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4-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

子撑父菊

免费领淘宝红包补贴阅读4

住家野狼2016-11-11 16:44:14Ctrl+D 收藏本站

显是个怜香惜玉的多情种,不说能把这名女子送走,只希望这个妹子不要现在头晕脚软,顾上铭于心不忍的上去扶一把,抱一抱,又多段情史,多个妹妹。

陆伯温声道:“王小姐你回去吧,让人看见难免起闲言碎语,影响小姐你的清誉。”

那位王小姐泪流的愈发欢,豆大的泪珠噼里啪啦往下砸,凄楚道:“我不过来送送庄主,若是顾公子不喜我走就是了。”

明明是陆伯在和你说话吧,怎么话头一转就到顾上铭身上了。顾惘不屑的瞟了她一样。

一边正端着祭品走来的絮娘诧异的看着王珑儿道:“这位姑娘,你是哪家的?怎么跪在我们前庄主的灵前?”

王珑儿含泪道:“锦庄主生前助过我很多……”话还没说完,把祭品放在案上的絮娘就打断了她的话,更加诧异道:“前庄主于你有恩,但你穿一身白的跪在这干什么?”

披麻戴孝是亲族才能有装扮,虽然王珑儿穿的只是白色衣裳,但和丧衣的款式很像。

王珑儿一抹眼边的泪,仰头很悲伤的看着顾上铭:“锦庄主生前于珑儿有恩,珑儿早把锦庄主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今日虽不合礼节,但却不得不来,顾公子你若要珑儿走,珑儿马上离开。”

无论谁对你说话,王珑儿你永远都是在对着顾上铭讲话吗……( ̄O ̄)

王珑儿说得虽不动理,却很是动情,顾上铭只是轻轻的笑道:“王姑娘之心,顾家怎么敢拒,倒是辛苦王姑娘在这里跪着了。”说得很客气,却明显是一幅无所谓的轻佻表情。

絮娘重重的盘子往桌上一放,鄙夷的看了王珑儿一眼就离开了。

王珑儿倒是不受絮娘的干扰,戚戚楚楚的道了声谢,仰头看着面前的男子。

不过才十九的少年,比女子还要漂亮,眼角下的泪痣,像是血泪相和流一样。

轻佻,浅薄,大家都这样说这个人,江湖人眼中的草包,顾家的耻辱,王珑儿就住在柳絮山庄下,对江湖中事也听过许多。她知道顾上铭在江湖上有多被看不起,知道他有多浪荡。

可是,她渴望这个地方,繁花似锦,六月飞絮,金银珠宝,金雕玉砌,她有资本来到这个地方,她有美丽容貌,比起委身给乡野村夫,一辈子战战兢兢地过着贫穷的日子,她更渴望在她儿时见过一次的柳絮山庄。

她仅仅见过一次,却在她梦里出现过很多次,那时候她指着灶台边摆着的糕点问她在顾家做厨娘的娘‘娘,那是什么啊?’

她娘随手把糕点塞给了她,说:“拿去吃吧,少庄主不爱吃,待会都得扔了。”

王珑儿依旧还记得,那个绿豆糕的味道,更记得那种不爱吃就可以全部扔掉的奢侈浪费感。

就算是花心浪荡,因为无能浅薄而被江湖上人看不起的顾上铭也没关系,她渴望的只是柳絮山庄而已。

王珑儿依旧跪着,因为自己跪着,看起来楚楚可怜,像是弱柳扶风般,让人担心她下一刻就会倒下。

顾上铭神色很怡然自得,没有担忧或是因为外人跪灵的尴尬。顾惘就头疼了,以顾上铭这个随便的态度,要是王珑儿一心要倒贴,顾上铭大概也会随意就收了对方。

王珑儿也对自己够狠心,这一跪,便从早上跪到了半夜,她期盼着,想着,念着的顾上铭却从头到尾没来看自己一样。她开始有些怀疑了,难道今天打扮的不够好?表现的还不够真切?她偷偷的从袖子中拿出小铜镜检查了起来。

