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16-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16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5:12Ctrl+D 收藏本站

己想要退隐,所以放水,说是给后辈们一下成长空间,然后就悄然离去。

其实如果真的是那么潇洒的一个人物,又怎么会在武林盟主的位置上待那么久才下位的呢!

前后将近三十年的统治,如此的一个男子,现在给顾上铭让上房?不,最主要的问题是,为什么顾上铭能那么确定就是敛天瑟,为什么敛天瑟关注着顾上铭。

对于一个酒囊饭袋二世子来说,这样的关注和重视是没有必要的。

柳絮山庄,敛天瑟……都太复杂。

顾上铭像是知道着一个什么事情一样,可以让他如此有自信的推测,是敛天瑟在给他让房。

如果说这个话的人不是顾上铭,他绝对会觉得那个人臆想症发了,玩味着顾上铭的话和那样肯定的态度,顾惘笑了笑,却没有说话。

两人都沉默了下来,一时陷入的寂静,顾惘起身帮顾上铭打开了房间里原本封闭的窗子,浅金色的阳光照耀进来,看起来有一段时间没人住的地方,却纤尘不染,华美而没有半分人气。

现在不过才中午,顾惘叫小二拿了羊毛薄毯和几个软垫进来,一看这个阵仗,弄得顾上铭一楞:“房间不是够了吗?”

“你是柳絮山庄的庄主,偏偏还是个草包庄主,武功奇差,脑子奇蠢,我还是睡在你房里你比较安全。”顾惘道。

顾惘说得很捉狭,把顾上铭逗得一笑,知道他是在说他装傻佯懵的示弱模样,万一偏生有人看着这样的柳絮庄主微感不适就动了灭了顾上铭的心思的话,还是有个高手明显一点的保护给别人看比较好。

把白色的羊毛软毯垫在雕花大躺椅上,软垫随手的扔在上面,对着顾上铭道:“我睡这里。”

顾上铭楞了一下,然后点头,认同了顾惘的行为,本来他以为顾惘要来和他挤一张床的,还在思量着怎么拒绝能让顾惘不尴尬气恼,倒是没想到顾惘那么自觉的要求睡躺椅上,反而让他自己对自己刚才的想法着实尴尬了一下下。

顾上铭往床上一倒,道:“睡觉吧,晚上还要事情呢。”

顾惘看着顾上铭先后倾倒,衣衫和发丝散开,像是花朵绽开的姿态一般,四向蜿蜒铺陈,有些不解的问道:“晚上有什么事情要去办吗?”顾惘不记得今天晚上还有什么要去做的事情,在江淮就是歇脚的,就算有什么打算,现在都还不会展开。

顾上铭懒懒的唔了一声反问道:“纨绔公子晚上出门应该去哪里呢?”

看着顾上铭微蜷缩的姿态,顾惘危险的眯了眯眼,却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没有说其他的话。顾上铭皮肤很白,在顾惘的角度能看见顾上铭脖子后面露出的那一抹雪白的颜色,太过干净的皮肤有些透明,可以看见淡青色的血管在皮肤下的模样。

越是接触这个身为自己爹的男人就越是能找到这样的惊奇,之前的十七年人生里,所谓的爹只有一个轮廓,魅惑人心却强大的男人,很好看,但是到底好看到什么程度,顾惘却说不出来,只知道自己的爹很好看。

小时候顾惘就记得顾上铭夸过他一句话‘根骨很好,天生的练武奇才,我若和你同岁,必定不如你。’

事实证明二十年后的顾上铭说得很对,而且不止是同岁,现在的顾上铭比他还大两岁,却还是不如顾惘的武功,曾经江湖上人人都道顾上铭的儿子天赋异禀,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可是谁又知道顾惘这一身惊人的武功是哪里来的呢?

