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14-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14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5:2Ctrl+D 收藏本站

活了那么多年,都没有遇见过那么好看的男人,简直是祸国殃民,她死死的盯着顾上铭的脸,觉得自己完全被美色击中了。

啊啊啊,要不要那么好看啊,为什么要这样好看!!!

顾惘用手肘顶了顶顾上铭,示意让顾上铭看那边的那个女人,顾上铭一抬眼看过去,就看见那个绿衣女人在直勾勾的盯着他,眼睛里跟快要崩出火花一样。

原本围着众人的山贼中突然有一个人指着那块钉在身后树上的玉佩,那块玉佩有半截钉入树干中,却没有半丝损伤。

山贼头子看了一眼,举刀面对着顾惘面无表情,边上的人脸上都要抽筋了,他回头看了几眼,有些诧异的看着其他山贼,其他山贼一个劲的甩眼神,头子突然楞了一下,然后像是才反应过来一样,大喊:“遇见高手了,兄弟们,快撤退,快跑。”几个山贼拖着同伴的尸体,上马就绝尘而去。

絮娘看着山贼远去的身影,梗着嗓子发不出声音,半天才哭丧着脸道:“原来这就是江湖吗?”

林婕马上上前对顾上铭道:“写公子救命之恩。”

絮娘:“……”

小哑巴:“……”

李壮:“……”

顾惘:“……”

他们稍微有点不理解救命之恩是哪里来的,是他们太无知的问题吗?

顾上铭笑得很妖孽的说:“姑娘不用客气。”

林婕看着顾上铭露出的笑容,又楞住了,真的好好看啊!!!

顾惘现在觉得很危险啊,貌似面前找个女人,对他爹有点一见钟情的情况啊!

林婕一把扑在顾上铭身边,眼泪楚楚的道:“公子,若今天没有遇见公子,我可能已经被那群山贼侮辱了,公子救命之恩,林婕愿意做牛做马,为奴为婢来报答公子。”

顾惘眉头一挑,所以他们和山贼的相遇就这样结尾了?并且有了这样的神展开?还出现了一个比王珑儿倒贴得还主动的女人?

顾上铭温声对林婕道:“姑娘今日许诺要为奴为婢的,可有考虑父母家人?姑娘不要如此的轻率为好。”

林婕一抹眼泪道:“我本就是孤儿,刚才山贼还把我唯一的同门师兄杀死了,师兄为救我而被山贼杀死,我虽有机会逃开,但是却不忍让师兄一个人面对,还是回来了,可我回来时,师兄已经被山贼杀害了,但天可见怜,让我遇见了公子你,才让我逃脱了危险,公子你就成全我吧!让我报答你的恩情吧!”

顾惘道:“我们此行,,一路艰苦危险,你一个姑娘家,还是不要跟着我们来得好,我们给你一下盘缠,你自己找个地方稳定下来好好过日子,不是比和我们在江湖上腥风血雨来得好吗?”

话说你在说‘艰苦’这个词的时候,能不能回头看看身后的马车……

林婕仰头四十五度角看着顾上铭:“能跟随公子,生死无悔。”

顾惘扶额,喂,等等,刚才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上升到生死无悔了啊!

林婕一声绿衣,跟白菜一样的水灵,还有几分灵逸动人,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顾上铭,顾上铭只是看着她道:“现在没有多余的马车,你得和絮娘挤在一起。”

林婕笑着点头,就差没跪下给顾上铭磕几个头,而且马车那么宽,能用上挤字吗?

真是够了啊!!!

