顾公子是庄主的表弟,岂是我等下人可以乱嚼舌根的!”絮娘愤怒的呵斥林婕,但是谁都看得出,这个愤怒不是冲着林婕去的。

林婕嘟囔着说:“庄主没了,柳絮山庄不就是他的了吗,打得好主意……”

顾惘脱下身上染血的黑色长袍,揉成一团在脸上擦了一把,把脸上的血痕都擦掉,然后把衣服扔给了李壮,让他把衣服扔出去。

里衣是白色的,上面绣着缠枝柳条和点点柳絮,柔软的布料贴着身体,顾惘径直走向顾上铭的床榻,头都不回的说:“如果不想顾上铭醒过来看不见看不见你,就闭嘴。”

林婕向来就比较怕顾惘,被顾惘一说就不敢说话了。

顾上铭仰头躺在床上,秀丽的眉轻轻蹙着,即使是昏迷中好像也很痛苦。

顾惘身上的血腥味淡了很多,上床抱住了顾上铭,絮娘在一旁看着像是想要说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你们下去休息吧,我们明天早上赶路去武林大会”顾惘神色有些晦暗的道。

第二十九章

絮娘看着顾惘有些冰冷的说:“我在这看着吧,顾公子你虽然武功好,但是伺候人却还是不如我们这些做奴婢的……”

顾惘打断絮娘的话:“我要是想做什么,你在这也拦不住我。”

絮娘抬头怒视顾惘半响,然后慢慢的平静下去,努力压制着道:“是,那我告退了。”

看着絮娘离去的背影,顾惘对着絮娘道:“庄主现在情况不好,修书回柳絮山庄,让陆伯带人前来。”

小哑巴在门口守着,李壮也出去了,絮娘握紧了拳头,整个手都在颤抖,最后猛地回头看着坐在床上的顾惘,咬牙道:“请问顾公子,为什么不回柳絮山庄,而是继续去武林大会?庄主身中重毒,难道回柳絮山庄不更好吗?!庄主现在去武林大会已经没有意义了!顾公子如此不顾庄主也急切的要去是为什么呢?!”

絮娘告诫着自己,现在想要庄主安全,只能依靠顾惘了,但是事实却让她无法忍耐,她忍不住的把心中的对顾惘的不信任全部叱问了出来。

顾惘没有那么好的性子,若是以前,那个下人敢如此来叱问他,下场无疑是死,就算他想要放过,柳絮山庄的规矩也不会放过这样不知规矩的奴婢。

但是现在这些人都是顾上铭手下的人,所以不能动,若是顾上铭醒过来,发现自己手下的人被顾惘动了,不知道会怎么想他,难免会生出间隙来。

顾惘把顾上铭抱了起来,手掌贴在他的心脉处,缓缓的运着真气道“你知道庄主中的是什么毒吗?回柳絮山庄就能解毒吗?”

“那么在外面拖着面临危险,还是回到柳絮山庄治疗更加的安全的!”絮娘被顾惘一问,也有些怒气冲了上来,忍不住顶嘴道。

“庄主中的是冥宫的暗长夜,那么你觉得是回柳絮山庄后,让人冲进冥宫夺解药,还是在武林大会去要来得快?”

“北冥……!”絮娘有些诧异的低低的念了一声,看了一眼床上的顾上铭,有些黯然的退出了房间里。

每一届武林大会,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都会去凑个热闹,冥宫乃北方之首,自然也不例外,作为一宫门面而派出来参加武林大会的弟子,自然比起宋柏这样的弟子高级很多,也自然会有解药。

顾惘以前和冥宫接触的时候,就知道冥宫的这个规矩,冥宫弟子,不论三六九等,都可以分配到一份保命的毒药,而能持有解药的,却只有处于高层的弟子才可以。

现在顾惘去武林大会,就是冲着解药去的。

暗长夜药如其名,中毒之人如同陷入了无尽的黑夜中,直到死去。

倒也不会一直昏迷,只是精力不济,会很虚弱,保持着这样的情况,慢慢衰弱,五天毙命。

顾惘封住了顾上铭的穴道,还用上了专门克制暗长夜的闭毒封穴法,至少可以让他在这样的毒药中活两个月,但是若是这两个月左右不能得到解药,也只怕是回天乏力的。

将顾上铭搂在怀中,传输真气护住他的心脉,然后沿心脉四处游走,顾上铭的眉头慢慢放松,好像不在感到疼痛。

顾惘把放在一旁的衣服拿起,开始给顾上铭换衣服,他出门的时候有把顾上铭散开的衣襟整理好,现在又要再次的打开它。

解开腰带,手从衣服下面穿过腋下,揽住顾上铭的身体,然后一点点的剥开衣服,露出了原本已经湿透的里衣。

白色的里衣已经被汗水全部泅湿,湿漉漉的贴在身体上,被沁湿的布料变得半透明,显出原本颜色浅淡的两点粉红,身体纤细却紧实,匀称漂亮。

顾惘重复刚才的动作,把里衣也脱了下来,因为动作而垂到手臂处的衣袖,让顾惘的皮肤毫无间隙的贴着顾上铭的背。

给顾上铭穿好衣服,絮娘很贴心,给顾上铭拿的不是以往的那些缎布,而是柔软的棉布。

顾惘就这样给顾上铭换好的衣服,然后又输了一次真气,才让顾上铭躺下,给他盖好薄被,他就在顾上铭的身边睡下了。

一夜都睡得不安稳,顾上铭半夜总是哼哼唧唧的,顾惘则是躺在,却完全没有睡着。

直到天色将明,顾惘把顾上铭抱起来,走出了房间里,早晨还没有客人,客栈里很冷清,穿着顾上铭薄薄的锦袍,蜷缩在顾惘的怀里,长发散开还没有束上。

早就起来的絮娘李壮等人一看见顾惘抱着顾上铭出来,就赶紧拥了上来,絮娘看了一眼顾上铭身上的衣物,赶忙往自己的房间跑,不过一小会就给顾上铭拿来了一件披风。

絮娘把披风递给顾惘,因为快速的跑动呼吸而有些局促的道:“给庄主披上吧,万一寒气侵体就不好了。”

顾惘接过披风,裹在了顾上铭身上,还特意把披风拉高了一些,挡住了顾上铭的侧脸,散开的头发也遮去了大半的面目。

李壮和絮娘特意起得很早,把退房和收拾马车的事都打理好的,小哑巴在外面牵着马等他们。

他们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等陆伯带人前来了,只能边走边等,他们坐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