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13-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13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4:58Ctrl+D 收藏本站

有这些东西,身为崛起后的顾上铭的儿子,他拥有的只会多,不会少,但是他一向是简约派,就算是一两黄金一寸的布,做出来的衣裳基本还是保持原本的简约风,简单干练,带些微绣娘绣出的华美暗纹。

他身为柳絮山庄的少庄主,从来没有像顾上铭这样干过,顿时让他产生了自我怀疑,他到底曾经是不是真的是少庄主?他根本没这样挥霍过,属于每一代少庄主的奢侈青春是被狗吃了吗?

顾上铭慵懒的靠在软垫上,一副‘要是有个美女在怀就更好了’的感觉。长发在冰蚕丝的布料上滑落,像是水流泻下。

一路马车轮咕噜咕噜的转着,在轮上包着厚厚的棉布,减少了马车的轻微震动,路线都订好了,是走官道,一路上都有大大小小的镇子,方便补给。

一路都安排得像是游山玩水一样,没看见一个会有危险的选项,虽然奢靡的马车已经够危险了。大部分时间顾上铭都在马车里小憩,顾惘也懒得出去看,都是在马车里打坐,或者冥想功法,不管是二十年前,还是二十年后,树该是绿的就还是绿的,花该是红的就还是红的,没什么好看的。

倒是絮娘一直往马车外窜,一副很是新鲜的模样。顾上铭原本一直软软卧着的身体,坐立了起来,拿出一壶桂花酒,和两个白玉小杯,放在矮桌上,斟满了两杯,递给了顾惘一杯,桂花酒的香味在马车的车厢里弥漫,顾上铭端起酒杯时,手指和白玉一样的无暇洁白。

两人互酌了几杯,神态都放松了一些,气氛暖了很多,刚才两人一人坐着,一人躺着,像是在两个空间里一样,几杯酒下来,就把空间的断层连在了一起。

顾上铭看着顾惘问道:“你是从九涧上下来的,对江湖局势知道多少?”

“你都说一篇吧,七零八落的知晓不如知道一个完整的故事来得好。”顾惘道。

顾上铭理了理刚才躺在压得皱起的衣服,缓缓的道:“这要说起来,可就长了,现在正好时间多,就慢慢的说吧。”

顾惘点头首肯了顾上铭的话,顾上铭接着道:“先从门派势力说起吧,南有巨龙谷,倚地域沟壑,善布阵法,是奇门遁甲之大家,其中弟子大多不出谷,一般出一个就能颠覆整个江湖,不过至今也只出了两个人。北有冥宫,宫门弟子行事诡谲,大多残忍至极,因江湖围剿之事,诸多小门小派都选择投靠冥派,冥派便扶持投靠他的门派,占据周围门派地盘,把周围的地界都掌控在自己手里。西边是九华剑派,创始人九华老人经过十年苦修,将张三峰所创的拳剑秘法融通悟透,后遍游蜀中名山大川,深感剑阁之雄、巫山之险、青城之幽、峨嵋之奇,遂将雄、险、幽、奇融入张天师所传之武功,创出自成一体的九华派武功。九华派武功以雄为气,以险为意,以幽为技,以奇为制。东边便是现任武林盟主敛天瑟,现年不过四十多,精神力还很好,再当个两三届都没有问题。”

顾上铭在说道武林盟主的时候,嘴角泛起了一些冷笑。

其实顾上铭说的这些,顾惘是知道的,这些和二十年后是一样的,唯一不一样的就是,二十年后,东边的代表是柳絮山庄,不是现在的武林盟主,而让顾上铭不爽的是。

二十年河东二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往上一推的话,在武林盟主没出现的时候,东边的代表还是柳絮山庄。