林婕整理着东西就上了马车,只留下顾惘眼神冷得像寒窟一样站在原地,所以说陆伯完全没有说错啊‘反正会带更多女人回去的’。

第二十一章

顾上铭和顾惘等人踏青,哦不,是赴武林大会之行还没有踏上正轨,就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侍婢。

絮娘对于林婕表现出了很严重的不满,虽然马车可以很宽敞的容下两个人,但是她还是很不爽这个要和她分享马车的女人,倒不是她小气,不能和别人互相包容,只是这个女人天天黏着庄主,狐媚得很,絮娘一贯都见不得女人想方设法上赶着的来魅惑庄主。

女色能误国,书里是这么说的,不过,貌似庄主和顾公子都比林婕长得好看,管她的呢,谁让林婕是女的,而且最让她介意的是,那群山贼居然说和林婕比起来,她简直不能看,说她不如庄主和顾公子好看就算了,这个是事实。但是为什么要说她没有林婕好看!

虽然也是事实……

林婕看着絮娘的模样道:“你甩脸子给我看干什么?”

“没有。”

“我们以后就得好好的相处了,你要是现在就不喜欢我了,以后怎么办。”林婕很认真的对着絮娘说。

絮娘被林婕的话弄得楞了一下,才对林婕道“谁要和你相处!你打着我们庄主的主意,怎么会有机会和我一起待很久!等庄主清楚你的想法,你就会被赶走了!”

林婕反而对絮娘说的话很不理解,一脸奇怪的问道:“为什么庄主知道了反而要赶我走?我就是喜欢他,不可以吗?我就是要跟着他,庄主是我见过最好看的男人了,我非他还不嫁了!”

絮娘被林婕的直白给吓傻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子,那些打着庄主主意的女人一惯都喜欢装得楚楚可怜,一个个心里的弯弯比谁都多,可是这个女的居然是直接说了出来,女子的矜持呢?

不对,矜持是什么玩意……

“你,你,你说的什么话?我们庄主才不要你这样随便的女人啊!才不要!”絮娘见识到了江湖女子的豪爽,世界观不保了。

两辆马车隔得很近,顾惘偏偏内力又杠杠的好,于是全部听到了。

从生死无悔到非他不嫁,速度是不是有点太快了?这个是什么样的神展开啊……

勾着指头算,出柳絮山庄才几天啊,就收获了貌美肤白脑子傻的妹子一个,让顾惘的警戒线继颜丽娴后,再次拉高了好几分。其实他现在在想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并且在脑海中认真的寻找着答案。

林婕有没有给他生过妹妹?

生过妹妹的才是重点防范对象,顾惘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到林婕这号人物,暂时觉得这个女人还是比较安全的,指标还是比较平稳的,没有爆表的可能,从性格上来说,也是治标算是平稳的。

顾惘就这么坐在顾上铭的面前,冷着一张脸,嘴角轻抿着,眼角处有些锋利,一看就是有棱角的牛逼人物,但是他只是在散发着一个冷酷少年的禁欲气息的时候,脑袋里在扫面着林婕这个人而已。

赶路的时候是最无聊的了,在马车里不是吃就是睡,要么就坐着练功,但是如果马车突然抖了一下,真气乱窜,反而又得不偿失了。

顾上铭先坐不住,对顾惘说:“顾惘,你会行酒令吗?打发一下时间也好。”

“两个人玩?那个太麻烦了,换个吧。”顾惘说着从怀里摸出一个暗黄色的铜钱来:“猜正反,正面乾兴元宝,背面子丑寅卯,输了惩罚由对方来定。”

顾上铭好奇的看了一眼那个铜钱,一边点头一边问道:“你是哪里知道这个玩法的?”

顾惘没有回答他,直接把铜钱扔给了他,说道:“我要反,你来扔。”顾惘直接要了反面,顾上铭没有说什么,默认了自己要正面。

是哪里知道这个玩法的呢?以前,顾惘在江湖上一个朋友,就喜欢扔铜钱的正反面,和他赌正反面就必须是堵命,他曾在一旁见到过他押着仇人的一家上下百口人,和对方扔铜钱,输给对方一次就放掉一个人,赢对方一次就杀一个人,而且……放掉的人和杀掉的人都得由那个仇人自己选择,若是不选,就全杀。

铜板上沾满了鲜血,家人在身边来来回回的喊着,选我,救我,不要选我,不要杀我。

那个时候顾惘在干什么呢?他啊……他在看朋友赌博,然后坐在红木梁上喝酒。

“亢啷”铜板落在矮桌上的声音很明显,是乾兴元宝,正面。顾上铭脸上露出笑意,手撑着头问道:“什么要求都可以吗?”

