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15-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15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5:7Ctrl+D 收藏本站

就让你那么尴尬,还有,下次如果你在让我产生那样的情绪,我还是会把你摁桌子上。”说完放开了顾上铭,只留顾上铭更加的尴尬。

何必呢,不作死就不会死啊!真是至理名言。

顾惘松开顾上铭的衣领,给他理了理衣服的皱褶,声音缓和的道:“我是顾家的人,虽然血缘关系很淡,但是是前人的孩子,也姓顾。你现在是顾家最后一个血脉了,我不会害你的,你以后要是在这样疑神疑鬼,而且喜欢把没有定论的事拿出来问我,以后才有你的罪受。”

这样哄小孩的语调是怎么回事?顾上铭的脸有些红,偏头不去看着面前的顾惘,只感觉到有只手在衣领处一点点的扯平皱褶的痕迹。

其实他也不想这样的,但是一旦生起气来,面对着顾惘就完全控制不住,有时候他都在想,顾惘是不是他的弟弟?那种血缘的羁绊感,就像是他不喜欢自己的母亲,却还是对她有着深厚的亲情,而面对顾惘也是这样,像是亲人一样,忍不住的想让顾上铭相信,可以面对他来展现自己。

第二十二章

赶了三四天的路,终于遇见了可以歇脚的地方,堪比江南秀美,京都繁华的淮江,淮江是一条河,也是这个地方的地名。以前这个地方就只有这一条河养活这里的人,慢慢的,一条河就变成了一个地名,就有就今天烟柳画桥,风帘翠幕,繁华的淮江。

絮娘问顾上铭到哪里歇息为好,顾上铭二话不说:“去最贵的那一家。”惹得林婕一个劲的絮叨:“真是出手阔绰,气度高华啊!”

李壮赶着马,往最贵的客栈行去,林婕在顾上铭的车后的那车上惊呼道:“果然是真男人

!真豪气。”

絮娘泪目,快点让这个三观不正的女人远离我……

马车一路行驶进城,除了多被人侧目看两眼,基本没有引起其他的反响,淮江这个地方,就算是乞丐,眼界要比其他地方的平头老百姓高很多。

这里完全是土豪遍地多如狗,顾上铭这样的阵仗只能算是有看点,还不算是很有看点的。

到了那间所谓的最贵的客栈门前,马车刚一停下,店小二就出来恭恭敬敬道:“诸位贵客是打尖还是住店啊?”

李壮道:“先吃饭在住店。”说着把手上的牵马绳给了一旁的马夫,对马夫道:“好好喂着啊,别怠慢了这两匹马,还有,马车上的东西要是少了一样,你就小心脑袋把!”

牵马的马夫连忙诺诺称是

李壮说完话就跟着顾上铭走进了客栈内,一楼是大堂,格局合理的摆放着桌子,现在正是饭点,里面已经坐满了人,二楼是雅座和雅间,雅座和一楼一样,都是座位,只是不像一楼那么嘈杂,高处观看风景很不错,雅间则完完全全是包间。

李壮去絮娘和李壮去点菜,本来打算订个雅间,可是店老板说现在正是饭点,雅间都没有了,姿态放得很低,说是愿意给顾上铭上一壶上好的淮江女儿红。

顾上铭则一副看在有酒喝就算了的姿态就坐在了雅座上,同样的菜,点了两桌,顾上铭和顾惘一桌,小哑巴、李壮、絮娘还有林婕坐一桌,原本六个人坐一桌就太挤了,絮娘又觉得自己家的主子金贵得紧,不能和下人同桌吃饭,顾上铭和顾惘就被隔离到了另外一桌。

话说听起来好可怜,不是应该是让低贱的下人去另一桌吃饭,而不是一副被下人排斥出氛围的模样吗?

