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8-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8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4:32Ctrl+D 收藏本站

旁一个提重剑的刀疤男紧紧跟着王二,一把重剑在地上拉动,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而王二身旁还跟着贼眉鼠眼的一个人走路静悄悄的驼着背也紧紧跟着。陆伯看着着来者不善的三人,从人群中站了出来,对三位男人道:“请三位不要带兵器进灵堂”

重剑的大汉大声嚷嚷道:“你算什么玩意?有规矩叫你们庄主出来说!你一个奴才指手画脚的干什么?!你说不带就不带吗?你要是心怀不轨,我们不就上了你的当了吗?嘿嘿,你当咱傻啊?”

陆伯面色不改的继续道:“这里是柳絮山庄,来者是客,这位英雄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哈?拿什么保障我们的安全?你们庄主来保障?老东西,你开玩笑吧,顾上铭那个小子能保障我们的安全?只怕他是自身难保吧!”提重剑的男人和边上的人一起哄,几个人就哄叫了起来。这话说着刺耳,但王二非但没有阻止自己的属下,甚至还点头赞同。鼠眼男看着老大满意模样,不顺眼的扫了一眼重剑男。这家伙就知道出风头。

而顾上铭绣花枕头,骄银奢靡之名,广为流传在外,说是来吊唁的,谁知道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呢,一群群人聚集着,都想要看顾家的热闹。

顾惘冷眼看着,黑色的眸子和顾上铭一样深不见底,像是夜空中望不穿的黑色,一旁熙熙攘攘的人,很多都是江湖上小有名气的人,却没什么大人物。而略有名气的也并未出口制止,全事不关己的各自聊着天。

鼠眼男看着重剑男又想说什么,急忙冲了出来眼神谄媚的看着王二,伸手却指着陆伯喝道:“让顾上铭出来,爷爷陪好好练练剑,别总丢顾家脸。”他手中正提着一把轻剑,封在剑鞘里,看不出是什么剑。

顾上铭从灵堂里走出来,对着众人道:“家母丧期未过,诸位请不要在灵堂闹事。”说的态度很是温和,端得是一副息事宁人,希望不要闹起来的模样。这原本的谦谦君子的模样,在众人眼里全是软弱无能。

一直未开口的王二看着顾上铭出来了,才一脸正义凛然的开口道:“顾上铭,锦庄主逝世,我也不想在锦庄主葬礼上闹得不愉快,锦庄主是女人,不管她才能如何,我从不为难女人,她当庄主我王二服!可你顾上铭,我不服!”

顾惘看着这个王二,这人好像是归柳絮势力统辖一带的人,看来是下属不服新主了,其他的管不管都无所谓,但是若是今天不让王二服,柳絮山庄的势力就可能要分崩离析了。

投石问路,王二就是这一颗石子,若是不好好处理,顾家势力下的人心本就松散了,只怕若是这一下处理不好,就会立马被被分解开。

顾歆在一旁看着,嘴角扬起恶劣的笑,眼神中闪烁着报复的快感。呵,顾锦,你就在你灵前看看你的好儿子是怎么输掉的。输掉下属的信服,输掉这个柳絮山庄,输掉你不应该得到的一切。

提重剑的男人和鼠眼男明显是王二的跟随者,看着王二说了话,他们没有继续嚷什么,只是挑衅的看着顾上铭,带着居高临下的不屑,眼神轻佻的不把顾上铭放在眼里。

顾上铭装作害怕的模样环顾四周,想要看谁会帮他出头,得到的却是一片平静的反应,大家都在看热闹。在远处的人群中,顾上铭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颜丽娴站在那看着顾上铭,亭亭玉立,一支簪子斜插在发鬓里,晶石碎珠垂在脸颊上,像是云端仙子一样。

那一副底气不足,却忽然强撑了起来,看着王二道:“那要如何你才服?”