白皙的鸭蛋脸,身穿一件白色团云纹长衣,逶迤拖地白纱裙,身披淡粉色镂花碧霞罗织金锦。柔顺的长发,头绾风流别致如意高寰髻,轻拢慢拈的云鬓里插着攒银丝云形凤冠,肤如凝脂的手上戴着一个赤金桂猴子雁杆的手镯,腰系留宿腰封,上面挂着一个绣着寿星翁牵梅花鹿图样的香囊,脚上穿的是睡鞋,整个人金枝玉叶般般入画。这身装扮可是花了她爹地几年来所有的积蓄。

是不是因为穿的太简陋了,所以庄主才瞧不上自己,心中怨恨着父亲的无能,决定只能靠自己的心计来博得庄主的一眼了。

王珑儿越哭声音越小,最后体力不支的缓缓倒在地上,即便如此,却还是将那惨兮兮的小脸对着门口,像是在期盼着谁。

可是这,山庄上上几百号人,谁不是练家子?这笨拙的伎俩没一人放在眼里,何况她一没身份没地位的人,谁会为了她特意去打扰庄主,这不是嫌命长吗?陆伯招招手换来了絮娘。对付这种女人,絮娘的经验最多了。

絮娘进来一看,那歪倒在地上的王珑儿。

气鼓鼓的对陆伯轻声说:“上赶着倒贴都讨人嫌。”

陆伯笑着拍了拍絮娘的肩膀:“小丫头越来越会捣腾人了。”

絮娘不满的扶起王珑儿,走出门槛的时候,狡猾的笑了笑,扶着王珑儿的手借力一卸,就把王珑儿撞在了门框上,王珑儿被痛得一声惊叫出来,实在是没办法装晕了,用那眼泪汪汪的看着絮娘,表情倍无辜,一枝梨花春带雨,估计就是这个模样了。

只可惜她这模样只能给,絮娘和陆伯两个睁眼瞎看了。

陆伯忍着笑意,提醒了一声:“絮娘,好好扶着王小姐,不要这样粗心大意。”

王珑儿被重新扶起,被絮娘架了出去。

安排好后的絮娘,心中还是有一丝不快,趁着庄主来到灵堂前,拿着需要换新的祭品不停的在他面前晃悠。

时不时横眼不满的看着顾上铭,时不时低着头碎碎念道:“柳絮山庄女主人,哪是那个小妮子想得来的,长得都没庄主你好看,长得一副刻薄像,没头没屁股,一看就不好生养!庄主你就少惹些桃花吧!”

顾惘也认可的点了点头,这絮娘形容的实在太恰当了。

顾上铭还是笑得很泰然自若,一脸都能开出花来,半点都没有在自己老娘棺材面前的觉悟,顾惘拍拍顾上铭的肩膀道:“你好歹显得悲戚点。”

“到了时候就会死,就算悲戚也会死”顾上得很淡然,眼角微挑。

顾惘微微有些惊讶自家爹的觉悟,面前的这个人能如此的洒脱,能不顾及一切,只为自己,不因为自私,只是看穿了条条框框。

顾惘看向顾上铭侧脸眼下的一点红痣道:“就算知道已经要发生了的事,但它发生的时候,还是会难过不是吗?”

“知道它要发生,感受到了它的来临,还去为此难过的话,太多此一举了。”顾上铭一转眼眸:“何况,死,才是娘最好的归途。”

顾惘笑了笑:“你淡定是因为你不怕死。”

顾上铭有些意外的颌首。

顾惘继续道“我比你淡定是因为我不怕你死。”

顾上铭脸色一凝,虽然知道这人的确不怕他死,他要的不过一个能支撑顾家的人。谁在这个庄主位子上都无所谓。但顾上铭的独占心作怪,让他有一丝丝不爽。

“因为你不会死。”顾惘说完才发现不对,连忙安抚这个快炸毛的人。

顾上铭转头诧异的看着顾惘,顾惘眼睛里有着一种光,坚定的,在告诉他,你不会死。

这是他在对自己立下誓言吗?告诉自己他会保护他,不让他死,告诉自己他信任他的能力,不会死……

顾上铭当然是死不了的了,不然自己是怎么出生的,顾惘仰天长叹……╮(╯▽╰)╭

第八章

王珑儿跪‘晕’了一回还不算什么大事,倒是她醒过来的时候,哭哭啼啼的说要给锦庄主守孝三年,泪眼朦胧,湿痕尤在,死拽着顾上铭的衣袖说是不报恩,不如去死。

顾上铭还是很淡定了,安抚了几句,也没说答应不答应,就不冷不热的搁着,顾惘倒是真的快给王珑儿跪了,智商和神逻辑是怎么展开的?守孝三年?

