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10-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10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4:43Ctrl+D 收藏本站

上铭重新穿上衣袍,端着茶杯喝了两口,顾惘身上已经没有了在外面时强大气压,端着茶杯和顾上铭一样喝了两口,随意的聊了起来:

“你刚才看颜姑娘的眼神,要不是我知道你是装的,我就相信你是个一腔热血痴情郎了。”说话间的调笑语气,却不能掩饰顾惘的在意,尤其是这种给他生过妹妹的一a级危险女人。

绝对防御三百年……

“啊,颜姑娘啊……”顾上铭像是在想什么,过了一会才慢慢道:“我第一次遇见颜姑娘的时候,是三年前,她正在被人追杀,一路风尘仆仆,跑的脸上的妆容都花了。”

被追杀还化妆的奇葩有亮点,追杀梗,好经典的段子,郎情妾意就是这样开始的,顾惘开始认真听。

“颜姑娘也不知道是怎么招惹到了他们,就欠了他们一些银子,,那群男人为了讨回银子,一路追着颜姑娘跑,还扬言要把颜姑娘卖进妓院,我看不过眼他们一群男人,为了钱一路逼着一个清白姑娘去做倚门卖笑的事,就替颜姑娘把钱给了他们。”

替她还债,好开头,颜华婉当初还提他挡过刀呢,顾惘继续听。

顾上铭端着茶喝了半天都没有继续说下去,顾惘问道:“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啊,再次见面的时候,就是在柳絮山庄了。”

“……”

所以你们一开头见面见得那么悲愁是骗人的吗?颜丽娴用那样悲凉的调调说一别经年这样让人有联想的话是纯属在客气吗?一上来就送茶叶说是你最喜欢喝,一副知己的模样其实是自来熟吗?

顾惘保持面部的淡定,他应该相信他爹有多奇葩,所以不需要怀疑这样的事情,尽管很不科学……

顾上铭自己对于这件事的记忆都有些模糊了。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在手里有钱的时候,把钱赠与了一些需要钱的人,根本就没有记挂在心上,这样是符合他这个草包少庄主的性格的,也符合他人傻钱多的这一点大少设定,虽然后来这位颜姑娘在江湖上开始因容貌而崭露头角,获得妖萝之名后开始小有名气,顾上铭还是记得这个人,但是完全没有放心上。

他甚至都不认为对方会记得他,只是觉得两个人没有什么关系而已。

这也是他看见颜丽娴出现在柳絮山庄有些诧异的原因,而颜丽娴送了他最喜欢的茶叶,代表她在未和顾上铭接触的日子里,有特意了解过顾上铭这个人的喜好,这个女人在未见面的日子里都在关注着他。

当然,顾上铭不会自恋到自以为颜丽娴对他一见倾心,或者是含着报恩的心态打算以身相许,对于顾上铭这样的江湖人物,最不喜欢的就是关注,尤其是过度的关注,这样的事是值得他们警惕的。

来意如何,是何想法也就颜丽娴她自己知道了,她淡定的来了,倒是让顾上铭惊了一下,把顾惘吓了一跳。

夏日的风里都是热气,只有在房间里才能得到几分阴凉,檐下的燕子在巢中给小雏鸟哺食,小雏鸟争着食,叽叽喳喳的叫成一团。

太阳越来越大,阳光照射下让人有些睁不开眼,四周都是热浪焦灼,顾上铭和顾惘一个打着养伤的名头,一个打着照顾伤者的名头,都躲在房间里偷懒,打算等太阳下山,再去招待那一群应该已经被晒焉了的客人,刚才顾惘给了他们一个震慑,应该不会有人在不识好歹的冒出来出头了,他们俩正好可是稍微歇息一下。