一桌子都是招牌菜,尤其是海鲜类的为多,依山傍水,鱼米之乡,是淮河的繁华之因,虽然现在大部分都是银庄,酒楼,客栈,青楼最为赚钱,但是这里的河鲜还是杠杠的。

这一顿除了林婕和李壮像是饿死鬼转世一样,吃得狼吞虎咽,看起来像是被虐待过一样,其他的人相比起林婕和李壮来说,都还吃得是很秀气的。

靠窗的位置很好,可以从高处看见整个街道,风从窗外吹来,带着几分这个天气的燥热,街道垂杨陌柳,行人来来往往的在街上走着,有锦衣玉带的公子哥,也有粗衣麻布的平民。

众人都吃饭吃得很专注,却不知道哪里冒出一个醉醺醺的胖子,歪歪倒倒的朝着顾上铭走看过来。

他身穿一件佛头青软烟罗裰衣,腰间绑着一根赭色师蛮纹宽腰带,一头颜色枯黄的的头发,眼睛浑浊昏黄。

打了一个酒嗝,老远指着顾上铭道:“嗬,你们来看爷发现了什么?美人啊!杨爷玩了那么多年的兔爷,都没见过这样好看的美人。”

一旁的人看见顾上铭一等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一般的人物,赶忙拉住了醉酒的胖子,劝到:“杨爷,你喝醉了,咱回府把?”说着就要掺他下楼。

那名被称为杨爷的人一甩身边的人的手:“爷我哪里有醉?爷清醒着呢!你们一个个狗眼瞎了啊?看不见那么大的一个美人吗?等爷上去和美人打个招呼先。”

顾惘夹菜的筷子在半空中顿了一下,然后夹了一个虾仁给顾上铭,小声道:“魅力不错。”

顾惘是真的没有想到,每天看见自己的爹被女人勾搭就算了,现在还被男人看上了,简直是男女通吃,横扫八方啊!

顾上铭却没有开玩笑的想法,沉下去的脸很明显的显示出他是真的有不爽那个胖子。

杨胖子走到近前,一副口水都要流到地上来的模样,对顾上铭道:“美人!你想吃什么?和杨爷说,杨爷买单。”

说着就伸手往顾上铭脸上摸,又胖又黑的手看着碍眼至极,顾惘伸手一钉,用筷子把杨胖子的手钉在了饭桌上,面上沉若冷水,白色的竹筷钉入饭桌,红黑色的粘稠血液从穿透出流出,在桌子上流成一滩血迹,滴滴答答的沿着桌角滴落。

“啊!!!”杨胖子的惨叫在云天客栈里回荡,一旁跟随着杨胖子的的几个人连忙围拢了起来,两个人上前扶住杨胖子,小心的把筷子拔了出来,几个人都是练家子,筷子插得太深,只能用内力取出,取出的时候再次把杨胖子疼得像是杀猪一样的嚎叫。

其他的人把顾惘一行人围了起来:“你们是外地来的吗?知道我们杨爷是谁吗?杨爷看你有几分姿色,你还给脸不要脸!”

然后只听见‘擦’的一声剑出鞘的声音,那位说顾上铭不知好歹的男人嘴上就已经被划了一剑,而出鞘的剑,正握在顾惘手中,反射着光的刀刃上没有一丝血迹。

店老板一见势头不好就赶紧出来劝架,却只是左右来回的忙碌说话,没有起到半点作用。

他本是八面玲珑的人物,只是现在两边人都不好惹,而且那位黑衣锦服的少年已经动手伤了人,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几率基本没有了。

二楼正在吃饭的宾客几乎全部都看了过来,顾惘刚才露的那一手,快得没人看见剑出鞘,只看见出鞘声的同时,那个少年手中握着没有沾上半点血的剑。

另一个人上前说:“我家杨爷是泉封山杨家的人,现任家主的表兄弟,杨天!你们是哪里来的,敢如此冒犯?”

原来是杨家的亲戚啊,顾锦嫁去的那个杨家,泉封山以南杨家,难怪敢如此嚣张。

林婕拿着筷子筒往众人身上一掷,道:“我家主子柳絮山庄庄主顾上铭,你们神气什么?哼!杨家的人,杨家的人我们庄主见多了,没有一千也有一百了!”