顾惘走到顾上铭的床边坐下,面无表情的看着睡在床上的人,曾经他说不出他爹到底什么地方好看,但是他现在知道了。

走在他身后可以看见那露出一小片洁白的后颈,发丝比一般男人要细软一些,骨骼修长而有些纤细,手指修长,指甲像是花瓣一样的椭圆形,白色中泛着淡淡的粉色,斜着眼角看人的时候虽然像是在看不起人一样,但是那个模样却很好看,尤其是白皙的皮肤衬着那一颗像是要滴血一样的泪痣。

他现在在很细致的了解他轮廓中放浪不羁的父亲,细致到他垂眼时睫毛挡住眼睑,然后投出一小片阴影的微小弧度都记得很清楚。

那时候他提剑出门是像是和他那个不停生妹妹的爹一战的,可是一个折转回头间,就改变了一切,顾惘很不喜欢二十年后的爹,他喜欢现在的顾上铭,虽然已经对女人存有来者不拒的心思在了,但是面前的这个少年,却意外的让他想要跟随着,意外的他有莫名的感觉涌出,那种血液里的兴奋感,让顾惘想起他第一次杀人的时候的场景。

那么,既然很讨厌二十年后的情况,就阻止掉吧!顾上铭一直是现在的这个顾上铭不好吗?!

顾上铭没有睡着,顾惘也知道顾上铭没有睡着,两人维持着这样的平静,持续了一会,顾上铭侧身向内睡着,觉得自己后背都快要麻了,紧张的感觉让他绷紧了脊椎肌肉,顾上铭也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但是还是忍不住屏气,浑身都处在防守的状态。

线条很漂亮,顾惘看了最后一眼,对那一段露出的脖颈在心中如此评价道,然后转身回到自己的躺椅上,无言的躺下睡觉。

少年笔挺的鼻梁贴着软垫上有些微凉的布料,半个脸埋在垫子里,也开始睡了过去,不过睡得很浅,一被打扰就会醒来。

反观顾上铭,在听到顾惘离开的脚步声,然后感受到顾惘睡在了不远处的躺椅上的时候,睡得格外的香甜,一觉睡到了傍晚,直到小二端了饭菜来敲门,顾上铭才醒过来。

窗外的天边正是夕阳西下,落日的余光从窗口照了进来,糊着软布窗户也在地上倒映出一个个模糊的小格,顾惘睡的位置很靠窗,被薄布虑了一层的光投在他的脸上,光洁的皮肤上现出一层薄薄的荧光,虽然早已经醒了过来,但是却一直枕着软垫没有动,在看见小二进来时,抬眼掠了一眼,淡然得让人觉得很暴戾。

小二手一抖,赶忙把饭放在了桌上,解释道:“已经过了饭点,我们掌柜看两位公子还不下来用餐,也没有要饭菜,怕两位公子饿着,就让奴才送了些上来。”说完俯身拜了一下,道了一声告退,就赶忙离开了。

乖乖,两位长得神仙似的好看,偏生性子比魔王还来得怕人,尤其是哪个睡美人椅(躺椅)的黑夜少年,就不冷不淡的看你一眼,比李逵拉个脸还来得吓人,他这个小二可是承受不住啊!!!以后还是让别人来给这两位送饭菜吧!

顾上铭看着顾惘醒了却还是不懂,好奇的看了两眼,江湖上有怪癖的一直很多,只是他没有想到,顾惘居然有起床气,明显比较平常暴戾很多的气场却没有让顾上铭害怕,反而更是想要去逗一下他。

盛了一点饭在碗中,顾上铭吃了两口就没有继续吃了,才睡醒,胃口不是很好,就换了一个碗盛了一碗鲜鱼汤喝了两口,炖得乳白色的鱼汤味道很香醇,顾上铭就多喝了两口。

顾家人是不怕毒药的,这一点是江湖上的人没几个知道的,这也是顾家保命的底牌,倒不是顾家人百毒不侵,通常与暗器相伴的是什么呢?

是毒药……

顾家人会用暗器,也会使毒,不过是一直不露底牌罢了,如果被敌人知道柳絮山庄的庄主其实能分辨毒药,那么毒杀了等级就又得提升好几个等级。反而防不胜防。

顾惘懒懒的靠了一会,起身走向顾上铭和他坐在一起喝了一碗鲜美的鱼汤,就放下了碗。

顾上铭展扇道了一声走,就推门离开了房间,顾惘也跟在他的身后,没有说什么话。

去哪里呢?除了去风月场所,还有什么地方是适合顾上铭这样的纨绔弟子的呢?