“不能太过分的,可以做一件事,有可以问问题。”顾惘答道。

“啊!这样啊,你把衣服脱了,罩在头上,今天在马车上就得保持这样的模样。”顾上铭笑眯眯的对着顾惘道。

“……”为什么爹会那么幼稚……是哪里坏掉了?

顾惘很从容的把外袍脱了下来,像是异域舞女一样把衣服罩在头上,黑色的衣袍罩在头上,像是雨天脱衣服罩在头上一样的从容,依旧淡漠的模样,没有受到半分影响。

捡起桌子上的铜板,大拇指和食指夹着铜板,在顾上铭面前比划了一下,顾上铭道:“我一直要正面。”

“恩,那我就一直反面。”

“亢啷”铜板击在木质上的声音很清脆,是反面,顾惘面无表情的看着顾上铭:“把衣服脱了,罩在头上。”

啊……报复心真是比想象中来得强啊!

如果不是在马车里的话,被别人看见,第一感觉是看看天,‘怎么回事?下雨了吗?’。

顾上铭的外袍布料柔软,贴着他的脸颊的和发丝,正好又是穿的白色,两人一黑一白,像是占据各半的格局一样。

“嗤。”顾惘一个没有忍住,就笑了出来,顾上铭的脸有些绷不住的问道:“很好笑吗?”他见顾惘这样弄,也不难看啊。

“嗯……”顾惘的鼻音拖得有些长:“你现在这个模样,和画中的观音娘娘很像,哈哈哈。”

穿着白衣,白色的外袍披在头上,这个造型……是和观音有些像。

顾上铭看着顾惘的笑容楞住了一下,他认识这个人不算久,但是也有几分交心,却从来没有见过他现在这个样子,笑得很热烈,会有种让人忍不住跟着他一起开心的氛围。一般顾惘平日里不是面无表情,就是一脸淡漠。

喂,面无表情和一脸淡漠的区别在哪里?你告诉我啊!

两人之间就隔了一个矮桌,伸手就能够到对方,顾惘伸把顾上铭的衣服拿了下来,整理了一下披在了顾上铭的肩上,这样的动作很温暖,双手张开,像是拥抱的动作一样在给对方披上衣服,顾惘道:“你披着就好。”

顾上铭被顾惘这样的神态和动作晃得楞了一会,反应过来后拉了拉肩膀上的衣服,然后捡起铜钱,继续往上抛。

乾兴元宝,正面。

顾上铭道:“你和颜丽娴到底是什么关系?”

哈?不一直是小妈的关系吗?你现在在问的是什么?

顾惘沉默了一下:“为什么一直觉得我和颜丽娴有关系。”

“刚开始颜丽娴出现的时候你反应就不对,我问你要不要那个茶叶你也接受了,你对颜丽娴也有几分特别的关注,甚至在颜丽娴邀请你去武林大会后,你就什么都不管的想去。”甚至还因此和他闹翻了,把他摁在桌子上。

顾惘没有想到顾上铭一直以来是那么理解他的颜丽娴的,现在是发生了什么?顾上铭这个被顾惘防范的妹妹制造机,在反防范他?觉得他和颜丽娴搞在一起了?

好错乱……

顾惘侧着顾上铭的衣领,让他身体前倾,靠近自己,对着他一字一句的道:“我觉得那个女人配不上你,所以一直很关注她的行为,不想你和她发生什么多余的事情,至于上次的事情,我和你道歉,因为一时情绪,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