其实看着林婕那个眼珠子乱转的模样,就知道她不知道杨家和顾家是什么情况,只是知道柳絮山庄很厉害,便海口胡绉。旁边的絮娘看着林婕的模样,连忙上前帮腔,估计到两家关系,她很有官方姿态的委婉表示,是的,这个就是我们的庄主,快跪拜,不服可以来战。

虽然顾歆和顾上铭关系不好,但是两家现在还是姻亲关系的,何况是柳絮山庄这个大名在,虽然顾上铭草包无能是众人皆知的,但是奈何今天有高手在给顾上铭撑场子,比权势比不过顾上铭,比武功比不过最近才在江湖上出现的顾上铭的表弟,顾惘。

杨胖子已经疼得昏了过去,身旁的人连忙抬着他走了出去。

顾上铭看着桌上的血迹,不满的叫老板上了一桌新的,连带那个被戳出洞的桌子一起被撤了下去。

一顿饭吃得还算愉快,反正该收拾的都替顾上铭收拾了,该教训的也教训了,没留下什么遗憾。

吃完饭后,房间的安排却有些问题,原本是都订上房的,但是淮江这里商人来往,现在又正是武林大会,赶这个热闹的也是很多的,就算是不比,仅仅只是为睹高手对招的就有人就有很多。

所以……上房不够了。

一说到拼房的问题,众人齐刷刷的看向顾上铭和顾惘,要是真的要拼房,得这两个主子愿意住在一起才好分配。

顾上铭觉得在一起睡完全会感觉到尴尬啊!

他们现在可以说是最复杂的好兄弟了,顾惘是顾上铭的儿子,是顾上铭友情出演的表弟,顾上铭帮顾惘撸过,而且还被顾惘拍过一次屁股。

……

唉……真是好兄弟,手动点个赞!

正是顾上铭不动声色的纠结着的时候,一个小厮跑到掌柜身边,俯耳对着掌柜耳语了几句。

那位掌柜的脸上变了一下,旋即对着顾上铭恭敬的笑道:“顾庄主不用担心了,正好一个贵宾退了房,可以给顾庄主你用。”

在这身为最大销金窟的淮江,顾上铭虽然是名震天下的柳絮山庄庄主,但是因为能力和在江湖上的名气口碑不行,在没有空房的条件下,掌柜直接要求和同行人拼房。这算得上是变相的看不起。

可是在顾上铭才被提出要拼房的时候,却有贵宾退房给顾上铭用……实在太过于巧合,顾惘看着顾上铭思虑起来。

淮江六月底满城春色,连泥土都比别的地方肥很多,像是油膏一样的,白色红色的花簇簇开着,在这样的季节里淡雅的飘着清香,天是一片醉人的湛蓝的,只有少许的云,丝丝缕缕的飘在天空上。

顾上铭推开房门,顾惘跟在他身侧,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沉香木桌在中央,地上铺着小毡毯,绞纱轻帐内,一旁是足以让三个人横竖顺便睡的红木雕花大床,银钩挂起两旁的纱帐,里面是银缎软被。

顾惘打量着房间,对顾上铭道:“你觉得给你让房间的人是谁?”

第二十三章

顾上铭像是在犹豫了一下,然后对顾惘道:“在江湖上,走到何处都可为贵宾的是谁?”

顾惘听着顾上铭的话,思量了一下,在江湖上,无论是何种人,总会有地方是不欢迎他的,然而能在江湖上处处为贵宾的特权阶层就只有一个人,可号令天下英杰的武林盟主。

而这一代的武林盟主,敛天瑟,更是特权中的特区,武林盟主四年一替换,能者可得,有些武林盟主待了四年就下台了,有些能蝉联好几届,而敛天瑟,从二十三岁成为最年轻的武林盟主后,直至今日,他已经四十有一,还在武林盟主这个位置上,一直不曾变动。

“敛天瑟?你怎么能如此的确定是武林盟主?”顾惘问道,他记忆中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的爹和武林盟主有什么关系,而且他们确实没有什么交集。

顾上铭道:“你不用管为什么。”顾上铭说话的时候,眉眼往上斜了一点,有几分傲骨在其中,黑亮的眼里却是一片冰冷。

顾惘见顾上铭这个模样,就没有再继续说下去,敛天瑟这个人物,就算是在二十年后的江湖上,都还有很大的积威,少年时一剑成名,二十三当上武林盟主,一直蝉联到了五十多岁才下台,而且据说下台也是他自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