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19-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19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5:25Ctrl+D 收藏本站

赋异禀啊!”

第二十七章

跳起来的林婕看着顾惘的脸色,脸上的神色一收,呐呐的说:“顾公子,我也是担心你们才跟着来的。”

顾惘冷眼看着虽然胆怯,却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的林婕,不想在和这个女人说什么,转身就走。顾上铭有些无奈的看着顾惘离开的背影,缓步跟了上去。

林婕看着顾惘的走开,连忙对顾上铭问道:“庄主你们怎么去花街了?!”

顾上铭笑道:“去看看而已。”

“去哪里看不好,要去花街看?庄主你就是去和女人厮混去了吧?把我们扔在客栈里,都不管不顾我们!”顾惘一走开,林婕压抑不住愤怒的对着顾上铭道。

一想到顾上铭去妓院和女人乱搞,林婕就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个男人只能是自己的,怎么能出去和其他女人乱搞?

顾上铭看着林婕满脸的不满,不置一词,给了一个警告的冷眼,加快了脚步,跟上了顾惘。

黑色的长袍和夜色融在一起,像是渲染出的的一盘颜色,衣袍上暗绣的颜色,在黑暗中显现出暗暗的光华。

三人回到客栈的时候,客栈里已经没有白日的热闹了,只有几个侠客零零散散的坐着喝酒。

顾惘最先进去,刚一走进去,迎面就是一道银色的利刃,带着凌厉的劲风朝着脑门射来。顾惘一个轻巧的侧头避开了,银色的匕首钉在身后的门框上,匕身发出一阵翁声,匕首把上雕刻着繁复的花纹,中间镶嵌着一颗湖蓝色的宝石,像是一汪碧水一样的透彻,可以看出是个极其有钱的。

顾上铭跟在顾惘身后进来的,才跨进门口,就看见钉在门框上的匕首,一眼就可以看出,以顾惘站的位置,匕首是冲着顾惘的命来的。

“啧,竟然能躲开我的匕首。”一个正提着酒瓶喝酒的男子有些遗憾的说。

他身旁的人立马笑道:“没想到宋柏兄也有失手的时候啊,快快快,罚你三大杯。”说着看了门口的顾惘一眼,继续道:“既然宋柏兄没有完成这个惩罚,那么那个小子就还是我们下一轮的处罚,谁输了就去把他杀了。”

原本他们是在喝酒,但是光喝酒却也难免有些太无聊了,众人也没有闲情逸致去吟诗作对,于是便转酒瓶,转到谁就让对方去做一件事,正巧刚才惩罚那位叫宋柏的青年,处罚开始把从这里走进或者走出的第一人,杀死!

那位叫宋柏的端酒一饮,笑道:“还是算了吧,能躲我我这一匕首的,可不是轻易就能杀的。”

他那一刀有多快,他知道,顾惘知道,其他人却都没有注意,能躲开这样攻击的人,只怕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物。

酒瓶咕咚的桌子上磕了一下,指向了一个锦服的青年面前,青年长相普通,只能算得上周正,倒是那人模狗样的打扮,加了很多的分,看起来倒是还像那么一回事。

他站起来,傲气的斜倪了顾惘一眼,脚下一踏就朝着顾惘飞来,如同脱玄的箭一般。

顾上铭正好站在顾惘身后,伸手往前一递,就把手中的剑递给了顾惘。

顾惘接过剑,横手就劈了过去,剑尖轻巧灵活,那位青年见势不好,连忙侧身避开。眯眼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年,冷笑道:“江湖上何时出了个这样厉害的人物。”重要的是如此的年轻。

可是今天既然决定出手,不管对方是不是少年英才,都得折了对方才行,不然面子难看的是自己。

想着有上前,从靴子里抽出一把刀面很窄的匕首,刀刃轻薄,看得出是一把可以削铁如泥的好刀。

兵器向来是一寸短,一寸险的,青年的武功本就不如顾惘,何况是兵器上又吃亏的情况下,两人兵器交接发去金属碰撞的亢锵声,原本坐在一桌的同伴,看着青年落了下风,没有一个有要出手相助的感觉,反而是在一旁兴致勃勃的观看着两个人的打斗。

