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6-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6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4:23Ctrl+D 收藏本站

急躁,沉稳而锋利,墨黑的字在雪白的宣纸上,像是从纸里沁出来的一般。

顾惘不经意的问道:“庄主你写的字?”

顾上铭讪讪的笑了笑道:“我哪能写出那么好的字,是求来的名家手笔而已。”

“唔,原来如此。”信你才怪=a=,顾惘以前见过顾上铭留在书房的字,和这个笔迹相同,只是在时光中变得更加老辣了。

虽然伪装得不错,但是身为他的儿子,又怎么看不穿他呢?

在顾上铭房间坐了一小会,顾惘起身就打算走了,脚还没跨出门槛,他猛的关上了门,回头看向顾上铭的表情难得有了波澜。

“顾惘?怎么了。”

日,顾惘脸色难看的说:“我现在知道为什么王珑儿的反应那么奇怪了,知道那个汤里没毒我才敢喝的,可是……有药啊!”

顾上铭的脸色也变了,有些不可置信的问:“催情药?”

“恩”热量聚集在小腹处,快速的向下身涌去,燥热的感觉在身体了乱撞着。妈蛋,因为上一世遇见的全是自己的妹妹,所以他还是童子鸡啊!谁来救他啊!!!

王珑儿的存在感不止刷爆了他的心灵,现在也快撑爆了他的身体,卧槽,哪里找来的药,那么拽,药效大得吓人,要是用在顾上铭身上,王珑儿绝壁要给自己生妹妹了。

站在面前的顾上铭有些手足无措,憋了半天才说出一句:“我给你找个人来。”说着就往外跑。

顾惘赶紧拉住了顾上铭,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能感受到顾上铭肌肤的韧性,貌似,比想象中更好。

“不用,你别出去。”顾惘当了那么多年的禁欲者,现在一朝要爱爱,洁癖发作怎么办?和个不认识的女人这样那样,顾惘觉得自己还是有节操的,暂时还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

“我,我自己弄吧,你在外面呆一会,不介意我用你的房间吧。”顾惘说得很淡定,如果现在顾上铭敢说,才不要,你回自己房间去撸吧少年!然后让搭着帐篷的他走回自己的房间的话。

顾惘一定会把自己老爹先弄死了在走。

“那我先出去守着……”顾上铭不自在的别开头。

从顾惘的角度能看见他变红的耳尖,即使是没有节操爹,现在也是个知道什么是羞涩和尴尬的少年啊……

第十一章

顾上铭转身就要往外走,顾惘拉住顾上铭道:“我是叫你在帐子外面等,现在在外面站着太奇怪了。”顾上铭被抓在手臂上的手灼了一下,连忙避开。想到对方说得也有道理,大半夜站在自己房间门口,的确太奇怪。

背对着床,顾上铭听着身后布料的悉悉索索的声音,脸上有些烫,身后传来顾惘沙哑低沉的声音:“我把帐子放下来了,你别……”回头

“知道了!”顾上铭打断顾惘的话,有些惶急仓促。

顾惘现在有点崩溃,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所以他现在是要在自己爹的床上撸出自己的第一次吗?

这个起承转合,真是绝了。

手指探到裤内,握住炙热的地方,眼神慢慢的变得暗沉,不算急促却沉重的慢慢呼出。

隔着一帘床帐,顾上铭背对着床,脸上却越来越烫,空气里无声蔓延着一股让人焦灼的气氛,鸦青色的帘子入一川暗沉的碧水隔在两人中间。顾上铭忍不住在袖内捏着自己的袖角,鼻尖有些汗珠,莹莹小小的缀在鼻尖,抬手擦了一下汗,顾上铭才反应过来,现在这样的反应有多搞笑,大家都是男人,虽然有点尴尬,但是也没必要紧张成这样。