“我不要你文成武就,但身为柳絮山庄庄主,你武功必须得好,你觉得你达到要求了吗!”王二看着眼前身形修长的少年,开始有点冒火,让一个娘们似的人来接管山庄,无才无能,酒囊饭袋一个,就因为是顾锦的儿子,就可以当上柳絮山庄的庄主,就得让他们服从于他!什么玩意?帮派里的兄弟让他先来,给顾上铭杀个下马威,然后反出顾家,自己盘踞绣江的地盘,就算是自立门户,不用再听命顾家了。

鼠眼男看着王二开口了,急忙应和道:“王二哥,这个吃软饭的家伙,他的武功有什么好验的,只莫怕王二哥下手重,两下就把他打死了,就着这一片白,还能把他的丧礼也顺带办了呢!母子上路,倒是不孤单了。”他看转头向顾上铭,话锋一转:“不如我来和他比试好了。”

说完也不等王二回答,就急于建功的站直身体,对着顾上铭耀武扬威的说:“大爷我来和你比,你若是输了,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叫我三声爹,把柳絮剑法拿出了,给大爷们看看,这事就算揭过去了。”

絮娘在一旁听着气得发抖,一下就冲到前面,咬牙冷笑道:“你个瘦皮猴子,真是不要脸,我们庄主是什么人?是你这样下作的人比得吗!算盘打得倒是好,你要庄主拿出柳絮剑法,那你拿什么出来赌输赢!”

“嘿嘿,再高贵也是草包,不过一个高贵的草包,我在下作,也比这个待会得叫我爹的人好,丫头你不是不服吗?行,我输了,把剑给顾家。”

说着一把抽出剑,剑身在日光下发着光,反映出黯黯的龙鳞之光,剑身在光下若有若无的显现出绿龟鳞般的纹路,寒光逼人。

旁边的人连呼:“是龙渊剑!!!是龙渊!!!他怎么会有龙渊!!!”

尖嘴猴腮的男人得意一笑,这把剑是他一次偶然在一个盗墓的朋友那里买来的,说是从帝王墓中盗出来的,管他什么帝王,现在不也是他的了吗!

“看好了,这个可是龙渊剑,比你的柳絮剑法如何?”他是认定了自己绝对不会输,才敢把龙渊赌进来的。

顾惘一旁看着,原来他爹经常带的这剑是这么得来的,不过他记得这剑是被爹当做垃圾丢在仓库中的。

顾上铭看见那把龙渊剑,眼里露出几分想要得到的渴望,更添了些心虚。像是对于对方用名剑而增添的胜算,因此出现的几分惶恐。

得,看见顾上铭这个样子,顾惘现在是知道为什么江湖上都说他绣花枕头了。

鼠眼男在剑上抹了两下,嘿嘿笑道:“你也不用担心,就算当不成柳絮山庄庄主,以你的容貌,出去卖,也应该有不少男人愿意为你花钱,不用担心生计问题……”

男人的话说得有点难听,一旁的人都开始哄笑,有一些则打量起顾上铭,露出银猥的眼神。

顾惘想起昨晚,忽然有些不爽,看戏是看戏,但是侮辱他爹也是侮辱自己。他打断男人的话:“你到底打不打?”

“呵,小子你谁啊?”

顾惘皱着眉头,没有回应他的话,反手抽出身旁一个剑客的剑,攒着内力当飞镖用,一把扔了出去,男人扬起龙渊剑一挡,挡下了第一剑,还没来得急再有动作,第二把剑就在第一把剑后面,一剑破着一剑的势,直射他脑门,轻轻松松一剑贯穿。

炮灰贼眉鼠眼男vs霸气年下攻顾惘,秒杀炮灰男,ko!

刷炮灰就得这样刷,没事一直听炮灰废话,不是特意找难听的话来听吗!顾惘不满地看了一眼顾上铭。

顾惘走上去,把染血的龙渊剑捡起。同伴被杀,王二暴怒的喝道:“你是何人?!”