第十六章

下午时分,天气开始降温,地风涌起,原本炽热的感觉被吹散,柳絮在风中飘扬,长长的柳条在风中舒展,像是水中荡漾的绿色的藤条。

在顾上铭房间的待了一会后,顾惘就离开了,远方正夕阳西斜,橘红色的光线很漂亮,一路上红花绿叶,生机勃勃,夏日的傍晚像是剪影画里的风景一样。

一路在小径回廊上走过,路上遇见的仆人都恭恭敬敬的行礼,喊上一声顾公子,行到之处都是这样,恭敬的如同木偶人一样,每个人的行为动作神态都一模一样。

顾惘这是才发觉自己是穿越到这二十年前后,顾家的下人对待自己一直是处于无视的态度,即便在他爹,宣告他是遗腹子顾瑶的孩子时,依旧没有改善。

而现在每个见到他都如此准着,使得他有些受宠若惊。

他所事事的走到一个四角飞檐的小凉亭旁边,凉亭边上还有一颗足有两人环抱粗的桂树。

这个月份正好开花,金桂馥郁的香味飘逸,顾惘对这颗桂树多看了两眼,

他记得这颗桂树下有个秋千,原本那个用了很久的旧秋千在他五岁的时候被换掉了,陆伯给他做的新秋千,麻绳紧紧的捆在粗大的树枝上,晃起来都是清风。现在这颗桂树上没有任何被刀剑刻画的痕迹,干枯苍老的树皮包裹着里面的木材,安静的扎根在地下,枝繁叶茂在地上。

顾惘绕到被桂树挡住的秋千旁,才发现原本孤零零的秋千,上面却坐着个女人。

白玉的尖下巴,身穿一件轻紫色金枝线叶素面小袄,逶迤拖地水蓝色印花散花百花裙,身披暗花散花碧霞罗雨花锦。乌云般的乌发,头绾风流别致同心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嵌丝密腊华胜,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琉璃翠镯子。

在接近地面的时候脚尖点地,再次高高的荡起,衣诀翻飞,腕上是清脆的叮叮银铃轻响。可见这女子的妆容上非常用心。

是颜丽娴。顾惘皱了皱眉头。

而顾丽娴看见了顾惘,在晃荡的时候脚尖抵住地面,把秋千停了下来,抬头看向顾惘,眼中是夕阳中暖光的倒影,煞是好看,缓缓的道了声:“顾公子。”

顾惘内心抽搐了一下,颜丽娴今天是怎么了?感觉气氛有点不对劲。这女人为何如此含情目目地看着自己?她认错人了吧!她不应该找自己爹吗??

看着顾惘傻愣愣的站在那,颜丽娴笑了笑,挪了挪身子,让出了一半的位置给顾惘:“顾公子你站着,丽娴怎么敢坐着呢,公子不嫌就一起坐吧。”

这话令老实本分顾惘的脸当场黑了,果断得回答道:“不用了。”和自己的小娘坐一起这是作死的节奏。什么时候这里的女子如此开放,不知道什么叫男女授受不亲吗?难怪爹会在外面找了那么多女人,感情都是不知廉耻的送上门的!

这坚决的拒绝,让颜丽娴脸色露出些尴尬的神色,带着些淡淡的失落,如果一个被心爱男子拒绝的女人,令人垂怜轻声问道:“公子很讨厌丽娴吗?”

声音糯糯的如同只要顾惘说出一个是,便罪无可恕。

“没有。”现在的颜丽娴还没有女儿,没有给他生妹妹,他没有必要小心眼到现在就讨厌。他有些厌烦,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可斜眼望去黑暗处站着的一人时,他的那不耐烦的眼神瞬间温柔了起来。

这一刹那的温柔,恰巧被颜丽娴眼中,让原本面无表情让人觉得清冷回答的变成了小男生害羞的表现,在这树荫缝隙的光斑中看起来很恍惚,很好看。

认定了顾惘是外心冰冷,内心闷骚的颜丽娴的脸很快眉开眼笑了起来,轻轻的‘恩’了一声,便脚尖点着地,开始慢慢的晃起来,轻微的来回摇晃,长长的头发垂到了秋千外,秋千荡起来的时候墨发轻扬:

“今天在灵堂上。顾公子很厉害。”

“哦。”顾惘不在意的回答。那时候只是看不爽别人欺负他爹而已。他现在只想走到那暗影出,好好问问自己爹怎么出来了。这话题真是无趣的很。

颜丽娴也很有眼力,看着顾惘像是提不起兴趣的模样,聪慧的转移了话题,像是疑惑的问道“顾公子应该不是姓顾吧?”