而围绕着大门派的都是许多逊色一筹的门派,有了第一名,就有第二名,什么南边仅在巨龙谷之下阎罗道啊,仅在阎罗道之下的无相楼……

林林总总多得让人吐血,最值得一提的就是九华,在二十年后,顾惘当少庄主,顾上铭当庄主的时候,九华剑派是和顾家关系最好的一个门派,就跟一名同胞一样的亲。

但是现在貌似不是这样,顾锦丧礼的时候,九华剑派的人不过是来上了三柱清香,然后表示了一下哀思,喝了一杯茶就走了,屁股都没有坐热。

这份倒是和顾家和九华剑派的过往纠葛有关,要扯到祖爷爷的那一代去了。

百年来九华剑派历来和柳絮山庄关系都不错,原因无其他,柳絮剑的招式,包括着九华剑派的剑法之道,顾祖爷年轻的时候意气风发,立誓要创造顾家自己的剑法,让江湖中人不在因顾家人使暗器而鄙夷顾家,上各大剑派求学,求学不成就偷学,其中就包括九华剑派,彼时九华剑派掌门和顾祖爷关系很铁,二话不说就把九华剑法教给了顾祖爷,以供他参考学习,顾祖爷在九华剑塔里待了整整一年,悟出了柳絮剑法,虽然和九华剑法不是一个路数,但也算是各取精华集成。

岁月更替,昔日掌门以死,九华虽和顾家历来交好,可难免出现异声,尤其是在柳絮剑法的名气已经越过九华剑的情况下。

九华高层虽然对柳絮山庄的立场虽然没有改变,但是弟子辈对柳絮山庄的态度绝对不算友好,被九华弟子羞辱在顾家已经是常事,顾锦身为女子,也拦不住这样的事,只能枯守着顾家祖业,等待顾上铭的长大。

现在和九华的立场还是有点尴尬的,还算是高层表示我们还是盟友,但是下层人民却不服,柳絮山庄的弟子在九华手里受辱的有很多。

现在顾上铭当上了庄主,但是却依旧不能展现实力,不能逆袭现在的状态,也不知道他是打算怎样。

顾上铭还在缓慢细致的说着江湖上的势力分布,长发垂在矮桌上,嘴唇张合的细微弧度很好看。

马车外是大片的林荫,树干粗大,绿叶浓翠,挡住了热烈的阳光,只有从叶缝中露出的点点阳光。

絮娘在外面大声笑着,好像是在捉弄小哑巴,李壮依旧在赶着马,不轻不重的一下下打在马的屁股上。

顾惘听得差不多,在脑中里消化了一下,虑出了有用的信息,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仰身靠在了身后的软垫上,鎏金小炉里冒出缕缕的轻烟,檀香淡雅的味道在马车里散开,盖过桂花酒的味道,微带丝丝甜味。

三足被固定在矮桌上,顾惘记得很清楚,虽然他以前基本没有和顾上铭相处过,但是顾上铭根本不喜欢这样的东西,虽然喜好奢华,但是却从来不像这样显摆,像个暴发户一样。

顾上铭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很不错的,至少承受得下这样行头装备。

第二十章

四人悠闲的在马车上待了一整天,直到了傍晚,大家决定先吃晚饭,在赶路。

下了马车,车外是日落的阳光,天边几分金色的嵌在云边,大片的云挨着山峰,中间的天空一汪碧绿。

两辆马车并排放在一起,前面马夫坐的位置很宽敞,顾上铭和顾惘坐在前面,絮娘和小哑巴还有李壮坐在另一辆上,拿出了干粮和酒水来吃喝,说是干粮其实是糕饼一类的东西,酥酥软软的很好吃,倒是絮娘有些不满的说道:“庄主,我们不是应该点篝火,然后打猎来烤着吃吗?”

顾上铭掰下一块饼子,放在嘴里细细的嚼着,嚼完问道:“你是哪里听说的那些?现在有吃的,也还没有吃腻,没有打猎的必要。”

絮娘继续道:“还有啊!庄主,我们为什么下午就休息了?不是应该到了晚上睡觉的点才休息吗?”

“唔,劳逸结合,有利于身体健康,熬夜赶路对身体不好。”顾上铭支着身体懒懒道。

顾惘一直都属于手脚麻利型,办事不喜欢拖泥带水,一般能分分钟办妥,就分分钟办妥,遇见这样不温不火的只要时间足够就不会立马去办妥的,一般都无视,各干各的。可是现在……

(╯‵□′)╯︵┻━┻爹你别闹好吗?请有点二十年后的霸主作风好吗?