顾惘转头看向王二道,一霎眼刀疾利,声音悠然平稳:“我是他表弟,顾惘。”

想再次开口的王二,一时却发现自己出不了声。原本一直应和着王二的重剑男竟直接躲在了王二的背后。

顾惘倒也不在意,将剑扔给顾上铭,道:“遇到这种废话多的,先给一刀,再慢慢听他说。”

顾上铭像是找到撑腰的人一样,一扫心虚的模样,接过剑,灿烂的笑了笑,眼睛眯起,应道:“好。”

周边的人不少都露出了贪婪的目光,这拿着龙渊剑的人本就毫无防范之心,身无长处却敢亮出宝物。这杀人越货江湖上经常发生,不少人本来等着这闹剧结束后名剑和名剑法双收,可是顾惘打破了他们的念想,两剑就把他给杀了,立马有几个愤愤不平的人站了出来,不满的嚷道:

“他是在和顾上铭比剑,两人比试中,你出手杀了他,江湖道义何在?!何况人是你杀的,赌约里说得顾上铭打败他才能得剑,现在人是你杀的,不是顾上铭杀的,剑不能归顾上铭!”

旁边的人一阵附和:“是啊,是啊,剑不能归顾上铭,于道义不和……”

剑若是归了这个少年,怕是完完全全没有他们的份了,

“哦。”顾惘冷冷的看着出来说话的几个人:“那么按你们说的话,剑得归我才可以?”

那人继续道:“你不守江湖规矩,剑自然也不能给你。”

顾惘横眼一扫,轻轻地,一字一字的说:“剑归柳絮庄主,谁再废话一个字,我就杀了他祭在姑母灵前。”

一双深黑色的眸子,像是夜深时的凝聚,无尽的森然杀气溢出,把周围的人给吓得退开,那个人还想要继续说什么,呐呐的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来,然后悄无声息的退开了。

杀了那个拿剑的男人不算什么,但他们像是突然才发现一样,站在他身边的,只有一个的手中有剑的,另一个隔了有二十来米。

一瞬来回四十米,众人看着这名少年,眼中多了几分惧怕和探究。

第十四章

王二额上青筋爆出,这些人自说自话的完全无视他,原本那个男人是他的同伴,若是死在顾上铭手里就算了,本就是赌约,可是还没开始比,就在他面前被局外人杀了。现在这群人还争夺一把破剑的归属权!

这不就是活生生在打他的脸吗?他原本是想教训一下这个叫顾惘的小子,却还是被对方的武功震慑住了,不敢出手。

看众人的眼光都聚集在顾惘,只得粗声粗气的壮着胆对顾惘道:“我兄弟和顾庄主比试,你插什么手!”可惜那被吓破的胆,让他怎么也提不起劲。

顾惘把眼光从那群起哄的人身上又移回王二,保持着王霸之气道:“你也要继续说废话?”

王二憋着一口气,却不敢真的顶撞顾惘,只怕顾惘分分钟就给他来两把飞剑,暴怒道:“我又不是娘们,打就打,唧唧歪歪干什么!只是你这一次不能再插手。”

顾上铭转头看向顾惘,一副想要他拒绝这样的要求的模样,带着几分希翼的看着顾惘,那样一个十足的软弱无能的模样,四周看着的人都忍不住露出嗤笑的表情,顾家旁支倒是出了个有才有能的,可惜顾上铭是个阿斗,瞧那个草包的样子,百年世家只怕没几年就要换姓来主宰。

顾惘点头答应了王二的要求,站一旁准备看两人的打斗。

顾上铭脸色难看,像是怕得不行一样,王二看着内心更是不屑,这样一个货色是自己的主子,自己得听命于他,想着就一阵恼火。

但颜丽娴还在一旁看着,顾上铭转头看了颜丽娴一眼,看着美人眺望而来的眼光,硬着头皮道:“比就比,我乃柳絮山庄庄主,还比不赢你一个小小的武夫吗?”

众人被顾上铭的打肿脸充胖子的模样逗笑,色令智昏,果然是好色不要命的草包,不对,顾上铭这样的草包哪里还有智这种东西呢?完完全全是被迷惑得昏了头而已。

“哼,武夫,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武夫。”说完提着大铁锤就向着顾上铭冲去,一路带起急风,铁锤高高举起,先就是一锤砸下。

顾上铭一个偏身急忙躲过,大锤在地上砸下一个大坑,扬起一片灰尘,有几个没见过大世面的诧异的说道:“好大的力气啊!”

那铁锤铸得大,锤子手柄浑然一体,都是精铁打造,少说也有两百来斤,不说功夫如何,就这一锤子下去,就能把人打得血肉模糊。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