妈蛋,顾惘自己动作着,效果却不大,反而是把身体里的欲望更大程度的勾出来了,原本冷淡的脸,因为欲望,而变得紧绷。以前就有人说过顾惘,虽然年少,一样却可以看出是禁欲的男人。

顾惘倒是不知道是怎么被看出来的,但是现在他知道自己坑了,雄起了,但是撸不出来。干燥火热的气息从胸腔到鼻腔,这样的僵持气氛维持了很久,顾惘额头斜靠着床头,看着帘子外的顾上铭,莫名的……有了点感觉。

热力在小腹攒动,顾惘看着顾上铭的背影,鸦青色的布帘能看见他有些削瘦的身形,头发垂道腰部,腰很窄。

来到这里第一天时,在温泉旁,氤氲的水汽中,紧实的腰肢,白皙的肌肤,包括胸前颜色浅淡的两点,因为湿润而贴在身上的红色衣衫,微短的发梢贴在脸颊上,湿漉漉的包裹着这具身体,臀部线条很好看,并不突兀,看起来非常圆润小巧。

一点点加快速度,顾惘扬起个意味不明的笑,顾上铭在外面站着,没有意识到里面的人正在看着他,甚至在想象一些很不好的画面。

顾惘呼吸加重了一点,隔着一重鸦青布帘,准确无误的被顾上铭听见了。

气氛有一些让人尴尬,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却让顾惘更加兴奋,原本总是冷淡抿着的唇角,轻轻的扬起几分不明显的弧度,随着手上动作的加快,眼色里的神采,像是漩涡一样的强烈,衣袍敞开,露出结实的胸膛,虽然是少年,但是身材还是很有料的。

顾惘,罔顾。

貌似他总是能在一切不正常的情况下兴奋起来,就好像开始对于来得这里的兴奋,对于……看着自己的爹,有感觉的兴奋。

即使的在努力的想要发泄出来,不是不知道是药效问题,还是体质问题,弄了很久,都还没有发泄出来。

顾惘额上开始出现汗珠,沿着鬓角流到下巴,慢慢滴落在衣袍上,像是一堆堆深色的小花,开在衣袍上,欲望开始溢出来,却没有全部发泄

空气里蔓延出一股欲望的腥甜味,一点点充斥满房间。

顾上铭感受到空气里的味道,帐内的粗重的喘息声已经平息了下去,里面的人却没有什么动静,顾上铭有些奇怪,怎么那么久?

难道那个药还有其他问题!!!

顾上铭赶紧揭开帘子,走了进去,原本房间里就的烛火就暗,走进里面后,基本就看不清什么东西了,靠着听声辩位,顾上铭知道了顾惘的位置,赶紧摸索了过去。

帐子里经验的味道比外面浓了很多,顾上铭来不及顾及,开口问道:“你没事吧!”

黑暗中的声音离顾上铭很近,鼻音沙哑的说:“还好。”

顾上铭靠近了一些,伸手探了探,却被顾惘一把抓住,摁在了一个滚烫的东西上。

男人中会出现一些对比心态,比如小时候喜欢比谁撒尿远一样,虽然顾上铭没有干过那么屌丝的事情,但是他那一瞬间还是觉得,泥煤的,顾惘怎么那么大。

王珑儿倒是打算得好,把药下凶猛些,等顾上铭完事,基本她也伤得差不多了,顾上铭把她弄成这样,自然也不好太追究她的责任,磨磨蹭蹭,一拉二扯,姨太太妥妥的。

顾上铭有些局促的想要收回手,顾惘却紧紧的抓住不放,被情欲浸泡得沙哑的声音说:“我自己弄不出来,麻烦你了。”

这个时候使用敬语,卧槽,该怎么拒绝。

“我们都是男人,你不会介意吧?”

“啊……不会。”顾上铭顺着对方的话头一接,有些尴尬的说。

“那就麻烦了”

妈蛋,这个时候不要用敬语了啊!很奇怪有木有!!!

伸手握住手下的柱体状的东西,顾上铭内心还是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好大!