人都说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更比一代浪,可是王珑儿足够把他这个前浪是世界观刷新了,虽然遇见的都是自己的妹妹,但是基本没有遇见过这样‘浪’的妹妹。

幸好这个只是个小喽啰,心机手段,差得不忍直视,除了脸蛋好看,勉强就没有其他优点了。

顾惘和顾上铭一路走在石道边,顾惘抿住嘴角道:“庄主的桃花运还是很不错的啊……”

“红颜乃祸水,你不用替我担心,我不会因女色而误了自己的。”顾上铭偏头看向顾惘:“顾惘你在担心我吗?”

“……不是。”他在担心未来的自己而已!顾上铭没有因为女色误了自己,但是你误了自己的儿子啊……

顾上铭刚开口想继续说什么,才说了“你”,就被一道女声打断了。

脆生生的,语调却很柔婉,一声:“顾公子。”柔肠百转,听得顾惘警铃大响。

就叫一声名字,能叫出这样踌躇不前,欲拒还迎的味道来,等级得在王珑儿之上翻好几倍。

一道鹅黄身影慢慢走近,一身鹅黄色轻纱,腕上戴着三只小银铃的手钏,娥眉樱口,鹅蛋小脸,动作间腕上的银铃‘叮叮叮’清脆的响个不停,像是不经意间契合着不知名的节奏一样,总是若有若无的把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打扮得还算素净,不像王珑儿一样,花枝招展的跑来奔丧,看着就替她闹心。

顾上铭有些诧异的看着女子道:“颜姑娘?”

女子垂头,模样哀愁又带点悲戚道:“在外听闻锦庄主逝世,我便快马赶回来,想着能送锦庄主最后一程。”说着抬头看向顾上铭:“顾公子你不要太难过,节哀顺变。”

在男人悲伤的时候出现,红颜知己,默默相守,最后在滚个床单,生个妹妹。够了!

顾惘被妹妹占据的人生,就是在一个个这样的故事之上展开的。

颜姓女子深深的看着顾上铭道:“公子,一别经年,我带来了公子最喜欢的碧螺春,是我亲自摘的,望能解公子愁绪。”

……倒贴这种事也要有个限度吧!泡男人怎么都喜欢在丧礼上来泡。要不要那么神展开啊!一转眼就要去喝茶聊天去了。

顾惘依旧很挺拔的站着,面容淡漠,没什么表情,可事实是,顾惘内心被这些女人刷新了世界观。

眯了眯眼,顾惘在考虑最便捷的办法,要是某个女人太逆天,怎么抹杀也抹杀不了要出生的妹妹的话,干脆从根源抹杀吧。

唧唧歪歪的保持什么良善的解决方法是在能解决的范围,如果难度太大,直接抹杀掉好了。虽然破坏掉原有的轨迹不好,但是在他爹还没有生他的情况下,他都能存在,原有轨迹这种东西早就被玩坏了(?▽?。)

顾上铭的态度还是保持着对女人的和善,推诿说等办完丧礼就在一起喝茶,现在事情太忙了。虽然说现在没空,却还是收下了装在精致小盒里的,某妹子亲自采摘的茶叶。

直到两人东拉西扯了半天后,颜姓女子最后才恋恋不舍,一脸悲戚的转身离开。

顾惘看向顾上铭问道:“那位姑娘又是哪里冒出来的?”顾惘话中带着明显的质问,把顾上铭吓了一跳。

愣了一下,顾上铭道:“那位姑娘叫颜丽娴,是在江湖上认识的。”

“妖萝颜丽娴?”

顾上铭问道:“你知道?”

呵呵呵,对于顾惘来说,江湖是二十年前的江湖,顾惘不是很熟悉,除了大事大人物,

评论列表:

复制