四个人赶路,悠闲得像是郊游踏青一样,还好时间很宽松,不然看着真是捉急。

四周都是林荫蔽日,宽敞的道上长满了青草,除了有两道长期被车轮轧出的秃痕,风景美得让人没话说,风从林间吹来,带着草木的清香味。

顾惘和顾上铭动作一顿,相互对视了一样,顾上铭道:“有血腥味。”

小哑巴跳下了车,警惕的环顾四周,顾惘打量着小哑巴的动作,没有说话,絮娘好奇的在空气中闻了闻,问道:“大白天怎么会有血腥味?”

李壮对絮娘解释道:“姑娘,这些可不是说书的说得算的,你看这荒山野岭,虽然是官道,但是却没有什么人,你觉得白天和晚上有区别吗?”

絮娘被说得脸一红,瞪着李壮说:“我就是不懂怎么了,就你最懂。”

顾上铭打断了两人的吵闹:“好了,不要说话了。”

一阵马蹄声隐隐传来,顾惘侧耳听着,好像是一匹马在前面跑,后面还跟有一群骑马的人,两者的距离有些远,像是在追赶前面的骑马跑在前面的人。

小哑巴和顾上铭都听到了,只有练外功的李壮和只会点三脚猫功夫的絮娘没有听到,顾惘侧身对两人说:“有很多人在骑马往我们这边来。”

远处,正有个女子骑在马上,向着顾惘他们的方向赶去,身后跟着大群的山匪,女子脸上满是怒气,狠狠的挥鞭打在马屁股上。

顾惘和顾上铭坐在马车外,已经懒得去听那马蹄声了,现在不需要他们认真去听,都能听见马蹄声了。

一道绿影最先从远处出现,身下骑着一匹皮毛似锦缎的黑马,她奔驰在顾上铭停马车旁边,打量都没有打量在原地的众人一眼,下马就往草丛里跑,像是要去寻找什么东西。

跟随着绿衣女子而来的是一群五大三粗的男人,手里抗着大刀,有个脸上还有一道疤痕,絮娘看见他们叫了一声,兴奋的说:“庄主,庄主,你看,是山贼啊!”

是啊,是山贼啊!你兴奋毛线。

男人们看着黑马,眺目望了望丛林里面,然后转头打量着四人组,和豪华马车,眼睛蹭的一亮,设定了目标:“兄弟们,这次虽然让这个女人跑了,但是我们又遇上肥羊!”说完嘿嘿一笑。旁边是山贼也跟着嘿嘿的笑,仿佛都看见了金灿灿的黄金在面前。

一个山贼喊道:“大哥你看,还有女人啊!”领头的男人道:“和刚才的那个妞比起来,这个简直不能看啊!”

絮娘气得脸通红,说不出话来,另一个山贼道:“老大你看,那两个小白脸俊不俊?跟兔爷似的,不如咱吧他们两带回去?”

顾惘看了看顾上铭,觉得山贼说得很有道理,可是,另外一个是指谁?难道是他?摘下身上系着的玉佩,一个梭镖打过去,再次血花脑浆四溅。

“话真多。”某个总是喜欢扔东西杀人的人如此表示。

其他的山贼一看同伴被打死,纷纷拔刀,领头的大喊:“把肥羊抓住!!!”

山贼们一拥而上,围绕着四个人形成一个圆圈,刀锋亮灿灿的闪耀着,。

那位绿衣姑娘,就在山贼身后,她正轻手轻脚的打算上马,好一个人跑开,正被一个小山贼看见,山贼们就注意到了打算逃跑了女子,山贼头子有点着急的左右看看,一边是美色,一边是肥羊,真是难以选择啊,想着他指挥山贼分出两拨人,一边包围着绿衣女子,一边包围着‘肥羊’。

绿衣女子着急的四处张望,现在能帮她的就只有另一边的四个人了,看了一眼那两辆豪华的马车,心里有点拿不准这样的富家子弟是不是真的可以打败山贼,她刚才看见那个穿黑衣的男人用玉佩杀人,可以看出武功很好。

而其中的三个人好像都是以那个眼下有颗红色泪痣的男人马首是瞻,只有那个黑衣少年出了一次手,另外三个都还没出手,而且,看着有泪痣的少年的周身气质,大概是什么高手吧!

林婕看着顾上铭的眼睛一亮,她从小到大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