顾上铭的技术不怎么好,加上因为尴尬而有些动作僵硬,除了被非本人触碰时产生的颤栗,和内心涌起的舒适感,基本没有因为顾上铭技术好而带来的快感。

毕竟顾上铭一个花花公子哥,有需求一堆一堆的美女就主动投怀入抱了,他自己也没干过这样的事情。

可是就算这样,也比自己弄要舒服很多,顾惘靠近顾上铭,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手指引着顾上铭,好让他明白,需要快一些还是力道大一些。

温热鼻息喷在顾上铭的脖颈处,顾上铭偏头躲闪了一下,却没有做出什么实质性的抵抗,房间里寂静无声,只有顾惘低沉的喘息,和布料磨蹭之间的悉悉索索声,顾上铭有些郝色的问道:“还有多就才好?”

“恩,等会。”鼻腔里浓重的鼻音根本不像是原本冷冷清清的顾惘发出的。

顾上铭只好硬着头皮继续,握住的东西,仿佛能感受到脉搏的跳动,和血液的快速流动,膨胀的欲望,倚靠着的头,错身互靠着,发丝垂下,纠缠在一起,长长的纠葛,分不清彼此。

“好了没?”

“恩,等会。”

顾上铭已经有些无奈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生得出那么强的儿子,持久力真是让人手酸。

又过去了一会……

“你到底好了没?”

“恩,马上……”

顾上铭已经打算抽手不管顾惘了,然后……一股粘稠的液体,滚烫的喷在他的手心里。让他怔怔的愣了半天的神。

反应过来,第一件事就是扯过顾惘的衣袖,把手上的白浊擦干净。

空气里蔓延着刚才沾在顾上铭手心的味道,顾惘的衣服还敞开着,露出了胸膛和平坦的小腹,紧实而不夸张,让人羡慕的好身材。

顾惘拉拢敞开的衣衫,对顾上铭露出一个抱歉的表情,一瞬间恢复了淡然的模样。

卧槽,要不要角色转换得那么快,你淡定了,我这边好尴尬的啊!!!顾上铭强力吐槽,他活到现在,第一次那么暴躁。

顾惘拉好了衣衫,整理好衣冠,很郑重的道了谢后,就……离开了。只留顾上铭一个人默默的在尴尬。

那个是什么反应?太淡定了吧!!!可是……,他想要的不就是这样的反应吗?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淡然的离开,这样是对的……

顾上铭在一边心里复杂着,顾惘在另一边也情况不怎么好,今天的事情都脱离了控制,王珑儿的莲子汤,他不可压抑的呻吟,和他拉住自己二十年前的爹的手,给自己做了手活。

而且,顾上铭没有拒绝,这个才是最让人惊讶的了吧?

在黑夜中,黑色衣袍上有一块明显的白色痕迹,显眼得让人无法忽视、

顾上铭都没有反对而做了这样的事情,他有什么好纠结的呢,虽然,他知道顾上铭是他爹,而顾上铭不知道顾惘是他的儿子。

但是,都不重要不是吗?

回到了二十年前,血缘也已经算不上血缘了,就算是真真切切流着顾上铭的血,也不重要了。

黑夜中,顾上铭的脸色不怎么好看,房间里依旧充斥着米青液的味道,闻起来全部是浓浓的男性荷尔蒙的冲击感。

顾上铭打开了窗户,把外面的凉风引进来,冲散了带着绝对侵略性的味道,花香在风中若有若无,直到最后一丝奇怪的味道散去,他才召来陆伯。

神色讳莫如深的说:“抓住王珑儿,把她的嘴堵住,不要让她说出一句话了,送到我这里来。”

只有陆伯在揣测着,王姑娘怎么了?惹怒了庄主?还是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东西?

是啊!知道得太多了,而且也做得太多了,顾上铭看着垂下的鸦青帘子,虽然他一向放纵女人,但是总归是

评论列表: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