第二十四章

顾上铭打着哈哈的敷衍了絮娘和林婕,加上顾惘一脸刚直不阿的在一旁站着,对于顾上铭说的话没有露出什么不认同的表情,絮娘和林婕才不情不愿的说让顾上铭早点回来。

林婕本身就不懂规矩,絮娘更是个喜欢缠人的女人,只有李壮和小哑巴什么都没有说,一副您随意的恭敬表情对着顾上铭,拒绝了两三次后,絮娘也知道可能真的是‘正事’,就没有继续是要顾上铭带着她们出去玩,倒是林婕却还不松口道:“庄主你去哪里我们也去哪里,我们是庄主你的侍婢,是不能离开庄主的。”那一张俏生生的脸上,硬是摆出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

顾惘在一旁看着顾上铭不温不火的和林婕磨嘴皮,冷声道:“我还怕你是忘了自己是侍婢了。”语气淡淡的,可是话却很重,林婕闹腾劲一下就没有了。

原本絮娘闹也就算了,她年纪比顾上铭大,从小就照顾着顾上铭,而且对顾上铭完全没有男女之情,顾惘一眼就可以看出来,絮娘是把顾上铭当亲人来对待的,但是林婕就不一样了,这个女人是在确确实实的打着顾上铭的主意,而且无比的光明正大坦诚磊落,在这样的态度下,反而揪不出什么小辫子来,让顾惘很不舒服这个女人。

林婕被梗得不敢继续说话,撇了顾惘一眼就沉默了。

顾上铭和顾惘出了客栈,顾上铭像是个公子哥一样在街上晃悠了起来,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顾上铭这样的有钱人更是能够感受到有钱阶级的便利,随便扔了一锭银子,找了一个男人给他们带路,走了约莫有一会,就到了花街。

这时的花街还没有热闹起来,门边有几个姿色平平的娼女在站着倚门卖笑,看见顾惘和顾上铭两人却不敢上前去勾搭,这样气度和容貌的男子,她们鄙陋之身,又怎么敢上前去引诱?本就是生得比女子好看,让女人见了自惭形秽的。

进了一家最贵最好的花楼里,顾上铭又扔了一锭银子给那名带路的男子,活脱脱的一副二世主的模样,男子拿了银子千恩万谢的走了,没想到在路上遇见两个公子哥,带他们走了一截路就得了那么多的银子,今天真是出门踩到狗屎了,完全是走狗屎运了。

虽然楼里还没有热闹起来,但是也已经开始开门做生意了,老鸨捏着手绢上前对着顾惘和顾上铭道:“两位爷来得真早,我看两位小爷面生,是第一次来吧?”老鸨打扮得并不俗气,华贵而带着风尘中的妩媚,脸上虽然带着细纹,但是精心的保养还是留住了这个美丽女人的余下容姿,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两位面生的少年一眼,却有些不好判断情况。

“恩,外地来的。”

老鸨心中计较着,若是和朋友来,相处都会比较随意,但是若是和头顶上的人物来,即使下属气度翩翩,也能一眼看出是谁能说话的。

可是面前的两个人偏就不是,若说是谁管事?乍一看是这位眼下有痣的少年,但若仔细看,以老鸨那么多年的看人本事,觉得这位冷面的少年才是能说上话的人。

一个刹那间,老鸨打量完了两个人,笑道:“外地来的啊!我说怎么不知道我们淮江有那么俊的人物呐!两位快雅间请。”说着请的手势一顺,就引着两人上了楼,一边上楼一边问着顾惘和顾上铭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在这种地方,来就是干这样的事情的,直截了当的问倒也没觉得什么尴尬。

靡靡的丝竹之音在花云楼里轻轻缓缓的回荡,颜色艳丽的纱帐轻飘着,老鸨轻抚着脸颊,笑晏晏的对着顾惘和顾上铭说:“我们花云楼啊!美女如花,花多如云,两位小爷真是来对了~”

顾上铭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也没看是多少数额的,就直接扔给了,老鸨把银票接过怀中,低头看了一眼银票的数额,顿时笑颜如花。顾上铭道:“我要你们这里最好看的花魁。”

老鸨脸色一变,笑道:“我们花云楼的女子,何等姿色的没有?小爷你何必执着一个头衔呢?不过是比其他的姑娘多了几分运气而已。”

一听就是在推脱,顾上铭头也不回的往楼上走,顾惘用大拇指推开了一点剑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