青年知道这些向来是酒肉朋友,现在是指望不上他们的了,抬手挡住朝脖子划来的长剑,手臂上顿时血如泉涌。

想着自己的模样有多丢脸,青年就越发恼怒,动作上也开始变得莽撞,有攻无守,有守无攻。

那些同伴像是不过瘾一样,还搅合的喊了起来:“王兄你这个是什么模样啊,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和个黄毛小子打都这么手足无措呢?”

两方是熟人,只是有些冷嘲暗讽,没有说得特别难听,但是青年哪里听得那个,顿时眉毛一竖,伸手往怀里一摸,手抽出来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

同伴看着他这个样子,更是逗笑得不行,其实如果他真的有性命危险了,他们自然也会出手,大家虽然关系没有好到可以一起出生入死,虽是酒肉朋友,但是能出手的,还是会出手的。

大家都不觉什么,只是说笑喝酒,但是那位叫宋柏是青年却变了脸色,对着那位王姓的青年喝道:“王师兄!”

什么话都没有说,就唤了一声名字,像是在警告他什么一样。

王姓青年却依旧只是冷笑着,手中匕首翻飞,一下下的挡在顾惘的剑上。

顾上铭和林婕则是在一旁看着,两人都站得老远,没有人顾及到两个旁观的局外人。

顾惘退开了好几步,看着手臂冉冉流血的青年,对他道:“何必争个你死我活,不过是一个玩笑赌约而已。”

王姓青年不置一词,只是继续进攻着。

江湖之人大多都是这样,偏执又讲不通道理,顾惘知道讲不通,只是动作间更小心,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那个青年和顾惘在凌厉剑影中,又过了好几招,客栈虽然是晚上,但是因为要做生意,点着蜡烛,一片灯火通明。

两人缠斗的身影在光下晃动,王姓青年眼看只要一两招就要完全落败了,像是突然发现一样,冲着站在一旁的顾上铭而去。

去得太快,来势凶猛,顾惘和顾上铭都没有想到还有这一招,顾惘赶忙跑了过去,想要拦下他的攻势。

顾上铭虽然不能露出武功底子,却还是连忙的退了好几分。

但是,姓王的用出了顾惘最爱用的招式,把匕首扔了出去。

来不及闪躲,顾上铭的脸颊被划出一道口子。并不深,只是浅浅的一道划痕,顾上铭避开了很大一部分的切入,只有一小部分没有避开。

顾惘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很难看,那位青年把匕首扔了出去,又正好是背对着顾惘,顾惘直接从背后把他一剑给秒了。长剑沾染着血从背后贯穿至前胸,穿透了整个心脏。

原本坐着看热闹的朋友没想到变故来的那么快,全部站了起来,朝着顾惘的方向跑了过来。

顾惘把剑从王姓青年的身体里拔出,快速的跑到顾上铭身旁,捧着他的脸颊,用嘴唇贴上了那道伤口,顾上铭原本是想要推开顾惘的,但是感觉到他在伤口处开始吮吸后,顾上铭也明白了是什么事,那把匕首上,有毒!

一旁围上来的人看着顾惘的动作,纷纷愣住,然后嗤笑了起来:“哈哈,倒是见了个新鲜了,第一次看见胆这么大的断袖,划个小口子就心疼成这样。”

顾惘贴着那柔韧的皮肤,在伤口上细致的一点点吮吸,温热的鼻息喷在顾上铭的脸上,他却不敢动。

松开顾上铭,顾惘在自己喉咙处点了两下,把鲜红的血液吐了出来,吸毒的时候他用真气护住的自己的身体,虽然替顾上铭吸了毒,却没有伤到自己。

但是这个毒的凶猛,不是吸出毒血就行的,只是能让中毒的情况不那么严重而已,顾惘拉起顾上铭的手,手指像是翻花一样,从手指一直点到脖子处。

然后在从小腹出点到脖子处,宋柏看着顾惘露的这一手,已经说不出话来了。那个是他们冥宫的闭毒点穴法!!!