“恩,姓胥。”顾惘警惕道。

这话题还真不能不接,他不想因为自己的遗漏而造成别人对爹的质疑。

以顾惘现在的身份,他原本的姓应该是姓胥,顾菡那被灭门的夫家,就是胥家。

颜丽娴看见话题打开了,继续问道:“为什么不姓胥,改姓顾了呢?”

改姓就像是表示自己脱离自己的家族一样,是很严重的事,大部分就算是被灭门,有不愿意改姓,尤其是顾惘这样的遗腹子,改姓就和断绝胥家血脉一样。

可惜胥家的血脉早已经断了,顾惘不过是友情冒充的。

而早就和爹商量好了的顾惘。露出几分伤感解释道:“我是姑母养大的,没有姑母也就没有我的今天,生我者父母,养育我者是姑母,顾家本就人丁稀薄,到现在已经是一脉单传了,有个旁支的人帮衬着点也好。”这七分如戏的模样,还真哄的颜丽娴信以为然。

她思量着顾惘的话,心里有了点底,对于顾惘来说,顾家比胥家重要,身为胥家最后一个血脉,只是为了帮衬顾家就改了姓,一眼便可看出轻重来。而且,胥家被灭,毫无根基,岂是能和这庞大的顾家相提并论。可见这顾惘对这顾家,也应起着几分心思。怕是这顾家到时候落入他的手中,便要改名为胥家了。颜丽娴心中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感叹道:“顾公子真是重情重义,想必是极其看重柳絮山庄的。”

“柳絮山庄是姑母的心血,我等不看重还有谁来看重?”顾惘疑惑的看着颜丽娴。他实在有点弄不懂这个女人想干什么,绕弯子绕来绕去的,令人厌恶的很。

“公子说得是。”而不知趣的颜丽娴还一副感叹的伤春悲秋模样,半倚在粗糙的绳索上,眼睑半垂。

顾惘觉得今天的颜丽娴有点问题,以前这个女人的炮口都是对着顾上铭,在对话的时候浑身都是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可以将之理解为面对目标时的荷尔蒙全开攻击状态。

现在顾惘觉得自己也在面对这样的状态,颜丽娴今天发疯了?

颜丽娴继续道:“顾公子如此热爱柳絮山庄,可惜却……”

“却什么。”顾惘知道她有话要说,就直接顺着她的话问道。这样对话真太累了。

“柳絮山庄是锦庄主手中传下来,锦庄主为柳絮山庄兢兢业业,顾公子也为柳絮山庄付出很多,可惜现在柳絮传到了现在庄主的手里……”颜丽娴一叹息,又停了下来。

真是够了!说话像是挤牙膏一样!“在庄主手里怎么了?”这话说道这,顾惘几乎是咬着牙说的,而,暗处的黑影晃了晃,像是打算离开。这使得顾惘更加着急。

“今日之事顾公子也是见着了的,若不是公子帮衬,也不知道庄主他该怎样收场,今日之事,锦庄主在天之灵看见也会难过,若是长此以往,怕也是顾公子帮不着的了,顾家只怕也就……。”颜丽娴又一叹气。

顾惘忍不住有抽搐了一下,颜丽娴说话怎么是这样的调调,一唱三叹,还喜欢在重点的地方停下来,供你自行想象。这样的说话方式对别人可能有用,对顾惘是完全没有作用的,听着只觉得闹心。他现在大概是明白这女人想干嘛了,不过就是挑拨离间。想激发自己的野心。

而颜丽娴大概也觉得,现在说太多适合,止住了嘴,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带着几分小女儿的姿态,对顾惘道:“锦庄主的丧礼已经过了头三天,我大约晚上就该走了。”

“颜姑娘好走。”越快滚越好!

这冷漠的语气,颜丽娴现在只觉得顾惘向来冷面,自己已经适应了他的脾气一样,对于这样的冷淡的态度产生了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这个少年,本来就是冷漠的。对方对自己将要离开也没有什么反应。

颜丽娴也不在意这样的气氛看向顾惘道:“下月便是武林大会,顾公子应该知道吧?”

这个事情顾惘还真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