而且是专门针对暗长夜的点穴法!这个少年是谁?他能认出冥宫的暗长夜,会针对暗长夜的点穴法!

他不记得有那么一个人物在江湖上,而且还不是他们冥宫的人,他这个师兄死了倒不是什么事,本来就是个不知好歹轻重的狂徒,死了反而是让他耳边清净了几分。

只是没想到能在这看见这样的人物,不知道是那么冒出来的?还是和那位叔伯老祖有关系?

心中如此的想着,宋柏不敢轻举妄动,众人都知道他和那位被杀的王姓青年是师兄弟,就看他出不出手,若是他出手,大家就给点面子,一起上,给他帮衬一点。

宋柏心中念头一转,放弃了替师兄报仇的想法,反而是一副给顾惘让道的模样。

众人一看宋柏的态度,得嘞,人家本门的就不管,我们也不用管了。

顾上铭觉得头开始有点昏,但是却不明显,顾惘一把把顾上铭打横抱起,抱上了上房内。栓上了门栓。

把顾上铭的衣服剥开,敞开的面对着顾惘,顾惘重复着刚才的手法,从腿一直点,到后背,没有放过一个地方。

敞开的衣襟露出顾上铭白皙的皮肤,胸口紧实的线条,顾惘下手难免重了一些,顾上铭一对眉头绞着,像是很痛苦的模样。

第二十八章

顾惘伸手拂着顾上铭的眉头,轻声道:“马上就好了。”说着在他任督二脉出重重的点了下去。

“啊!!!!”顾上铭惨叫出声,大约是真的太痛了,不然以顾上铭的秉性,是不会这样失态的。

大敞开的衣襟散开,顾上铭抓住顾惘的手臂,修长的十指因为抓得太用力而骨节处泛白。

顾惘也没有办法,他虽然没有自己尝试过,但是被人强封住了任督二脉的痛苦却是人尽皆知的。但是如果不封住任督二脉,之前的功夫都是白做。

原本束好的发冠散开,在偌大的床榻上,散开的青丝衣襟占据了大半个床,那张精致的脸上布满了细小的汗珠,平日里像是白玉一样的肤色,脸颊上泛起了几分潮红。

顾惘俯身给顾上铭擦了擦他脸上的汗珠,门卫砰砰砰的击门声和林婕的叫喊声传来:“顾惘!你开门!庄主他怎么了?你要对庄主做什么?你要是敢对庄主不利,我杀了你!!!”

随即是李壮和絮娘的询问声,明显是被惊动过来的,顾惘拉开房门,对李壮和絮娘道:“看好你们庄主,我马上回来。”说完身形就向外飘去。

絮娘一肚子的疑问没有问出口,就被扔下了这个重任,赶忙跑进房间里,顾上铭衣衫整合的躺在床上,除了头发散开,一切看起来都还不是很严重的样子,待走进了一些,絮娘才发现顾上铭像是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脸上脖子上都被汗浸湿了。

一看见这样的情况,絮娘一口银牙都快咬碎了,心中却心疼得紧,心肝都快揪到一起了,和他从小一起长到大的人,她心中的弟弟,现在却被弄成了模样。

李壮一看脸色就变了,低声对着絮娘道:“是中毒了,顾公子封住了庄主全身上下的经脉,看来是厉害的毒药,来势很猛,不然顾公子不会用这样毒的手法,幸好现在庄主保住了一命。”

絮娘看向林婕,声音发冷的问道:“庄主是怎么中毒的!”

“这个……”

“说!”

林婕看絮娘这个气势,乖乖的把客栈里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说得很客观很客观,没有一点主观的臆断。

顾惘在客栈和别人打斗,而牵连了庄主,害庄主中毒,简单来说就是那么几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